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二十七章 温存
    “苹果……给你……”

    “我……我最喜欢……这个了……”

    滚烫的鲜血淋在了脸上,血腥味将夜染成了红色。

    寒冷的刀锋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男子狰狞扭曲的面容清晰可见。

    穆茗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惊醒。他从床上坐起身,大口喘着气,额头上满是冷汗。

    “怎么了?”藜柔声问道。

    “又梦到以前了。”穆茗深呼吸了一会儿,低声说道。

    “真拿你没办法。”藜愣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叹了叹气,脱下鞋子,坐到了他腿上,然后轻轻抱住了他。

    像安慰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背。

    “据说你们人类都是这样哄小孩子的。”

    听着耳畔那温柔的嗓音,穆茗觉得眼眶都有些湿润。很少有人相信,一个人类居然会和恶魔相拥来寻找温暖。

    藜的身体很瘦,像精美又脆弱的玻璃娃娃,他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她抱碎了。

    他贴着她的侧脸,能嗅到她身上的馥郁花香。这是能让他安心的味道。

    “跟小孩子一样,偶尔还会有小性子。”藜温柔地摸着他的侧脸,替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

    穆茗突然发现,他从未有过这么依恋她,此刻只想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脖子上的蓝锥石也亮起柔和的蓝光,蝶鸢从中飞了出来,落在穆茗的肩上。

    似乎是察觉到了主人的不开心,这个可爱的小精灵也正在安慰他。

    氤氲的幽光萦绕着穆茗旋转,很清新,略微有些凉意,但很舒适。

    “谢谢你呢,蝶鸢。”

    蝶鸢扑闪着翅膀,也传递出欢愉的气息。

    “主人!不要不开心哦!”阿银也跳了出来,嗡声嗡气地道。鼻孔里还塞着两个纸团,上面隐约可见干涸的血迹。

    “嗯,我会调整好心态的,只是最近有点累。”穆茗摸了摸阿银的头,阿银似乎很是享受他的抚摸,小眼微眯着,亲昵地磨蹭着他的手掌。

    其实,自己并不孤单呢,还有她们。她们不仅是朋友,也是最亲密的家人。

    跟着养父一起在外历练的那两年,他吃过很多苦,经历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

    养父对他很好,很和蔼很亲切,唯独在训练的时候会变得冷酷无情。

    和其他的魔法启蒙老师不一样,他首先教给他的是居合道,他的训练内容就是很枯燥的拔刀,纳刀。以最快,最有力,最致命的角度挥刀。

    不管什么天气,骄阳烈日也好,风雪交加也好,他都没有停止过训练。

    一千遍,一万遍,千千万万遍…

    每当他倒下的时候,养父就会严格地训斥:“站起来!”

    “你那副眼神是什么?”

    “眼泪你准备用这东西来和恶魔对抗吗?”

    “没有力量的人能保护什么只能被杀死被奴役!不想凄惨地死在臭水沟里就给我爬起来!”

    他经常对自己的生命感到一片迷惘,但又真的不想死。

    “努力地活下去,让生命开花结果。”这就是养父给他的答案。

    “世界这么大,一定会找到一个爱你的人。即使明知道会死,你也会心甘情愿站在她的面前。到那时候,你就只能靠手中的刀剑来保护她了。”

    于是,他有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活成深情的样子。

    穆茗的学习能力强大到让穆文斌感到恐惧,天才微不足道,他是怪物!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对于这一个评价,藜表示认同。

    短短两年时间,将拔刀术与恶魔之力的运用修炼到了极致。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穆茗了。

    各种致命的剑术与杀人的技巧,他都一一学会。甚至在剑术技巧的训练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地击伤了身为居合道大师的穆文斌。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无师自通,将魔法与剑术合二为一,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魔剑术。

    寂月、月蚀、十二恨……这些剑术全部讲究瞬间出剑,威力之强让穆文斌感到咂舌。

    相反,穆茗对魔法上的修炼反而不那么上心,这点让他比较苦恼。

    他的原话是:“这些花哨的东西太不实用了,吟唱魔法的时间够我挥出十几刀了。”

    其实这话也不假,若是同等级的魔法师和穆茗对战,穆茗想要杀死他们连一秒钟都不需要。

    驭魔者之所以实力远超普通的法师,是因为他们拥有驾驭恶魔的能力。

    与恶魔签订契约获得恶魔之力,拥有更加强大的体魄、更充裕的魔力储备、更具威胁的法术破坏力等等。

    对魔力掌控还有元素亲和度也会巨幅提升,法术吟唱时间也会短到几乎没有。因为魔法本身就是恶魔的天赋,人类不过是从古神手中窃来了这份力量而已。

    孱弱的人类身体无法容纳太过庞大的魔力,就好比一个杯子能承载的水始终有限。而以恶魔为载体,就相当于把这个容器扩大了数十倍,自然能容纳更多的魔力。

    穆茗身为驭魔者,在魔法学习上自然优势巨大,只是他更偏爱剑术一些。但是想要创造出威力更强的魔剑术,对魔法的研习也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解决他的偏科问题,穆文斌一再要求他去魔法师学院进修。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穆茗就起床了,他要带着藜和阿银去外面吃早餐。

    他不觉得穆大小姐会允许她们在家里蹭饭的,尤其是在她见过这两个吃货的饭量之后。

    “老板,再来两屉小笼包!”穆茗挥了挥手,对着老板吆喝道。

    “好勒!”一个黑脸的热情汉子将两屉热气腾腾的小笼包放到了穆茗的座位上,顺便收走了旁边摞起来成山的蒸笼。

    店里的其他人看着那两个饭量大得吓死人的女孩,下巴落了一地。

    简直可以用穷凶极恶来形容!阿银的肚子极其不科学。哦,不对!这个世界是没有“科学”的,应该说她的肚子很“魔法”。

    估摸着应该可以吃下一头牛吧,这还是她幼年期的饭量。藜的饭量也不小,胃口好的时候,一天五顿吧,一顿可以吃一吨。

    “啊~”穆茗把小笼包蘸上了辣椒酱和醋,喂到了藜的嘴边。

    藜美美地吃下,嘴边满是酱料,然后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阿银。

    “哼!”阿银鼓了鼓腮帮子,不满地嘟囔着:“哥哥你偏心!我也要吃!”

    这是穆茗的要求,出门的时候不许喊主人,只许叫哥哥。

    试想一下,一个白裙子的可爱小萝莉在大庭广众之下脆生生地喊着你主人,周围的人会传来怎样的眼神

    一定会被误认为hentai,或者有些特殊的癖好,搞不好还会有人报警。

    “好好好!”穆茗一脸地宠溺,拿出纸巾擦去了藜嘴角的酱渍,然后夹起小笼包递到了阿银嘴边。

    “我要多一点醋!”

    穆茗无奈,又给这个小祖宗多蘸了些醋。

    “小妹妹你好可爱啊!真幸福啊,你哥哥对你真好。哪像我哥哥,经常欺负我。”隔壁座上的女孩笑吟吟地说着,夹走了对面男孩格子里最后一个香煎包。

    “从小到大都是你欺负你老哥我好吧?”

    男孩伸出去的筷子定格在了空气中,男孩欲哭无泪,一脸的委屈。

    “谢谢姐姐!”阿银很有礼貌地道了谢。惹得那女孩一脸的姨母笑。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真想抱过来好好揉捏一会儿。

    “少爷起床吃早餐了!”莺萝敲了敲穆茗的房间。

    “让他饿死算了!还叫他干嘛?”穆紫薰有些恼怒,恶狠狠地咬着一个鸡肉卷。

    “他昨晚应该累坏了,让他多睡一会儿吧。”阮伊儿喝了一口燕麦粥,柔声道。

    也是哦,和那个恶魔战斗了那么久,体力消耗肯定会很大,一定很累吧。

    “我去看看。”穆紫薰心里多了些愧疚,走到了穆茗的房间前。

    发现门没有锁,她有些好奇,内心有些小小的激动,像怀揣着一只小兔子。

    男孩子的房间,会不会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听戴月澜说某些男生看起来白白净净很有书卷气,但是他的房间地板上可能随处可见卫生纸团,百度网盘里没准可以找到几个T的资源呢。

    她不怀好意地笑着,像极了痴女。一旁的莺萝喉咙剧烈地滚动了两下,总觉得那样的小姐看起来有些可怕呢。

    “我要检查一下他的房间有没有什么影响身心健康的东西!作为姐姐,这没什么问题吧?”

    穆紫薰大义凛然地说着,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走了进去,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脸皮突然坚韧到可以和防弹衣媲美的程度。

    进去之后,发现和意料之中的有些偏差。

    “人呢?”穆紫薰皱了皱眉

    “可能是出去散步了吧。”莺萝说道。

    “行吧。”穆紫薰点了点头,继续打量着他的房间。

    床单被套都很干净,被子叠得很整齐,地上很干净,纤尘不染。

    隐隐有一股冷冽的清香,有点像在清水中洗涤过后的栀子花,她很喜欢这种气味。

    桌子上有一张素描,看起来应该是江南的水乡,她觉得有些眼熟。

    床头的柜子上有两个玻璃瓶,灌了水的瓶子里有一枝艳丽的红玫瑰,另一只瓶子里插着一个纸风车。

    落地窗半开着,一阵微风经过,窗帘有些慵懒地晃悠起来,风车便开始转动。

    “风车啊,真是个小孩子。”穆紫薰轻轻笑了笑,视线又落在那株玫瑰花上。心情突然变好了许多,良久,她出了房间,轻轻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