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二十二章 无瑕之心
    “这个,没问题吗?”苏茗眨了眨眼,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正为难的阿婆。

    “没问题的!我奶奶不会介意的对吧”女孩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仿佛已经苍老了许多的奶奶。

    “没……没问题”阿婆无奈地叹了叹气。

    “谢谢你!”苏茗笑着,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了她,然后把仅有的几个硬币都给了阿婆。

    “欠下的钱,我下次会还的,请相信我,我以后还会来照顾您的生意。”苏茗很认真地说道,然后对着女孩挥了挥手。

    “再见,我走了。”

    “再见,下次一定要再来哟~”女孩甜甜地笑着,捧着他给的苹果,傻笑个不停。

    “都走远了!还发什么春呢?你这小妮子!”阿婆没好气地在孙女的小脑瓜上敲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

    “嗷呜!”女孩吃痛,有些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

    苏茗哼着小曲,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么多好吃的,院长一定会很开心吧,在苏茗小小的心里,院长和自己没什么不同,都是贪玩又馋嘴的孩子。

    “我回来了!”苏茗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院长的房间,院长正在看报。

    他像是邀功一样把买来的各种糕点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把毡帽从自己头上取下来,放到了院长的头上。

    “你这小家伙啊,我可是听说了,那几个老东西攒点私房钱也不容易啊。”院长笑了笑,摸了摸苏茗的头发。

    “嘻嘻,我没偷没抢,全凭本事赚钱。”苏茗颇有些小得意。

    院长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帽子,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拿着这些糕点就出了门,他把所有的孩子们都叫了过来,然后一块一块地分给了他们。

    看着那些孩子们争先恐后伸出手的样子,苏茗没来由地有些生气,不满地嘟着小嘴。

    他知道自己不该生气的,但就是不开心。

    “爷爷,这是我给你买的。”苏茗扯了扯院长衣服的下摆。

    “爷爷年纪大了,牙齿都要掉光了,吃不了这些甜的东西了。”院长笑呵呵地说道,看着苏茗委屈的小眼神,有些愧疚。

    “好吧。”苏茗叹了叹气,耷拉着脑袋,有些失望地回了回房间。孩子们都踮起脚尖,很不礼貌地用手拉扯着院长。

    他们举止粗暴,只顾着自己,一拿到糕点就迫不及待地塞到嘴里,然后不满足地继续伸出手索要。

    没有拿到糕点的孩子甚至会气恼地伸出手推搡,而那副孱弱老迈的身体仿佛下一刻就会摔倒一样。

    看到这一幕,苏茗觉得鼻子有些酸酸地,有些气恼地跺了跺脚。

    他并不喜欢这个院子里的其他孩子们,那些孩子们也不喜欢他。

    但是无所谓啦,他没打算让很多人喜欢他。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枕边拿起了一本《小王子》,小心翼翼地翻开扉页,开始读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院长来到了苏茗的房间,他拿着鱼竿和小桶笑着说:“和爷爷一起出去钓鱼吧。”

    “嗯,好的。”苏茗合上书就和院长一起出了门。他其实不是特别喜欢钓鱼的,但是很喜欢院长,这是他仅有的家人。

    爷孙两走到了一处湖边,开始静下心来垂钓,苏茗只觉得有些无聊,甚至觉得昏昏欲睡。

    “院长,鱼怎么还没上钩啊?”苏茗打了个哈欠,小声地抱怨起来。

    院长敲了敲他的脑瓜,把手指竖在嘴边。

    “嘘~”

    “你声音太大了,会把鱼都吓跑的。”院长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苏茗揉了揉脑袋,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发呆。

    毫不夸张地说,这张脸足以惊艳很多人的岁月,能成为无数女孩子的青春。若是水中的鱼见到了他,想必也是会羞得沉下去的。

    又过了一刻钟,鱼线开始下沉起来,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院长猛地睁开了眼睛,昏黄的眼珠迸发出犀利的精光。

    轻抖鱼竿末尾,让鱼被钩深深地钩住,鱼挣扎得很是激烈,院长不慌不忙地松线。

    如果非要硬收,鱼是会很容易脱钩逃跑的,老人就这样慢慢地溜着鱼,感觉鱼已经不再挣扎了,鱼竿便竖直向上提起。

    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手法很是娴熟。

    “是条青鱼。”院长把鱼放回了桶里,不太大的青鱼便在桶里活蹦乱跳。

    “好像还没长大。”苏茗看着那青鱼,悠悠地道。

    “是啊,跟你一样,这条鱼应该也是小孩子。”院长在鱼钩上重新上了一条蚯蚓,然后猛地把线甩到了湖中。

    “晚上做鱼汤给你喝怎么样”院长笑呵呵地道。

    “不用了,我不爱吃鱼的。”苏茗摇了摇头。

    爷孙两人就这么静默地坐着,等待着傻傻的鱼儿上钩。

    鱼儿爱吃蚯蚓,蚯蚓长在土里,小猫爱吃鱼,却不能下水。世间之事,总不能尽善尽美的。

    坐了一个下午,老人看了看桶里满满的收获,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笑意。

    “好了,我们回家吧。”院长收好了鱼竿,站起身提起沉甸甸的桶。

    走在回去的路上,苏茗看着桶里一直蹦哒着的鱼儿,心里一直纠结着,他停下脚步,对着院长说道:“爷爷,能不能……”

    “怎么了?”院长停下脚步看着他。

    苏茗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能不能把这些鱼都放了。”

    “为什么”老人慈祥地问道。

    “这些鱼都还没长大呢,就这么吃了,怪可惜的。”

    苏茗仰起脸,很是天真无邪地说道:“它们应该也很想回家的吧?就跟我们院子里的孩子一样。”

    “行吧。”老人看着他干净的眼神,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回去把桶里的鱼都放回了水中。

    看着那些鱼儿在水中欢快游动的样子,苏茗的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丝笑容。

    “茗子啊,你想回家吗?”老人问道。

    “这里就是我的家啊,爷爷。”苏茗答道。

    “好好好!”老人喜上眉梢,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

    老人一生都没有结婚,自然也没有子女。究其原因,只是因为面目丑陋,几乎覆盖了小半张脸的骇人伤疤,让他成为了附近其它孩子最害怕的人。

    世人皆爱以貌取人,你可以很温柔,却少有人因为你温柔而喜欢你。

    回到了院子里,院长就开始准备晚饭了。苏茗走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给我!”结实的男孩一把将小姑娘推在地上,还上去踢了一脚。

    女孩害怕极了,但还是紧紧护着怀里的一个苹果。

    “你给不给”壮男孩又踢了她一脚,女孩倔强地摇了摇头。

    另外两个男孩过去正准备从她手中强抢。

    “你们干什么”苏茗气呼呼地跑了过来,将两个小孩推开,站在了女孩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