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二十一章 梦与现实的交汇
    三年前

    苏茗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碧蓝色的眼眸在昏暗的房间里绽放出动人的光华。

    俊秀的五官格外精致,挑不出一丝瑕疵,白皙细腻的皮肤不知道让多少女孩子嫉妒。

    他穿上鞋子,走到了略微有些破旧的院子里,墙上披着绿色的爬山虎,让他疲劳的眼睛略微得到了舒缓。

    院子里围坐着一群小孩,孩子们身上穿着破旧的棉衣,中间是一个带着眼镜的老人,衣服打上了补丁,带着一顶破毡帽。

    “很久很久以前,天和地还没有分开,宇宙混沌一片。有个叫盘古的巨人,在这混沌之中,一直睡了一万八千年。

    有一天,盘古突然醒了。他见周围一片漆黑,就抡起大斧头,朝眼前的黑暗猛劈过去。只听一声巨响,混沌一片的东西渐渐分开了。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慢慢下降,变成了地……”

    老人在给孩子们讲故事,苏茗皱着眉头,总觉得这个故事像是在隐喻着什么。但具体是指什么,他又说不清。

    “混沌一分为二,轻而清的东西上升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下沉成为了地。光与暗,清与浊。是不是很久以前,人间与魔界之间也是没有边界的呢?”男孩低声念叨着,缓缓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是存在恶魔的,苏茗每每想起来,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他总是会做着一个长长的梦,梦里的世界有阳光,有鲜花,还有蝴蝶。

    那是一个很美,并且只有人类的世界,不用担心下一刻就被骇人的恶魔吃掉。

    很多时候,他都会分不清,到底是现实变成了梦境,还是梦境变成了现实。

    老人看到了苏茗,停下了正在讲的故事,笑呵呵地说道

    “茗子醒了以后不要熬夜看书了。还没吃饭吧?厨房里还有东西给你热着。”

    “嗯”苏茗摸了摸干瘪的小腹,轻轻点了点头。看着老人格外和蔼慈祥的样子,他表现得很是乖巧。

    苏茗走到了厨房,看到了灶上的瓦罐,他揭开盖子,冒出热腾腾的白气。

    “院长怎么又炖了一只鸡”苏茗蹙着眉,微微有些不满。孤儿院里的生活很是拮据,但是这个老顽童总是私下给他开小灶,这让他心里觉得很是过意不去。

    院长似乎格外偏爱他呢,想到这里,他觉得心里暖暖的,又有些难为情。他咬了咬嘴唇,吃完了饭就跑了出去。

    “将军!”苏茗一招重炮,俊秀的脸上露出浅浅的酒窝。

    “我又赢了!开心!快点给钱给钱!”苏茗伸出手,对着面前窘迫的老人眨了眨眼。

    “哎!我没看到!这步不算不算!”老人红着脸,赶紧把苏茗的棋子往回撤了一步。

    “沈爷爷你真是的!居然还悔棋!”苏茗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几步棋以后

    “将军!”苏茗一招巡车河加上挂角马,把将逼到了死路。

    “这个……”

    “这个不管你这么走都是输吧?给钱给钱!”苏茗笑嘻嘻地看着老人,似乎在打量一条肥美的羊羔。

    “行吧行吧。”老人也是觉得不好意思,无奈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的纸币放在了他的手心。

    “还有谁要继续来嘛?”苏茗双手捧着脸,手肘杵着棋盘上,笑吟吟地看了看一众围观的老人们。

    “我来,老沈啊,你看看你,连个小孩子都玩不赢,啧啧……”

    一个带着老花镜,穿着中山装的老头在苏茗对面坐了下来。

    “秦爷爷您先走。”苏茗做了个请的动作,很是礼貌。

    老人眉头一挑,这小子,居然敢轻视我于是漫不经心地走了一步帅,这叫御驾亲征,明显就是让对面一步的意思。

    “那我就不客气了。”苏茗小声嘟囔着,直接炮八进七,他也是个有傲气的少年郎呢。

    一刻钟后,看着被杀得丢盔弃甲的棋子,老人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额头上冷汗直冒。

    这还是苏茗让了他不少,不但允许他悔棋,还提醒了他很多步才有的结果。

    这下子托大了啊,老脸往哪儿搁啊。老人进退两难,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苏茗打了个哈欠,似乎是觉得无聊极了。

    “我输了……”老人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递给他一张五块的纸币。

    接下来依然有许多爱下棋的老人不服,陆陆续续地坐到了少年的对面。围观的一众老不羞就不停地出谋划策。

    “走马!”

    “车一平二!”

    “这一步明显飞象啊!”

    ……

    啥你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不好意思,这句话我没听过。

    看着这群欺负小孩子的老顽童,苏茗噘着嘴,微微有些不满,然后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

    “将军!”

    “将军!”

    “将军!”

    ……

    “还有谁”苏茗的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那张比女孩子还要甜美的脸在老人们看来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

    “不了,我还要回家收衣服呢。”

    “我们家孙女要吃糖葫芦……我先走一步了。”

    “我诊所里来了两个病人,我要去看看啊。”

    老人们很快就逐一散去,摸了摸自己干瘪了许多的荷包,开始痛心疾首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为什么要和这个小魔鬼下棋”

    “啊啊啊!我好开心!”苏茗数了数手里厚厚的一沓纸币,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他朝着附近的集市走去,脚步格外轻快。他扳着手指头开始精打细算起来。

    “院长爷爷的帽子那么旧了,可以给他买一顶好的毡帽。”

    “剩下的钱,可以给他买芝麻糕,红豆糕,还可以买一些桃酥。”

    “院长爷爷最喜欢吃甜食了。”

    ……

    “这个,你的钱不够啊。”卖米糕的阿婆有些难为情地看了看他。

    “不可以通融一下嘛?”苏茗提着大包小包的袋子,头上还顶着一顶崭新的毡帽,他噘着小嘴,有些委屈地看着老婆婆。

    老人被他看得有些尴尬。

    “这个……”

    她和苏茗同年龄的孙女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说道:“奶奶,就便宜十块钱而已嘛!”

    “可是小渔啊,这些米糕加起来也就十几块钱呐!”阿婆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哼!奶奶你真小气!”女孩看了看苏茗的脸,顿时害羞起来,一抹绯红的云霞染红了白玉般的俏脸。

    女孩梳着麻花辫,眉间有一点朱砂,五官秀丽,朱唇点绛,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

    “他好好看啊!”女孩在心里默念着,不禁泛起花痴,偷偷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也有些好奇地看着自己,于是脸更红了,她赶紧把脸别过去,胸口的小鹿躁动不安。

    “好吧,我下次再来买。”苏茗神情有些失落,轻轻叹了叹气,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女孩从奶奶手里一把夺过包好的米糕,上前递到了苏茗手里。

    “这个,算……算我请你的!”女孩鼓起勇气,看着那张让她不禁感到自惭形秽的脸,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