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二十章 玫瑰与红裙的女孩
    “真是奇怪呢,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呢?”穆茗自嘲地笑了笑,抹了抹眼角的泪滴。

    多大的人了,居然还会哭鼻子,也不怕被人笑话。

    你到底是有多脆弱居然脆弱到需要在别人面前展示伤疤来证明自己有多勇敢。

    “穆小姐,你又让我难过了,我真不喜欢你。”

    穆茗的声音有些幽咽,他继续道:“看吧,我哭了,就这么没有来由地落下了眼泪,你一定很瞧不起我吧?”

    “想哭就哭吧,没事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没少哭。”

    穆紫薰心软了,在看到他落下眼泪的那一刻,她觉得心一阵刺痛。

    那种疼痛,在妈妈曾为了保护自己而倒下时也有过的。

    她用自己最温柔最好听的声音说道:“不管你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子,不管你以后会有多勇敢,至少现在,你还没长大,还只是个柔软的孩子,没有人有权利让你不应该哭。”

    穆茗抬起头,擦了擦泛红的眼眶,很是认真地看着她,然后轻声说道:“我不讨厌你了。”

    穆紫薰心花怒放,她突然背过身去,终于忍不住脸上的笑意。

    “yes!”她握紧了小拳头,开心极了。

    转过身来,她努力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但眼里的笑意和面部不断牵扯的肌肉已经出卖了她。

    “你不是很喜欢玫瑰嘛?其实我摘了很多玫瑰,想送给你的。但是现在花都没了。”

    “我不要玫瑰了,你没事就好。”穆茗轻轻摇了摇头。

    在契约空间内沉睡的藜突然睁开了眼睛,神情莫名地复杂,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吟着:“我不要玫瑰了……上一次你也说过这句话的,这一次的结局还是一样吗?”

    “其实还有一朵”穆紫薰巧笑嫣然,从发间取下了那一朵红玫瑰,然后递到了穆茗手上。

    “谢谢你。”穆茗将玫瑰贴近了鼻尖,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微笑。玫瑰馥郁的芬芳在夜里总是分外曼妙呢,还带着一丝薰衣草的气味,那是她的发香倒也符合她“紫薰”的名字。

    笑起来真好看呢……穆紫薰看着穆茗温暖的笑脸,心底渐渐生出一丝别样的情绪。

    “其实我要玫瑰,是想送给别人,不是因为我喜欢玫瑰花。”

    轰隆!

    天雷滚滚,穆紫薰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笑容渐渐消失。

    她停下脚步,机械地扭过脖子,苍白的嘴唇嗡动着:“女孩吗”

    “是啊。”穆茗点了点头。

    咔嚓!

    穆紫薰觉得自己要裂开了,像一块玻璃被狠狠敲碎,碎成满地的玻璃渣。

    “她漂亮吗?长什么样子”她下意识地问道。

    “很漂亮啊,非常漂亮,一个漂亮的红裙女孩。”穆茗说着,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干净的笑。

    她大脑当机了几秒,感觉自己跪倒在雪夜里,漫天霜雪凄凉地落下,一束聚光灯在头顶点亮,映出了那张尘满面,鬓如霜的脸。就连BGM也是那么地悲凉。

    呵~感情我做的这些,都是帮别人做了嫁衣!她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就是传说中的舔狗!

    穆紫薰,全世界不会有你这么蠢的人了!

    羞涩、悔恨、失望……种种情绪叠加再一起,她怒了。

    “坏人!你们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和死鬼老爸一样!”她涨红了脸,气急败坏地大吼起来。

    发泄完满腔的怒火以后,她撇下穆茗一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了,头顶上还冒着蒸汽。

    “她怎么又生气了?”穆茗眨了眨呆萌的眼睛,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呆。

    “女孩子嘛,是一种既危险又奇怪的生物。”藜看着穆紫薰远去的背影,饶有兴致地道。

    “你说的对。”穆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玫瑰,原本是要送给你的,你很喜欢红玫瑰。”穆茗拿着那一枝玫瑰,开始纠结了起来。

    “若是你把它给了我,这份感情就脏了。我有精神洁癖,不要二手的东西。”藜摇了摇头。

    “况且,这是她送给你的,上面还有她的发香呢。”

    “好吧,第一次收到女孩子送花呢。”穆茗看了看手中的那一朵玫瑰花,情绪有些复杂。

    “小姐你怎么了?少爷呢?”莺萝看着穆紫薰黑着脸,弱弱地问道。

    “别问我!他是个坏人!”穆紫薰眼眶微微泛红,直接回了房间,重重地关上了房间门,力道之大,让窗户都颤动起来。

    莺萝和阮伊儿对视了一眼,满头雾水。

    黑渊处刑者袭击的事情她们并不知情。

    那恶魔为了逃避追杀,没有像在市区那么张扬,它在捕猎时布置了镜世界。

    除了因它潜行来这里时,外溢的死亡气息导致花圃里损失了些许花卉和植被以外,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它之所以盯上了穆紫薰,是因为她身体里的魔力纯度相当之高。对受伤的恶魔是上好的补品。

    在穆夕研的安排下,城市狩魔队悄悄地处理掉了黑渊处刑者遗留的尸骸。

    穆茗回到了房子里,迎上了阮伊儿和莺萝怪异的目光。

    “干嘛,这样看着我”穆茗觉得略微有些不自然。

    “少爷,小姐好像很生气。”莺萝有些不安,低声问道:“你没有惹她不开心吧?”

    “好像真的是我惹她不开心了,不过没事,我会找机会跟她谈谈的。”穆茗有些尴尬。

    “那就好,少爷,小姐她虽然脾气不好,但人不坏。”莺萝略微松了一口气。

    “嗯,我知道。时间已经很晚了,都尽快去睡觉吧。”穆茗打了个哈欠,有些困倦。

    “等一下,你之前在餐桌上说的那句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阮伊儿叫住了他。

    “哪一句”

    “打人是暴力,骂人是暴力,强迫别人用你自己的方式去“感受”,同样是一种暴力!”阮伊儿轻声念道。

    “哦,这不是我说的,这出自笛安的《告别天堂》。”穆茗笑了笑。

    “笛安”

    “一个作家。”

    “没听说过。”阮伊儿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爱好的她知晓许多作者的名字,但唯独对笛安没有印象。

    “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

    “可我为什么,对这句话那么熟悉呢?我到底是在哪里听过呢?”阮伊儿蹙着眉,细细思索着。

    穆茗也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梦中的那个世界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为什么他记得那么多这个世界没有的诗歌、书籍、音乐

    梦中出现的好多生活细节都像是亲身经历过,可唯独不记得有谁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

    就好像,记忆被有选择地删掉了一样……

    躺在契约空间里的藜皱了皱眉,波澜不惊的眼眸里泛起阵阵涟漪。

    阮伊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网上搜索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笛安和《告别天堂》的信息。

    “怎么会找不到呢?根本没有这本书!”她开始烦躁起来。

    站在角落里的藜轻轻笑了笑,当然找不到了,两个世界怎么会完全一样呢穆茗梦中的世界里也没有古龙和恶魔。

    藜回到了穆茗的房间,看见他找来了一个玻璃瓶,倒入清水,将那朵玫瑰花插到了瓶口,然后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

    落地窗外是静谧的夜,星月相伴。白色的窗帘迎风舞动,宛若女神的裙摆。那艳丽的红玫瑰在月色下更加迷人了。

    “真是熟悉的一幕啊。”藜微微一笑,也许在某个未知的世界里,这一幕也曾发生过。

    她撩起碎褶裙的裙摆,坐在了阳台上,雪白的发丝随风而动,玫红色的眼眸分外迷离,她拿起了那支清水瓶中的玫瑰,轻轻贴近了鼻尖。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余光中翻译的诗,还真有韵味啊。

    穆茗躺在床上,看了一眼那月下的少女,嘴角扬起好看的笑,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