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十九章 噩梦的终结
    穆茗觉得全身的骨骼都要被撞碎了,他忍不住低声呻吟着,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嘤嘤嘤……好疼呀!主人,我鼻子都被打破了!”阿银在契约空间里捂着鼻子,委屈极了。

    承受了这猛烈的一击,连龙化都被强制解除了,阿银流着鼻血,疼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我也好疼啊。”穆茗颤颤巍巍地站起身,白露已经脱手到了三米之外的地方。

    他杵着夜溟,摸了摸自己后腰,忍不住嘶了一口冷气,感觉腰椎都要被打断了。

    黑渊处刑者身上燃烧着黑炎,它状若疯狂地冲了过来,恨不得要把这个可恶的人类砍断!切开!剁碎!

    穆茗脸色一白,双手持刀横在了身前。

    下一击他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可是他又不能后退。

    他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他真的很怕疼,可是当他站在一个人身前的时候,他就不允许自己移开脚步。

    就在那恶魔带着浓浓的怨恨扑来之时,一个全身缭绕着火焰的人影从侧面袭来,将它轰飞了出去。

    穆茗有些惊愕地看着面前被火焰包裹着的人影,赤色的火元素在空气中形成澎湃的魔力乱流,和黑渊处刑者比起来也相去不远。

    火焰散去,凹凸有致的窈窕倩影站在了他面前。

    看着面前那坚毅的少年,穆夕研点了点头,眼里浮现出一丝赞许。

    “它的胸口之前被我的火焰重伤了,你那把光元素的刀可以对它造成致命伤害,我们集中力量攻击那里,彻底杀死它!”

    “好。”穆茗点了点头,拾起了白露。

    黑渊处刑者嚎叫着,在地上癫狂地翻滚,它身上已经是千疮百孔,漆黑的冥炎与赤色的天火将它烧得面目全非。

    “雷束!”穆夕研指尖缭绕着银色的闪电,然后猛地击打在了地面上。

    电流如游走的灵蛇,缠绕到了黑渊处刑者的躯体之上,交织成锁链状的雷电。

    “趁现在,它无法行动!”

    穆夕研的雷系魔法威力远远不如火系,限制的时间相当有限。

    穆茗没有迟疑,清冷的月光在白露上凝结,身后掠过数道残影。

    “咦乘风这不是二伯的魔法吗?”穆夕研脸上涌现出一丝诧异,看了看不远处的穆紫薰,心中顿时了然。

    月光在剑刃上凝结成霜雪,清冷的剑刃焕发出雪银色。那原本如钢铁般坚硬的躯体已经脆弱得如软化的泥土,无法阻挡这凛冽的锋刃。

    白露毫无阻碍地刺进了黑渊处刑者的胸口,如同黑夜破晓,白光撕开了漫无边际的夜。

    皎洁的月光骤然爆发,如激流一般喷射。穆茗拔出白露,快速后退,黑渊处刑者的胸口喷溅出墨色的血滴,这些血液落在地上便引发了剧烈的腐蚀。

    穆茗收好了身上的幽蓝色光罩,仍然心有余悸,还好他多留个心眼,若是溅到那黑血,不死也得毁容啊。

    黑渊处刑者跪倒在了地上,这一击将它重创,狂暴的气息渐渐平息,陷入了萎靡。

    那原本高大的魔躯也渐渐佝偻,墨色的斗篷被焚烧殆尽,露出了那枯瘦干瘪的四肢。

    “该下地狱了,畜生。”穆夕研冷冷地看着那垂死挣扎的恶魔,烈焰从体内涌出,原本曼妙的娇躯在火焰之中重塑,漆黑的鳞甲覆盖了全身,长发被飘扬的烈焰取代,一柄巨大的焰刃出现在了她手中。

    冰冷的如金属般的面罩遮住了上半张脸,火焰织成的羽翼在她身后舒展开来,火光将天空烧成一片赤霞,穆夕研临空而立,如莅临于世的天神。

    “这是……”

    “完全体魔人化”

    “没错,就是完全体,可惜和恶魔真姿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点。”藜淡然地道,语气毫无波澜。

    穆夕研不仅是一名火系的高阶法师,更是能完整驾驭恶魔之力的驭魔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身体素质,火焰掌控力以及火系魔法的强度都远超同龄人。

    “黄昏焰刃”穆夕研双手高举魔剑,狂乱的火流如百凤回巢一般凝结到宽大的剑刃之上。

    炎剑吞吐出烈焰长虹贯穿了天空。她身后的背景被渲染成了璀璨的金色,烈阳陨落,赤霞漫天。

    穆夕研身后的火翼舞动,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她就出现在了黑渊处刑者的面前。

    炽烈的炎刃贯穿了它的胸膛,那里原本就是被她重伤过的地方。

    黑渊处刑者不堪忍受这痛苦,大声嚎叫起来,残破的躯体在高温之中缓缓融化成墨色的水滴,这些水滴又渐渐被火焰蒸发成了污浊的黑气。

    火焰之中只剩下了一个呈现暗金色的骷髅,挣扎了一会儿便没了动静。无数狰狞的怨灵人脸四处逃窜。这些都是曾被它屠戮的人类。

    怨恨、憎恶、贪婪、绝望……种种负面情绪不断侵蚀着穆夕研的精神。

    氤氲的蓝光落下,蓝色的燕尾蝶在火光中摇曳,一如穆紫薰记忆里的那片水乡。

    “安息吧,你们的仇,已经有人帮你报了。”

    穆茗轻声呢喃着,清幽梦幻的光雨之中,这些邪灵的气息都被缓缓净化。

    伴随着黑渊处刑者的死亡,周围的空间悄然破碎,镜世界坍塌,归于现实。

    穆夕研转过身,见到了那白衣的少年,少年脸色有些苍白,嘴角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迹,蓝色的燕尾蝶落在他的指尖。

    火焰散去,她解除了魔人化,从地上捡起了那个呈现出灰黑色的灵魂光团,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她对着穆茗竖起了大拇指,赞许地道:“了不起!”

    穆紫薰缓缓走了过来,抿了抿嘴唇,对着穆茗,有些羞涩地道:“谢谢你。”

    穆茗摸了摸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哟~我们的穆大小姐竟然还会娇羞啊!哈哈哈哈!”穆夕研一改往日的高冷,捂着嘴偷笑起来。

    “关你屁事死八婆”穆紫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骂道。

    “啧啧啧,还是和以前一样没礼貌。”穆夕研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将黑渊处刑者的灵魂结晶放到了穆茗手上。

    “我追杀这个家伙很久了,没少和它交手,但每次都是两败俱伤。”

    “若不是你那两次关键的攻击将它重伤,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将它杀死。”

    “这个,会不会太贵重了?再说了,我根本杀不了它,你救了我一命,我拿着也不好意思。要不你拿去卖了,我们五五分成吧。”穆茗伸出手,那玫灵魂结晶就躺在手心。

    高阶恶魔的灵魂结晶非常难得,这类恶魔不仅实力强大,并且智慧也不逊色人类,极为狡猾。而死亡系的灵魂结晶就更为罕见了,国内的各大拍卖行也难得一见,可以说有价无市。

    “你留着吧,不用分给她。我给她钱。”穆紫薰站了出来,伸出手将穆茗的手合上。

    “收下吧,这个就当做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穆夕研略微诧异地看了穆紫薰一眼,旋即微微一笑,宠溺地摸了摸穆茗的脸。

    “姐姐”穆茗有些好奇地看着她。

    “对啊,穆文斌是我二伯。”

    “所以,叫姐姐!”穆夕研捏了捏他的脸,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喜爱。

    “你干嘛?”穆紫薰蹙了蹙眉,一把推开了她的手。

    “没看见他不愿意吗?不要乱摸人家。”

    穆茗轻轻舒了一口气,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去洗个热水澡,然后美美地睡一觉。

    “行吧行吧。”穆夕研笑吟吟地看了一眼穆茗,柔声说道:“好弟弟,以后她要是欺负你,你就来我家。”

    “受委屈了就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揍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打哭了一定很好玩,嘻嘻。”她笑嘻嘻地挥了挥粉嫩的小拳头,像俏皮的少女。

    索要到了穆茗的联系方式之后,穆夕研开心极了,像小女孩得到了心爱的娃娃一样。

    “弟弟,早些休息哦。以后遇到麻烦就找姐姐哦。”穆夕研给了他一个飞吻,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她很好看吗?”穆紫薰冷冷地道。你居然看她本小姐比她好看!你居然不看我

    穆茗转过脸,一脸地无辜。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惹她不开心了。

    两人对视着,大眼看小眼,穆紫薰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把脸别了过去。

    “我们回去吧,很晚了。”

    “哦”穆茗轻轻应了一声,两人走在路上,都没有话讲,气氛有些尴尬。

    可恶!你倒是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跟本小姐说话难道要让我一个女孩子先开口吗?

    又走了一段路,穆紫薰咳了两声,润了润嗓子,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对不起。”

    “哦”穆茗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没了这就没了本小姐跟你道歉,你居然没一点反应穆紫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提高了音量。

    “对不起”

    “我听到了啊。”穆茗侧过脸,有些茫然地看了她一眼。

    “所以你都没什么话要说吗?”

    “你想我说什么”穆茗歪着头,好奇地问道。

    看着他那干净无辜的眼神,穆紫薰实在是生不出气来。

    “我之前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对不起。”

    “还有,谢谢你救我。”穆紫薰郑重地道。

    “嗯”穆茗轻轻点了点头。

    又没了穆紫薰傻眼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多说一个字会死啊”她看着他纯净如琉璃般的眼眸,有些怀疑他是故意气她的。

    “穆小姐,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我确实是很难过,虽然我没有见过我的妈妈,但我也不想别人说她不好。”

    “完了!”穆紫薰心里咯噔地一下,暗道不妙。

    “所以我不喜欢你!”穆茗如实地道。穆紫薰闻言,心脏仿佛中了一箭,扎得透心凉。

    第一反应是难过,感觉天都塌了,惊雷阵阵。再然后就是羞恼,本小姐这么漂亮!这么有钱!这么优秀!你居然不喜欢我

    再然后,她怒了,恼羞成怒!

    “谁让你喜欢啦”穆紫薰涨红了脸,像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一样跳了起来。

    “你……你不喜欢我,干嘛要救我”穆紫薰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像炸毛的小猫。

    “我救你是因为出于本能,我其实很怕疼,也不想死,但是我也做不到亲眼看着一个人在我面前死掉而无动于衷。”穆茗很真挚地看着她的眼睛。

    “我救你与你是谁无关。达官贵人也好,小猫小狗也好,这与身份无关。无关于谄媚,也关于奉承和讨好。哪怕是一个陌生人,我也会救的。”

    穆紫薰听着他干净的话语,怒气渐渐消失了,那干净的眼眸是晴空的颜色,透过这双眼,可以看清全世界。

    “我只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想到了过去的自己。”穆茗迟疑了一会儿,悠悠地道。

    “我曾经也有这样陷入绝望的时候,不管我怎样呼喊都无济于事。没有人帮我,没有人伸出援手,那么多人,他们就这样看着。像看一个笑话那样看着我。”

    “我总是在想,如果……如果当时有个人能帮帮我,在我掉下泥潭的时候能拉我一把,我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我想现在应该会有新的生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迫拿起刀剑和恶魔厮杀,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也渴望被人保护好,被人爱着,渴望着在我陷入绝望时,有个盖世英雄能像我去拯救别人一样来拯救我,可是没有人呢。”

    “我知道那种绝望的滋味,所以我才会站在你的身前。我不是什么普度众生的善人,只是想苟且偷生又做不到熟视无睹而已。”

    “穆小姐,我这么说,你明白吗?”穆茗看着她,眼角的泪光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