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十七章 玫瑰
    浓烟滚滚,汇聚成漆黑的漩涡,一朵绚烂的火焰红莲从中盛放,火焰爆裂,震碎了缭绕着的黑暗风暴,闪亮的火星如纷飞的流萤,点亮了夜空。

    火光之中,女子长发飞扬,俏丽的容颜被渲染成璀璨的金色。

    身着军装的男子带领着一队身着军装的士兵,朝着火焰中心奔去。他们神情肃穆,脚下都缭绕着无色的气旋,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法师。

    “夕研,怎么样了?”一个身着军服的精壮男子须臾之间就冲到了她身边,气喘吁吁地对着那身前的窈窕身影说道。

    “说了多少遍了,叫我长官。”女子的声音很是冷冽,不怒自威,天生就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穆夕研,年仅二十岁,就成为了高阶狩魔者,整个洛城年轻一代中最为杰出的法师,一出生就顶着天之骄女的称号。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是个女人,而且漂亮得过分了。

    “是,长官。您现在的状况怎么样?”这虎背熊腰的粗犷汉子挠了挠头,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她手臂上那还在淌血的伤口。

    穆夕研凝视着郊区,黑色的水流四处溃散,然后藏匿到了阴影之中。

    她捂着手臂,黑色的血滴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被撕开的伤口处泛起黑色,却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恢复着。

    “让它逃了,为什么黑渊处刑者这种级别的怪物会出现在市区”她冷冷地质问着面前的男子。

    “这个,是我们的失职!”男子涨红了脸,低下头不敢正视那如刀锋般锐利的眼睛。

    “我以前就觉得,你们这些监视者都是些不入流的菜鸟。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你们了,你们简直是一群无能的蠢货。”

    “你!”男子的副官忍不住上前,却被精壮男子伸出手拦下。

    “这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男子急忙道歉,表现得唯唯诺诺。

    “你该给那些死去的人道歉!高阶恶魔竟然能悄无声息地侵入到市区内,你们到底在干些什么?你们这些监视者都是吃干饭的吗?这一次的事故死了这么多人!我会向审判长申明是你的失职,会有人比你更合适这个位置的!”穆夕研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别!”男子顿时惊慌起来,他赶紧追上去,苦苦哀求着:“夕研!夕研!你这妹子,你是把你老哥往死里整啊!”

    “夕研!你不能这样啊!”

    “我不希望保护城市民众的是一帮废人。狩魔者中队队长的位置,能者居之。”

    “懦弱之举,我绝不姑息!(感觉有点耳熟)即便是我的哥哥也不例外!”穆夕研冷冷甩开了他的手,朝着郊区追去,只留下男子一脸地苦笑。

    远离市区的地方,黑雾凝结在一起化作了墨色的水滴,这些水滴从墙壁上方渗透下来,化作细小的溪流,在墙壁上蜿蜒,然后在地上汇聚在一起,宛若灵巧的黑蛇。

    诡谲的水流越来越多,顺着一个井盖流进了下水道,下水道满是这样的墨色水流,它们像有自主意识一般聚合成黑色的蠕动着的胶质状液体,然后迅速朝着一个确定的方向奔去。

    一群老鼠正在此处觅食,不小心粘上了一滴墨色的液体,便立刻开始萎缩,干瘪了下去。

    “吱吱吱……”老鼠们吓得四散而逃。

    ……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在花圃打理的仆人恭敬地道。

    “你忙你的,我自己看看。”穆紫薰随意挥了挥手,漫步在大棚里的花海之中。

    “居然会喜欢玫瑰花,跟女孩子一样啊。”她走到了一簇玫瑰面前,反复斟酌了许久,才摘下了她最为中意的一朵。

    娇嫩的花瓣似艳丽的红唇,贴近鼻尖嗅了嗅,馥郁的芬芳洒满了呼吸,花香萦绕在心房久久不散。

    穆紫薰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想到自己要将这株玫瑰送给他,她就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我以前没有送过花给别人,你是第一个。”纤长的玉指在柔软的花瓣上轻轻点了点,她莞尔一笑。

    似乎想到了他拿着这朵玫瑰,开心地叫着自己姐姐的情形。

    “多摘一些吧。”她把这一枝玫瑰别到了发间,挽起竹篮,开始采摘起玫瑰来。

    手法有些生涩,期间还没少被玫瑰根茎上的刺扎到手。但眉宇间依然带着笑意。

    穆茗哼着小曲回到了庄园里,步伐前所未有地轻快,像卸掉了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

    他慢悠悠地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

    “少爷,您回来了!”莺萝很是开心地道。

    “嗯,回来了。你们没事就好。”穆茗略微松了口气,看到这个可爱的小女仆平安无事,他心里莫名有些安心。

    发生在市区的袭击事件,他是有所耳闻的,倘若那家伙逃窜到了这里,那毫无疑问会是一场灾难。

    况且,这个女孩子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呢。对于温柔的人,他希望她们都能好好的。

    “你吃东西了吗?之前的牛排冷了,莺萝又做了一份,我给你切好了。”阮伊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也不抬地说道,手里则捧着一本《堂吉诃德》。

    “谢谢你,二小姐。”穆茗微愣,旋即善意地笑了笑,心里有暖流经过。

    “我出去的时候吃了很多东西,我不太习惯吃西餐。”

    阮伊儿点了点头,柔声道:“西餐礼仪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东西,不会也没关系的。但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她说着,又翻了翻手里的书,声音很是悦耳,只是这温柔的话语听起来却有些冷意。

    “谢谢。”穆茗轻轻点了点头,对这猝不及防的关心有些感动。她确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在语言的表达上有所欠缺而已。

    “以后不要叫我二小姐。”

    “你,不喜欢别人称呼你小姐吗?”

    “小姐这种称呼,听起来像是个封建余孽。而且,我总觉得“二”这个字是用来骂人的。”

    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冷笑话,她又慢悠悠地把书翻了一页。

    “好的。”穆茗哑然失笑,看来这个女孩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可爱一些。

    “大小姐呢?她去哪里了?”穆茗随口问道。

    “少爷,大小姐去花圃了,她想亲自给你摘喜欢的玫瑰哦!”莺萝摇了摇穆茗的手臂,很是激动地道。

    “花圃”不知道为什么,穆茗觉得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也许是出于长期猎杀恶魔的经历所练就的一种直觉。

    “我去找她,莺萝你别到处走。”穆茗交代完就赶紧朝着花圃的方向奔去。

    正在看书的阮伊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涌现出一丝诧异。

    他,难道不生她的气吗?

    穆茗朝着花圃奔去,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

    “这些植被的颜色有些奇怪。”穆茗蹲下身,伸出手在地上抹了抹,手指触碰到的地方都化作了灰白色的粉末。

    这些灰白色的地方正在缓缓蔓延,原有的植被都像是正在褪色一般。

    魔眼开启,灰黑色的雾状魔力形成了乱流。

    “看来是那个家伙找上门来了,我就说了,你就不该招惹它的。”藜有些恼怒地道。

    “如果真是它,那就危险了。”穆茗皱了皱眉,加快了速度。

    “快点,再快一点!”

    那个该死的东西,居然这么记仇!

    ……

    “应该够了吧?”穆紫薰数了数竹篮里装着的九十九朵红玫瑰,满意地站起身,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在搞什么红玫瑰送男孩子还九十九朵你没病吧?况且他还是……”她越想越乱,最后只好安慰自己。

    本小姐只是看他可怜,满足一下他小小的愿望。没错,就是看他可怜。

    她这样想着,站起身准备离开。却突然发现花圃里寂静得可怕,只能听到鞋子踩在地上沙沙的声音。

    按理说,平时花圃里也一样很安静的,可那是一种让人心旷神怡,感到无比惬意的静谧。而现在这一刻,这寂静却让她感到无比心慌。

    “张妈你在哪?”穆紫薰喊着佣人的名字,却久久没有得到回应。

    “奇了怪了!现在还没到她们下班的时间啊。”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她一边走,一边喊着花圃里园丁的名字。

    “王叔,你在吗?”

    “张妈,去哪了?”

    在她困惑之际,姹紫嫣红的花丛渐渐褪去了颜色,渐渐凋零起来。花草开始枯萎,变成死寂的灰白色。

    她低下头,灰白色的浪潮朝着她缓缓涌来,那是死神来临的脚步。穆紫薰退后了两步,手里揽着的竹篮落在了地上。

    “和那时候一样……是它,是它来了。”穆紫薰脸色苍白,浑身冰冷。她颤抖着,用尽全身力气拔起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腿,转身就跑。

    死亡的潮汐不疾不徐地跟在她的身后,带走了一切生机,也吞没了那落在地上的艳丽红玫瑰。

    土壤里涌出大滩的黑色粘稠液体,它们在小径间流淌着,像潺潺的溪水。黑水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黑色的涡流。

    怨灵尖锐的嘶鸣响起,让人头皮炸起。巨大的黑色亡者之手从黑潭中探出,黑渊处刑者在万千亡灵的撕扯下挣脱了出来。

    伴随着这恶魔的降临,滔天的黑气涌起,裹挟着阴郁的腥风。

    穆紫薰看着面前那狞恶的怪物,眼眸剧烈地颤动着,这个恶魔……果然是它!

    那个曾出现在她噩梦中无数次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