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十五章 藜心
    “少爷!你不能不吃东西啊!”莺萝焦急地在门外喊着,反复地敲着门。

    穆紫薰放下了刀叉,也没心情吃饭了,不知怎么的,在他刚才对着自己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心里觉得很难过。

    她走上楼,推开了一个很久没有人住,却依旧打扫得很干净的房间。

    她看向那张挂在墙上的照片。

    阳光从天穹倾落,春意盎然的森林沐浴在了熹微的晨光之中,仿佛一场精心装点的童话。

    照片里的人身着洁白如雪的婚纱骑着白马,笑靥如花。

    “妈妈,对不起。我还是接纳不了。”穆紫薰轻轻咬了咬嘴唇,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执拗。

    “为什么……为什么说好要对你一辈子好的人,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呢还不止一个。”穆紫薰轻轻笑了笑,鼻尖有些发酸,为妈妈感到很委屈。

    “其实我不讨厌他,我也知道,把对爸爸的恨意转嫁给他是不公平的,但我……”

    阮伊儿静默地看着穆茗的房间门,没有说话。只是把餐桌上的牛排用餐刀细心地切好,然后放到了穆茗的位置上。

    “没人要的野孩子……”穆茗的脑海里反复回荡着这句话。很多时候,语言要比刀子更加锋利。

    穆茗蹲坐在床上,双臂抱着小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有些麻木地看着远处的高尔夫球场,像没有生气的木偶。

    藜想方设法地讲着笑话逗他笑,只是穆茗没有反应。

    “少林寺藏经阁着火了,所幸无人伤亡,方丈号啕大哭。小沙弥问方丈何患难忍啊方丈说老衲痛经啊!”藜说完就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见穆茗无动于衷,她咳了咳,又继续说道:“农夫在经过一条河的时候,斧子掉进了水中。河神拿着一把斧头问他“亲爱的农夫,你丢的是这把银斧头吗?”农夫说不是,河神点了点头,又掏出一把金斧头,问他“你丢的是这把斧头吗?”农夫说也不是。”

    “河神说很好,你是个诚实的人。这两把斧头就给你作为奖励啦。这时农夫突然大怒,一脚把河神踹到了水里,大喊“你这个可恶的河神,快把我的钻石斧头还回来”!”

    穆茗依旧没有反应,只是眼睫轻微扇了扇。

    “呵,区区穆家,不待也罢!”藜模仿着战神的语气,伸出手指在穆茗脸上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穆茗只是呆萌地看着她,像受了伤的小动物。

    “哎呀!你笑一个嘛!笑一个!”藜坐在了他的腿上,笑靥如花。

    似乎有些无计可施了,她伸出手指撑住他的脸,勾勒出一个笑脸。

    “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因为特别好看!”

    “我们出去走走吧,我不喜欢西餐。和银一起去搓一顿怎么样?撸串或者火锅,你说了算。”藜提议道。

    “臣附议!”小吃货阿银的声音也骤然响起。

    穆茗轻微眨了眨眼,浓密纤长的眼睫轻微翘起,似柔软的天鹅绒,嘴角终于勾勒出一丝好看的微笑。

    “好啊!”他爽朗地应声道,就像坏掉的人偶被装好了发条一样,又有了生机。

    穆茗起身拉开了房间门,迎上了莺萝俏丽的脸颊。

    “少爷!您不能不吃东西,会饿坏的。”

    “放心啦,小莺萝,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穆茗浅浅笑着,在她头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出了门。

    莺萝被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驯服了,她愣了片刻,一抹绯红从小脸一直蔓延到了脖颈,像诱人的蔓越莓。

    脸颊的温度滚烫得像烧开的开水壶,小脑瓜上仿佛要冒出蒸汽。

    “少爷……你要去哪”莺萝跟在他身后,有些羞怯地喊道。

    “我去外面散散步,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我。”穆茗站在月光下,洋洋洒洒的雪花落在他的身后。灿若千阳的微笑驱散了冬夜的寒冷。

    “少爷,你一定要小心哦。”莺萝依依不舍地看着他,像送丈夫远行的小妻子。

    少爷他,笑起来真是好看呢。莺萝痴痴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的脚步比来时要轻快得多。

    少年纯白的单薄衣衫摇曳在风中,像雪地里怡然自乐的精灵。

    “小妮子发情了?”穆紫薰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忍不住揶揄道。

    “没……没有!”莺萝立刻就红了脸,胸口的小鹿扑通扑通地撞着。

    ……

    “这里的夜市好热闹啊。”穆茗在灯红酒绿的街头散着步,看着满大街琳琅满目的商品,有些阴郁的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

    他是个喜静的人,但偶尔也需要一丝烟火气。

    “跟我来,我知道有个地方的烤串很好吃,你应该会喜欢的。”藜看着既陌生又熟悉的街道,牵着穆茗的手奔跑起来。

    喧哗的冬夜里,红裙的女孩牵着白衣少年的手,越过一路风霜。红与白交织着,就像在彼岸双生的曼珠沙华与曼陀罗华。

    “啊,这里居然关门了。”藜有些失望地看着挂在门前那暂停营业的牌子,有些失望地嘟囔了一句“明年这家店面的租金翻倍,买菜必涨价,而且超级加倍!”

    穆茗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可是没少用自己的手机玩欢乐斗地主。

    “撸不了串了,去吃火锅吧。”阿银也恰好蹦了出来,很是乖巧地藏好了小角和尾巴。

    三人在街上走走停停,穆茗时不时伸出手擦去藜发间的碎雪,再给阿银买个甜筒,眼里满是宠溺,就像兄长照顾着年幼不懂事的妹妹。

    “就这家了。”穆茗指了指前方一栋装潢偏古典风格的阁楼,一手牵着藜,一手牵着阿银走了进去。

    选了个独立的包间,确保不会让人打扰,就开始点菜了。毕竟有阿银这个小吃货在,若不是他之前做猎杀摄魂鬼的委托赚了不少钱,不然还真养不起这小肥龙。

    殷红的火锅汤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红油,花椒和八角香气溢散而出,煮沸的汤滋滋地冒着热气。

    藜一边吃一边用手扇着热气,娇艳欲滴的红唇艳丽如血,额头上香汗淋漓。

    “吃这个!”穆茗把涮好的肥牛和百叶都夹到了藜的碗里。穆茗知道她比较爱吃辣,所以他向来是不点清汤锅的。

    “主人你也吃呀!”阿银很是乖巧地把煮好的羊肉递到了穆茗的嘴边。

    三人一起吃火锅的气氛还算是和谐的,但是藜和阿银之间的气氛就有些微妙了。

    “这个肉是我的!”

    “这肉上哪里有写你的名字吗?”

    “你别和我抢!蠢龙!”

    “略略略~”阿银吐出小舌,灵巧的小舌上下摆动着。藜眼疾手快一把揪住,然后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主人,她欺负我。”阿银可怜兮兮地看了一眼穆茗。

    “行了,吃东西吧。”穆茗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往她们杯子里倒了些酸奶,这两个活宝总是斗嘴掐架,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若是没有她们,他一定会被孤单的浪潮淹没的。

    点了的菜品陆续端了上来,锅里的汤不断烧干,再满上。碟子在一旁堆积成厚厚的几摞。

    酒足饭饱,阿银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两声,然后继续回到了契约空间睡觉。

    结完账,穆茗和藜就开始原路返回,有蝶鸢的帮助,找到回去的路还是很容易的。

    “等等”藜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那个店子里,有个面具很奇怪。”

    “面具”穆茗顺着藜指的方向走了过去,那是一家服装店,但卖的都是些cos服和道具。

    店员的态度显得很懒散,没什么热情,但见到穆茗的那一刻,就戴上了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店子里有漫威和DC的超级英雄,也有些反派,还有日漫里的一些经典角色的服装,比如犬夜叉,桔梗,还有博丽灵梦等等。

    “那个小丑的面具”藜提醒道。

    穆茗仔细看了看,伸手摘下摸了摸,质感很是细腻,就像真的人皮一样。那幽暗的眼睛,就这么阴翳地盯着自己,让穆茗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穆茗开启了魔眼,反复打量了一番,没有发现它内部没有蕴含魔力,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就是做得比较逼真吧,没什么奇怪的地方。”穆茗反复摩挲着这个小丑面具,藜苦苦思索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按理说,魔眼可以侦查到物质内部的魔力元素,应该不会有假。可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穆茗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把面具放回到了原处,然后出了门。

    在穆茗转过身之后,那个小丑面具的嘴角诡谲地弯出一抹弧度,似乎是在笑。

    穆茗皱了皱眉,感觉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于是下意识转过身,对上了售货员小姐羞怯的眼神。

    “请问……您需要……需要什么帮助吗?”售货员小姐红着脸,有些结巴地问道。

    “不,不需要,谢谢。”穆茗摇了摇头,瞥了一眼那个小丑的面具,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然后自嘲地笑了笑。

    “长时间的猎杀,导致精神绷得太紧了吧。”

    这样想着,他出了门,在蝶鸢的指引下返回了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