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十二章 灯火阑珊处
    黑与白交织的剑舞伴随着迅捷飘逸的步伐,与那沉重的锯肉刀和铁爪碰撞在一起。

    漆黑的冥炎附在了锯肉刀上,响起凄婉至极的哀鸣,丝丝黑雾从锈迹斑斑的刀身上涌出。

    白光与黑炎交织着,对着黑渊处刑者发起了阵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黑渊处刑者不甘示弱,铁爪握拳与夜溟碰撞在一起,黑炎纷飞,刀身上的裂痕闪过一丝诡光。

    夜溟颤栗着,似乎是兴奋。黑炎源源不断地涌出。附着在黑渊处刑者的铁爪和手臂上,燃烧起汹涌的黑色火焰。

    穆茗的脸色有些苍白,这把刀正在疯狂汲取他身体中的魔力,他并不能长时间支配这把武器。

    血色的赤瞳再次浮现,白衣染血,冷冽的刀锋迸发出血光。

    那种睥睨众生的力量又再一次出现在了身体里,让人血液沸腾。

    “寂月!”穆茗收起了白露,双手持着夜溟,高举过头顶,猛地一步向前迈出。一道巨大的黑色火焰剑气呈半月状斩出,黑渊处刑者挥刀格挡。

    巨大的黑炎像爆炸的烟花,纷飞出墨色的余烬。

    魔人化的持续时间有限,不能浪费。穆茗脚尖点地,飞身跃起,对着黑渊处刑者的脖颈处连续挥舞出了十二刀,纷乱的黑色刀气幻化出黑炎的涡云。

    这一招叫做“十二恨”,与“寂月”均属于穆茗自创的“魔剑术”。

    十二道漆黑的剑痕纵横交错地斩在了黑渊处刑者身上。

    黑渊处刑者的怒火被引燃了,它举起巨大的铁爪,手臂上的肌肉缓缓蠕动起来,恍惚间能听到液体流动的声音。

    穆茗的魔眼能够看到,空气中紫黑色的魔气宛如粘稠的液体一般朝着它的手臂处汇聚,虽然和织女那汹涌的元素潮汐比起来还相去甚远,但能量级别远超摄魂鬼!

    黑渊处刑者面部那空洞的嘴嘶哑地喊着,可怖的面容因痛苦而扭曲着。那隆起的手臂上不断凸起,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开手臂出来一样,一张张痛苦的人脸在它手臂上挣扎着,哀嚎着。

    这些都是被它屠戮的怨灵,它们密密麻麻地簇拥在一起,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肯定会忍不住头皮发麻。

    漆黑的铁爪渐渐泛起血色,像是在鲜血中浸泡过一样。

    “这是它的秘技,铁处女!快躲开!”藜的声音在穆茗耳边炸响。

    穆茗的脚下缭绕着无色的气旋,轻轻一个后跳,就被一阵忽然掠过的风带到了远处。纯白的风衣猎猎作响,很是飘逸。

    这一招叫做“乘风”,是穆茗的养父教给他的,这是魔法与步法的融合,是一种相当实用的身法技能。

    五道巨大的血痕破开了空间,天地变色,日月皆惊,血芒遮天蔽日。附近的建筑都被切开成了混凝土块,断裂处光滑如镜。

    甚至连附近空间都被撕裂,像被击碎的玻璃一样破碎。

    “啊啊啊!”释放出这一招后,黑渊处刑者捂着头痛苦地嚎叫起来,身上不断浮现出狰狞的人脸,似乎是在反噬着它的灵魂。

    它对着穆茗吐出一阵黑色的烟雾,烟雾沿途经过的地方都变成了一片灰白色,然后化成了飞灰。

    “死亡凋零!果然是死亡系的遗存种!快让蝶鸢释放夜凝月晖!”

    藜的话音刚落,穆茗胸口的吊坠就亮起了一阵氤氲的蓝光。飘飞的蓝色燕尾蝶群萦绕着穆茗翩翩起舞,幽蓝色的光粒子像萤火虫一样漫舞着,一个透明的蓝色光罩阻挡了蔓延过来的黑雾。

    那些黑雾一遇到光罩,就像是残雪遇到了火焰一样消失殆尽。

    黑渊处刑者不甘地咆哮着,它身上的怨灵挣扎地更加剧烈了。

    它充满怨恨地盯了穆茗一会儿,脚下浮现出一个黑色的魔法阵,阵中缓缓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潭。

    无数漆黑的手从中钻出,上面覆盖着诡异的咒文,这些亡者们的手抓住了黑渊处刑者的身体,将它拖拽了进去,黑潭不一会儿便悄然消失。

    穆茗松了一口气,解除了魔人化,收好了夜溟和白露。他现在的体力有些透支。

    “好强,这个怪物好强!”

    “它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受了不轻的伤,不然你以为你能击退它它退走只是因为惧怕蝶鸢的生命气息而已。”藜不屑地撇了撇嘴。

    “这个镜世界应该要崩溃了,持续不了多久。”

    它话音刚落,周围就不断裂开出道道裂缝。

    “砰!”像透明的玻璃碎裂一样,周围又恢复成了人来人往的热闹模样。

    火车站依然飘着雪,岚晶与志勇两人平安无事,应该已经离开了。

    穆茗朝着那个路灯跑去,看到手提箱还完好地放在那里,他略微安下心来。

    “你要继续等嘛?”藜问道。

    “等吧。”

    “要是没有人来接你回家呢?”

    “我早就没有家了,若有人愿意来,当然很好,若她不来,那便不来吧。”

    穆茗洒脱地笑了笑,又继续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理所应当对我好的,也没有人会毫无理由地喜欢我。”

    “对不起啊,藜,本来答应你了,要带你去吃好吃的。但我实在太困了,想睡一会儿。”穆茗打了个哈欠,倚在路灯上,递给了藜一张100元的纸币,让她去买吃的,然后就这么睡着了。

    藜接过纸币,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不远处的商店走去,买了一把红色的雨伞,她喜欢红色。

    她算术不太好,用穆茗教给她的办法扳着手指反复数了数剩下的零钱,纠结了好一会儿,这才笑逐颜开地走进了一家包子铺,买了十几个肉包子。

    嗯,没错,一个肉包子两块,十五个肉包就是五十块!我真聪明,嘻嘻!藜美滋滋地想着,觉得穆茗一定会好好夸奖她一番。

    她一边啃着冒着热气的包子,一边撑着伞走到了穆茗身边。她将伞撑到了他头顶,遮住了洋洋洒洒落下的雪花,像一副世界名画。

    “现在已经很晚了,还不去接人吗?”

    “再等会儿吧。”

    穆紫薰漫不经心地应付道,点开bilibili,发现自己关注的啊噗猪还没有更新,于是开始看假面骑士。

    “我里哇没有u咩,得莫,我里哇可以守护别人的u咩~hensin!”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了晚上八点半。

    期间穆文斌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她都没有理会。

    直到最后一通电话的备注是“妈妈”时,她才选择了接通。

    “茗子是个好孩子。”

    “很乖的,长得还好看,比女孩子还要好看。”

    “不要欺负他。”

    ……

    “嗯、嗯、好、好的!”

    穆紫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莺萝,送我去洛城火车站。”

    “好的,小姐。”一名女仆很是恭敬地道。

    皓月当空,美丽的月色令人落泪。

    新雪初霁,未若柳絮因风起。

    穆茗伸出手,飘落的雪花便落在他的掌心,又在须臾间消失不见。

    他默默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知道等了多久。

    “小姐,到了。”莺萝恭敬地将车门打开。

    “在这里等我。”穆紫薰朝着出站口走去。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把手机放进了兜里,朝四周看了看。

    “都不主动联系我,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我怎么知道他是谁啊?”穆紫薰小声嘀咕着。

    “应该没有谁会傻了吧唧地等半天的。散散步随便糊弄一下算了,没找到最好,反正我也不想他来。”

    “要是找到了,那就真是天意了吧。”她这样想着,一脸地无所谓。

    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散着步,长筒靴踏在雪地上留下沙沙地声响。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萦绕在心间。

    她似乎觉得自己来过这里,具体是什么时候,她记不清,但就是记得来过,而且那一天很重要。

    可是,那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她思索着,鬼使神差地朝着南面的A2出站口走去。

    仿佛有一根透明的线签引着她往那里走。

    ……

    “看来不会有人来了。”

    穆茗看着落下的雪幕,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失落。街边的小店里放着陈奕迅国语版的《K歌之王》。

    “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

    “是在哪里呢?”穆紫薰有些茫然,蓦然回首,见到了雪中的白衣少年。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用余光中的诗来描绘这一幕,倒也很是应景。

    就在穆茗转过脸的那一瞬间,月色与雪色都失去了光泽。

    高楼大厦,闪耀的霓虹灯,车水马龙的街道,仿佛都成了他的背景,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他变得更立体。

    熹微的灯光里,漫天的雪花落下,纯白的发丝在月光下焕发出清冷的雪银色。

    微风轻抚脸颊,撩拨着额前的发丝,眉目如画,面如冠玉。

    纯白色的风衣迎风起舞,像一朵盛开的鸢尾花。

    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倘若世间真有神明,那份美也不过如此吧。

    穆茗也转过脸来看着这个女孩子。

    很高,粗略看去起码超过了一米八,再加上高跟的长筒靴,更显得有压迫感。

    披肩的长发似袅娜的杨柳,发间微卷,嘴唇似娇嫩的玫瑰花瓣。颜若玉脂,眉似新月,秋水潋滟的眸子澄澈透亮,显得有些呆萌。

    很美的一个女孩,只是头上的那一根呆毛有些出戏,破坏了她高贵冷艳的气质。

    “你是穆茗”

    直觉告诉她,这就是他的弟弟,虽然她压根不想承认。

    长得再好看又怎么样?他不过是种马老爹和外面的女人乱搞生下来的野孩子!她这样告诫着自己。然后走了过来,神情淡漠地问道:“你叫穆茗?”

    穆茗轻轻点了点头。

    穆紫薰面无表情地道:“我是来带你这个下人回去的。”

    “下人”穆茗歪着头看着她,纯净的碧蓝色眼眸眨了眨,看起来很是呆萌。

    “天呐!好可爱!好想抱抱啊!”

    穆紫薰强行忍住了那种遇见可爱之物时,想将它抱在怀里狠狠揉捏的冲动。

    “对,你只是个下人而已。”

    她皱了皱眉,继续道:“我不知道你和我爸是什么关系,我也没兴趣知道。”

    “嗯,我知道了。”穆茗微微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他从未奢望过有人喜欢他。

    笑起来好好看!

    穆紫薰这样想着,却是冷冷地道:“什么时候到的”

    “上午七点。”

    “你电话一直打不通。”

    “没电了。”

    “一直等到现在?”

    “嗯,我不认识路。”穆茗如实答道,声音很是清冽,像山涧缓缓流过的清泉。

    这个傻瓜,居然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天呢。看到他发间的碎雪,穆紫薰心里居然觉得有些愧疚,但是她绝对不会向他道歉。

    他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单纯得像张白纸,从眼神就看得出来很是懵懂。

    眼睛也很美,是晴空的颜色。笑起来还特别好看。穆紫薰不得不承认,她内心深处其实有点喜欢这个男孩子了。

    “跟我走。”穆紫薰冷冷撇下一句,然后转身朝着那辆黑色的迈巴赫走去。

    “我记得上一次你带他回家的那天是十二月二十三日,这次也一样啊。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能让你遇见他。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藜看着穆紫薰的背影,轻声呢喃着。

    “人的一生要遇见哪些人,也许命运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安排。只是这一次,我不会把他让给你了。”

    穆茗拖着行李箱跟在穆紫薰的身后,雪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和行李箱滚轮划过的轨迹。

    在他们身后都看不到的地方,镜中缓缓浮现出一个黑潭,狰狞的可怖面容从黑潭中探出,双目处黝黑的空洞死死盯着穆紫薰的背影。

    青黑色的面容突然开始扭曲起来,发出凄厉病态的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