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十章 黑渊处刑者
    洛城南站到了,穆茗提着行李箱,和藜一同下了火车。

    新雪初霁,银装素裹,漫天的雪花洋洋洒洒地落下,说得诗意一点就是“仿若柳絮因风起”。

    目光所致之处,皆是一片纯白,明晃晃地有些刺眼。

    那对年轻情侣挽着手,朝着出站口走去,行李箱在雪地上留下歪歪扭扭的轨迹。

    穆茗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茫然。两个彼此相爱的人,最终也难免分别嘛?因为不可抗力可是他觉得,不可抗力都是可以克服的,只是大多数人都不够勇敢。

    “手机没有电了,你怎么和养父联系”藜红着脸,有些难为情地把手机递给了穆茗。

    “没事的。”穆茗接过手机,丝毫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就在这里等等吧,等不到,就不等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火车上的东西那么贵,你肯定吃不饱。”穆茗随口说道。

    “火车上的东西那么贵,你肯定吃不饱。”这句话险些催出了这个恶魔的眼泪。

    他是个路痴,不认识路,也不知道养父家里的路该怎么走,就提着行李箱走到了一处路灯下。

    在火车上一夜无眠,他实在是有些疲倦。就这么倚着路灯,闭目养神。

    他闭上眼,思绪渐渐放空,然后沉沉地睡去了。

    每次睡着以后,他都会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叫江岸芷的女孩,只是他看不清她的脸。

    藜看着他熟睡着的样子,不忍心打搅,就这么静默地守着他。

    ……

    残阳如血,杨柳依依。

    “我喜欢你,喜欢世间万物!”白衣翩然的少年云淡风轻地说完,挥一挥衣袖便离开了。

    她看不清他的脸,只记得他的声音很清冽。

    ……

    阮伊儿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空,雪片纷纷落下,为夜披上银妆。

    她看了看正在玩游戏的穆紫薰,现在已经是快要接近八点的时间了。

    她坐起身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喃喃自语道:“又是这个梦吗?”

    每次睡着以后,她都会梦见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没有魔法,人类以“科学”站在了自然界的顶端。

    在那里,她有另一个名字,叫做“江岸芷”。

    “他……到底是谁呢”她低声默念着,她不知道他是谁,但隐约觉得他很重要。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火车应该到站了,你不去接他吗?”阮伊儿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忍不住说道。

    “手机关机,联系不上。”穆紫薰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把手机扔到了一旁。然后打开lol,开始了单排上分。

    “大宴群狼!”

    “焚城劫掠,吞噬众生,以我们的骨血,诞出新的世界!”

    “你的神怎么不管你了?”

    穆紫薰专注地盯着电子屏幕,精致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灵巧地敲击着,价值上万的机械键盘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

    要毕业了,班上所有同学都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梦想,贴在了一面墙上。

    有个叫江岸芷的女孩子,是无数男孩子的白月光。

    她用钢笔写下了一串清秀的字迹,然后贴在了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

    “世间万物皆美!”

    那就是她的梦想。

    ……

    “快醒醒,这里的魔力流向开始紊乱了。”

    穆茗缓缓睁开了眼睛,从梦中醒来,他愣了许久,他总是在想,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个叫做江岸芷的女孩吗?

    每当他从睡梦中醒来,想记起那个女孩子的脸时,总是觉得她的脸上像蒙着一层雾,让他看不清。

    是梦境变成了现实,还是现实变成了梦境

    他苦苦思索着,把手按在胸口,默默念着:“藜,告诉我,那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

    “找到真实。”

    “找到……真实”穆茗苦苦思索着。

    “以后你会懂的,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如醍醐灌顶一般,穆茗的意识突然清醒。

    魔眼开启,呈现出黑色烟雾状态的元素映入眼帘。

    “这是黑暗系”

    “不,是死亡系,而且级别还不低。”

    “死亡系”穆茗眉头一皱。

    “比黑暗系这样的元素系恶魔要难缠很多。”藜有些不安地道。

    “在火车站东边。”穆茗把行李箱撇下,唤出白露,然后朝着东边奔去。

    火车站突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只能听见鞋子踏在地面上的声响。

    “你看镜子。”

    穆茗看了看墙壁上的玻璃门,可以从中看到熙熙攘攘的人流。这是有些恶魔惯用的伎俩,在捕猎时会悄无声息地把人拖到镜像世界里。

    “啊啊啊!”女孩瘫软在地上,看着朝着她走来的怪物,吓得面无血色。

    怪物呈现人形,身躯高达四米以上。灰黑色的头发一直拖到了地上,青黑色的脸庞没有眼睛和嘴巴,只有几个黝黑的空洞,五官很是模糊。破烂的黑色斗篷覆盖了它大部分的体型。

    它一手提着锯齿状的屠刀,另一只粗壮的手是巨大的铁爪,在地面上犁出道道火星。

    “岚晶!”削瘦的男孩扔掉了行礼箱,朝着女孩奔去。两人正是穆茗在火车上遇到的那对年轻情侣。

    “志勇,我……我好害怕。”叫岚晶的女孩颤抖着,面无血色。

    恶魔的脚步越来越近,踏过的地面都绽开数道裂痕。叫志勇的男孩拉着她,往后退。

    “我腿没有力气,站不起来了。”女孩绝望地呼喊着,眼角流下眼泪,因过度地恐惧而导致她双腿都极其乏力,竟然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你跑吧,你快跑,不要管我。”她嘶哑地喊着。

    志勇蹲下身将她背起,朝着出站口奔去。

    恶魔饶有兴致地盯着这两个猎物,有意地放慢了脚步,品尝着人类的恐惧。

    志勇不敢往后看,往那透着光亮的出站口跑去。越来越近,恶魔的脚步也随之临近。

    “啊!”志勇一头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上,两人摔在了地上。

    “怎么会”志勇赶紧起身,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明明出口就在前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逾越。

    恶魔怪叫着,似乎是在讥笑。它走到了两人面前,举起了那巨大的锯齿状屠刀。

    “岚晶……我……”志勇的鼻尖有些酸涩,他红肿着眼,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岚晶哭了。

    “死就死吧,有我和你一起呢。”

    他抱着岚晶,岚晶依偎在他的胸口,直到那屠刀的阴影落下也没有分开。在这个时候,他除了抱紧她,还能怎么办呢?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恶魔摸了摸自己的后脑,那里升腾着白烟,它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转过身。

    雪落千寒,白衣胜雪。站在那丑陋怪物面前的,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