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章 斩鬼
    穆茗赶紧起跳,避开了它左右的挥爪,旋即一击重踢踩在了它的头顶,借力跃上高空。

    若是起跳时间晚了一秒,他现在已经被撕成了碎肉。

    在踩到这个摄魂鬼头颅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是踩在了一块沉重的钢铁之上。

    “砰砰砰!”穆茗在空中掏出银色的重型左轮,枪口喷吐着幽蓝色的火焰,枪声震耳欲聋,仿佛巨龙的咆哮。

    注入了魔力的纯银子弹激射而出,寻常的银制子弹强度是不足以支持射击的,而在魔力的增幅之下,这些子弹的穿透力和杀伤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弹头嵌入了摄魂鬼狰狞的面部。

    强大的冲击力让它后退了几步,头颅不断往后扬。

    穆茗脚尖点地,微微躬身向前突进,以逆袈裟的姿势对着摄魂鬼一刀斜切。

    纯白色的半月状剑弧划过摄魂鬼的钢铁般坚硬的躯体,绽放出耀眼的火星。

    摄魂鬼惨叫着,身上升起白烟,炽热的极光刃已经破开了它的躯体,墨色的血液不断滴落在地上。

    穆茗来回挥刀,纷乱的剑影之中,墨色的血滴四溅,摄魂鬼节节败退,身上的伤口纵横交错。

    摄魂鬼被激怒了,猛地咆哮起来,一次范围极大,威力也更胜以往的灵魂冲击如海浪一般喷薄而出。

    “就是现在了,藜!”穆茗在内心大声呼唤着。

    “仆从的请求,满足你。”

    迷幻空灵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似庄严清丽的赞歌。

    穆茗的双目瞬间被一抹孤寂的绯红取代,强横的威压释放而出。

    气势顿时变得截然不同,血色的眼眸里满是冰冷,傲慢。

    这是【魔化】,恶魔与驭魔者的灵魂合为一体的秘术。

    只是目前藜能提供给他的魔力实在是少得可怜,目前的魔化只能保持在一个很低级的阶段。

    穆茗的意识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仿佛能洞察万物,窥探到整个宇宙的奥妙。

    时间的齿轮仿佛渐渐停止了转动,摄魂鬼朝他扑来的动作像是被被几十倍慢放一样。甚至连它脸上的每一处鳞片的纹理都能清晰可见。

    身体里的魔人之力开始沸腾起来,血管里流淌着的仿佛是炽热的熔岩,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力量。

    穆茗握着手中的白露,感觉它能毫无阻碍地斩断一切。

    某个不知名的宫殿里,正在打瞌睡的女孩睁开了眼睛,眼睛是耀眼的金色。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喃喃地道:“是错觉嘛?”

    她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甜甜圈美美地啃了起来。

    只有短短的几秒钟,那种意识空明的状态就消失了,但这已经足够了。

    纯白的刀刃贯穿了摄魂鬼的心脏,它始终不明白这个人类究竟是怎样避开它的灵魂咆哮的。

    “啊啊啊啊啊!”摄魂鬼尖锐地叫喊着,白光猛地升腾起来,摄魂鬼身上不断冒出黑气。

    黑气慢慢在白光之中消散,摄魂鬼的口中不断地吐出无色的灵魂,它们在光芒之中得以解脱。

    青灰色的鳞片不断剥落,摄魂鬼的身躯像是枯萎腐朽的树干一样,渐渐化成了灰烬。

    一团无色的光团落在了地上,那是摄魂鬼的灵魂本源。穆茗将其收好,然后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地喘着气,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事实上他也在赌,他的魔人化并不纯熟,只觉醒了很小一部分力量。

    在觉醒魔人之力的最初几秒内,他的灵魂会进入一种异常微妙的状态,精神力壁垒会极为牢固,他在赌自己在这种状态下能不能抵抗住摄魂鬼的灵魂咆哮。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但尽管如此,他依然心有余悸。

    “哈,我成功了……成功了……”穆茗瘫软在地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战斗进行得很快,不过数分钟而已,但是每一秒他都在走钢丝,稍有疏忽,他就会被摄魂鬼撕碎。

    穆茗大口地喘着气,心跳得飞快。他发现自己居然很喜欢这种心跳加速的刺激感,也喜欢这种劫后余生的胜利。

    生与死的搏杀,能让他感受到自己是真实地活着。

    “辉哥,是不是太安静了?”赵科忍不住问道。

    原本生机盎然的森林居然静得连鸟鸣也听不到,只能听得见鞋子踩在枯树枝和落叶上的沙沙声。

    “不对啊,指针显示就在这里啊。”杨辉小队里的成员看着手腕上的魔力勘测器,顿时有些慌乱。

    杨辉打量着四周的香樟树,眉头紧锁着。

    这些香樟树都呈现出枯萎的迹象,树干呈现一片死灰,和来时路上的截然不同。

    他轻轻地触碰了下树干,在树皮上按了按,手指接触的地方顿时软化,树木的内部已经腐朽。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他蹲下身扒开树叶,发现不仅仅是树叶,就连地面也都呈现出一抹诡异的灰暗。

    就像原本这里的生机被吸走了一样。

    杨辉皱着眉头思索着,身为高级猎人,过往的经验告诉他,继续往前走是很不明智的。

    他想了想,决定往回走,可是一想到这次猎杀摄魂鬼的丰厚报酬,他又犹豫了。

    杨辉脸色阴晴不定,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往前。

    “妈的,我还偏要去看他一看,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拦住我。”

    “我们走。”杨辉持着银剑,小队里其他人也都准备好了施法的符咒。

    一行人继续往前,异变突然发生。

    一个队员突然摔倒在了地上,他后知后觉,正准备爬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两条小腿断掉了,像是被人悄无声息地切掉,伤口光滑如镜。

    “啊啊!”

    很快,血液喷涌而出,惨叫声和血腥味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我的腿……我的腿……啊!”断了腿的队员哀嚎着,脸色一片苍白。

    “怎么回事”与他同行的伙伴赶紧跑了过去,一道血线从他的脖颈处悄然浮现。头颅滚落在了地上,血液像喷泉一样从断裂的脖颈处冲向天空,身体无力地坠下。

    “大家赶紧戒备!”杨辉顿时尖叫起来,同行的队伍一时间陷入了慌乱之中。

    “啊啊啊!”惨叫声不绝如缕,有人抱着被截断了的胳膊痛哭流涕,也有同行的人被肢解。上一秒还是个活生生的人,下一秒身体就会碎成肉块。

    赵科陷入了恐慌,赶紧往来时的方向跑,上半身却猛然栽倒在了地上,和下半身直接分离。他往地上爬了两步,然后失去了呼吸。

    “辉哥,我……我不想死!”胡丽君语无伦次,她脸色苍白,嘴唇嗡动着,双手紧紧抓着杨辉的胳膊,似乎被眼前血腥的场面吓得精神失常。

    到处都是血,碎肉,还有流出来的脏器。杨辉止不住颤抖着,双目涣散,突然弯下腰剧烈地呕吐起来。

    他推开胡丽君想往外跑,却陷入了凝滞之中,一道血线从眉间竖直往下,将他剖为了两半。

    “啊啊啊!”胡丽君瘫软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周围的惨状,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