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五章 狩魔
    “人类,我饿了,快给我去准备好吃的。”悠远迷幻的女声在他耳畔响起。

    “知道啦知道啦,从半夜开始就在喊饿,还让不让人睡了!”穆茗顶着黑眼圈,跟国宝似的。

    他揉了揉有些肿胀的太阳穴,从睡梦中醒来,头有些发热,意识还有些迷糊。

    “人类,在和我一起走上猎杀魔界诸王的道路之前,可不要轻易死掉了哦。”

    想尽一切办法变得强大起来,最后屠尽魔界诸王,将她送上唯一的王座,这就是他和藜签订的契约内容。

    “你又发什么神经了?”穆茗有些无语。藜每次生气了,就会摆成一副傲娇女王的样子,用“人类”、“仆从”来称呼穆茗。

    “你惹我不开心了,所以你要给我做好吃的。”藜甜美的声音在他心里悄然响起,颇有些责备的意味。

    她吃醋了,因为昨晚穆茗对她说阿银是他的家人。

    哼!你明明是本公主的人,那头小肥龙有什么好的

    “行吧。”穆茗点了点头,对她的无理取闹似乎习以为常了,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了厨房,开始给藜准备早餐。

    他一边煮着汤,一边说道:“藜,你知道吗?我常常会梦见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和这里一样,人类拥有了高度发达的文明,许多能在书本上见到的科学家,伟大人物和历史事件也都别无二致。”

    “区别只是在于,那里没有绚丽的魔法,没有神秘的精灵,也没有翱翔于天际,睥睨众生的古龙。人类以自己的智慧创造了一种叫做科技的“魔法”,并借此站在了自然界的顶端。”

    “你很向往那个世界吗?”藜轻声问道。

    “不是向往,是羡慕。因为不用担心下一刻就被恶魔吃掉,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奢侈。”

    藜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幽幽地道:“人类,本公主才不会舍得吃你呢。”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穆茗笑了笑,双手极其熟练地和着面团。

    揉好了面团,靠近鼻子闻了闻,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盐水加的恰到好处,面团的韧性十足,他先是在案板上切开一段,然后双手抓住面剂子两端,一拉一折,一抻一扯,开开合合,他的手指灵巧地摆弄着,反复对折多次,最后拉好的面条如发丝一般粗细均匀、不粘不断,好看极了。

    展开修长的臂膀,把面条在案板上甩了两下,案子上的面粉就象腾起的云雾一样散开,然后面条就嗖的一下被投到了锅里,像一朵盛开在沸水里的莲花。

    “还要等多久?我快饿死了。”藜有些哀怨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听到她声音的人下意识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向兄长撒娇的妹妹吧,任谁也想不到她会是一个恶魔。

    “急什么,吃完了东西,我们就该出发了。那个猎杀摄魂鬼的委托,要赶紧去做了。”穆茗估摸着面条快煮好了,便盛到了碗里,淋上牛肉汤和辣子,撒上葱花,一碗让人食指大动的面条就准备就绪了。

    藜不爱吃香菜,她一直无法理解,那么臭的东西,穆茗到底是怎样咽下去的。

    玫红色的光芒从穆茗的脖颈处亮起,飘飞的曼珠沙华逐渐汇聚成人形。

    和优雅美艳的外表不同,藜吃东西的样子很不雅观。不过在穆茗看来,她还是挺可爱的。

    至少她不是个挑食的孩子,很好养活。而在藜看来,穆茗不仅很可爱,还很可口……

    穆茗把自己碗里的牛肉都夹到了她的碗里,还挑出一半面条分给了她。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她在他心里就是很重要。

    “此处省略谢谢。”藜大口吸溜着面条,含糊不清地答道。

    “此处省略不用谢”穆茗莞尔一笑,顺手在她头上揉了揉,就像是在撸猫一样。

    吃完了早餐,藜又化成了一道红光融进了穆茗脖子上的印记里。

    “狩猎开始。”穆茗带上一顶鸭舌帽,蒙上口罩,就离开了出租的房子。

    “做完这个任务,你是不是就要去你养父家了”藜轻轻问道。

    “应该是吧。”穆茗点了点头,他其实并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

    穿过一阵破旧的棚户区,轻车熟路地走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里,推开门就进入了一个地下交易所。

    和外面的脏乱不一致,这里井然有序。装修虽不是很奢华,但很是干净,以木材和大理石为主要元素的装潢让人看着很舒服。

    大厅里也有很多其他的猎人在缴付委托,光线有些暗,但隐约可以见到交付的骸骨,晶石,还有恶魔的角。

    “我是按约定接猎杀摄魂鬼委托的任务的。一起同行的其他人呢?”穆茗刻意压低了声音,用委托书验证了一下身份。

    “好的,您请稍等。这次委托比较凶险,我们安排了高阶的恶魔猎人一起参与。”前台小姐很礼貌地回答着,并示意他在大厅里等候。

    穆茗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委托人临时加入高级恶魔猎人,势必会导致其他人的委托报酬变低,这个并不是他想见到的。

    他在原地等候着,同样接到这个委托的猎人们也纷纷到来。

    首先进来的是一个留着利落板寸的年轻人,约莫二十五岁上下,眼神刚毅,手里握着一柄银剑。

    “嘿,小兄弟,你也是来接这次猎魔委托的吗?”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科。”年轻人很是热情地道。

    穆茗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一向不相信其他的恶魔猎人,背后曾留下的伤疤就是最好的教训。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赵科也不气恼,依然找话题和他攀谈着,他是个很健谈的人。

    又过了近一刻钟,穆茗都有些不耐烦了。一个身穿皮衣的妖娆女人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身后便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油腻男人,后面还跟着一个七人小队。

    油腻男叫做杨辉,是附近有名的高级恶魔猎人,那妖娆女人是他的情妇,叫做胡丽君。

    “我们是来组织猎杀摄魂鬼的,这是我们的委托书。”油腻男人一手搭在妖娆女人的腰上,大大咧咧地把委托书拍到了柜子上。

    “您好,委托的另外两个猎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接待员检查了下委托书后便双手递还给了他,语气很是恭敬。

    “老子是高阶猎人,让那两个菜鸟等等怎么了?”杨辉不屑地撇了撇嘴,这才注意到一旁等待着的赵科和穆茗。

    “这谁家的小鬼没断奶吧?”

    “哈哈哈哈”身后的一众猎人都哄笑起来。

    “小弟弟,快回家吧。这可不是过家家。”胡丽君掩着嘴笑了起来。

    “小鬼,奉劝你一句,会死人的。运气不好死在路上,连收尸的人都没有。”杨辉头也不回地撂下一句,然后就出了门。

    穆茗没有搭理他们,澄澈的眼眸像幽静的湖泊,泛不起一丝涟漪。

    别人怎么看他,他其实并不是很在乎。他是个骄傲的人,不需要别人来肯定自己的价值。

    穆茗只是不发一言跟在了他们身后,一个人默默走着。

    赵科是个极能迎合别人的人,拍了下马屁,就能逗得赵科和他的几个队员哈哈大笑,很快就能和他们打成一片。

    这样的人,穆茗其实并不讨厌,而且还很佩服他们,因为有些东西是他无论如何也学不会的。

    “我跟你们讲,一个小小的摄魂鬼而已,根本不值一提。我一只手就能摁死。”杨辉听着赵科的奉承,有些飘飘然了。

    “穆文斌算什么S级魔人我告诉你,别以为【魔人】就了不起,我一样弄死他!”

    【魔人】目前已知的有四种,驭魔者,混血种,基因灭绝者,以及灵魂觉醒者。

    驭魔者即是与恶魔签订契约,获得恶魔之力,能化身恶魔真姿的人类。

    混血种则是人类与恶魔的混血后代,同时具备二者的优点,天生就能自如地驾驭恶魔之力。

    灵魂觉醒者最为罕见,有一部分极为高等的恶魔厌倦了魔界的生活,它们会选择抛却过往,选择转生成为人类。但会因此失去过往的记忆,力量也会被封印,而在受到重大的刺激或者生命威胁时,恶魔的力量和记忆就会苏醒。

    基因灭绝者比较特殊,类似于驭魔者,区别在于前者是双方自愿,而后者是以人工的方式强行将高等恶魔的力量本源植入人体,以此达成魔人化。

    通过这种方法制造出来的魔人,其人类基因会在恶魔之力的影响下逐渐被改造异化,在很多方面都会呈现出恶魔化的特征。

    基因灭绝者的力量较其他魔人更难以控制,危险程度很高,在社会伦理上也不为大众接受。因此该方面的实验被很多国家禁止。

    穆茗不属于任何一类,因为他身体里的恶魔之力并不止一种。

    尽管还尚未觉醒,他也强过绝大多数的魔人,甚至是纯种恶魔。

    杨辉一边夸着海口,一边揽着胡丽君纤细的腰肢,大手在她身上极不安分地游离着。

    身后的众人也在嬉笑着,谈论着哪个地方的小姐好看,想着用政府的悬赏金去哪里大保健比较好。

    队伍行进在僻静的小路上,一点也没有狩魔的紧张感。

    穆茗在一旁默默走着,细细打量着沿途的茂密灌木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辉哥,指针开始有了反应,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处了。”一名小队成员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魔力勘测仪器,兴奋地喊道。

    “往哪边走”杨辉随意问道。

    “南面。”

    “好勒~尽快解决了,回去乐呵乐呵。”杨辉颇为豪气地说了一句,揽着胡丽君就往南方走。

    “藜,你注意到了吗?这里的魔力波动。”

    “你才发现嘛?蜘蛛已经结好网了。”藜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道。

    穆茗的眼睛微不可察地亮起淡淡的莹光,呈现深紫色的魔力乱流朝着南方汇聚过去,四周的魔力流向明显呈现出紊乱的迹象。

    “往北走,往南边走,你们都会死。”

    他蹙了蹙眉,忍不住开口了,声音毫无波澜,听不出悲喜。

    “哦,你说说,我们会怎么死。”杨辉的狗腿子挑了挑眉,嘲讽地笑了笑。

    “这里的魔力流向有问题。建议你们不要往那边走。”穆茗很认真地看着他们。

    “嘁,小屁孩一个,你懂什么?见过源力指针嘛?”那负责勘探的队员亮了亮手腕上戴着的仪器,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怕了就赶紧回去,免得把命给送了。”

    “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赶紧回家吃奶。”

    杨辉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地拔出了猎魔用的银剑,颇为肉疼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附魔的符咒,将符咒内的法术牵引到剑刃上,锋利的银剑上便亮起了明亮的白光。

    穆茗淡淡瞥了一眼,旋即收回了目光。

    符咒顿时化成了灰烬,他转过脸,慢悠悠地对着穆茗说道:“这个叫净化之剑,给你长点见识。”

    说完,他就在一众小弟的阿谀奉承之中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他们都会死。”穆茗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

    “死了就死了,只不过是一堆烂肉而已。”藜慵懒地道,声音听起来很酥很甜,却又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世界上,除了穆茗以外,其他人在她眼里都是一堆行走的烂肉。

    人类是不会为几只蚂蚁的死而难过的,人类对于恶魔的意义,就如同蚂蚁之于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