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四章 夜袭
    烧烤摊上,男人不停地往喉咙里灌着扎啤。

    “哥们,今天到底怎么了?”赵冰看着一向老实本分的王晖露出这番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还用说吗?肯定又是她家里的黄脸婆给他脸色看了。”一旁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阴损地笑了笑。

    “别说了,那个婊砸,背着老子去养男人。”王晖重重地把手中的啤酒砸在桌子上,溅起雪白的泡沫。

    和他一同喝酒的几个酒肉朋友都一边吃着小龙虾和烧烤,一边哈哈大笑。

    聚餐在一帮朋友虚情假意的开导下结束,王晖醉醺醺地走在路上。

    一名窈窕的女子站在熹微的路灯下,微黄的暖光照拂在她精致的侧脸,袅娜优雅的身姿让人浮想联翩。

    酒壮色胆,王晖小腹处一阵燥热,他鬼使神差地冲上去抱住了她。

    贪婪地嗅着女子身上的香气。芬芳馥郁,比香烟还要让人上瘾。

    女子没有反抗,这让王晖变得放肆起来,双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离着,呼吸粗重。

    女子开始反抗起来,挣脱了他的束缚,往前跑出几步,又回过首妩媚一笑,笑声如清越空灵的银铃。

    王晖像是着了魔一般朝她追去。

    女子提着裙子往前跑出几步,便会停下来等他。

    晚风吹拂着她鬓间的发丝,半掩着那张俏丽妖媚的脸,有一种王祖贤扮演的聂小倩的既视感。

    女子迷幻空灵的笑声,还有妩媚柔情的眼眸撩拨着王晖的心。

    他越陷越深,追寻着她的脚步走了很远。一直到离开了城区,绕进了一片深林。

    林间的冷风让王晖突然清醒了过来。

    “这……这是哪?”他有些慌乱,心里异常地不安。

    空中飘着的花香越来越浓郁,一嗅到就神清气爽,有种戒不掉的瘾。

    是仙女也好,妖精也罢,就此沉沦下去无所谓了。

    最后一丝理智终于被淹没,他跟上了女子的背影,穿过簇拥着杂草和灌木丛的小道,面前的是一片湖泊。

    湖面在月光下波光粼粼,泛起柔和的涟漪。

    女子放缓了脚步,朝着湖中走去,在月色的映衬下仿若湖中的仙子。

    他神情呆滞地朝着湖中走去。冰冷的湖水浸湿了他的皮鞋,先是淹没过脚踝,再是膝盖、大腿、脖颈……

    第二天

    一整天的工作结束,穆茗像往常一样下班,给藜买了喜欢的烤串。

    经过网咖的时候,藜就走不动路了,抱着穆茗的胳膊一直撒娇,穆茗是硬生生将她拽走的。

    “真小气,玩一会儿又不会有事嘛!”藜瘪着嘴小声嘟囔着,不开心地踢着路上的石子。

    走在回家的路上,人烟逐渐稀少。不知从何时起,夜静谧地有些可怕。

    空气中又开始传来水怜花的香气,这种花的花粉容易使人致幻。

    路灯下微黄的灯光中,浮现出女子袅娜娉婷的身姿,淡黄色长裙铺在地面上,像盛开的花卉。

    女子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穆茗。

    清纯秀美的脸一半浮在路灯微黄的灯光里,一半摇曳在长发留下的阴影之中。

    她似乎崴到了脚,一个穿着略显土气的青年男子走了过去。

    男子脸色有些憔悴,眼窝深陷,纵欲过度导致一圈黑眼圈怎么也无法散去。

    他蹲下身,目光被情火点燃,对女子关切地问道:“受伤了吗?”

    喉咙有些干涩,略显沙哑的声音有些急不可耐。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摸在女子裸露出来的肩上。

    女子的身体微微颤动着,像从草丛中跳出来,因见到人类而受到惊吓的小鹿,圆溜溜的乌黑的眼眸中有一丝哀求。

    虽然羞怯,却也没有表现出抗拒。

    男子见状,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呼吸愈发粗重,粗糙的手指贪婪地在女子裸露的肌肤上游离。

    “是不是觉得她很漂亮”

    穆茗蹙着眉,总觉得很是奇怪。

    “是花香有问题”

    “还算不笨。”

    藜玩味地笑了笑,伸出手在穆茗眼前抹了抹。

    幻想崩解,那女子的面容立刻就变了。

    狰狞可怖的脸像来自地狱的怨鬼,长满了青灰色的鳞片,分叉的舌头一直拖到下巴。

    灰白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穆茗,丑陋诡谲的脸扭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似乎是在笑。

    穆茗看着这一幕,身上寒毛竖起,一股冷意从脚心直冲到头顶。

    “不要靠近它!”

    “嗤~”

    一声沉闷的声响,如数把锐利的刀刃刺穿肉体。

    穆茗话音未落,血色的指爪就刺进了成年男子的胸膛,一泼滚烫的鲜血从他的胸口喷涌出来。

    “撕拉~”

    伴随着一阵让人颤栗的声音,染血的指爪扯断了皮肉和肌腱,野蛮地将跳动的心脏掏出。

    血浆迸溅,男子无力地倒下。

    那妖艳的女子当着穆茗的面捧着鲜红的心脏啃食起来,丑陋诡谲的脸染了血,发出怪异的笑声。

    “咯咯咯~”

    穆茗拔出白露,氤氲的蓝光覆盖了刀刃。

    “月光激流!”

    他持刀朝着那骇人的怪物砍去,怪物发出瘆人的怪叫。

    似羞怯女子的娇笑,又似将要进食的野兽。

    刀刃与那怪物的指爪碰撞在一起,绽放出大量的火花。

    怪物一声高亢的尖叫,刺耳的音波无孔不入。

    穆茗脚下一个滑步,沿途掠过道道残影,拉开了与怪物的距离。

    诡异的魔音仿佛从脑海内部响起,瞬间瓦解了穆茗的意志。

    怪物看了看穆茗,又看了看他身旁的藜,似乎有些忌惮。

    “滚!”藜冷着脸,厉声呵斥道。

    那怪物龇牙咧嘴,愤怒地吐着尖锐的舌头。

    “本公主看上的人,岂是你这种杂鬼能染指的”藜冷冷地看着那怪物,眸中闪过一道猩红的光芒。

    怪物退后了几步,看了穆茗几眼,不甘心地走了。

    “那个怪物……”

    穆茗的意识渐渐清醒,捂着有些肿胀的太阳穴问道。

    “是摄魂鬼,一种罕见的灵魂系怪物,喜欢吃人,特别钟爱人的心脏和灵魂。”藜淡淡地道。

    穆茗打电话报了警,不一会儿就有城市狩魔队的人赶到了现场。

    将自己见到的事情详细复述了一边,做了口供。

    他表现出来的镇定自若,让负责录口供的狩魔队员都颇为吃惊。

    他表现出一种完全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有的镇定。

    以往目睹魔物袭击的人类,很多都出现过心理阴影,甚至精神失常发疯也是常有的事。

    而这个孩子就这么平淡地诉说着,就像毫无演技的话剧演员呆板地念着剧本。

    面无表情,而且眸中没有一丝波澜。

    事无巨细都说得无比详细,包括那个死者鲜血喷涌而出的画面,还有摄魂鬼啃食心脏的样子。

    录口供的过程无比顺利,以至于这个狩魔队队员觉得这个孩子就像是在战场上沐浴过鲜血,经历过许多次生离死别的人。

    离开狩魔总局的时候,穆茗忍不住问道“附近有没有安排狩魔委托的地方”

    “狩魔委托”狩魔队队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小孩子问这个干嘛?”

    穆茗见他不理睬,倒也不想多问,便准备直接离开。

    狩魔队队员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在棚户区十字路口182号,地下室里面有一个。”

    穆茗的脚步略微顿了顿,头也不回地道:“谢谢。”

    从狩魔队的口中得知了狩魔委托中心的位置,他便独自前往了。

    那是一家黑市上的委托,相较于正规的狩魔委托中心,这里的委托门槛很低,没有年龄的限制。

    地下室里的走道里灯光很暗,潮气很重,隐隐有股霉味,气氛还有些阴森。

    “姓名”负责登记信息的前台小姐头也不抬地道。

    “穆茗。”

    少年清冷的声音很是悦耳,前台小姐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愣了好一会儿。

    “猎杀委托,摄魂鬼。”穆茗淡淡地道。

    见她依然还在发呆,穆茗忍不住蹙了蹙眉,重复了一边。

    “猎杀委托,摄魂鬼。”

    “抱歉。”前台小姐终于回过神来,继续登记信息。

    “年龄”

    “16岁。”穆茗略微思索了一番。

    “16岁”

    前台小姐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看着少年略微有些稚气的脸庞,便知道他谎报了年龄。

    用一副长辈教育后辈的不耐烦的语气说道“16岁就来接委托会死人的。”

    穆茗淡淡地拿出一枚勋章放在了桌上。

    勋章是由一种古铜色的骸骨制成的,虽然是骸骨,却散发着金属的光泽。

    “中阶精英猎人”前台小姐推了推眼睛,收起了轻视的目光,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勋章。

    这个勋章在黑市上非常有名,是由一种叫做【食人狒狒】的中阶高级魔物的骸骨制作而成。

    参与猎杀过十头中阶魔物的猎人才能够拿到,每一枚都是实名制。

    “可以啊。”前台小姐将勋章归还给他,不禁赞叹不已。

    接下委托后,穆茗买了一张用于制作卷轴的羊皮卷,然后就离开了。

    其他前来接取委托的猎人都在询问狩魔的信息,不肯放过一丝细节,毕竟关乎生命安全。

    但穆茗什么也没有问,不发一言地就离开了。

    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他很不喜欢。

    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藜嚷嚷着肚子饿,穆茗又给她买了宵夜。

    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穆茗依然觉得心有余悸。

    “最近晚上很不安全,还是少出门比较好。”

    穆茗说完,就戴上耳机开始听歌。

    “苹果,主人,我想吃。”一个有些娇憨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

    “小懒虫,睡醒了真是难得啊。”穆茗略微有些诧异。

    “嘻嘻,我们龙族都比较贪睡的啦。”

    “行吧,阿银,我给你去买。不过要等我先听完这支曲子。”穆茗放慢了脚步,朝着水果摊走去。他有一点强迫症,一首曲子一定要完整地听完才行,这是他对音乐还有作曲家的尊重。

    “我要买苹果,全部。”穆茗走到了水果摊前,指了指两箱苹果,然后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红色的纸币。

    “好的,需要帮忙吗?两箱苹果,你搬不动吧?”老板娘看了看穆茗削瘦的身板,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没事的。”

    说完,他就在老板娘惊讶的目光中抱着两大箱苹果走了。

    回到了出租的房子里,穆茗放下苹果,轻轻触碰了下耳朵下方,一个浅浅的银色印记悄然浮现。

    银色的印记勾勒出一个唯美的龙形纹路,和藜的曼珠沙华截然不同。

    “出来吃东西了,懒虫。”

    龙纹亮起白光,一个氤氲的银色光团剥离出来,在房间里幻化成了人形。

    一个身着银色裙子的小萝莉出现在了房间里,银发扎成了可爱的丸子头,头上顶着两个银白色的小角,短短的尾巴覆盖着龙鳞,拖在身后晃悠着。

    “苹果!好多苹果啊!”

    女孩一看到苹果就欢呼雀跃起来,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哦不,是龙牙!晶莹的丝线从嘴角流出,她抹了抹嘴,抓起苹果就美美地啃了起来。

    “你不洗吗?就这么吃会不会拉肚子”穆茗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有些傻乎乎的龙女。

    他之前在山里修行的时候,烤鸡的香气引来了这只小吃货,然后这家伙就黏着他不走了,非要跟着他混吃混喝。

    “没事啦!我们龙族,身体好得很呢!”女孩捧着苹果,嘴巴鼓鼓囊囊地,跟仓鼠似的。

    “阿银,你说云端之上真的有不朽的古龙吗?”穆茗漫不经心地问道,顺手拿起一个苹果,拿起水果刀有些生涩地开始削皮。

    阿银的本体就是岚龙,属于古龙中的一种,但并非不朽。只有不朽的古龙,才有成为古龙之王的资格。

    他其实没少和各种刀具打交道,但还是觉得这种刀有些小家子气,用着很不顺手。

    “肯定是有的!我爷爷的太爷爷见过呢!”阿银含糊不清地道。

    “那都多久了,龙族的寿命那么长,你爷爷的太爷爷,起码有几万年了吧?那么久远的事,可信吗?”

    “这是我爸爸在一百多年前告诉我的,他是不会骗我的!”阿银很是笃定地道。

    “好吧。”穆茗顿时有些汗颜,龙族的生命极为悠长,换算成人类的年龄,阿银还只是个小宝宝。

    “附近有一股强烈的魔力波动,一定有什么东西在这里晃悠。”藜的声音骤然响起,穆茗顿时警觉起来。

    “阿银,我要出去一趟,不要到处跑,也不要欺负楼下的二哈,知道不”穆茗摸了摸阿银的龙头,细心叮嘱道。

    “嗯嗯呢,主人放心,我今天不欺负它了。”阿银乖巧地点了点头。

    穆茗把削好皮的苹果递到了她手上,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重型的银色左轮,将秘制的纯银子弹熟练地装填到了弹巢里,然后出了门。

    穆茗一手紧握着白露,一手打开了左轮手枪的保险,杀气凛然。

    那身着淡黄色长裙的女子渐渐隐没在了阴影之中,在月光下渐行渐远。

    “呵~居然还不死心呢,看来这孽畜盯上你了。”藜轻轻笑了笑。

    “之前交手的时候,我在它身上留下了光元素印记,可以大致感知到它的位置。我们准备一下,明天就把它给做掉。”穆茗摸了摸脖子上带着的蓝椎石吊坠,下定了决心。

    房间里两箱苹果都已经被消灭干净了,阿银躺在床上,很不优雅地摆成木字。

    生长着银鳞的尾巴慵懒地摆动着,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泛起丝丝粉色。

    “这头小肥龙还是一如既往地贪吃啊。”藜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两个箱子,揶揄地道。

    看着这只小萝莉鼓鼓的肚腩,她不禁怀疑里面是不是藏了一个黑洞。

    “小孩子嘛,要长身体。吃得多点无所谓。”穆茗为她盖上被子,把她乱动的小脚丫放进了被子里,又用纸巾轻轻擦去了她嘴角的口水。

    “好在她有听我的话,不像以前那样扔的满地都是。”穆茗看了看垃圾桶里满满的苹果核,微微一笑。

    “是挺听话的,就是现在除了卖萌以外没什么用,它身体里的龙力还没有正式觉醒。”

    “她是我的家人,怎么可能没用呢?”穆茗笑着摇了摇头,关掉了房间里的灯,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家人”藜略微有些惊讶,不知怎么地,心里觉得有些不爽。

    至于哪里不舒服,她说不清,该怎么形容呢?就像原本给自己的蛋糕要分给别人一半。

    穆茗将羊皮卷摊开,对着藜努了努嘴。

    “什么意思”

    “封魂,这个法术你会吧”

    “呵,幼稚的问题。”藜别过脸,不屑地撇了撇嘴。

    “帮我做一个封魂的附魔卷轴吧!”穆茗大喜过望。

    “求我啊!”藜双手抱胸,一脸傲娇。

    “求你了!帮我做一下嘛!”穆茗摇晃着藜的胳膊,笑得像一只谄媚的柴犬。

    “脚有点酸,你帮我捏捏。”藜脱下红色的高跟鞋,躺在了沙发上。

    白皙修长的腿轻轻晃悠着,薄薄的黑色丝袜平添了几分魅惑。

    穆茗将她的腿枕在了自己大腿上,用手轻轻按摩着她脚底的穴位。

    “嗯~”

    藜觉得舒服极了,忍不住呻吟起来,声音婉转妩媚,让人意乱情迷。

    穆茗不禁红了脸,他既是冷酷的恶魔杀手,又是纯情的少年。

    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室内,藜看着他泛红的耳尖,掩着嘴偷笑。

    她是故意的,就是突然想逗逗他。

    人类,你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