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三章 驭魔者
    【地藏鱼人】

    种族:鱼人族、妖魔

    阶位:中阶——低级

    弱点:光、雷属性的魔法

    硬化鳞甲:对水、土系魔法有一定抗性,鳞片坚硬程度接近钢铁。

    “嗜食人的鱼人族魔物,居住在潮湿的下水道,目前处于受伤状态,需要大量的血肉恢复伤势。”

    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散落一地的鲜红脏器和沾血的肠子,穆茗掌心亮起了一轮银月。

    白光涌现,一把刀形的【魔具】出现在了他手中。

    【魔具】即是用魔法锻造的武器,极高等的魔具可以寄宿在魔法师体内。

    地藏鱼人后肢着地,朝着穆茗爬去,身后的尾巴拖在地上溅起粘稠的黑色水渍。

    穆茗随手将刀鞘一摆,便将这怪物击飞出去。

    藜站在穆茗身后默默吃着烤串,仿佛对这样的战斗已经习以为常了。

    她平时都待在契约空间之中,极少出现在外界,就算出现在外界,也会给自己施加一种名为【视界阻碍】的魔法。

    这种魔法能强制转移其他生物的视线,从而实现“隐身”。因此,只有她想让人看见的时候,才能有人看见她。

    “吼唔!”地藏鱼人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后肢向后拱起,堪比液压发动机的强韧肌肉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带动着它往前窜出一大段距离。

    这种怪物在陆地上的行动比水中要迟缓许多,但和人类相比,它足以成为催命的死神。

    啪嗒!啪嗒!

    两三次蛙跳以后,地藏鱼人就拉进了和穆茗的距离。

    刺鼻的恶臭让人忍不住想要呕吐。地藏鱼人一瘸一拐地跳着,它的一条后腿似乎受了伤。

    穆茗微微躬身,拇指推开刀镡,纯白的刀刃初露锋芒。

    “哇啊!”地藏鱼人吼叫着,硕大的猩红眼球向外突出惊悚的弧度。

    墨色的腥臭水箭迸射出来,穆茗迅速拔刀,斩开击来的水箭,然后朝着这怪物冲刺过去,身后掠过道道残影。

    银色的锋刃沾之即走,耀眼的银线从地藏鱼人的身上划过。

    地藏鱼人陷入了凝滞,随后上下身缓缓错开,喷溅出暗红的血液。

    穆茗甩了甩刀上并不存在的血迹,冰冷的纯白刀刃在月光下仿若凝结了一层白霜。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这把刀以白露为名,清冷的刀刃呈现纯白色,像凝结了一层白霜。

    “吼唔~”

    似乎是闻到了血腥味,暗处又有数只地藏鱼人钻了出来,它们将穆茗团团围住。

    “正好拿你们试一下刀。”

    穆茗低语着,手指在刀背上轻轻划过。

    点点繁星上下纷飞,汇聚在刀刃上焕发出清冷的光辉。

    地藏鱼人后肢一弹,便高高跃起,对穆茗张开了满嘴的獠牙。

    剧烈的腐肉的恶臭和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地藏鱼人那可怖的面容在月光下显得分外狰狞。

    潮湿,混合了粘液和血浆的大嘴离他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

    “吼唔~”

    它们咆哮着,发出粗重嘶哑的吼声,硕大的猩红眼球布满了血丝,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死吧!杂碎!”

    伴随着一刀霸道的斜切,弧形的月状光流骤然爆发,溅射出清冷的月辉。

    扑来的地藏鱼人纷纷被锋锐的月刃给削成碎块,只剩下了一具具残尸。

    唯美的蓝白色光粒子在月下起舞,如星火流萤,照亮了穆茗苍白的脸。

    “新的招式吗?”藜眨了眨眼睛,玫红色的眼眸分外迷离。

    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地藏鱼人的残尸,穆茗缓缓将刀纳入鞘中。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附近的人到晚上都足不出户了。

    这类于夜间频繁出没的食人魔物,是普通人的噩梦。

    “这一招,就叫【月光激流】好了。”

    漫步在月光下,他有些惬意,因为又开发出了新的【魔剑术】。

    有极少数的人天生就能听到恶魔的呼唤,据说是恶魔在这样的人身上埋下了印记,只有恶魔才能看到的印记。

    他们被视作不详之人,其中有一部分人选择了抗拒宿命,将各类魔法修行到了极致,与恶魔为敌。

    而另一群人则反其道而行之,他们向恶魔借取力量,被称为【驭魔者】。

    这些异端们聚集在一起,组成了【魔剑教团】。

    他们与生俱来就是优秀的魔法师,更是卓越的剑客。

    经过无数次地尝试,驭魔者们在恶魔契约的帮助下打破了魔法的常规。

    他们将剑术与魔法融为一体,以恶魔之力为媒介使其产生质变,最终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剑术。

    这就是【魔剑术】,威力超越了迄今为止所有的魔法流派。

    然而,掌握这股力量的他们却被不被世人认可,甚至遭到驱逐。

    各大洲的魔法协会普遍认为过于强大的力量会给人类带来灾祸。

    【魔剑术】自诞生起就被视作禁忌,而穆茗觉得,力量本身是没有错的,拥抱恶魔之人也能成为天使。

    回到出租的筒子楼里,穆茗寻了几张旧报纸垫在地上,就在阳台上坐了下来,透过落地窗看着夜色笼罩下的世界。

    城市的上空呈现出一种怪异的粉红色,重工业城市往往如此。

    不是霓虹灯污染了空气,而是空气污染了霓虹灯。

    肉眼可见的烟尘弥漫在城市上空,繁华就无法理直气壮。

    拉开了啤酒的拉环,穆茗只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他其实并不喜欢喝酒,但是藜喜欢,他就陪她一起。

    老旧的电视机开着,放着深作欣二的《大逃杀》,一部讲述人性的老片子。

    两人坐在一起,在阳台上吹吹风,吃着烤串,看着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在月色下静美的样子。

    电视开着的意义大概就是让房间里多些温度,不至于那么冷清吧。

    毕竟那部《大逃杀》,藜看过很多遍了,穆茗也算是“耳濡目染”。

    兴致缺缺地换了换台,是一档晚间新闻。

    “近日在洛城市栗山区出现了多起人口失踪案件,失踪人口多是青壮年男性……”

    “难不成有狐仙姐姐或者美女蛇么?”藜打趣道。

    “那这个狐仙姐姐还真是饥不择食。”穆茗瞥了一眼失踪人口的照片,旋即换回了《大逃杀》。

    看完影片,就裹在被子里睡觉。

    藜像是八爪鱼一样缠上了穆茗。一双柔若无骨的长腿缠在他的腰上。

    穆茗只觉得她贴在自己肚子上的脚丫冷得跟冰块似的。

    “你的脚好冷的,别贴在我身上!”

    “你凶我”藜瞪大了眼睛,声音里带上了些许哭腔。

    “我哪有凶你”

    “你就是凶我了!”

    “……”

    穆茗语塞,起身给她接了一盆热水,用冷水调好水温,把她的脚丫放进了水里,轻轻揉捏起来。

    身为魔界高傲的公主,让一个人类摸着脚,想想都觉得奇怪呢。

    泡完了脚,穆茗将她的脚抱在了自己怀里,用体温为她取暖。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就是这样做了,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很温暖很舒适呢~人类,本公主突然觉得就这么把你吃了,有些可惜。

    她摸着他脖子上的魔印,睡意全无。

    起初在他身上埋下魔印,只是单纯地将他看做食物,等他成长起来了就吃掉,可是相处久了就发现,这个人类居然这么可爱呢。

    根据人类的说法,女孩子和男孩子睡在一起了,是不是就会有宝宝她开始胡思乱想了。

    “人类,我睡不着,快唱歌给我听。”藜摇了摇他的胳膊,幽幽地道。

    “从前的日子过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藜安静地听着,他在音乐上是很有天赋的,歌声也异常美妙。

    在穆茗温柔的歌声中,她甜甜地睡去了。

    她虽身为魔界公主,却一直流落在外,一生颠沛流离无枝可依,从未有谁对她这么好过。

    人类,我喜欢你的声音,所以本公主不打算吃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