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二章 地藏鱼人
    “您好,这是您要的摩卡咖啡。”女仆亲自端着咖啡放在了穆茗面前的桌子上,还附带了一块精致的慕斯蛋糕。

    “谢谢。”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朱颜,我们可以聊几句吗?”店长走了过来,将一张名片递给了穆茗。

    “您请说。”穆茗很礼貌地接过名片。

    “可以在我们店里再演奏几首曲子吗?”

    朱颜有些激动,眼里异彩连连。

    “这个,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我还要忙着找工作。”穆茗歉意地笑了笑。

    “我们会支付报酬的。”朱颜眼前一亮,突然想到了什么。

    “在我们这里工作怎么样?不需要您做其他的,只需要在营业时间演奏几首曲子,我们按小时支付报酬,您看怎么样?”

    “这……”穆茗有些困惑。

    “一小时五百。”

    “我……”穆茗想说这工资也太高了吧?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一小时一千!”

    “一千?”穆茗眨了眨眼,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千!”朱颜还以为是他嫌工资低,毫不犹豫地加价。

    “我很乐意。”穆茗正色道,钱不钱无所谓,我是真的喜欢钢琴。

    “合作愉快!”两人握了手,穆茗这才注意到她手腕上戴着的价值上千万的百达翡丽。

    估计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还是创业失败估计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那种。

    前来岚月的人变了很多,大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青春靓丽的女学生,打扮时髦的职业女性,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点一杯咖啡就坐上很久,欣赏着穆茗的曲子,还有……他的脸。

    朱颜颇为享受地看着这一幕,店子能赚多少钱,她似乎也不在乎。

    只是当店里人变多了,变得忙碌了,她会觉得有一种淡淡的充实之感。

    她所寻找的,是一份“烟火气”,一份属于人类身份的“烟火气”。

    穆茗的演奏技巧配得上那架施坦威,也对得起她开的工资。

    演奏完最后一首曲子,穆茗就到了下班时间——他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收好朱颜交给他的薪酬,穆茗出了门。

    他下意识找钱包,却发现口袋里空空的,隐隐间有了一个猜测,于是皱了皱眉,朝着一家网咖走去。

    身着红色碎褶裙的少女像猫儿一样蹲在电竞椅上,玫红色的眼眸分外专注地看着电子屏幕,雪白的发丝从两鬓倾落,美艳不可方物。

    啪嗒啪嗒,机械键盘极有韵律地跳动着,绚烂的彩光顺着按键闪耀。

    “eq闪aeqr+点燃+ctrl+6!”

    “哈撒给!索咧呀卡通!”

    “呃啊!”

    “Youhavebeensin!”

    “哈哈哈哈”

    看着又一次变成黑白的屏幕,少女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又连续按了几遍ctrl+6。

    屏幕左下角满是成排的******。

    “你能不能认真一点玩”

    “我已经很努力了嘛,但我就是打不过他。”

    “对面凭本事杀的我,你凭啥说我送人头

    穆茗走到了少女身后,在她头上用力地敲了敲。

    “又是你顺走了我的钱包!”

    “嗷呜~”少女吃痛,委屈巴巴地揉了揉小脑瓜,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穆茗一把揪住她的耳朵,将她从网咖里拽了出去,像极了去黑网吧抓小学生的家长。

    “哎哎哎,等我打完这一把啊!”

    这个网瘾少女叫做藜,真实身份是和他签订契约的恶魔。

    牵着藜的手出了网咖,夜间的冷风迎面而来。

    灯红酒绿的街头,霓虹灯闪烁。洒水车从远处驶来,孤单地放着生日快乐。

    穆茗如梦初醒,像是被一盆凉水从头灌到脚。

    世界好像哪里都变了,又像是哪里都没变,变的只是自己。

    “孤儿就是孤儿,一辈子都是孤儿。”穆茗自嘲地笑了笑,突然想到了那些秒选亚索的玩家。

    “人类,再过两天就是十二月二十三日,是你的生日。”藜踮起脚,摸了摸他的头,她记得人类是这么安慰小孩子的。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藜眨巴着眼睛,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少来!以后不许随便拿我的身份证和钱包!”穆茗板着脸,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

    “我再也不敢了!”

    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不敢不代表不会,嘻嘻。

    已经是快要入冬的时节了,藜依然穿着那一身单薄的红裙,白皙的脖颈放肆地暴露在冷风之中,如一朵盛放的艳丽蔷薇。

    顺手脱下风衣披在她的身上,穆茗上半身只剩下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

    本就不够壮硕的身板,在夜里显得更加削瘦了。

    “玩了一整天没吃饭,一定饿了吧?”穆茗语气略微一软,朝着一家烧烤摊跑去。

    “恶魔怎么会怕冷呢?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藜摸了摸那件洁白如雪的斗篷,又看了看他单薄的背影。

    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上一辈子也是这样……

    藜有些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四周,对一个站在路灯下的静雅女子好奇起来。

    “这香味,是水怜花?”藜皱了皱眉。

    那女子似乎是注意到了她,转过身神秘一笑。藜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提高了警惕。

    烧烤摊有一桌中年男人正在喝酒,咋咋呼呼的声音让穆茗有些不喜。

    他不喜欢听这些人生失意的油腻中年男吹逼,但他也能理解,毕竟生活是如此艰难。

    羊肉串、牛肉、牛板筋、烤翅、烤鱼……一共花了好几百块。冰的扎啤也少不了。

    “走了!”穆茗跑过来,拎起手里的袋子给她看了看。

    藜顺手拿出一根烤翅,一边吃一边走。

    “这家的孜然放得比较多,味道不错。”

    穆茗冷着脸沿着崎岖的山道走去,藜跟在他的身后,美滋滋地吃着烤串,没心没肺地笑着。

    山道的两旁是歪歪扭扭的栅栏,破旧的棚户区荒凉得让人肃然起敬。

    “臭臭的,下水道里是不是有美人鱼”藜捏着鼻子,嗡声嗡气地道。

    排水管道似乎是出现了问题,导致地上到处都流淌着泛黑的粘稠液体,比鲱鱼罐头还要刺鼻。

    咔哒~咔哒~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分外突兀,强烈的血腥味像潮水一般荡漾开来。

    “什么声音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

    “咂吧咂吧……嘶啦~”穆茗这次听清楚了,像是咀嚼生肉的声音,牙齿将强韧的肌腱野蛮地撕开。

    穆茗寻着声音找去。

    夜色笼罩下,有一团蠕动的黑影,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黑影缓缓转过身,露出猩红的眼球。

    即便是在夜里,也能看到那眼球里暴起的血丝。

    “吼唔~”

    低沉嘶哑的吼声从那里传出,借着微茫的灯光,黑影渐渐显出身形。

    那是一个全身覆盖着墨绿色鳞片和粗糙皮质的怪物,只有两条粗壮的后肢和一条鱼尾,头顶到脊椎处都生长着带尖刺的鱼幔,脚掌和趾爪之间还生长着蹼。

    头部是一个狰狞的鱼首,被血染成红色,密密麻麻的尖牙让人不寒而栗。碎肉和骨渣从它的牙缝之中落下。

    地上能勉强分辨出碎裂的人类四肢和肋骨,还有大滩的血迹,它正在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