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一章 异世界
    “时之圣者也,时之凶者也。此亦蒙昧世,此亦智慧世。此亦光明时节,此亦黯淡时节。”

    “我辈其青云直上,我辈其黄泉永坠。”

    电磁魔法驱动的列车平稳地行驶着,穆茗看着窗外的风景。

    这是个没有科技的世界,原有的科技都被魔法取代,魔法就是第一生产力。

    “您好,请问您需要用餐吗?”推着餐车走来的女乘务员一见到他,便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其他座位上的女生也偷偷打量着穆茗,和邻座的人小声议论着,发出花痴一般的声音。

    说得冠冕堂皇一点,这是人类普遍具有的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说直白点,我觉得你长得好看,想和你睡觉。

    穆茗看了一眼餐车,眼前便浮现出一行小字。

    “寿司:料理lv2,口感不错,饱腹感强。”

    这个系统就是恶魔赠予他的金手指,可以看到任何东西的详细信息,也能通过自己的学习摸索,提高技能等级。

    “不用了,谢谢。”穆茗轻轻摇了摇头,合上手中的《双城记》。

    “经验+3”

    穆茗意识中技能面板的经验条有了略微涨动。

    厨艺lv5(max)

    音乐lv5(max)

    lv4(66/100)

    美术lv4(52/100)

    这是自己目前的生活技能,完美继承了穿越之前的属性。

    闭上眼小憩了一会儿,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这个世界的信息。

    神话来源于历史,所有人类已记载的神话,或多或少都是真实历史的隐喻。

    世界原本是一片混沌,直到被古神盘古分成了光与暗两个层面。

    清与轻的东西上升,重与浊的东西下沉。

    光明汇聚之处成为了人间,黑暗覆盖之处成为了魔界。

    这就是记载在课本上的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

    名为共工与颛顼的始祖恶魔争夺魔界王座,败者摧毁了人间与魔界的封印,让人间陷入了混乱。

    是为共工怒触不周山的典故。

    古老的人类祖先,运用超凡的魔法封住了魔界裂缝,让人间重回光明。于是便有了女娲补天的故事流传。

    普罗米修斯从天神手中盗来了火种,则为人类从恶魔手中窃取力量的隐喻。

    自火种流传于世,人类就锲而不舍地对魔法展开了探索。

    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人类终于在恶魔盘踞的世界里赢来了生存之地,造就了如今的魔法文明。

    ……

    随着进站的通知传来,穆茗睁开紧闭着的眼帘,收拾好了行李。

    列车缓缓进站,穆茗穿过簇拥着的人群,出了车站。

    “先去吃点东西,然后看看学校。”

    凭借着优秀的学习能力,他很轻松地取得了洛城第一魔法高中入学考试的机会。

    随意在一家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裹腹,他就朝着目的地走去。

    高大的玉白色石柱上镶嵌着几个鎏金的大字。

    “洛城第一魔法高中”,字体龙飞凤舞,遒劲有力。

    透过校门,一尊巨大的石像映入眼帘,巨大的羽翼遮天蔽日,像是庇护着一方净土。

    倒是让他想到了那个从天而降的加里奥。

    “学校不错,但是得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您好,请问,您这里需要招收兼职吗?”穆茗很是礼貌地问道,那张俊美的脸对女性的杀伤力堪称核弹。

    “当……当然……”老板娘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看到穆茗的那一刻,一脸姨母笑。

    “抱歉,我们不需要男员工了。”老板黑着脸,很是不客气地道。

    老板娘愣了一两秒,转过脸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老公。

    “打扰了。”穆茗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远远地能听见两口子吵架的声音。

    “长本事了是吧?今天给我跪键盘!”

    “请问这里还招人吗?”

    “当然了,我们这里最缺的就是你这样好看的小哥哥呢。”浓妆艳抹的妩媚女子对着穆茗目送秋波,光滑细腻的手掌在穆茗的手上摸了摸,挑逗的意味不言而喻。

    穆茗蹙了蹙眉,有些不适地将手缩回,又瞥了一眼店的名字。

    “白马会所?抱歉,我来错地方了……”他似乎懂了些什么,慌慌张张地出了门。

    “请问,这里还需要招收兼职吗?”

    店内的沙发上,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相拥在一起,耳鬓厮磨,满满的橘子味。

    “我们店只招女孩。”

    “打扰了。”

    一直到天黑,穆茗都没有找到工作。

    天空惊雷乍响,雨淅淅沥沥地落下,穆茗走进了一家咖啡厅。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员小姐一见到穆茗,便带上了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一杯摩卡咖啡。”穆茗思索了一番,轻声说道。

    其实他不太喜欢喝咖啡,但是某个女孩子喜欢,他记住了这些生活细节。

    “好的,请稍等。”

    穆茗坐在窗边,安静地听着雨声。

    “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穆茗的手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桌子。

    他转过脸,见到了店里放置着的一架白色的卧式钢琴,如静雅端庄的淑女般端坐在那儿。

    他敲击着的手指渐渐停了下来。

    施坦威三角钢琴,12000多个零件,纯手工打造。

    价格具体多少,他不知道,总之,身为打工人的他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

    他喜欢钢琴,就像其他男孩子喜欢球鞋一样。

    那架钢琴在他眼里就像带着朦胧面纱的倾城美姬,只是惊鸿一瞥便让人想要窥其全貌。

    “可以让我用这架钢琴弹一首曲子吗?”穆茗走到店长面前,微微笑着,眸中似乎有万千星辰流转。

    他手痒了,也知道这样其实不太礼貌。

    店长是个很年轻很知性的女性,不算太漂亮,但皮肤白皙,五官端正,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店长抱着一只雪白的布偶猫,微微抬起头看了看他,面容略带稚气的少年,想来是不懂音乐。

    她想了想,微微颔首。

    毕竟人生得好看,光是那张脸就让人赏心悦目。

    再配上那杀伤力满分的微笑,没有女性会忍心拒绝。

    “谢谢。”穆茗道了谢,在钢琴前优雅地坐下,手指轻轻敲击琴键先试了下音。

    低音浑厚有力,中音细腻柔美、高音空灵纯净,各音区的过渡和谐自然。

    美人的面纱已经被摘下了,他很满意。

    钢琴并不是越新越好,好的钢琴是越弹越有味道的。

    店长轻轻抚着怀中的猫儿,抬起头瞥了他一眼,略微有些意外。

    “铛!”地那一下响起的时候,她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就像昏昏欲睡之中,被钟声敲响沉睡的心灵。

    不讨厌,很舒适的声音,莫名地让她感到舒适。

    是她看走眼了吗?她略微有了些许兴致。

    穆茗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美人变成他的形状了,没准还是第一次。

    修长的手指轻抚琴键,在黑与白之间缠绵。

    美人放下了矜持,从此刻起,慢慢沦陷。

    《水边的阿狄丽娜》,他最为喜欢的曲子之一。

    悦耳空灵的琴声婉转悠扬,如月光下萦回的溪流。

    店长一改往日的慵懒,她闭上眼,手指轻轻律动着。

    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很是满意。

    “莺萝,我们走吧。”穆紫薰正欲起身,耳畔传来了一阵轻柔的琴声。

    “小姐,怎么了?”留着淡金色短发的女仆柔声问道。

    穆紫薰将手指竖在嘴边,示意她安静。

    很美妙的曲子,让她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都变得平和下来。

    店里的顾客沉浸在悠扬的琴声中,谁也不忍心发出一丁点声响。

    除了钢琴声和窗外的雨声,再无其他。

    曲终,店里的顾客都很有默契地鼓了掌。

    穆茗微笑着,起身鞠了个躬。

    “我们走吧。”穆紫薰的心情变得愉悦了许多,拉着莺萝一起出了门。

    莺萝为她撑起伞,两人坐上了一辆劳斯莱斯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