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林火山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欠债难还
    林姚不假思索的抓住了这洁白细腻的脚脖,就像是握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忽听到一阵娇羞的声音,笑嘻嘻说道。

    “放着好好的大门你不走,干嘛非要走着池塘呢?现在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说着,那人将手伸到了林姚面前,猛地一拽,就将她拽上了岸。

    林姚听到这声音如此熟悉,霍然抬头望着,涩然一笑,道:“青薇小姐?果然是你!”

    又偏头望着池塘里荡起的余波,支支吾吾说道:“这,巨鳄。是你养的?”

    青薇得意的点了点头道:“是。如何,很好玩吧。”

    转念又说道:“不过,我养着养着,就些腻了,等再过几日,我就打算把它吃掉,尝尝这鳄肉会是什么滋味。”

    林姚嘟囔了一句,“哼,还指不定谁吃谁呢。”

    “嗯?”

    林姚道:“我是说,你还敢乱吃,你忘记了在就铁锯岭。就是因为你乱吃东西,一病不起。还差点将瘟疫传给整个村子。”

    青薇有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挠了挠耳根。

    夜晚的寒风吹过,林姚衣衫被水浸湿,身子愈加寒冷,只得稍稍运气,便很快烘干了身上的衣服。

    青薇此时却双眼微微眯起,双眼泛着红晕,站着不稳,走路也有些摇摇晃晃的。

    口中居然还吟诵着诗句:“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

    一滩呕吐。

    “呕~呕~~~”

    差点就溅了林姚一身。

    青薇小姐擦了擦嘴角,淡然一笑道:“嘻嘻,所谓的,易安居士也只不过是个深夜买醉的小媳妇。”

    林姚问道:“这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做什么呢,还喝的这般醉醺醺的模样。”

    青薇一脸委屈,喃喃道:“我方才在此喝酒,鞋子落在这了,可是怎么也找不到。”

    “那你为何要喝这么多酒呢?”

    “因为,我知道你要来了。心里高兴呀。”

    林姚嘟了嘟嘴巴,挠挠耳根,却一副故作嫌弃的样子。

    其实她心理明白得很,这次她能来到摇曳山庄,必定有大事发生。或许,这件事情。可以斩断这短暂而又美好的友情,让她们彼此不再是朋友。

    她只希望,青薇和她,能永远停留在九峰八寨的那个晚上,停留在钢锯岭的那个小山村,那片幽谷中,或许那里才有最单纯,最快乐的记忆。

    而不是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冷血江湖。

    林姚搀着青薇到房中歇息,却见到梁凉端了一碗参茶,给青薇解酒。

    “小姐方才喝的这酒是状元红,这一吹风,便醉意更浓”

    端阳节尝饮黄酒、吃四黄(黄鱼、黄鳝、黄瓜、黄梅)的传统,黄酒入口甘甜,色泽清亮,却是见风倒。

    青薇倒在林姚的怀中,双眸微阖,一副十分满足的神情,嘴里还不住地喃喃自语道。

    “阿姚,我……要你。”

    “哈?”

    “阿姚,我……我要你,伺候我……一辈子。”

    “啊?”

    “阿姚,我要你……做我的……贴身丫鬟”

    “哼~”

    “……来抵偿债务。”

    林姚听了这句,嘟了嘟嘴巴,这才长舒一口气。

    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

    青薇小姐忽然缓缓睁开了眼睛,满面出色的笑着,似一枝绽放的花朵。

    “阿姚,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林姚也笑嘻嘻的说道:“你先睡觉吧,别想这么多了。”

    青薇小姐轻轻摇了摇头,一副撒娇的模样。

    林姚在她耳畔说了一句。

    “有什么账,明日再算,也来得及的。”

    林姚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衣襟,却发现仍是湿漉漉的,自己掉入池中,身上本已湿透,稍稍运功,才让衣裳干燥一些,却忘了衣衫之内还有个锦囊。

    反正,也浸湿了,不知道字迹还能否看清,索性打开来瞧瞧。

    只见第二只锦囊上面却赫然写着。

    “不可与孙兴隆结交神秘,不可取追寻摇曳山庄!”

    林姚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是自己早些打开这锦囊就好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摇曳山庄既然是青薇小姐的地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得了。索性,我把最后一个锦囊也拆了吧。

    林姚打开最后一个锦囊,却发现字条上面什么都没有,翻过来看,背面却画着一副十分粗略简单的地图,莫非这最后一个锦囊是藏在这里的?

    哎,先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姚去房中换了干净的衣裳,阔步走出了门口,就碰到了梁凉,便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冷然说道:“梁凉姑娘,你果然是好本事啊。上次呢,是我大意了。这次,你若想在偷袭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谁知道,梁凉却根本不搭理她,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林姚却从未受到过如此这般的漠视与鄙夷,这简直是对她自尊的无情践踏与碾压。

    林姚回头看着屋子内,青薇小姐酒醉之后,酣睡的模样,心中百感交集。

    她曾经幻想了一千种与青薇小姐再次重逢后的场面。

    却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幅景象。

    醉,的确是人一生之中,最好的逃避之法。

    醉生梦死。我到真的很想体会一下醉的滋味如何。

    ……

    ……

    翌日早上,天光大亮。

    青薇小姐昨夜酒醉,还在蒙头大睡。

    林姚独自一人来到庭院之中,闲情逸致,驻足观景。

    她见过的豪华的富贵山庄庭院也算不少,皆是雕梁画栋、纷繁复杂,但与这里相比,简直是恶俗不堪。摇曳山庄,奇花异草、遍地幽香,不远处的池塘,除了可能有鳄鱼出没,竟有几只仙鹤散步,还有几只孔雀徜徉。

    梁凉缓缓走到她身后,将账单呈递给她。那张单子瞧上去居然是厚厚的一叠,简直就是一本账簿。这时青薇小姐也披了一件单薄的轻纱,坐在一处凉亭。

    “小姐,林姑娘欠我们的银两,算出来。一共是十三万六千八百两。”

    “啥?”

    “我们也算是好朋友,给你抹去个零头,你就给我十三万两吧。”

    青薇小姐轻轻摆弄着手指,她的指甲很光滑,透亮,在日光下似乎闪着光芒。

    有句话叫做花钱如流水,林姚不知不觉,自己竟然花了这么多钱。

    林姚接过账单,细细读来。发现这账单上面事无巨细,精准无误的简直令人发指。不由惊叹连连,错愕非常。越往下读,越发的让她冷汗直冒,心思怅惘。就连昨日在马车上用过的酒菜和茶点,都有明确细致的标价。

    只见那张账单上面赫然写着,竹叶青酒,竹叶青茶,一盘桂花糕,一盘杏仁饼,两只桃子,一串儿葡萄,外加车马费,共计十五两银子。

    林姚所差异的不是她的锱铢必较,她的斤斤计较,而是青薇小姐如此恐怖的洞察力和记忆,怎么会到如此地步。大到明着借走的银票,小到每一餐的酒菜和茶水。甚至,还有背着她偷偷私藏的银两,全都事无巨细的罗列的清清楚楚,让她根本无从抵赖。

    “阿姚,看来你也并不是一个诚实的人哦。我好心好意的救你。你非但不知恩图报,还偷偷地花了我不少的银两,去办你的私事。令我对你十分失望。”

    林姚欲要开口辩驳,却被青薇小姐打断了。

    “之前,梁凉也应该对你说过。我欠你的情,我一定会还。你欠我的钱,你也一定要还。我也曾不止一次的跟你说过。我,我只是个生意人,对钱财的看法,自然与普通人不同。所以你不要介意。”

    林姚幽幽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花销?真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精明之人。”

    青薇小姐接着她说的话,淡淡道:“出来江湖混,总是要还的。我对你好,并不代表你就可以白吃白嫖!”

    林姚听了这句不那么顺耳的话,顿时气得脸色通红,一咬牙一跺脚,居然就想把这账给赖掉,于是便高声喝道:“哼,你居然敢跟我要钱,我的账还没给你算清呢!”

    青薇小姐颤声道:“阿……林姑娘,你好大的官威啊。我这个民女,要被你吓到了。”

    林姚冷冷道:“你自己的胆子岂不是也很大。”

    不过在我这里,什么官职都不管用,只有银票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林姚的双眸中透着一股冰冷的寒意,抿了抿嘴唇,隐隐泛起一丝怒色,质问道:“江南霹雳堂的火药,是不是你采购的。银月楼的大火,是不是和你也有关系。”

    青薇小姐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不错,我是个生意人,一个卖一个买,一手交钱,一手拿货,不知有何过错?”

    林姚戳指怒道:“你,你,你居然还振振有词,杀人放火,本就是天理不容,罪大恶极!”

    青薇小姐无奈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淡淡说道:“你不去找卖火药的江南霹雳堂,却反过来找我,这是何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