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求职节目走出的天王巨星 > 第287章 大型催婚现场
    ,从求职节目走出的天王巨星

    江诗丹顿,奢侈时针的塔尖。

    它是唯一一个诞生于十八世纪,且从未中断过生产的瑞士高级制表品牌,甚至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将表卖到了中国。

    当时,还是满清乾隆爷的时代呢。

    为了庆贺江诗丹顿诞生二百五十周年,该公司推出了“艺术大师系列”限量版名表,每一款都不超过三十枚。

    江诗丹顿捐出的这两块表,就出自十年前完工的艺术大师系列,一为“艺术大师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男士腕表,一为“艺术大师芭蕾舞”的女士腕表。

    这两块表,都极具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而且,全世界同款的表都不超过十一块。

    从这两块表的表盘图案上看,完全可以凑成一对情侣表。

    这两块表单单拿一块出来,都已经是价值数百万了,而且往往还无价无市。

    更何况,现在还凑成了一对?

    由此也可看出,江诗丹顿的慈善之心真是诚意满满了。

    这是有备而来啊。

    听了黄波的介绍,以及看到这两块表的投影之后,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却也有不少人悄悄地叹了口气。

    收藏,是需要钞能力的!

    随后,竞价就开始了。

    池景行只是举了一次牌,这两块表的报价,就飙到了六百万。

    看着他悄然叹气,梁雁北也很绝望啊。

    真拿不出这么多钱呢!

    而且,虽说收藏也能升值,但年轻人还是该拿出敢打敢拼的精神,将钱用在最需要的地方的。

    倒是黄教主、程程、小王总这三位,原本都是买过东西的主儿,却完全不把钱当钱一样,很快就将这两块表飙到了八百万。

    这价格,显然是溢出不少了。

    虽说江诗丹顿的表有拍出几千万的,但绝不是艺术大师系列,而是更让人垂涎欲滴的阁楼工匠。

    阁楼工匠系列才可以称得上是稀世珍品,因为,这个系列的每一款表,都只做一枚。

    毫无疑问,在相同工艺的基础上,限量十多枚的,显然不如限量一枚的啊。

    黄教主和程程似乎也想明白了这一点,虽说都希望拿到这对情侣表,但到底还是不愿做冤大头的,将价格飙到八百万之后,这二位也就放弃了。

    扮演拍卖师的黄波也暗暗松了口气,毕竟,穿皮鞋站上三个多小时也是很累人的,他早就希望时间快一点过去早一点结束这场慈善拍卖了。

    此时,结束就在眼前了!

    “还有出价更高的吗?八百万一次,八百万两次……”

    下一刻,隔壁桌的梁红梅却毫无征兆地举起了号牌,高声说道,“等一下,我出八百八十万!”

    小王总顿时就回过头,朝梁红梅喊了一句,“啊!老梁,何必呢!八百万就已经是溢价了啊,我要不是为了我们的二十周年结婚纪念日,都不愿做这冤大头的!”

    梁红梅顿时就语焉不详地回应起来,“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结婚纪念用得上,就不许我用来催婚吗?”

    “催婚啊?不会是催小池和小梁吧?”无数人听了这话,顿时就有了这心思,于是纷纷往池景行和梁雁北看去。

    当然,也有的人这么想,“梁红梅真是好手段啊,为了给《东邪西毒》回血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不过,要是能增加一两个点的上座率,这千儿八百万的还真不算什么!”

    就连同座的昆少夫妇、郞英和王宝宝都忍不住架起了秧子来,“恭喜了啊,有长辈催婚了呢!打算什么时候办事啊,记得发帖子啊!”

    池景行厚着脸皮道,“办,今晚就办!”

    “办你个头啊!”梁雁北啐了他一口,小粉拳也打在他肩膀上,这才低声说,“你以为姑姑的晚辈就我一人吗?我亲哥都还没结婚呢!”

    “我就说呢!原来是大舅哥没为妹妹做好榜样啊,也三十多岁人了,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你倒好,给微微做了个好榜样,跑去唱歌去了。”

    “唱歌怎么了?唱歌好啊!说不好,微微以后也能找一大导演呢!”

    “导演里能有几个好人?当然,除了我。”梁雁北愤愤地说了一句,才发现差点将自己骂了进去。

    池景行细细回味了一下,也觉得,梁雁北这话没毛病。

    内地能叫得上名的导演,就没几个没前妻的,即便还没来得及离婚的,表面上虽将妻子宠上了天,但背地里养小三什么的,也不在少数。

    这给不少年轻人做出了坏榜样呢!

    也大概是这些前辈做出的榜样,这才使得不少心术不正的人,对导演这个身份趋之若鹜的吧!

    影视圈里充斥着这样一帮人,能拍出好电影就怪了。

    相比于此,香江的明星、导演什么的,倒是经常能看到他们的夫妻恩爱。

    比如说,两位梁影帝啊、张歌神啊、刘天王啊、普通市民刘影帝等等,这些人可都是模范老公呢!

    当然了,也可能是香江的明星都比较重视公关吧?

    不管怎么说,影视圈里都是一群追逐名利之徒,还真没几个好人。

    梁雁北的灵魂一击,不无道理。

    且不管这一对小情侣的嬉笑怒骂,舞台下的两桌之间,也就是小王总和梁红梅的竞争,明显已经是进入了白热化。

    小王总虽口口声声说着溢价了,但每当梁红梅报出自己的出价之后,他又像是饿急了的狗一样,紧追不舍。

    原本以为他报出“八百万”就结束的这场拍卖,被生生地飙到了一千二百万。

    最终,小王总含恨扔下了一句“好男不与女斗”之后,也就选择了妥协。

    梁红梅拿到这对表之后,便在无数人的起哄声中,走向了池景行和梁雁北。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是自己还有一亲哥没结婚的梁雁北,耳朵一红之后,立即就拉起了池景行。

    池景行当时就懵逼了。

    第一次见到梁红梅时,他还做过如此猜想。对方会不会,缓缓拿出一张支票拍到自己面前,轻蔑地来一句,“离开小北,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

    哪想到,几个月之后,自己不但没收到支票,还被催婚了呢?

    不过,池景行对此,倒也没任何的不满。

    正如,他面对媒体时无数次说过的一样,这是迟早的事!

    感情到了,怎么样都是可以的。

    也正如《红楼梦》中的凤姐所说,“这都扣了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