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部落种田崛起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酸水豆腐
    冬季的第二个月,天气更加的寒冷了,山里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别的部落,都缩在山洞里,或者房子里瑟瑟发抖,缺衣少食,苦苦的熬寒冬。

    但是莽部落却不一样,因为他们食物充足,柴火更是不缺,天冷之后,大家依然围在火堆前忙碌。

    骨器作坊、石器作坊、木器作坊、陶器作坊、制衣作坊,依然每天不停工,特别是制衣作坊,为了让大家穿暖一点,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制造兽皮衣。

    而那些新觉醒的图腾战士,则依然每天都在开荒,即便天寒地冻,也没有一天停歇过。

    等到下个月,他们就要开始学习狩猎技巧,而原本已经有狩猎经验的,则会加入狩猎队,进行冬季狩猎的训练。

    还有那三百俘虏,也围着火塘打磨石器和骨器粗胚,或者别的简单的工作,以换取食物。

    而作为部落首领的辰北,在部落一切都步入了正轨之后,反倒没那么忙了,除了经常到山里狩猎,训练自己的战斗力外,在部落的时候,他还是活得比较悠闲。

    “盐水煮豆子,吃起来实在不怎么样。”

    辰北今天吃的是杂粮饭,有黄豆,还有一些别的菜,但是黄豆放的比较多。

    辰北突然思念起豆腐来。

    “既然我能做出豆浆,那能不能做出豆腐?”

    辰北没有一点把握,因为他从来没做过豆腐。

    而且,他记得做豆腐是需要石膏的,这玩意,他在附近还没看到过。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辰北有些不甘心,有黄豆,却没有豆腐吃,这让人太难受了。

    不去想还好,越想越不甘心。

    辰北苦思冥想,终于,他想起了前世曾经看过的一个纪录片:舌尖上的夏国。

    这个纪录片里面有一集,讲过一个做豆腐的方法,那就是用酸水。

    辰北往房屋角落的酸菜坛子看去,坛子里的酸水可不少啊,而且已经变得越来越酸了。

    “能不能用这个酸菜的酸水,做出豆腐来?”

    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抑制不住,辰北想吃豆腐的心,也被点燃了,火烧火燎的。

    “试试,我就不信,吃不到豆腐!”

    辰北说干就干,马上用粗石磨给黄豆脱了皮,然后把它倒到木桶里,把浮在上面的皮全部捞走。

    然后,他把木桶放在火炉旁边,这样水温不会太低。

    等他弄完后,天已经黑了。

    这一夜,他时不时往泡着黄豆的桶里看一眼,做梦都梦到吃豆腐,麻婆豆腐,红烧豆腐,煎豆腐……

    第二天一早,辰北起来,第一时间就去看浸泡的豆子。

    虽然气温很低,但是因为放在火炉旁,经过一夜的浸泡,豆子已经泡软了。

    “磨豆浆!”

    辰北用一个木勺,一勺勺的把有水的黄豆舀进石磨里,然后把它磨成豆浆。

    石磨缓缓的转动着,黄色的豆子在石磨中变成了白花花的豆浆,然后流进了木桶里。

    木桶里有一个麻布袋,这是制衣作坊最新的产品,织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想到办法把苎麻的皮编织的麻线,织成了麻布,并且在辰北的要求下,做成了麻布袋。

    当所有磨出来的豆浆进入麻布袋以后,辰北把麻布袋的口扎紧,然后放到另一个木桶上,并在上面架了两根棍子,开始榨浆。

    随着他手上用劲,麻布袋上漏出大量的豆浆,并且把豆渣留在里面。

    但是榨着榨着,辰北发现,少部分豆渣被榨出来了,掉进了豆浆里。

    “哎,织得不够密啊。”

    辰北无奈停手,其实麻布袋里面还可以榨出更多的豆浆,但是那样也会漏出更多的豆渣,无奈之下,辰北只好停止了。

    即便如此,他也得到了半桶的豆浆。

    随后,辰北把陶鼎洗刷干净,然后把豆浆倒进去,大火把它烧开。

    “咕噜咕噜……”

    豆浆沸腾之后,辰北用木质的锅铲搅拌了一下,感觉差不多了,然后把陶鼎从火上移开。

    接着,他用舀水的木瓢把陶鼎里的豆浆舀进了桶里。

    “成败在此一举了。”

    辰北从酸菜坛子里舀出酸水,等豆浆稍微凉一些之后,他尝试一小勺一小勺的往里加酸水。

    加了酸水之后,随着他的搅拌,不一会,明显可以看到豆花开始凝结了。

    “这是要成了吗?”

    辰北微微有些激动,他不敢再往里加酸水里,怕加多了。

    又等了一会,豆花凝结的更多了,变成一小团一小团的,桶里的水也渐渐变清了。

    辰北把豆花舀进了一个陶盆里,小心的把水倒掉。

    “看上去,倒是有点像豆腐,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辰北用勺子舀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随后皱起了眉头。

    “味道……好像跟记忆里的不太一样啊,不太好吃,也没那么嫩。”

    虽然吃起来不怎么样,但是这毕竟是豆腐,辰北打算加点辣椒和香料,做成麻婆豆腐,吃起来应该会好多了。

    辰北找来一个陶罐,把豆腐和辣椒、花椒、鱼油、姜片,一起倒了进去,然后用小火慢慢的煮。

    “咕嘟咕嘟……”

    很快,屋子里出现了浓郁的香味,还有一股辣味。

    “再让它煮一会。”

    辰北耐心的等待着,脸上满是期待。

    “什么味道?不好,糊了。”

    辰北闻到一股淡淡的焦味后,赶紧把陶罐从火上移开,他铲了一下陶罐底部,果然糊了一些。

    “尝尝味道怎么样。”

    辰北拿起筷子和碗,夹了一块到嘴里。

    “烫烫烫……”

    鱼油和辣椒浸润的豆腐非常烫,但是辰北不舍得吐出来,好一会才吞下去。

    果然,加了辣椒以后,即使豆腐本来的味道不太好,吃起来也好吃多了。

    辰北脸上带着愉悦,在这大雪天,吃着麻婆豆腐,他感觉很满足……

    冬季第三个月,某一天,部落里的一间房子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大笑声。

    “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我成功了!”

    把自己关了两个月的弦,拿着一把新的弓,走出了房门。

    这把弓跟辰北描述的相差无几,上面密密麻麻的缠着麻绳,里面包裹着牛角片和兽筋。

    这把弓,终于不再脆弱,它能初步承受图腾战士的力量,不会再轻易被拉断。

    这是莽部落又一项了不起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