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四十章 专长训练
    冲得最前的是四人中最壮实的一个,满脸怒色,一拳就朝林向城脸上招呼过来。

    林向城身体微微一侧,轻松避开拳头,反手一拳狠狠打在对方肋下,那人脸色唰的一声瞬间惨白下去,忍不住倒抽口冷气,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一脚踹开那人,林向城紧接着挥拳嘭嘭将两个想从背后偷袭的家伙击倒,最后才看向杜增辉。

    杜增辉落在最后边,原本想等同伴打倒林向城后再上前围殴出口恶气,没想到三个同伴转眼间就被撂倒,顿时停下脚步露出惊骇的目光。

    他驻足不前,林向城却不打算放过他,大踏步走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可是......呃!”

    话还没说完,林向城已经挥拳捣在杜增辉脸上,直接将他揍翻在地,马上又是一脚踹中他的肚子,打得他闷哼一声大虾一样蜷成一团。

    转眼间,先前还气势汹汹的四人,这会就只剩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份。

    林向城拍拍手掌,轻蔑地撇了撇嘴。

    别看四人叫得很响亮,真打起来恐怕连寻常的街头混混都打不过,对付他们简直不要太简单。

    “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杜增辉明显没怎么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这个时候还敢叫嚣,满脸怨毒地瞪着林向城。

    “那我就等着了。”

    林向城笑了笑,又赏了杜增辉几脚,揍得他双目圆凸,五官几乎扭成一团,再也说不出话来,方才住手,回身看向已经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三人,冰冷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了一圈,顿时三人就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还不快带着人滚。”

    三人已经被林向城刚才表现出来的干净利落的身手吓住了,听罢不敢再多说,连忙七手八脚地扶起杜增辉,仓惶回到车上。

    不一会,汽车引擎重新发动,像是被人赶着般飞快离开。

    哗啦!

    乌冬扑腾着翅膀落在林向城肩上,他摸了摸乌冬的脑袋,低声道:“跟上去,看看那家伙住在哪里?”

    蹭了蹭林向城的脸颊,乌冬扇动翅膀冲上天空,盘旋一圈后,便追向汽车驶离的方向。

    眺望着乌冬的身影消失在天际尽头,林向城目光一闪,转身离开路口。

    直到他离开过了有一会,一个瘦弱的女孩才从路边树木后探出身子,怔怔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

    回到家中,吃完晚饭,林向城便立刻着手解析法术。

    临近十一点的时候,第四个一环法术‘隐形仆役’就顺利抄录到了贤者之书上。

    十二点过后法术位就会重置,林向城没有浪费,直接消耗法术位召唤出了一个隐形仆役,下达了收拾餐桌和打扫的命令。

    隐形仆役是个隐形、无心智、无形状的仆役,可以从事拿东西、开门、端椅子或清洁整理等简单的工作,但同一时间只能执行一项,此外,它无法用作战斗用途。

    随着林向城命令下达,留在餐桌上的碗筷突然凭空浮起,飘向厨房的洗碗池,不多时,里面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和清脆的碗筷碰撞声。

    值得一提的是,隐形仆役的持续时间取决于施法者的等级,每等级1个小时。

    “三个小时足够把家里清理一遍了。”

    将家务丢给隐形仆役去完成,林向城翻开法术列表,盯着一个个法术沉吟了起来。

    原先他准备再给自己增添一个杀伤性法术,不过考虑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最后还是选择了‘魔法易容’。

    等到隐形仆役将家务做完,林向城也略显疲惫的停下解析工作,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完成例行的解析工作,并成功抄录了一张魔法飞弹卷轴,入账10点职业经验后,林向城离家赶往雷江搏击俱乐部。

    雷江搏击俱乐部的办事效率很快,昨天才提出定制私人训练项目,今天就已经办好,林向城抵达俱乐部后,熊兆便带着他来到一间私人训练室。

    训练室面向走廊一侧的墙壁是一面巨大透明的玻璃,从外面可以清晰看到室内的场景,房间中央竖立着四根铝制直杆,下端固定在地板上,上面则是缠挂着许多弹力绳,交织悬浮在离地约米许的位置,每根弹力绳中央都穿着一颗速度球。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数十棵速度球排布成了无规律的密集阵型。

    “林先生,你觉得这样如何?”带着林向城走进训练室内,熊兆笑着问道。

    “不错。”林向城满意地点头,迈步来到阵型中间,随意挥拳击中就近的一个速度球。

    速度球受力向后飞出,下一秒又在弹力绳的拉扯下快速反弹回来,林向城脑袋偏了偏,轻松躲过,反手击中另一颗速度球。

    就像往沸油中泼入一把水,静止的阵型立刻就被打破,随着林向城的挥拳和闪躲,越来越多的速度球被带动加入了弹射中。

    而林向城也从一开始的游刃有余渐渐变得吃力起来,等到弹射的速度球数量突破两位数时,他后背上很快挨了第一下。

    林向城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闪躲,直到数十颗快速弹射的速度球舞成一片模糊不清的幻影,将他重重包围,几乎每一秒都要挨上四五下时,他才矮身蹲下,一个翻滚从球阵中脱身出来。

    “林先生,你太厉害了。”

    从头到尾旁观了整个过程的熊兆露出又是惊叹又是佩服的神情,昨天对练的时候就觉得林向城反应能力很强,但直到刚才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林向城,在那么多密集的阵型里居然还能支撑五分多钟,换作自己上去,估计不用一分钟就要被打得抱头鼠窜了。

    “难怪林先生的反应能力那么惊人......我是不是也能用这种训练方式提升一下?”熊兆暗暗想道。

    林向城可不知道熊兆内心的想法,闻言淡淡笑了笑,用毛巾擦了擦满头的汗水,补充了点水分,休息一会后便又继续投入到训练中。

    就算有闪电反射在,想要掌握反射闪避专长也不是容易的事,更别说难度更大的直觉闪避,不付出努力和汗水可不行。

    就在林向城埋头刻苦训练的时候,房间外的走廊上忽然经过四五个人,为首的两个女性谈笑甚欢,其中一个穿着轻便的运动服,看上去像是俱乐部的客户,另一个则是穿着俱乐部的教练运动服,身材健美。

    谈笑间,女教练目光无意间掠过训练室内的情形,顿时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