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三十一章 盛开的百合花
    “你、你怎么知道?”

    商艾婷手指一抖,烟灰顿时掉落在光洁的地板上,可她已顾不上,目光死死盯着林向城,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就算是有谢远亮信誓旦旦的保证在前,她对林向城原本也是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这会才终于相信后者有解决噩梦的能力。

    毕竟她从未将噩梦的内容告诉他人,而林向城却能一口说出那头可怕怪物的习惯,在噩梦的最后,那怪物的确每一次都会用触手勒紧她的脖颈。

    坐在旁边的夏薇也忍不住诧异地看了林向城一眼。

    “在你的梦里,那种怪物一共有几头?”林向城不答反问。

    “一头吧......或许更多,我也不知道,就算有复数的怪物,我也根本分辨不出来。”商艾婷揉了揉额角,布满血丝的双眸紧紧盯着林向城,“你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对吗?”

    “或许,我无法保证一定能解决。”林向城缓缓道。

    按照商艾婷的描述,出现在她噩梦的怪物应该是一种名为锁喉怪的邪恶小型掠食者,这种怪物的生物等级普遍在3级左右,如果只有一头的话,以林向城的实力,加上乌冬,很轻松就能解决。

    但如果数量上升到两三头就有些吃力了,更多的话他就只能自保。

    “拜托你了,只要你能让我不再做噩梦,要我出多少酬劳都可以!”商艾婷目光隐隐露出恳求之意。

    她已经有60多个小时没合过眼了,全靠咖啡提神撑着,并且在此前的一个多月里的睡眠质量也极差,每每从噩梦中惊醒,都是浑身冷汗,身体僵硬许久才恢复过来,长时间的折磨让她整个人都深深陷入沮丧焦躁的状态中,甚至影响到了工作,不得不请假待在家中。

    再继续这样下去,在猝死之前,她怀疑自己会先疯掉。

    所以确定林向城或许有办法解决问题后,商艾婷艰难维持的冷静外壳立刻破碎,转而露出柔弱的一面。

    “我尽力。”林向城颔首道。

    商艾婷急促地呼吸几下,压抑着内心的迫切,低声道:“需要我怎么做?”

    林向城刚想回答,房门被敲响的声音突兀响起,打断他们的对话。

    与此同时,隐隐还能听到外面有个声音在喊叫,似乎是个女人。

    “艾婷,艾婷,你在家吗?快开门。”

    听到这个声音,商艾婷立刻皱起眉头,见林向城和夏薇投来询问的目光,低声解释道:“是我的一个老乡。”

    “你不是本地的?”夏薇好奇问道。

    “我之前一直在青阳市,四个月前因为工作需要,才被调派来天新市。”

    青阳市就在天新市隔壁。

    商艾婷看上去很不想搭理敲门的人,无奈喊叫声和敲门声一直持续不停,最终她皱了皱眉,起身走向玄关。

    片刻后,商艾婷走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多岁,五官清秀身材健美的女孩。

    “艾婷,你别生气,我很担心你才......”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注意到客厅中的林向城和夏薇,怔然道:“他们是谁?”

    “他们是谁和你无关,燕珠,如果你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去,我还有事要忙。”商艾婷坐回到沙发上,看也不看何燕珠一眼,皱着眉用力揉着太阳穴。

    何燕珠对商艾婷的逐客之语恍若未闻,快步几步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心疼地看着她憔悴的脸色,“艾婷,你、你怎么水土不服成这个样子。”

    水土不服?天新市北区和青阳市才总共隔了两百公里不到吧,林向城看着何燕珠的神态动作,总感觉哪里有些微妙。

    “我没事。”商艾婷吐了口气,强抑住眉间的烦躁,淡淡道,“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了我什么,还是回去吧,你也要上班的不是吗?”

    “工作哪有你重要,艾婷,我放心不下你,干脆留下来照顾你好了。”

    “不需要,我连保姆都叫走了。”

    “可是你一个人在家我放心不下!”

    “我不习惯家里住多一个人。”

    “我、我不会烦你的,艾婷,求求你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林向城和夏薇眼神渐渐变得古怪起来,看到这里,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两人的关系不普通,尤其是何燕珠,眉间的爱意和关心几乎毫不掩饰。

    在大多数男人心中,两个美丽女性亲密接触的画面是非常诱人的,这和某些女人觉得,两个俊男相亲密接触是很美好的一样,只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种心态的前提是,自己随时可以加入其中。

    似乎是察觉到林向城两人的眼神,商艾婷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我说了,燕珠,我不需要人照顾,你回去吧,我还有客人要接待。”

    “那你告诉我他们是谁?”何燕珠用审视戒备的目光看向林向城和夏薇。

    商艾婷眉头一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林向城不打算任由她们继续争执下去,干脆主动说道:“我是向日葵事务所的林向城,这次来是为了解决商小姐的困扰。”

    “事务所?”何燕珠很快反应过来,“你是私家侦探!”

    她愕然看向商艾婷,“艾婷,你、你不会病糊涂了吧,就算要治疗做噩梦的问题,也该去看医生才对,怎么找了个私家侦探?他们能帮到你什么?”

    夏薇闻言眉头一挑,哼了一声道:“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要是看医生有用,人还会这副模样?我们既然能坐在这里,就说明主人家认可我们的能力,倒是你,明明什么也做不到,却一直在这里死缠烂打,耽搁我们工作。”

    “谁、谁死缠烂打了!”何燕珠怒目瞪向夏薇。

    夏薇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双手抱在胸前,冷哼道:“现在还要再加上个没有自知之明!”

    “我看你们就是骗子,从没听说过私家侦探还能治病!”何燕珠愤然起身,连林向城也一起迁怒上了,目光凶狠地瞪着两人,“有我在,你们别指望能欺骗艾婷,不怕告诉你们,我可是空手道黑带,如果你们现在不赶紧走人,那就别怪我给你们点苦头吃!”

    “呵呵,巧了,我也练过跆拳道,要不我们搭手过下招?”夏薇活动了下肩膀。

    何燕珠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深吸了口气,干脆地脱下身上的外套。

    “好,我就让你见识下空手道的厉害!”

    话音落下,她已然上步踏足,出手抓向夏薇的手腕。

    夏薇撇了撇嘴,就要出手,猛不停被林向城按住肩膀,没等回过神来,后者已经踏前一步,挡在她的身前,横臂招架向何燕珠的手掌。

    林向城对格斗技巧还算颇为了解,一看就知道何燕珠使的是空手道里的擒拿摔投技巧,一旦被抓住手腕,要么腾空翻转受身,要么被锁住手腕按倒在地上——宣传视频里都是这么讲解的,可惜里面没说要是对方不听话该怎么办。

    何燕珠的手掌在距离林向城手臂还有数公分的位置时突兀停了下来,任凭如何使力都无法更进一步,反而随着林向城发力一震,整个人蹬蹬连退数步,差点没后仰摔倒在地。

    稳住身体后,她抬头看向林向城,眼中满是惊骇与难以置信。

    “你这是......气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