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三十章 第二个噩梦受害者
    警员带着人离开后,面馆没过多久就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一些人还在津津有味地讨论着刚才的事情。

    林向城待了片刻,见这里已经没事,便和谢婶告辞,带着夏薇离开面馆。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一走出面馆大门,夏薇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对那人做了什么,怎么他突然间就反水了。”

    要不是t恤男临阵反戈,亲口说出真相,面馆这次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只是令人想不明白的是,林向城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林向城随口胡诌道:“知道催眠术吧。”

    “那是催眠术?”夏薇撇撇嘴,“你可别骗我,哪有催眠术能这么快就让人中招,而且看那人说话时的模样也不像是中了催眠术。”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瞄了林向城一眼,见他神色自然从容,忍不住将信将疑地再次问道,“真是催眠术?”

    “信不信由你。”林向城耸了耸肩。

    夏薇抿了抿嘴,没有再说话。

    林向城知道她还没有完全相信,否则的话应该会开启个技能。

    两人的话题很快转到刚才的事上。

    “我和一个录像的顾客要了完整的视频,刚刚已经传到几个热门的网站上了,半个小时就有了四百多个转发,估计等到了明天,玉秀阁的无耻行为就会传遍整个天新市。”夏薇解气地说道。

    玉秀阁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达成目的不说,还把自己也陷了进去,像这种餐饮连锁品牌最看重的就是名声,名声一坏,生意自然做不下去,别说南区这家连锁店,恐怕北区的总店都要受到不小的波及。

    而经过这次的事,玉秀阁为了自己的名声考虑,估计不会再对面馆下手,面馆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林向城也不用再考虑怎么解决问题。

    委托虽然没了,他心中却没怎么感到可惜,相较之下,还是接下来的噩梦事件更让他关心一些。

    在路口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林向城拨通了纸条上的手机号码。

    “你好,请问是哪位?”

    手机另一边传来略带磁性的成熟女声,声音悦耳,却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沙哑和疲倦,和当初噩梦缠身的谢远亮颇为相似。

    “是商艾婷小姐吗,我是向日葵事务所的林向城。”

    对面沉默了几秒,随后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气多了几分异样,“你就是谢老板说的,那个能治愈噩梦的私家侦探?”

    “是的,我和助手现在正赶往你的公寓,方便见下面吗?”

    “......可以,我会和小区保安提前说一下,你们到了后直接进来就行。”

    “谢谢。”

    挂断电话没多久,出租车就驶入北区,最后在一个看起来就很高端的小区门前停了下来。

    早已得到通知的保安只是简单登记了下,就放林向城和夏薇通过。

    “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个小区的照片,这里好像是天新市数一数二的高端住宅小区,容积率只有0.5,随便一栋价格都是八位数起步。”夏薇环目四顾周遭,忍不住咋舌道。

    小区里基本都是底层洋房,环境优美,有着十分奢侈的绿化面积。

    很显然,事务所这次的雇主非富即贵。

    照着纸条上的地址找过去,林向城不多时就到了门前,按了门铃。

    房子的主人显然早就在等他了,很快就打开门。

    “欢迎。”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长袖长裤家居服的女人,看模样大约三十岁出头,五官姣好,透着成熟女性特有的美丽风情,只是微微凹陷的面颊和眼底清晰透出的阴沉的疲倦,硬生生破坏了这份美丽。

    “打扰了。”林向城朝她微微颔首致意,迈步走进房内。

    夏薇跟在后面,向商艾婷露出个阳光灿烂的笑脸。

    “随便坐吧,抱歉,保姆不在,没有准备茶点水果。”商艾婷说道。

    即便看上去十分疲倦,她说话时身上依旧自然而然发散出一股淡淡的压迫感,令人不由自主的就紧张了起来,看得出平日里应该身居高位。

    只是眼下坐在她面前的两人都不是普通人,夏薇骨子里就有股洒脱的叛逆,内心独立坚强,遇上凶恶的混混都敢直接怼上去,这种场面自然不会紧张拘束。

    林向城更不用说了,整个人的身体状态透着一股恰到好处的放松,既保持着礼貌又不会有任何拘谨。

    “没关系,商小姐,我们这就进入正题吧,听谢叔说,你最近一段时间频繁地在做噩梦,可以和我说说具体的经过吗?”

    或许是林向城的沉稳表现让商艾婷多了几分信心,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斟酌了片刻,缓缓讲道:“我第一次做噩梦是在40天前的晚上,那时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噩梦,就没有理会,然而七天后我又做了同样的噩梦,之后是六天、五天、四天......每做一次噩梦,下一次的间隔时间就缩短一天,直到最近几天,我每晚都会做噩梦,现在已经不敢睡觉了。”

    商艾婷苦笑着指了指茶几角落,那里散乱地堆积着四五个空的咖啡罐,显然她是靠着这些提神,强撑着没有睡觉。

    “我怕睡下去,自己有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向城暗暗点头,商艾婷的状况和谢远亮的差不多,看样子随着时间流逝,噩梦发作的频率会逐渐提高,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病情加重’。

    不过这不是他最关心的地方。

    “噩梦的内容呢?”林向城随后问道。

    商艾婷抿了抿嘴,即便她从见面开始就一直表现得十分平静和优雅,但提及到困扰自己许久的噩梦内容,眼眸中依旧忍不住闪过一抹深深的恐惧。

    “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沉默数秒,商艾婷指了指茶几上的烟盒。

    林向城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夏薇也没有反对。

    点了根女士烟,深深吸了一口,商艾婷缓缓平复情绪,片刻后轻声说道:

    “每次做梦......我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时间都是深夜......然后就有一头怪物来追杀我,不停地追杀,每次噩梦的最后,我都会被它抓住,在即将被杀死的前一刻......突然就醒了过来。”

    “那头怪物长什么样?”

    商艾婷沉默了一会,幽幽答道:“它长得有点像是电影中的异形,大约一米高,四肢很长,像是章鱼的触须,不过尾端有密密麻麻的尖刺,身体皮肤呈灰色,带有斑点......”

    尽管语气中难掩恐惧,但商艾婷仍然竭力清晰地讲明了怪物的特征,听到一半的时候,林向城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那头怪物抓住你之后,是不是喜欢用触手勒紧你的脖子?”

    商艾婷猛然抬头,惊愕地看向林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