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二十九章 真相大白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呆愣愣地望着t恤男。

    “你胡说八道什么,痛得脑袋不清楚了吗?赶紧去医院。”

    寸头青年最先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见势不妙赶紧搀扶着t恤男就要往外走,却被夏薇冷笑着拦了下来。

    “等一下,话都没说清楚,干嘛急着要走,还是说你们心虚了?”

    刚才那句话在场的人可都听得清清楚楚,一直表现得像是路见不平的寸头青年和年轻男子,就是t恤男的同事。

    “我、我们有什么好心虚的!”

    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寸头青年忍不住露出色厉内茬的神色,狠狠瞪了夏薇一眼,伸手就要推开她,“别拦路,我们赶着把人送医院,迟了你负责不起!”

    夏薇哼了一声,探手抓住寸头青年的手腕,轻轻一扭,后者顿时惨叫出声,身体不由自主地侧弯下去。

    “好痛......你干什么......放手!”

    “喂,你们说归说,可别动手动脚。”旁边的警员皱眉提醒道。

    “警官,是他先动的手。”夏薇撇撇嘴,一把甩开寸头青年的手腕。

    后者呲牙咧嘴地揉着手腕,急声辩解道:“我只是想把人先送去医院,有什么话等人治好后再说。”

    “我想用不着了。”林向城微微一笑,继续朝t恤男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t恤男脸上露出一闪而逝的挣扎之色,旋即很快隐没,缓缓答道:“是玉秀阁......”

    “闭嘴!”“住口!”

    寸头青年和年轻男子不约而同呵斥道。

    “该闭嘴的是你们!”夏薇豁然扭头看向两名警员,高声道,“两位警官,你们打算就这么看着吗?”

    为首的警员看到这里,哪还不清楚里头的猫腻,再看人群中已经有不少人正拿着手机拍摄视频,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当即朝寸头青年两人喝道:“你们两个闭嘴,,再捣乱我就把你们抓回警署。”

    “说说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向城继续问道,毫不在意寸头青年两人的干扰。

    一个普通人的意志力根本不足以抵抗‘魅惑人类’法术的效果,从中了法术的那一刻开始,直到法术结束,t恤男会一直将他当做可靠值得信任的人,遵循他下达的绝大多数命令——只要不是自杀和一些明显对自身危害极大的命令。

    听了林向城的话,眼神略微有些呆滞的t恤男继续说下去:“我们三个都是玉秀阁的员工,是老板派我们过来,让我假装吃坏肚子,然后他们两人趁机把事情闹大,好败坏这家面馆的名声。”

    “卑鄙!”

    “太无耻了!”

    t恤男话音刚落,四周的顾客中就有人忍不住出声怒斥,谢远亮和谢婶更是满脸怒容。

    寸头青年满头冷汗,却犹自嘴硬道:“这是诬蔑,我才不认识什么玉秀阁!”

    “我也是!”年轻男子慌忙道。

    “你有什么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吗?”林向城淡淡看了两人一眼,朝t恤男问道。

    “有,我手机里有老板指示我们行动的短信,还有和他们两个聊天的信息,另外,我们都是玉秀阁的正式编制员工,公司里能查得到我们的个人信息。”

    这话一出,寸头青年和年轻男子脸色顿时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食材检查是怎么回事?”林向城继续问道,“你们既然主动提出检查,应该准备了后手吧。”

    t恤男点了点头,答道:“老板说他已经提前收买了面馆的一个服务员,当天早上采购的时候会提前塞进一些腐坏的食材。”

    众人顿时哗然大作,没想到玉秀阁居然处心积虑到了这种地步。

    而更加吃惊的则是谢家夫妇,谢远亮当即扭头,怒目看向缩在人群后方的刘传荣。

    今天早上的食材采购,恰好是刘传荣负责的,这个在面馆干了有两三年的年轻服务员此时已面色苍白,嚅嗫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夏薇眼珠子一转,突然提高声音说道:“玉秀阁太无耻了,想要收购面馆被拒绝了,就暗地里使阴招,之前就不停地派一些混混来骚扰,现在更是想诬陷面馆,弄臭我们的名声,堂堂一家连锁面店,竟然用这么卑鄙不正当的竞争手段,简直不要脸!”

    “难怪我前些日子来面馆的时候看到几个混混一人占了一张桌子还不点菜,原来是玉秀阁派来的。”有熟客恍然大悟道。

    “正常的商业竞争就算了,用下作手段也太卑鄙了。”一个上班族不屑地呸了一口。

    “就是,亏我之前还去那里吃过面,想想就恶心!”

    “这种企业简直是天新市的耻辱。”一个女孩对两个警员说道,“警官,你们可不能任由玉秀阁欺负这家面馆,像谢叔这么老实做生意的老板可不多见了。”

    两个警官对视一眼,颔首道:“放心,我们会秉公执法的。”

    这里的事情已经有人录下了视频,估计用不了多久视频就会在网络上传扬开来,现在的网民最是关心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玉秀阁这次名声肯定要臭大街了。

    “好了,你们三个跟我走。”警员指了指t恤男三人,随后又对谢远亮神色温和说道,“老板,麻烦你也和我们走一趟。”

    “没问题。”谢远亮说道。

    “还有他!”谢婶忽然出声,手中钢漏勺子直指刘传荣,“你这个白眼狼,我们夫妇给你吃好喝好,还开工资,你却帮其他人陷害我们,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我、我知道错了,老板娘,求求你们给我个机会......”刘传荣哭丧着脸道。

    谢婶呸了一声,不再理会他。

    谢远亮则是冷冷道:“你现在被开除了。”

    刘传荣顿时大惊失色:“谢老板......”

    谢远亮直接打断他的话:“不用谢,给我滚!”

    刘传荣呆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他还是被带走了,垂头丧气地跟在警员后头离开面馆,一起跟着的还有几个自告奋勇当证人的熟客。

    临走前,谢远亮总算想起来找林向城的目的。

    “差点忘了,这是那个老顾客的手机号码,我和她说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打电话给她,约好上门见面的时间。”

    将一张写着手机号码和地址的纸条塞到林向城手里,谢远亮走出几步,又拍了拍脑门,回头补充道,“对了,那个老顾客是个单身女性,一个人居住,你一个大男人独自过去不太好,最好还是让小薇陪你一起去。”

    说完这句,他就急急忙忙地离开面馆。

    林向城转过身,朝夏薇耸了耸肩。

    “你也听到了。”

    “这算是助手工作吗?”

    “当然。”

    夏薇眨眨眼,笑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那我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