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二十三章 这不是肇事逃逸吗?
    被汽车正面撞飞出十多米,浑身淌满鲜血,四肢骨折,就这样还能站起来奔跑,不单单是司机,所有瞧见这一幕的路人都呆在了原地。

    几个胆大的已经开始拿出手机来录像了。

    “这、这也太邪门了吧。”周军满脸冷汗,脸上露出见了鬼一样的神情。

    夏薇同样吓得面色微微发白,情不自禁地靠近林向城,唇角绷紧。

    林向城也颇为吃惊,这余建到底吃了什么药,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还能继续跑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影视作品里的小强男主角。

    不过很快他便回过神来,二话不说朝着余建离开的方向追去。

    夏薇只落后林向城几秒,反应过来后也连忙跟上,留下周军和几个小弟在原地面面相觑,满脸惊骇莫名。

    车祸终究给余建造成了无法忽视的沉重伤害,他跑路的速度下降了一大截,没过多久,林向城和夏薇就在四百多米外的大街拐角追上了他。

    这时余建已经重新躺在了地上,身上的血液几乎在刚才的奔跑中流干,皮肤呈现出死一般的苍白,整个人一动不动,双目圆瞪着直直望着天空,早已没了气息。

    “他、他死了?”夏薇怔怔望着面前的情形,满脸失神。

    “显而易见。”

    林向城神色复杂地望着余建的尸体,轻叹口气。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顿时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短短半分钟不到,四周就围上了一圈人。

    瞧见人群中已经有人拿出手机报警,林向城想了想,拉着夏薇朝后面退去,来到路边树下。

    夏薇深深吸了口气,脸色犹自有些发白。

    终究只是个刚上大学没多久的女孩,遇到如此诡异的事情,并亲眼看着一条生命在眼前消逝,对她的刺激还是大了些。

    “感觉不舒服的话,你可以先回去,这里交给我处理就好了。”林向城说道。

    “不用,我没事。”夏薇轻轻摇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还以为你会立刻离开呢,私家侦探不是一般都不太想和警员接触的吗?”

    “这样说也没错,不过这次的事故我们可以说是当事人,就算现在离开,过后也会被警署传唤询问,还不如现在就解决了,省得麻烦。”林向城随口道。

    夏薇释然,还待说话,却看到林向城突然走开,朝十多米外的奶茶店走去,不多时便拿着两杯饮料走了回来。

    “警车估计还要一会才到,先喝点东西压压惊。”

    夏薇微微瞪大眼睛,说道:“刚刚才见着那种场面,你居然还喝得下东西。”

    “那有什么。”林向城一把将饮料塞到夏薇手中,端起自己那一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在佩兰大陆比这惨烈得多的场面他都见识过不少次,亲手杀死的生命更不止三位数,单纯的尸体已无法令他产生多少波澜。

    看着林向城平静的面色,再感受着手中饮料传递来的暖和触感,夏薇迟疑了下,还是低头喝了一口。

    “这是......香蕉牛奶?”

    “嗯,牛奶中的色氨酸能够镇定神经,平缓情绪,正适合你现在的状态。”林向城轻笑道,“此外香蕉中大量纤维素还有润肠通便的作用......”

    “喂,前半句话就够了!”夏薇嗔怪地打断林向城的话,白了他一眼,脸上却不自觉地多了几分笑意。

    林向城笑笑没有继续说话,安然喝起饮料来。

    过了有一会,警车抵达了现场,几个警员从车上下来,为首的还是林向城认识的人,那个曾经在病房里见过的中年警员。

    “是谁报的警?”中年警员环顾一圈,高声问道。

    “是我,警官。”人群中立刻有人站了出来。

    “你有看到肇事车辆的车牌号码吗?”

    报警的人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旁边一个脸色仓惶的微胖男子,后者正是那个开车撞飞余建的司机,见状举起手来,欲哭无泪地说道:“警、警官,是我开的车。”

    中年警员愣了愣:“不是交通肇事逃逸吗?你没逃跑?”

    “警官,逃逸的是死者。”有人指了指地上的余建。

    中年警员:“......”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解释下,中年警员这才明白事情的始末,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只看尸体都能猜到死者当时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就这样临死前还能跑个几百米,这怎么听怎么不科学。

    呆愣了一会,中年警员揉了揉眉心,叹气道:“算了,小王,你去把周军带到警署,小郑,你留下来跟进后续手尾,至于你,还有你们两个,和我回警署一趟。”

    他依次指了指肇事司机、林向城和夏薇。

    安排好一切后,中年警员立刻载着林向城三人先赶回了警署。

    等录完口供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证明自己的身份后,警署并没有为难林向城和夏薇,很干脆地放他们离开,说到底两人只是受人委托调查余建的下落,和余建的死亡几乎没什么关联,反倒是周军等人,估计至少要脱一层皮。

    经过走廊时,迎面走来两个身着西装的男女,男的身材高大修长,气息精悍,女的娇小玲珑,浑身上下透着仿佛小动物般的柔弱温顺气质。

    唯一相同的一点是,两人看上去俱都与南区警署格格不入。

    擦身而过的时候,林向城盯着西装女多看了几眼,察觉到他的目光,女孩缩了缩脑袋,却还是挤出略显拘谨的笑容,朝他颔首致意。

    林向城回以笑容,反倒吓得女孩移开目光。

    “这两人应该不是南区警署的人。”林向城脑海中闪过念头,这么胆小的女性警员在南区可待不下去。

    摇摇头,他收回视线。

    走出警署大门没多久,林向城就接到了赵萍萍的电话。

    甫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了赵萍萍夹杂着丝丝哽咽鼻音的声音。

    “谢、谢谢你,林所长,尾款我之后打到你账户上。”

    很显然,她已经知道了余建的死讯,为了求证林向城的身份,警署必然会联系她。

    沉默几秒,林向城轻声道:“节哀顺变。”

    “......谢谢。”

    赵萍萍显然克制得很辛苦,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嘟嘟声响起之前,林向城隐约听到了决堤而出的悲伤抽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