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十八章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前往星汇KTV的路上,林向城向夏薇详细讲解了一遍委托的内容,顺手将余建的照片发给了她。

    “我还以为电视剧里演的情节都是夸张化了的,没想到现实中居然真的有这种事。”夏薇瞪大眼睛咋舌道。

    “不然怎么会有艺术作品源自于生活的说法。”林向城耸耸肩。

    夏薇蹙眉道:“那个余建不会是骗子吧?”

    “谁知道呢,反正这和委托内容无关。”林向城看了她一眼,提醒道,“我们的工作是找到人,其余一切无关事项都不要插手,尽量避免掺和进委托人的事情中。”

    “我知道了,大侦探。”夏薇做了个鬼脸,笑道。

    “要叫我老板。”林向城佯装出严肃的表情。

    “遵命,老板!”夏薇配合地挺直腰肢端正神色,话刚说完自己就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没过一会,两人抵达距离盛明学院不远的星汇KTV。

    这会不过下午两点多,KTV还没什么人光顾,大堂空空荡荡的,吧台后面只有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伙子在低头玩手机,时不时打个呵欠。

    “我们是要找里面的人询问余建的下落吗?”夏薇探头朝玻璃门内看了一眼,转头向林向城问道。

    林向城点点头:“他的同事或许知道些什么。”

    “好,看我的。”

    夏薇说着打开随身的小包,从里头取出耳钉和项链带上,又掏出工具简单化了个妆,涂了宝蓝色的眼影和唇妆,紧跟着挽起T恤下摆在高处打了个结,露出平坦紧凑的小腹,配上比例修长,曲线顺滑的小腿,显得格外吸引人眼球。

    等拾掇完,她整个人一下子多了几分火辣诱人的气息。

    林向城看得啧啧称奇,明明只是随意捣鼓几下,形象就一下子就变了个样,这手艺还真是令人惊叹。

    “可惜没带指甲油,不然涂上会更好些,不过算了,这样也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夏薇朝林向城使了个眼色,带头走进KTV里。

    瞧见有人进来,吧台后的青年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懒洋洋问道:“要什么包?”

    “迷你包就好。”夏薇走近前,往吧台上一趴,笑嘻嘻道,“帅哥,问你个事,建哥是在这里工作吧?”

    青年打量了夏薇几眼,见她衣着清凉肤色健康,耳钉项链都带着,除了鞋不是高跟和没有纹身外,基本符合常来这种地方玩的形象,倒也没怀疑什么,随口道:“余建吗,他是在这里打工。”

    “那他人呢?我找他有事。”

    “你没他电话?”青年斜睨了夏薇一眼。

    “这不是来要电话了吗,上次在盛明学院看到他,觉得他长得挺合我口味,就想着来找他加个好友,喏,我当时还偷偷拍了照片。”夏薇掏出手机,将余建的照片亮给青年看,“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建哥在星汇KTV工作。”

    看到照片,青年神色一缓,瞥了后面的林向城一眼。

    “这是我亲哥,这种地方我一个人来多危险啊,所以叫了他搭伴。”

    听了这话,青年眼中的怀疑之色这才完全消散,笑着说道:“你来迟了,余建那小子早两个礼拜就不见人影了,怎么打电话都不接,老板已经炒了他鱿鱼。”

    “啊,那他去哪里了?”夏薇装出吃惊的表情。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和他也不熟。”青年耸耸肩。

    两人又聊了几句,随后夏薇找了个借口,推说临时有事,拉着林向城转身走人了。

    “你经常来这种地方吗?”

    走出KTV大门,林向城忍不住问道,夏薇刚才的举动怎么看怎么熟练。

    “以前没开始打工的时候来过不少次,我对唱K不感兴趣,但宿舍和班级聚会总不好推辞吧。”

    远离KTV一段距离后,夏薇取下耳钉项链,又从小包里掏出工具开始卸妆。

    “这种地方呢,绝对不能以乖乖女学生的形象来,否则很容易遭到骚扰,化个妆打扮一下比较保险。”

    林向城顿时恍然。

    的确,与大众所认知的并不一致,X侵受害者中,那些穿着性感纹身遍体的火辣女郎只占少数,反倒是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老实姑娘,更容易让罪犯蠢蠢欲动。

    尤其是在KTV和酒吧这类地方。

    “怎么样,我这助手能力不赖吧?”夏薇略显得意地朝林向城扬了扬眉,脸蛋又恢复了素面朝天却充满青春气息的模样。

    林向城干脆地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如果夏薇也是职业者的话,那她的技能至少是十级往上。

    “接下来怎么办,连余建的同事都不清楚他去了哪里,我们要怎么找到他?”夏薇回到正题上来。

    “去他住的出租屋里看看,或许能找到点头绪。”林向城将写着地址的纸张递给夏薇,“这附近你比我熟,看看认不认识路。”

    夏薇接过一看,点头道:“离这不远,走几百米就到了。”

    想想也是,余建怎么也不会挑个离工作地点老远的地方居住。

    “走吧。”

    林向城二话不说让夏薇带路。

    设施完善的小区在南区十分罕见,绝大部分要么是几十年前留下来的老旧小区,要么就是面积狭小的公寓和出租屋。

    余建居住的地方便属于后者。

    穿过满是黑褐色积水的街道,两人来到一栋破破烂烂的公寓楼前。

    公寓楼是四层构造,走廊另一侧是半人高的护栏,从大街上可以清晰看到一排排房门。

    楼体明显经历了不短岁月,斑驳的墙壁上还残留着枯黄的爬山虎,楼梯布满锈迹,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音,仿佛随时会坍塌一样,让人心惊胆战。

    余建的房间位于顶层,林向城和夏薇顺着门牌号很快找到目的地。

    无需林向城提醒,夏薇主动上前一步,一边敲门一边喊道:“有人在吗?”

    林向城则是退到门的另一侧,恰好避开门缝。

    如果屋里有人,那么一个女孩敲门,显然比一个成年男性敲门更不容易让对方心生戒备。

    可惜隔了半分多钟,里面始终没传来任何回应。

    夏薇扯了下门把,房门被锁住了无法打开,于是她转头看向林向城,想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却发现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

    “怎么了?”

    循着林向城的目光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歪歪扭扭连成一线的黑褐色污痕,从门缝底下向外延伸,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蔓延出一米多的长度。

    “这是......”夏薇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一变。

    “血迹。”林向城证实了她的猜想,有过丰富搏杀经验的他很轻松就辨认出这些黑褐色痕迹是什么,“看样子我们要找的目标,状况不是很妙。”

    他示意夏薇让开位置,站到门前朝着门把手轻轻拍了下,顿时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房门应声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