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十二章 奇怪的玉石
    半个小时后,林向城抵达了远亮面馆。

    面馆前门已经锁上,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还亮着灯光。

    林向城脚步不停,直接绕到后门,老远就看到坐在门口台阶上抽烟的谢远亮。

    相比数天前见面的时候,谢远亮的脸色又灰败了不少,整个人死气沉沉。

    瞧见林向城,谢远亮连忙掐灭烟头起身,满含期待地问道:“向城,是噩梦的事有眉头了吗?”

    “谢叔,我们进去再说。”林向城拍拍他的肩膀。

    谢远亮虽然心急,但还是依言回到屋里。

    “向城来啦。”

    谢婶正在客厅里坐着,瞧见两人进来,朝林向城颔首致意了下,又担心地看了眼谢远亮,起身去厨房准备茶水了。

    在沙发上坐下,林向城直奔主题问道:“谢叔,你现在几天做一次梦?”

    “大概三天一次吧。”

    “下次是什么时候?”

    “......就在今晚。”

    林向城暗暗点头,他倒是赶了个巧,“谢叔,我想看看你做噩梦时的状态。”

    谢远亮愣了愣,迟疑了下,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也不用去卧室,他直接就在沙发上躺下,兴许是因为无论肉体抑或精神都到了濒临极限的地步,后脑勺刚沾到柔软的沙发扶手没多久,谢远亮就进入了梦乡。

    客厅顿时安静下来,只余下从厨房传来的微弱的煮水声。

    林向城静静站在沙发前,目不转睛盯着谢远亮的状态。

    目前他对噩梦也是一知半解,无从下手,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初步调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头绪。

    静默持续了两分钟不到,很快就被压抑的痛苦呻吟打断,谢远亮的身体僵硬着一动不动,面庞却渐渐变得扭曲起来,眼皮下的眼珠子不住的乱转,似乎正身处于某种极致的恐怖中。

    很显然,噩梦开始了。

    林向城暗暗绷紧身体,主要视线依旧放在谢远亮身上,眼角余光则暗暗观察起四周的状况,做好随时动用法术的准备。

    与此同时,一抹黑影从敞开的窗户飞了进来,无声无息地落在林向城肩头,乌冬深邃如黑曜石的瞳孔将周遭的情景映入其中。

    时间渐渐流逝,客厅始终一片安宁,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片刻后,谢远亮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满头大汗,身上的背心几乎湿透了大半。

    “没事吧,谢叔?”林向城按捺下心中的疑惑,沉声问道。

    “没、没事。”谢远亮呼吸急促地答道,“过一会就好,过一会就好。”

    好半晌,谢远亮才缓过气来,甚至顾不上询问林向城肩膀上为什么多了一只乌鸦,第一时间急匆匆问道:“怎么样,向城?”

    林向城摇了摇头,谢远亮眼中的希冀光芒顿时黯淡了下来。

    “谢叔,你好好想想,两个月前开始做噩梦那段时间,你身边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林向城本就没期望能这么简单就能查出噩梦的背后真相,见状也不气馁,而是换了个思路询问。

    谢远亮神色忧愁地苦思了一会,摇头道:“两个月前我就和你谢婶回了老家一趟,其余时间都在开门做生意,哪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这样啊。”林向城微微皱眉。

    原因应该不是单纯出在回老家这件事上,谢远亮夫妇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那你最近有接触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奇怪的东西......”

    被林向城这么一提醒,谢远亮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奇怪的东西,不过我回老家探亲的时候,在老宅的仓库翻出了一块玉石......”

    说着,谢远亮连忙起身冲进卧室,不多时拿着一个铝制方盒跑了回来,打开盒子,从一堆首饰里翻出一块玉石,手掌颤抖着递给林向城。

    “向城,你、你说会不会就是这块玉石捣的鬼?我经常做噩梦,会不会就是这东西带来的诅、诅咒......”

    林向城面色平静地接过玉石,拿到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玉石质地晶莹剔透,看着像是翡翠,不过透过客厅的灯光,依稀可以瞅见里头有不少微小的白点,似乎是气泡,而且用手指轻敲的话,发出的声音颇为沉闷,远不如翡翠来得清脆。

    即便对玉石不太了解,林向城也猜得出手上这玉石多半是水沫子,而非翡翠,前者价格远不如后者。

    谢远亮估计是将这块水沫子误以为翡翠,所以专门带了回来。

    然而林向城检查了半晌,却始终看不出半点端倪。

    犹豫了下,他直接对准水沫子扔了个能够侦测魔法物品的‘侦测魔法’,可反馈回来的结果却令人失望,这水沫子并非魔法物品。

    “怎么样,看出些什么了吗?”谢远亮咽了口唾沫。

    林向城微微摇头,不等谢远亮露出失望神色,又继续道:“虽然看不出什么,但也不能排除就是这块玉石的缘故,谢叔,除了玉石,还有其他想得到的东西吗?”

    “没有了,我又不喜欢捣鼓收集些奇怪的物品,要不是看这块玉石值钱,我也不会把它带回来。”

    谢远亮有些失魂落魄地摇了摇头,半晌后脸上蓦地涌起一股怒气,突然探手抓过林向城掌心间的玉石,狠狠朝地上摔去。

    照他想来,既然玉石可能有问题,那就干脆砸烂它,一了百了。

    林向城吃了一惊,来不及阻止,玉石已经重重摔落在客厅的瓷砖地板上,咔嚓一声碎成数块。

    空气微微一滞。

    一股无形的波动刹那间如飓风席卷开来,眨眼间扫遍整个客厅。

    林向城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眼前一黑,意识瞬间被拖入黑暗的漩涡中。

    犹如做梦一般的恍惚感顿时充斥整个脑海,身体的触感变得格外迟钝。

    仿佛只过了一瞬,又好像做了很长时间的梦,林向城某一刻突然清醒过来,重新睁开双眼。

    不知什么时候,四周的景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已然不在客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