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六章 噩梦
    “最近没怎么睡好。”

    听到林向城的话,谢远亮苦笑一声,沙哑着声音说道。

    “你这模样可不像是没睡好。”林向城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倒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一样。”

    谢远亮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我还真不是缺觉,最近两个月来,我每天都会睡上七八个小时。”

    林向城诧异地挑了挑眉,按理说正常人每天睡七八个小时足够了,就算睡眠质量差一些,顶多就是疲惫点,不可能变成谢远亮这副病恹恹的模样。

    正在煮面的谢婶插嘴道:“睡倒是睡够了,可他隔三差五老是做噩梦,每次醒来都浑身大汗,要缓好久才能起床。”

    噩梦?

    林向城转头看向谢远亮,见他只是满脸苦涩没有反驳,不由暗暗惊奇,什么噩梦能把人折磨成这种样子。

    “谢叔,你去看过医生没?”

    “医院早就去过了,连心理医生也看过了,可是都没用,噩梦该做还是照做。”谢远亮长长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噩梦?”

    “就在两个月前,一开始还是一个礼拜做一次,后面间隔渐渐缩短,现在每三四天就要做一次,我也很发愁。”谢远亮摇摇头,“再这样下去我都担心自己会不会猝死。”

    谢婶闻言连忙啐了一口:“大吉大利,大吉大利,瞎说什么胡话!”

    谢远亮只是苦笑摇头,没有说话。

    思索一阵,林向城好奇问道:“谢叔,你做的什么噩梦,还记得清吗?”

    “我倒是想忘记。”谢远亮神色一黯,脸上露出心悸之色,迟疑了下,还是说道,“噩梦的内容很古怪,每次做梦,我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医院、大街、广场......唯一相同的,就是每次都会被一头怪物追杀。”

    这个回答着实出乎意料,林向城怔了一怔,奇道:“什么怪物?”

    谢远亮眼中闪过一丝惊惧,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涩声道:“我也不认得那是什么怪物,它长得有点像斗牛犬,不过没有毛发,脚很粗很短,头上还有两根长长的触角......”

    噩梦中的怪物显然给谢远亮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一边说着,脸上还情不自禁地浮现浓浓的恐惧神色。

    而随着谢远亮的话语,林向城神色也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无他,只因谢远亮口中的怪物形象,与他印象中的某种怪物渐渐重合了起来。

    裂心魔幼体。

    一种以吸食生物心智能量为生的异怪。

    它们的生物等级并不高,只有2级,仅仅比地精和骷髅好一些,不过也强不到哪儿去,在进化为成年个体之前,裂心魔幼体在无数怪物中毫无疑问处于底层序列。

    这种怪物在佩兰大陆也不多见。

    不过这不是林向城吃惊的原因,让他诧异的是,谢远亮为什么会梦见裂心魔幼体,这可是佩兰大陆的怪物,这个世界压根不存在才对。

    “向城,你说......我会不会是遇到了脏东西?”谢远亮满脸掩饰不住的担忧。

    脏东西?

    林向城哑然失笑,幽灵和怨魂他倒是真的遇到过,不过是在佩兰大陆,这个世界他可从没见过那种东西。

    再说了,谢远亮梦见的也不是幽灵或怨魂,而是裂心魔幼体。

    思索片刻,林向城问道:“谢叔,你做噩梦之前,有见过那种怪物,呃,比如图画影像之类的?”

    “没有。”谢远亮想了一会,摇了摇头。

    这个回答不出林向城所料,但与此同时他也更加困惑了,正常来说人不会梦见自己从未见过的事物,就算是潜意识组合起来的形象,也大都似是而非,模糊不清,可谢远亮不但记得十分清楚,连描述的怪物形象也完全契合裂心魔幼体的外形,要说其中没有古怪肯定不可能。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噩梦。

    “难道佩兰大陆的怪物真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林向城脑海中忍不住闪过这个念头。

    他既然能来回穿越佩兰大陆和这个世界,那佩兰大陆的怪物降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可令他想不通的是,裂心魔幼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谢远亮的梦中?

    裂心魔幼体可没有侵入梦境的能力。

    见林向城沉默了下来,还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谢远亮仿佛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谢婶则是口直心快地道:“向城,你有法子解决老谢的问题吗?”

    林向城看了谢远亮一眼,沉吟道:“我有点头绪,不过要回去查下资料才行。”

    事实上发生在谢远亮身上的事他同样闻所未闻,能不能解决还得详细调查一番才知道,但不是现在。

    裂心魔幼体很弱小没错,但那是相对从前的林向城而言,如今的他不过是个1级的法师,要是在调查过程中意外直面裂心魔幼体的话,取胜的把握着实不高。

    法师属于后期职业,低等级时实战能力不高,只凭着几个辅助类的零环法术去对付一头裂心魔幼体,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至少得等升到2级以后才行。

    谢远亮被噩梦困扰已久,听到林向城的话,顿时欣喜若狂:“真的吗?向城,你、你可别忽悠谢叔!”

    “别激动,谢叔,小心身体。”林向城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我会尽力试试,不过话说在前头,我也没有十足把握。”

    “尽力就好,尽力就好。”谢远亮搓了搓手,患得患失的心情全部显露在了脸上。

    林向城没有再多说什么,等谢远亮情绪平复下来,才转移话题问道:“话说回来,谢叔,你之前说有事要拜托我,是什么事?”

    “差点忘了!”

    谢远亮一拍脑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宣传单,“最近经常有人来面馆捣乱,我怀疑是这家店在背后搞鬼,你看能不能收集到证据,我好报警处理。”

    宣传单上是一家新开业不久的面馆,名字很有文艺气息,叫玉秀阁,林向城隐约记得好像是华京区一个颇有名气的连锁品牌,在北区貌似就有两三家连锁店,没想到现在开到南区来了。

    恶性竞争吗.....

    林向城点点头,收起传单:“好,交给我。”

    “定金我等会儿转给你。”

    林向城没有客气,点头应了下来。

    这时塑胶门帘突然掀开,夏薇探头伸了进来,朝林向城喊道,“有空位了哦。”

    林向城这才醒觉自己和谢远亮聊了很久,看了眼夏薇忙得红扑扑的脸蛋,笑道:“我还差你一顿饭呢,择日不如撞日,干脆现在就还你得了,去外面吃?”

    “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还在上班。”夏薇笑道。

    谢远亮看了看林向城,又看了看夏薇,大方地一挥手,“小薇,你和向城出去吃吧,店里现在也闲下来了,你今天就早点下班。”

    夏薇微微一愣,看了面带微笑的林向城一眼,想了想点头道,“那好,谢谢谢叔,不过店内还有几桌客人,等他们吃完我再下班,可以吗?”

    最后一句话却是在向林向城征询,后者当然不会拒绝。

    等夏薇回到大堂忙碌,谢远亮才笑着问道:“你和小薇关系很好?”

    “也不算。”林向城把车祸的事说了一遍。

    听罢,谢远亮顿时瞪大眼睛:“你这小子,出了这种事也不和我说一声,有把我当你叔吗?”

    “这不是没什么事吗,我也就没想麻烦您老人家。”林向城笑道。

    “你啊......”

    谢远亮摇了摇头,却没再说什么。

    “谢叔,你什么时候换的服务员?”

    “半个月前,小刘有事回老家一趟,我就招了个临时工,小薇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一个礼拜来面馆上两天班。”谢远亮说道,“这女孩子不错,手脚轻快,干活麻利,怎么,你想追她?”

    林向城笑了笑,没有回答,转头看向外面的大堂。

    透过操作台,可以看到夏薇如同穿花蝴蝶一样,端着汤碗在桌椅间来回走动,大堂角落的空调运转得呼呼作响,她的额头却浮起一层细密的汗水,不过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意,透着感染力十足的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