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狩猎噩梦 > 第三章 解析法术
    法师想要施展法术,必须先将法术解析并抄录到法术书上。

    按照级别,法术由低到高一共分为十个等级,最低为零环,最高则是九环,再往上则是传奇法术。

    贤者之书的法术列表囊括了从零环到传奇等级的所有法术,但林向城只有的权限,想要施展法术,仍旧绕不过解析和抄录的环节。

    0级法师能够解析的只有最低阶的零环法术。

    翻开法术列表,十八个零环法术在书页上排列浮现而出。

    强酸四溅、晕眩术、闪光术、侦测毒性、法师之手、冷冻射线、修复术......

    绝大多数都是辅助类法术,仅有的几个杀伤性法术,威力也极其有限,这也是零环法术又被称为戏法的原因。

    身为曾经的传奇法师,林向城对这些法术早已滚瓜烂熟,随意挑选了一个晕眩术,便躺在床上闭眼开始解析。

    所谓的解析法术,通俗点说就是理解并记忆法术模型,并在这一过程中将其‘铭刻’到自己的法术书上,然而即便是最低阶的零环法术,其构造也远远称不上简单。

    所以法师才对智力属性极为苛求。

    智力代表着理解能力和记忆能力,智力不够的法师很难理解复杂的法术回路和法术节点,自然也谈不上掌握法术模型,这类人即便解析零环法术都要花上很长时间。

    好在林向城不但智力高达15点,此前还有过解析经验,再进行一遍相对要简单许多。

    时间在沉浸中飞速流逝,期间护士来看了几次,只当他在睡觉,便没有打扰。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林向城终于成功解析晕眩术,并将其抄录在了贤者之书上。

    “解析法术成功。”

    “你的法师技艺获得提升,获得10点职业经验。”

    林向城看了眼个人面板,职业一栏已变为‘法师0级’

    “解析一个法术大约要一天多一点,看样子出院前后应该就可以将等级提升到1级了。”

    解析法术极为耗费精神,无法长时间持续,否则一旦精神损耗过度,轻则头疼难忍,重则精神萎靡数日,反而得不偿失,所以林向城中间休息了几次,加上吃饭、睡觉和应付医生检查,实际上真正花在解析法术上的时间不过三四个小时。

    正当他准备继续解析第二个法术时,房门却突然敲响。

    警员来了。

    考虑到车祸当天林向城就已经醒来,而当地警署除了事故初期例行询问外,便一直没有出现,直到今日才到来,其办事效率可见一斑。

    不过林向城早已习惯了,这里毕竟是南区,在天新市警署看来,南区的事故重要性要远远低于北区。

    两个警员的态度也证明了这一点,询问的过程中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例行公事的意味。

    末了,其中一个中年警员说道:“林先生,我们已经找到了被遗弃在路边的肇事车辆,和夏薇小姐提供的车牌吻合,也的确发现了撞击痕迹,不过车主坚称车辆在上个礼拜就已经失窃。”

    林向城眉头一挑,“监控录像呢?”

    “事故现场的摄像头坏了。”

    林向城一怔,似笑非笑道:“那还真是巧。”

    中年警员看了他一眼,继续道:“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车主就是肇事者,不过车主说了,终究是他不小心丢失车辆才导致车祸发生,所以愿意为此做出赔偿,车主的代表人现在就在外面等着。”

    说到这里,中年警员顿了顿,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再说话时言语间已多了一丝劝解,“林先生,我看你还是接受人家的赔偿吧,这是你应得的。”

    林向城神色颇为平静,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警官,那就麻烦你把人叫进来吧。”

    中年警员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西装革履一副精英人士气派的男子就走了进来。

    “你好,林先生,我叫孙振。”

    甫一见面,男子就面带微笑地用双手递上一张做工精巧的名片。

    林向城接过一看,工作职务一栏写着‘金锦集团董事长秘书’。

    金锦集团是天新市两大商业集团之一,在本地有着不小的势力,主营业务是连锁酒店,不过听说最近开始进军物流行业。

    对普通人而言,金锦集团毫无疑问是难以对抗的庞然大物,集团董事长杜德林在天新市更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

    “那辆车是杜德林的?”林向城抬头问道。

    孙振摇头道:“不,是我们董事长的公子,杜增辉杜少的。”

    林向城恍然,原来是杜德林的儿子,难怪了。

    “林先生,对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董事长和杜少都感到很抱歉,所以专程派我来向你道歉,以及做出赔偿。”

    一边说着,孙振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里取出一张支票递给了林向城,金额一栏明晃晃地写着一个1和五个0。

    十万块,对普通人而言已算得上一笔不小的金额。

    林向城目光微微一闪,面色平静地接过支票,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

    见状,孙振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感谢你的谅解,那么,我就不打扰林先生休息了,告辞。”

    话落,他便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走人。

    两名警员对望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紧跟着也离开了病房。

    等到房间重新安静下来,林向城眼中才露出一闪而逝的冷意。

    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罢休,只是形势比人强,对方摆明安排好了一切,就算闹下去也讨不了好,倒不如接下支票,让对方以为自己已经服软,放松警惕,等有了足够实力的时候再报复回来。

    有贤者之书在,报仇的机会想必不用等上太久。

    向后靠倒在床头板上,林向城唤出贤者之书,继续解析第二个法术。

    这个世界未必是完全的丛林法则,但弱肉强食的道理却是永远通行的,任何道理都不必讲,唯有力量才是根本的。

    “还是要尽快提升实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