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14章
    “等一下!”

    刚刚还一脸坚决的瑞葛兹,听到俞琦香的话后脸色立刻变了。

    每个月10万雷亚尔的购买量,如果真得让他抽佣的话,他起码能抽1万雷亚尔,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瑞葛兹连忙问道:“你……说得是真得,没有骗我?”

    俞琦香很自然的说:“这有什么骗不骗的,我只要打个电话,立刻就会有人带着钱过来买货。我只是希望有钱大家赚,而不是你一个人独吞。”

    瑞葛兹被这个意外的惊喜冲昏了头脑,信了她的话。

    走到一边拿出电话打给巴亚诺,向他说明了情况。

    巴亚诺听说是两个外国学生,顿时放下了戒备,让瑞葛兹把人带过去面谈。

    “我已经跟巴亚诺老大说好了,他让你们现在就过去。”瑞葛兹走过来把通话结果告诉俞琦香和陈牧两人,“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耍花招,想甩了我单干,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俞琦香一脸真诚的笑说:“怎么可能呢?有钱大家赚,吃独食在这个社会是混不开的。”

    瑞葛兹看向陈牧,陈牧:“她说的对。”

    瑞葛兹对他们俩的态度很满意。

    “走吧!”

    ……

    半个小时后,他们乘车来到了普雷塞瑞贫民窟,一个由铁皮和红砖构建而成的世界。

    陈牧和俞琦香跟着瑞葛兹来到一座三层小楼前面。

    这座小楼不像别的房子那样到处修修补补,而且顶盖不是铁皮,而是瓦盖。

    另外小楼门口以及一楼、二楼的阳台上,都有抱着冲锋枪的黑人青年在来回巡视。

    而第一天降临时见到的那个尤利斯赫然在列,还有其他见过的几个小鬼也在附近路边打玻璃球,包括那个近视眼小罗梅。

    这让陈牧心脏不由紧了紧。

    不过小罗梅只是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不再关心,继续趴在地上和小伙伴打玻璃球。

    陈牧下意识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心里松了口气。

    很快他们来到小楼门口。

    其中一个黑人青年上来搜了一遍身,确定他们没带武器后才放他们进去。

    屋内的装修类似于叙%利亚风格,水泥地、水泥墙,两块木板搭起来的柜子上放着一台彩色电视机,别的一无所有。

    顺着没有扶手的楼梯一路上到三楼。

    露天阳台上,一黑一白两个男人正在慢条斯理的喝茶,身上弥漫着一股子彪悍的气息,大佬风范尽显无疑。

    每人身后还站了两名黑人持枪大汉,不是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就是手上套着满钻戒指,充满着暴发户的气息。

    跟在瑞葛兹身后的陈牧和俞琦香,迅速观察了一下阳台上的情形,待发现那个白人男子就是巴亚诺后,巡视用眼神和身体姿势迅速交流了一番。

    陈牧:“你左我右?”

    俞琦香:“可以!”

    陈牧:“等我暗号。”

    俞琦香:“嗯!”

    “老大,就是他们!”瑞葛兹走到头发蓬松、满脸胡子拉碴的巴亚诺旁边恭敬的说到。

    巴亚诺斜乜了他身后的陈牧两人一眼,挥挥手,示意他推到一边去。

    等陈牧和俞琦香走到跟前,慢腾腾的说:“就是你们要买货?”

    陈牧笑眯眯的说:“当然!不过能不能先跟巴亚诺老大借一样东西用用?”

    巴亚诺奇怪道:“借什么?”

    “你脑袋!”不等陈牧说话,俞琦香抢着说了一句,然后手一翻,手里多了一把造型炫酷的手枪,对准巴亚诺的脸就是一枪。

    “砰!”

    近距离下,巴亚诺的脸被子弹打了个稀巴烂,连最好的入殓师都不可能修好,他的葬礼算是被彻底毁了。

    随后俞琦香毫不停歇,子弹像疾风骤雨一样射向巴亚诺身后的两名心腹手下。

    这边陈牧也不满,在光头黑人及其手下反应过来之前,HK45手枪已经握在手上。

    “乓!乓!乓!”

    “噗!噗!噗!”

    一人连开三枪,枪枪致命,六个人转眼间已经被打死在地。

    他们身前的玻璃茶桌也翻到在地,发出“呼啦啦”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陈牧两人脑海里传来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

    陈牧扭头不满道:“你干嘛抢我台词?”

    俞琦香龇牙笑到:“我以为是你给我的暗号呢!”

    陈牧:“……”

    托马斯已经被眼前血腥的一幕给惊呆了,等反应过来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哀求道:“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

    “砰!”俞琦香一枪轰在他脑袋上,“我信你个鬼!”

    “哇靠,这种D贩子竟然也算中立人物吗?居然扣我经验值,还有没有天理了?”俞琦香吐槽了一句。

    “废话,系统肯定根据剧情人物对我们的威胁程度来判断邪恶中立,而不是剧情世界里的好坏。要不然你去刷经验值怎么办?”

    陈牧解释了一句,同时飞快的换上陶瓷防弹衣,然后捡起地上的乌兹冲锋枪跑向楼梯口。

    楼上的枪声引起了楼下D贩的戒备,有人已经上来查看了。

    “楼上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老大在试枪!”陈牧走到楼梯口胡诌了一句,然后对着楼下两个没有防备的毒贩就是“乓乓”两枪。

    脑海响起熟悉的经验值提示声。

    楼下两个毒贩的死亡,终于引起了小楼里其他毒贩的注意,他们立刻开枪还击。

    “乒乒乓乓。”

    “哒哒哒哒哒哒……”

    楼梯口的楼板被冲锋枪子弹打得稀巴烂,硝烟滚滚,浓烟弥漫。

    而俞琦香走到露台边朝楼下看了眼,然后对着楼下就是“乓乓乓”三枪。

    楼下传来几声惨叫。

    紧跟着耳边就响起了经验值声音。

    楼下的枪声顿时一滞。

    陈牧立刻对准楼梯口喊道:“我们不是来抢地盘的,而是跟巴亚诺的私人恩怨,现在巴亚诺已经死了,你们犯不着为了他再拼命。”

    “哒哒哒哒哒哒……”

    回复他的是疯狂扫射。

    “吗的!”陈牧暗骂了一声,朝旁边的俞琦香问道:“楼下活力太猛了,怎么办啊?”

    俞琦香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大门牙,“炸他妈的!”

    “卧槽,对啊!”经过俞琦香提醒,陈牧猛然想到刚刚奖励的1000财富值。

    游戏商城里的82式手榴弹,一枚只要500财富值,而他们两人的财富值,够买4颗呢!

    想到这里,他立刻呼唤出游戏商城,到里面购买了2枚全塑无柄钢珠手榴弹。

    拔除保险销,然后对准楼梯道扔了一颗下去。

    随着手榴弹的滚动声,数秒钟之后,楼下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轰————”

    整栋小楼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啊……”

    响声过后,楼下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声,不用问,肯定是被手榴弹爆炸的余波给波及了。

    陈牧一看果然有效果,然后脑子一热,把剩下一颗手雷的保险销也拔掉扔了下去。

    “轰————”

    又是一声巨响,小楼跟着一阵颤抖。

    这一次没有惨叫声传来,而是脑海直接响起了经验值到账的声音。

    不过陈牧回头正好看到对面墙体上出现一道裂缝,而且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着。

    陈牧楞了楞,回过神来顿时惊骇欲绝,“快跑,楼要塌了……”

    说完也顾不得楼下还有没有毒贩在蹲守了,站起来端着冲锋枪就朝楼梯口跑去。

    俞琦香也看到了裂缝在扩大,同样吓得屁滚尿流,跟着陈牧后面往楼下冲。

    两个人跑到二楼时,楼上的砖块已经哗啦啦的开始往下掉了。

    “卧槽,这尼玛的什么豆腐渣工程啊……”

    被掉落的砖头砸在脚上的陈牧,疼的龇牙咧嘴。

    俞琦香也没好哪去,被迸溅的石子打在脖子上,差点没打个对穿。

    等跑到一楼时,楼板已经开始断裂往下掉了。

    “快点跑……”

    陈牧和俞琦香狂奔到门口,身后的小楼终于支撑不住,歪歪扭扭向一边倒了下去,最后“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三层小楼轰然倒塌,瓦砾飞溅,尘烟漫天。

    陈牧和俞琦香来不及庆幸死里逃生,因为周围游荡的毒贩药头已经朝他们包抄了过来。

    “乓乓乓!”

    有人朝他们射击。

    陈牧被打中左侧肋骨,子弹的撞击力疼得他眼前一阵发黑。

    “砰!砰!砰!砰!砰——”

    俞琦香抬手就是一连串的点射。

    中级枪术让她几乎弹无虚发,围过来的毒贩和药头当场被打死打伤数人。

    “哒哒哒哒哒哒……”

    陈牧忍着肋骨传来的刺痛,抱着冲锋枪来了一梭子,把剩下的一些蠢蠢欲动的人压了回去,然后和俞琦香迅速退到一处房屋掩体后面。

    “没事吧?”

    陈牧低头看了眼,一颗弹头还镶嵌在陶瓷防弹衣上面呢,“还好,没打穿!”

    “砰砰砰!”

    “哒哒哒……”

    就在这时,对面那些毒贩药头开始还击了。

    他们躲藏的房屋被打成了蜂窝,根本无法掩护身体。

    陈牧和俞琦香不得已之下,只能继续朝旁边一栋房屋躲去。

    陈牧喊道:“喂,对面的停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子弹打光了,还是他的喊话起了效果,对面的枪声顿时一滞。

    他立刻大声喊道:“我们不是来抢地盘的……我们跟巴亚诺是私人恩怨。巴亚诺已经被我们打死了,他的手下也是……你们犯不着为了他再拼命。”

    陈牧话刚说完,对面立刻有人大声喊道:“他们杀死了拜哥……干掉他们。”

    “大家冲啊……”

    陈牧的话点燃了对面强烈的复仇欲望,随后像疯了一样朝他们冲过来。

    “……”陈牧郁闷不已,“这不对啊,你不是说只要巴亚诺死了,他们就会树倒猢狲散嘛,怎么还来劲了?”

    “砰砰砰!”

    俞琦香一边还击一边尴尬道:“巴亚诺死了,这些毒贩正常情况下确实不会为他报仇……但是我算漏了一环。”

    陈牧心脏一紧,问道:“哪一环?”

    俞琦香:“呃……这些毒贩想夺得红帮的控制权,甚至接管巴亚诺之前的势力地盘,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我们为巴亚诺报仇,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接管红帮了。”

    陈牧:“………”

    难怪这些毒贩都像不要命一样的往前冲。

    这不就跟香江那些街头古惑仔一样嘛,想成名,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杀一个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大哥。

    当然了,干掉杀手为大哥报仇雪恨,一样可以扬名立万。

    很不幸,他们俩现在就成了那些底层毒贩眼中的上位阶梯。

    谁杀了他们,谁就可以踩着他们的尸体上位。最不济起码也能成为毒贩中的一个小头目。

    “你可真是我的好搭档!”

    陈牧郁闷不已,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后悔了,只能和俞琦香一起边战边退。

    幸好两人有地图,并且随着等级提升,地图范围也已经慢慢扩大到方圆1.5公里左右了,在迷宫一样的贫民窟里,为他们指出了清晰的道路。

    他们顺利冲出D贩包围圈,朝着山下的贫民窟跑去。

    俞琦香有一点没说错,红帮地盘上的绝大多数D贩药头,并不会为了巴亚诺去拼命。

    只要不是里约警察来扫荡,巴亚诺被干掉,或者红帮被取代,跟他们没有一毛钱关系,不过是换了个老大交保护费而已。

    正因为如此,哪怕上面巴亚诺的三层小楼都塌了,枪声四起,下面的D贩药头该干嘛干嘛,陈牧和俞琦香从他们眼前跑过,谁也不会多看一眼。

    两个人一路朝山下狂奔,十五分钟后顺利逃出了贫民窟。

    看着身后成片成片的贫民窟,陈牧还是不敢相信,竟然就这么跑出来了?

    俞琦香得意的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巴亚诺就是一只纸老虎,中看不中用。”

    陈牧黑着脸道:“差点被活埋了,你还好意思说?”

    俞琦香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可怜兮兮道:“那不能怪我啊,谁知道房子那么不结实,一炸就塌了?再说,我让你扔一颗吓唬吓唬他们的,你可倒好,竟然扔了两颗。”

    陈牧说不过这个女人,反正她总是有理。

    算了,看在她胸大的份上,不跟她计较了。

    揉揉隐隐作痛的肋骨,喘息着说:“赶快走吧……一会巴亚诺的手下追上来就完蛋了。”

    ……

    任务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

    不过这里面多少也有点赌的成分在里面,如果重来的话不一定就这么顺利。

    回到城里两人检查了一下身体,陈牧肋骨上没什么大碍,倒是脚被砖头砸肿了,涂了一点金疮药。

    还有俞琦香,她的脖子差点被迸溅的石子洞穿了,破了好大一块皮。

    不过这个女人也是硬气,从头到尾都没喊过一句疼。

    涂了药膏,裹好纱布后就催促陈牧把战利品给她看看。

    陈牧打开物品栏,从里面一一取出蜂蜜面包、解毒血清以及气血之戒。

    俞琦香毫不客气拿了几包蜂蜜面包收进自己的物品栏,然后拿起纹饰古朴的气血之戒看了看。

    “咦,这个戒指好厉害啊!”俞琦香惊讶了一句,顺手把气血之戒递给陈牧,“你看,品质竟然是蓝色的。”

    “噢,蓝色品质?”

    陈牧有些惊讶,接过后看到戒指的属性,顿时眼前一亮。

    通过这些天的体验,他现在对于精气神这三样身体基本属性有了一些理解。

    比如他之前加了2点气力,持久力明显增加了好多,在贫民窟的时候,他和俞琦香一口气跑到了山脚下。

    换做之前6点气力的话,直接就瘫倒在地了。

    “好东西啊!”感慨了一下后,他还是把戒指递给了俞琦香,“喏,给你吧。”

    他毕竟是男人,在体力和气力上天生就比女人要有优势。

    而且他有天赋技能,未来获得属性点的机会很多。

    相比于他,俞琦香更需要这个戒指。

    俞琦香摇摇头说:“我不要,你戴吧。”

    陈牧说:“你忘啦,我之前杀的那个中东人,奖励了2点自由属性点……”

    如果此时江薇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嫉妒死的。

    这种一次性增加2点基础属性的稀有装备,无数人打破脑袋抢夺呢,他们俩倒好,竟然还互相推让了起来。

    在陈牧的坚持下,俞琦香还是高兴的收下了气血之戒,并佩戴在了装备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戒指戴上后,感觉暖洋洋的。”俞琦香惊喜的说到。

    陈牧笑道:“不是错觉!体力和气力增加后,身上确实会有暖和一点。”

    俞琦香闻言开心不已,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

    这次任务一共就奖励了一件好装备,却给了自己,陈牧陪着她冒险了一次却什么也没有。

    想了想她把那件绿色品质的陶瓷防弹衣拿了出来,“喏,这件给你,你那件给我用吧。”

    陈牧摆摆手道:“不用不用,你穿好了。”

    俞琦香认真道:“如果你不要的话,那这戒指我也不要。”

    陈牧拗不过她,只好跟她换了防弹衣。

    “咚咚咚——”

    “谁啊?”

    “我!”

    听到是江薇的声音,俞琦香起身开了门。

    江薇进来时看到陈牧也在,说:“正好你也在,跟你们说点事情。”

    陈牧:“怎么啦?”

    江薇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来,“刚刚传来消息,教宗已经正式确认将于圣诞节访问巴西,并极有可能在基督山下的贫民窟住宿一晚。

    巴西政府教宗的安全,命令BOPE展开全面扫荡系行动,清楚贫民窟里的贩毒组织,以及黑恶势力。

    BOPE为了应对人手不足的问题,将于明天公开招募成员。”

    俞琦香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然后呢?”

    江薇:“我希望你们两个加入集训营。

    一方面可以就近暗中保护纳斯西蒙,作为防守上的补充力量;

    另外一方面,集训对于提升你们自身的能力也是十分有好处的。”

    江薇话刚说完,陈牧和俞琦香耳边同时响起了任务提示音。

    打开一看。

    这还有什么犹豫的,陈牧立刻点头说:“好!”

    “行,那我先走了!”江薇站起来说到,临走前对陈牧说:“你的发型不错,很酷。”

    陈牧摸摸光秃秃的脑袋,嘿嘿笑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巴西BOPE特警部队公开招募成员。

    三天内,一共收到110名警察投递的报名资料。

    其中就包括内图和马蒂斯,当然也包括化名为杰森和乔安娜的陈牧俞琦香。

    第四天下午,他们接到通知到城内某个小型飞机场集合。

    那里早有一架军用飞机在等着他们。

    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众人登上飞机。

    除了陈牧和俞琦香以外,其余所有警察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笑容,就像出去旅游一样开心。

    陈牧和俞琦香心里暗暗笑着。

    “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哭!”

    坐在前面的内图和马蒂斯很快发现了陈牧两人。

    等飞机上天后,内图走过来感激道:“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提醒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有BOPE的存在。”

    “不客气!”陈牧呵呵笑了笑,转头朝马蒂斯的方向看了眼,马蒂也发现了他,两个人互相挥挥手。

    陈牧转头笑道:“你的朋友好像并不是很乐意进入BOPE。”

    内图耸耸肩说:“他正在学习法律,打算做司法方面的工作。”

    陈牧:“是嘛,那他很了不起。”

    作为一名底层黑人,马蒂斯确实比大多数族人要勤奋和聪明。

    内图:“是的,我也很佩服他……”

    两个人随便聊了聊,然后内图突然说道:“对了,巴亚诺死了你知道吗?是在自己的老巢里被人近距离开枪打死的,包括他的7个心腹手下全部被当场打死。”

    顿了一下又跟道:“听说是一男一女两个亚洲人干的,你认识他们吗?”

    陈牧摇摇头,笑道:“不认识。”

    内图也没有揭穿他,而是笑呵呵的说:“那两个人做了我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得很想认识一下他们,和他们成为朋友。”

    陈牧笑道:“应该会有机会的。”

    内图点点头,告别回了自己的座位。

    ……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一片原始丛林边的跑道上降落。

    在跑道两边,还有一些绿色营房以及基建设施。

    一百多名刚下飞机的警察,脸上的笑容还没敛去就被告知,这里是亚马逊丛林,他们将在这里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地狱式训练。

    一名身穿黑色作战服,头戴黑色扁帽的彪悍男人,站在人群最前面,冷酷的说:“一帮菜鸟给我听着,我要求你们在3分钟内穿戴整齐的站到这里,听清楚没有?”

    众人:“是的长官!”

    黑色扁帽男:“你们是娘们嘛,给我大声点!”

    众人:“是的长官!”

    黑色扁帽男伸手一指身后的营房:“现在立刻给我过去。”

    众人纷纷朝营房跑去。

    “快点快点快点,你们这帮菜鸟没吃饭嘛~”

    “看你屁股扭的像个娘们一样,一定是个受吧!”

    “你这个混球跑的这么慢,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黑色扁帽男左右两个哼哈二将,不断的用言语侮辱着众人,并且还用手上的棍棒抽打那些落后之人的臀部和臂膀。

    陈牧和俞琦香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跑在了第一个。

    进了房间后陈牧和俞琦香选了最里面一个上下床。俞琦香在上面。

    两个人飞快的换上床上的黑色训练服,并把衣服塞到包里,转身飞快的跑出去。

    他们是第一个来到操场的。

    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等人来了三分之一的时候,黑色扁帽男一掐手里的秒表,左右哼哈二将对着后面的来的人一通言语羞辱加棍棒教育。

    “你个废物为什么跑这么慢?”

    “你的衣服纽扣为什么不扣?你是个白痴嘛!”

    “你这个智障,出门都不系鞋带的嘛~大声回答我,你是个笨蛋吗……”

    黑色扁帽男这个时候大声道:“全体都有,现在给我拿起你们的武器,绕着操场跑,直到我让你们停下再停下!”

    众人挨个去拿起枪架上的冲锋枪,然后抱着近3千克重的冲锋枪,绕着长长的操场……或者更应该叫飞机跑道开始跑。

    参加特种警察集训营的人,除了一小部分是刚退伍不久的军人外,其他大部分都是老油条警察,甚至是一些心怀不轨的人。

    比如法比奥,他之所以来参加特种警察集训营,主要是为了避祸。

    虽然因为内图的关系,他暂时幸免于难,但是警察局长不会放过他的。

    为了活命,他只能选择加入BOPE,只有这样警察局长才会因为顾忌而不敢杀他。

    而像法比奥这样的人,因为养尊处优时间长了,身体素质很差,跑了一圈没到已经气喘吁吁开始掉队了。

    哼哈二将拿着警棍在后面不停的鞭笞。

    “你个肥猪,给我快点跑!”

    “你个杂#种,我让你TM跑快点,你听到没有。”

    “……”

    在这样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那些本来在飞机上欢欣鼓舞的警察,脸上露出了痛苦后悔的神色。

    不过这才刚刚开始罢了。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飞机跑道两边亮起了探照灯。

    而在跑道边的路基上站了很多人,包括纳斯西蒙以及江薇等,都到场了。

    而在他们身后还站了很多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

    “集合!”

    跑了半天的众人早已经汗流浃背、两腿发软了,听到这话当真是如蒙大赦,纷纷唉声叹气了起来,甚至很多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哼哈二将立刻带领着一群黑衣人挥舞着警棍上去开打。

    “混蛋给我站起来,谁让你坐下的!”

    “你个白痴,快起来。”

    “愚蠢的废物……”

    凡是瘫倒在地的人都被哼哈二将以及黑衣人拳打脚踢加大耳刮子猛抽,抽到怀疑人生。

    终于,众人汗流浃背、伤痕累累的站到了操场边缘。

    黑色扁帽男走到一个穿着同样黑色作战服,头戴黑色扁帽的老男人面前立正敬礼后说:“报告长官,队伍整理完毕,请长官训话!”

    “好的!”

    老男人来到队伍正前方,负手而立,目光在众人汗湿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大声说道:“在这里,你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你们全部是自愿来到这里,没有人找你们来,而且这里也不欢迎你们!

    把心态准备好,接下来你们的身体归我们操练了。

    我现在宣布,特警训练营正式开训!”

    老男人话刚说完,站在他身旁的黑色扁帽男、纳斯西蒙,以及五六十名黑衣大汉,包括江薇在内,全部齐声高喊:“你们活不了了!”

    “砰!砰!砰!砰!砰!砰!”

    随着呐喊声,一连串空炮弹声响起,紧跟着老男人大声喊道:“骷髅人,给我上!”

    随着老男人一声令下,站在他身后的黑衣大汉,嗷嗷叫着朝现场100多名警察学员冲过来。

    “你个混账、白痴、废物、脑瘫儿……”

    “滚回你的分局,这里没人欢迎你这个娘炮……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杂#种收了嘿道的钱,请求我退训,快点!”

    “告诉我你收了D贩的钱……快点说你个臭狗屎,要不然你就完蛋了……”

    “……”

    伴随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辱骂声,拳头巴掌就像雨点一样落下来。

    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训练学员的超强抗议力,谁扛不住只能退出。

    每一届能成功通过选拔的人,不超过5人,其严苛程度甚至远超以#色列特种部队的水平!

    仅仅不到一分钟便有人屈服了,痛哭流涕的说:“我请求退训。”

    骷髅人:“6号放弃了,骷髅万岁!”

    “嗷~~~嗷~~~”

    无数身穿黑衣的骷髅人大声欢呼。

    而陈牧和俞琦香也被人揪着衣服领子质问。

    “好不好玩?刺不刺激?”

    很显然,揪他们衣服领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薇。

    江薇过来主要是为了照顾一点俞琦香,毕竟她是女孩子嘛。

    而且这种级别的精神压力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会起到效果,毕竟他们每天每时每刻都行走在死亡边缘。

    但是也仅限于此。

    陈牧提醒道:“喂喂喂大姐,严肃一点,别被人家看穿了啊~”

    陈牧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周围的骷髅人明显都认识江薇,没人过来打扰他们,甚至为了避免撞到江薇,还特意把学员拽到一边羞辱。

    而江薇冷冷一笑说:“大姐?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学了格斗术吧,既然这样,那就让我这个大姐好好领教一下呗!”

    说着江薇右脚猛的朝陈牧胸口踹来。

    中级格斗术赋予的本能,让陈牧下意识的伸手去格挡。

    下一秒,一条黑影从左侧横扫了过来,带着呼啸之声。是江薇的左脚。

    陈牧猝不及防之下,被江薇一脚扫在了胳膊上。

    势大力沉的一脚,立刻把他扫出去两三米远,差点没栽倒在地。胳膊上紧跟着传来一阵钝痛。

    不等陈牧反应过来,江薇一记右勾拳朝他下巴袭来。

    陈牧又是下意识去格挡,不过江薇左摆拳已经照着他的脸颊挥了过来。

    “砰!”

    “嘶——”

    陈牧被一拳打在了右侧下巴上,钻心的剧痛传来。

    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接下来江薇双拳左右开弓,打得陈牧毫无还手之力。

    “嘭!嘭!嘭!”

    “这就挡不住啦?我才用了三层力呢……”

    江薇毫不停歇,手上的力道也是渐渐加强,陈牧嘴里不断发出抽吸声,“你不是有天赋技能嘛,来,展示一下让我看看。”

    陈牧极力抵挡江薇的拳头。

    但是江薇拳头就像小锤子一样,打在手上胳膊上,钻心的疼。

    他就想不明白了,同样是粉拳,为什么江薇的拳头打在身上会这么疼呢?

    江薇:“行不行啊……展示你的天赋技能啊……不会是吹牛逼的吧……不行就开口求饶,喊姑奶奶我认输,我就饶了你,快点……”

    “嘭!嘭!嘭!嘭!”

    江薇的拳头就像雨点一样落下,更恐怖的是,她体力好的变态。

    陈牧都已经气喘吁吁了,双臂也被拳头砸的快抬不起来了,但是江薇双拳的速度不仅丝毫没有变慢,甚至速度还慢慢加快了。

    他想求饶,但是男人的尊严让他开不了口。

    因为江薇是认真的,他当然也不能怂。

    “你要看是吧,那就让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