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13章
    随后陈牧两人问了很多问题。

    江薇把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他们。

    据她所说,她已经经历过五轮游戏了,这是第六轮。

    不过前几轮都是单人副本模式,而且危险等级比较低,像荒岛求生以及都市罪案等等,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残酷的大乱斗模式。

    陈牧两人闻言都郁闷不已,他们第一次参加诸天死亡游戏,竟然就碰上了这种死亡率超高的多人模式。

    更重要的是,还把他们和江薇这种参加过四五轮游戏的老玩家匹配到一起,游戏幕后策划之人简直丧心病狂。

    当然,江薇在他们面前自称高阶降临者,实际上不过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在诸天死亡游戏里面,她同样只是一个卑微的新人而已。

    等级达到LV5以后,可以进入一个叫“死亡之家”的地方。

    这个地方是所有玩家交易的场所,他们会把在任务世界中获得的装备、道具拿出来进行拍卖交易,换取适合自己的装备。

    而她正是从死亡之家里知道,有许许多多参加过几十上百轮游戏的真正高阶降临者,实力堪比超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如果匹配到这样的对手,那就是一个灾难!

    关于那些真正的高阶降临者,陈牧和俞琦香都没有过多打听,那种级别的高手,对于他们来说实在遥不可及。

    另外还有一些常识性东西,比如如果顺利完成任务,他们可以在现实世界待7~15天不等。

    任务世界的时间流速和原世界不同,任务世界一天,原世界可能才过去一秒钟,不用担心在任务世界待十天半个月,原世界身体出现什么意外。

    还有一个让陈牧和俞琦香非常震惊的事情,江薇说,凡是匹配到一个世界做任务的玩家,基本上都是平行世界的。

    也就是说,陈牧和俞琦香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关于这一点,江薇一开始也并不清楚,因为她都是单人模式,并没有匹配到其他玩家。

    后来也是从死亡之家那里听说后,和聊的比较投缘的玩家互相告知对方家庭地址,然后出去后寻找对方,结果发现她们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陈牧和俞琦香两人互相看了看,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他们之前还开玩笑说,要是两人都活着回去的话,在现实里培养一下感情呢,这下计划泡汤了。

    另外就是关于这次任务的。

    纳斯西蒙之所以能防住沙鹰男无孔不入的暗杀,其实原因也很简单,江薇直接找到了纳斯西蒙,和他说有毒贩请了国际杀手要暗杀他,而自己是奉命来保护他的。

    至于奉谁的命令,由于保密条例要求,不能说。

    随后江薇向纳斯西蒙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在江薇出神入化的枪法+一个打10个特警的身手面前,纳斯西蒙自然深信不疑。

    随后就简单了,江薇给纳斯西蒙设计了一套安保措施,并24小时贴身保护。

    正是因为有了江薇这个贴身高手寸步不离的保护,再加上纳斯西蒙的主角光环,导致沙鹰男心有顾虑,迟迟没有动手,一直选择蹲守。

    结果中途碰到陈牧他们几个小鱼小虾,想着搂草打兔子顺便给解决了,哪知道阴沟里翻船被反杀掉。

    沙鹰男地下有知,估计都能气吐血了……

    江薇说完之后,对于陈牧是如何杀死的沙鹰男,也是万分感兴趣。

    因为江薇知无不言,陈牧也不想用谎言骗她,可是时间领域这种底牌,他也不愿意轻易透露出去。

    “呃……这个涉及到我的一个天赋能力,实在不方便透露,还望薇姐你能理解。”

    听到陈牧的话,江薇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惊讶道:“什么,你激发了天赋能力?”

    陈牧点点头承认道:“对!”

    “是什么?”江薇下意识问了一句,随后便道:“不好意思,我就是随口一问,你不用介意。”

    陈牧:“没事。”

    俞琦香看了眼陈牧,心里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缕缕能反败为胜了,随后不等江薇开口便问道:“薇姐,什么是天赋能力啊?”

    江薇解释说:“天赋能力就是一种天生的超能力。

    有些人天赋异禀,在面对外界超强的压力以及遇到一些极其危险的情况时,会迫出身体内潜藏的超能力。

    这些能力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有人会控制火、有人会控制水、有人能控制金属雷电,还有人能隐身或者透视,甚至操纵幻想迷幻人心等等。”

    听完江薇的话,俞琦香震惊不已,脸上很快露出了满是向往的神色。

    陈牧心惊的同时也是皱眉沉思了起来。

    控火控水什么的还能对付,但是类似于隐身这种天赋能力就很恶心了,看不见敌人还怎么出手?

    江薇看到俞琦香脸上的神色,笑道:“天赋能力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几率太低了。

    不过也不用气馁,只要你有钱,游戏商城一样也能把你打造成超级战士。”

    俞琦香点点头,表示听懂了。

    江薇笑道:“快吃牛排吧,再不吃就烤糊了。”

    ……

    ……

    虽然最厉害的沙鹰男已经被干掉了,但是邪恶阵营还有很多新人降临者,依然游荡在里约城附近。

    他们现在为了活命暂时逃离里约城,但是等到任务期限快结束时,他们一定不会心甘情愿的等死,而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纳斯西蒙。

    所以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江薇继续贴身保护纳斯西蒙,并且在她的建议下,陈牧和俞琦香开始做世界探索任务。

    任务世界的探索完成度,会直接关系到他们的最终评分。

    两个人先花高价买了一套真身份。

    然后再花钱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巴西华裔警察——巴西一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镇。

    最后花钱从那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镇,调到了里约市警察局第三分局。

    这一切仅仅在一个礼拜内就完成了。

    1997年的巴西,腐败程度超乎你的想象,只要你有钱,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然后他们开始刻意接近马蒂斯和内图。

    这两个家伙刚刚因为偷他们局长的脏钱买警车配件,而被调到了伙房去,现在每天苦逼的拣菜洗菜,为警局几百号人准备饭菜。

    “嘿,你好,你是马蒂斯中尉?”

    食堂里,端着饭盘的陈牧突然惊喜的问到。

    餐车后面一个戴眼镜的黑人青年,疑惑的看了眼陈牧身上的警服,巴西华裔警察是有,但是非常罕见,问道:“你是谁?”

    此时的马蒂斯还没有受到BOPE地狱式的训练,更没有遭遇内图的死亡,性格还远没有后来那样暴躁且爱憎分明,看起来很稚嫩。

    而长相和原电影比起来,倒是有七八分像。

    陈牧高兴的说:“我叫杰森,第三分局过来的,之前听同事们提到过你。这是我的搭档莫妮卡。”

    陈牧解释了一下,又顺便介绍了一下身旁的乔安娜——俞琦香。

    马蒂斯一听说他们是第三分局的人,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不再理会他们。

    第三分局局长奥利维拉上尉,是一个极其腐败的家伙,他的手下跟他当然都是一路货色。

    看到马蒂斯的反应,陈牧心里暗道,难怪最后会被同事用枪在背后打死,这种性格在现如今的巴西警戒根本是异类。

    大家都贪,你不贪,不搞你搞谁?

    陈牧也没有说什么,笑了笑,和俞琦香端着饭盘来到餐桌上开始吃饭。

    等吃完饭后,那边马蒂斯和内图也刚刚打完饭准备离开。

    陈牧走过去说:“嘿,等一下,有点事情想跟你们说一下。”

    马蒂斯满脸戒备的问:“你想说什么?”

    一旁的内图也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陈牧左右看了看,趁着周围没有人,小声说:“我听说了你们的事迹,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很佩服你们的行为,但是你们这样做真得很不理智……”

    听了陈牧前半句,马蒂斯两人眼睛里浮现出一丝得意,但是后面半句就让他们很不爽了。

    内图愤怒的说道:“难怪巴西警察会这么烂,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理智’的人太多了!”

    马蒂斯满脸不善的说:“你打着为别人考虑的旗号,却和奥利维拉那样的人一起同流合污,你们不觉得恶心吗!”

    他们觉得自己拿局长贪污受贿的钱修警车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却被调到伙房来干活,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此时正好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陈牧等他们说完后,认真的说:“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没有拿奥利维拉一分钱,实际上我和我搭档早就想离开肮脏的第三分局了。”

    顿了一下,陈牧神秘兮兮的跟道:“其实我过来是想告诉你们一个重要的消息……”

    “什么消息?”

    陈牧神秘兮兮的模样,还是引起了内图和马蒂斯的好奇心。

    陈牧左右看了看说:“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我们换一个地方吧。”

    内图在陈牧脸上看了看,确定他不像是在说假话,转头看了眼身旁的马蒂斯,然后推起餐车说:“跟我来。”

    陈牧和俞琦香,跟着内图两人来到了食堂后厨,然后从后门到了警局后面的巷子里。

    内图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然后想了想还是递了一根给陈牧。

    “说吧,什么事情?”

    “局长认为你们俩个菜鸟……抱歉,这是我听到的原话,局长说你们受了法比奥的指使才敢偷他的钱。虽然你们已经受到了惩罚,但是主谋法比奥还没有。”

    内图很配合的问道:“然后呢?”

    陈牧:“局长让奥利维拉派人把法比奥做掉。”

    “你说的是真得?”

    内图和马蒂斯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陈牧说:“这是我亲耳听到的!不仅如此,为了不让法比奥的死连累到他们身上,局长还指示奥利维拉,把法比奥带到普雷塞瑞贫民窟那边,借助D贩的手除掉他。”

    听完陈牧的叙述,内图和马蒂斯立刻便相信了他的话。

    他们对警察系统内部的腐败黑暗已经非常了解,局长绝对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好吧,谢谢你们了,我们先走了~”

    内图说完便急急忙忙要离开,他们要去提醒法比奥。

    陈牧说:“等一下,我跟你们一块去。”

    内图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怀疑的神色。

    双方今天第一次认识,对方不仅告诉他们内幕消息,还要冒着危险帮他们,实在有些可疑。

    陈牧也猜到对方怀疑自己了,立刻解释说:“好吧,其实我是想向你们了解一件事情。”

    马蒂斯问道:“什么事情?”

    陈牧故意叹息了一声说:“其实我和我搭档刚调到里约不久。

    一开始我以为我们的工作会是打击罪恶,维护里约治安。

    可事实是,我的那些同事每天工作就是向D贩、鸡女收取保护费。

    把局里收缴来的枪支D品,转手又贩卖给D贩们。

    辖区内发生的命案也没有人管,他们只会把尸体搬到别人的辖区。

    说真的,这样的日子我们已经受够了。”

    随着陈牧的诉说,俞琦香也露出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

    马蒂斯和内图脸上的怀疑之色不见了,而是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对于贪腐的警察来说,里约也许是天堂,但是对于像他们这样正直的警察来说,这样的日子简直是一种折磨。

    可是偏偏他们又无能无力,他们对抗不了强大的体制!

    马蒂斯说:“我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但是很抱歉,我们爱莫能助,你知道的,我们的情况也很不妙。”

    陈牧摇摇头,图穷匕见说:“不!我不是要你们的帮助,其实我过来找你们,只想问问你们打听一下BOPE。”

    内图疑问道:“BOPE是什么?”

    陈牧一脸诧异的问道:“你们没听说过BOPE吗?”

    内图和马蒂斯都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原来你们也不清楚啊!好吧……”

    陈牧露出一脸失望的神色,然后解释说:“BOPE又称特种警察行动部队,是巴西为打击里约D品犯罪而创立的特种警察部队,成立于十年前,是目前整个巴西最干净的警察。

    我和我同伴想加入BOPE,可是不知道在哪里申请。

    本来想问问你们的,可惜你们也不知道。”

    内图和马蒂斯闻言都十分惊讶。

    从他们入职里约警局以后的所见所闻来看,整个里约的警察系统已经烂到根子上了,他们想象不出巴西最干净的警察是什么样子?

    “你说的是真得吗?”

    陈牧:“当然是真得。”

    内图点点头,“好吧,我们知道了,如果有BOPE消息的话,我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说完内图拉着马蒂斯匆匆离开。

    陈牧随后打开个人属性看了看,仅仅是接触并引导了一下内图和马蒂斯,世界探索完成度竟然增加了5%。

    问了一下俞琦香,她的世界任务完成度也增加了3%。

    ……

    ……

    夜晚的里约贫民窟,除了持枪的D贩和药头,很多空旷的场所在举行露天轰趴,无数男男女女随着劲爆的音乐摇摆着,疯狂扭动着性感的腰肢。

    摇晃的啤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和墙头上那些抱着冲锋枪的D贩摇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辆越野车开过来,车里下来三四名大汉。

    现场的D贩头子很快过去交涉了一番,原来是警察又过来收保护费了。

    D贩头子咒骂他们都是吸血鬼。

    双方交涉了一番后,眼看现场火药味渐渐浓郁,突然夜空里响起一声枪声。

    那个D贩头子被打中腹部。

    这一下算是捅了蚂蜂窝,那些在附近巡逻的眼线药头,以为是那几个警察开的枪,立刻手持冲锋枪进行扫射。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大作,旁边那些露天轰趴的男女,立刻尖叫着四处逃跑。

    在D贩强大的火力之下,那几个过来收保护费的警察,当场被打死两个,剩下两个躲在汽车后面根本不敢露头。

    很快有人便发现了躲在远处放冷枪的内图和马蒂斯两个人,派人过来进行追击。

    内图和马蒂斯疯狂逃窜,但是在贫民窟,他们怎么可能跑得过那些毒贩?

    眼看两个人就要被毒贩的人抓住了,就在这时,一队神兵从天而降。

    这些人行动迅速,枪法精准,几乎一枪一个,那些本来气势汹汹的D贩分子,很快便被打得四处溃逃。

    三下五除二就控制了骚乱的现场。

    内图和马蒂斯成功获救。

    而躲在车后面战战兢兢的一个人也出来了,正是内图和马蒂斯两人的顶头上司法比奥。

    这个留着八字胡的男人,相比于那些无恶不作的里约警察,其实还算有点良知。

    只是大环境如此,他也不可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而且随着利益牵扯的越来越深,到了后面也彻底黑化了。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身穿黑色作战服,头戴扁帽的男人,抱着突击步枪走了过来,大声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事?”

    蹲在地上内图和马蒂斯说:“没事。”

    “有没有中枪?”

    “没有!”

    “有没有受伤?”

    “没有!”

    “今晚你们两个要学着抬尸体。”

    “是……长官。”

    内图和马蒂斯,都被面前这个身穿黑衣、头戴扁帽的男人其强大的气息给震慑住了,让他们不由得想到了部队的长官。

    不过那个男人却对两个菜鸟反应很不满意,“那你们还在墨迹什么?”

    “没有……不敢!”

    内图和马蒂斯立刻爬起来,朝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毒枭尸体跑去。

    临走前他们发现一件事,那个头戴扁帽的男人身后竟然跟着一个亚裔女人,她身上也穿着黑色作战服,携带有枪支。

    他们有些奇怪,巴西目前女警察是非常少见的,即使有个别的,也是办公室文员。

    可是今天一天,他们已经见到两个女警察了,而且都是带枪的。

    ……

    因为发生了枪战,并且有人死亡,所以救护车来了,记者媒体也来了很多。

    他们拍摄D枭警察血淋淋的尸体,拍摄特警部队成员彪悍的雄姿,只有这些血与火画面才有震撼力,才能刺激人们的神经,报纸才有订阅量。

    夹杂在人群中的马蒂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警察身份已经被记者曝光了。

    正坐在车里远远看着这一幕的陈牧和俞琦香,忍不住摇摇头。

    马蒂斯不仅是警察,还在城里最好的法学院读书。

    因为在里约当警察已经不能捍卫正义了,所以他想转行成为一名律师,来实现胸中抱负。

    期间他参加了女朋友的公益组织,和其他同学一起到普雷塞瑞贫民窟去做公益活动。

    而贫民窟是禁止警察进入的,马蒂斯隐瞒自己的警察身份,利用学生身份作掩护到贫民窟做公益活动。

    正因为如此,后来才会间接导致内图被贫民窟的毒贩头目巴亚诺给枪杀。

    “叮!”

    就在两人想着剧情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任务提示声。

    他们连忙打开信息面板。

    看到任务要求,陈牧和俞琦香相视一笑,苦心人天不负啊!

    作为精锐部队里面的主要反派boss,巴亚诺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他们接近引导马蒂斯和内图,一方面是完善世界探索度,同时也是希望接到相关任务。

    现在任务终于来了。

    陈牧立刻打电话给江薇,告诉她自己两人要去做任务,让她提高一点警惕。

    随后他们驾车朝山下赶去……

    普雷塞瑞贫民窟是里约,乃至整个巴西最大的贫民窟。

    几十平方公里的面积里生活着上百万人口,而不仅仅是电影里看到的那么大一点。

    在里面存在无数的贩毒组织,毒枭、毒贩、药头,一层一级,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固定地盘,一旦谁越界,迎接他的绝对会是子弹和鲜血!

    而巴亚诺就是普雷塞瑞贫民窟里面的大毒枭之一,他领导的贩毒组织“红帮”,控制着普雷塞瑞贫民窟近五分之一地盘。

    别看电影里被纳斯西蒙三下五除二干掉了,那是因为面对的是BOPE这个国家暴力机器,而在贫民窟里的普通人看来,巴亚诺就是上帝一样的存在。

    没有人敢违拗他的意志,政府雇员、做公益活动的学生、乃至于普通警察,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敢踏入贫民窟一步。

    正因为如此,想干掉他很难。

    不过那是对于一般人而言,对于陈牧他们来说……同样很难。

    贫民窟里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包括那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孩童,十有八九都是毒枭的眼线,想偷偷潜入进入难如登天。

    两个人商量了半天,都没有想到什么太好的办法。

    “既然偷袭不行,干脆就直捣黄龙!”俞琦香说到。

    陈牧疑惑道:“你想说什么?”

    俞琦香:“你还记得那个被烧死的两个社工学生吗?”

    陈牧点点头,“记得。”

    巴亚诺从报纸上得知马蒂斯的警察身份后极为恼火,为了杀鸡儆猴准备干掉马蒂斯,可是不小心杀死了内图。

    谁知内图竟然是BOPE的成员,杀特警可是大罪,不管你是毒枭还是毒贩,下场都只有一个——死!

    巴亚诺当时看到内图手臂上的骷髅头刺青后害怕极了,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认为这一切都是马蒂斯的社工同学造成的,要不是他们给自己提供错误的情报,自己也不会误杀BOPE成员。

    于是把那两个社工学生绑起来塞到轮胎里,淋上汽油烧成了焦炭。

    “你的意思是,通过那几个学生接近巴亚诺?”陈牧很快想到了俞琦香的目的。

    俞琦香点点头,“对!咱们假装去买货,然后趁机杀掉巴亚诺,你觉得怎么样?”

    不等陈牧反驳,俞琦香紧跟着分析道:“我认为巴亚诺的势力完全是外强中干,听起来很唬人,其实不堪一击。

    红帮不是里约司令部那种真正的嘿帮组织,只有D品这一条生财之道,销售对象也基本就是贫民窟里的毒虫以及鸡女,肯定根本养不起太多的心腹手下,真正的手下可能也就那十几二十个。

    他之所以名声那么大,我认为主要是依托了贫民窟的地利优势。

    在他控制的地盘上,所有人都有意无意成为了他的帮手,比如盯梢、站岗,甚至当里约警察进贫民窟扫毒之时,还会给予他火力上的支持。

    因为很多小的毒贩、药头都在他的地盘上讨饭吃,他们属于一损俱损的形式。

    但他们并不是从属关系,那些毒贩、药头不会为了巴亚诺的私人恩怨和人火并。”

    俞琦香喘息了一下,跟着总结道:“只要我们速战速决,在第一时间干掉巴亚诺和他的几个贴身心腹,我们就能控制住局面,并顺利退出贫民窟。安全系数相当高!”

    陈牧:“……”

    他总算知道,金大勋看起来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为什么敢半夜摸到他房间里来了?俞琦香这张嘴真是忽悠死人不偿命啊!

    到贫民窟里去刺杀毒枭头目这么危险的事情,从她口中说出来,完全就是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陈牧心里无语了一番,随后还是摇摇头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还是行不通。”

    俞琦香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道:“为什么?”

    陈牧无奈的说:“你忘记我跟你说过,我降临在普雷塞瑞贫民窟的事情了吗?当时我被一帮小鬼给发现了,我跟他们说我是马蒂斯的好朋友。”

    俞琦香:“……”

    报纸上很快就会爆出马蒂斯的警察身份,陈牧一旦出现在巴亚诺面前,肯定会受到牵连,搞不好杀他泄愤。

    “这可怎么办啊……”

    俞琦香心有不甘,皱眉考虑了起来,余光不经意间掠过陈牧的脸,怔了怔,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渐渐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陈牧:“你笑什么?”

    俞琦香嘿嘿笑说:“我觉得咱们是杞人忧天了。

    你想啊,咱们看西方人有脸盲症,西方人看咱们一样也有脸盲症,那些小鬼十天前见过你一次,现在估计都忘的差不多了。

    你换个发型,然后我再帮你化个妆,保证没人能认出你来。”

    陈牧:“可是……”

    俞琦香:“别可是了,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呢?”

    陈牧:“对!试试就死死。”

    ……

    想到就做。

    俞琦香立刻拉着陈牧去了理发店,先让黑人托尼小哥把他的三七分剪成了板寸。

    俞琦香左右看看,觉得变化不是太大,还是有被认出来的可能。

    然后亲自动手,直接把陈牧头发给推了,变成了光头。

    又圆又白的光头,就像一颗卤蛋,让陈牧看起来很有喜感。

    陈牧摸摸光头,有些不适应。

    俞琦香咯咯直笑,“秃头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随后俞琦香买了一些化妆品,把陈牧因为这些天风吹日晒而变成小麦色的脸部皮肤,画成了小白脸的奶油色,跟白皙的光头想匹配。

    然后又画了颧骨和鼻梁,让整个脸部线条看起来更加富有立体感。

    最后又去买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让他戴上,把帅气的脸庞完全遮掩了起来。

    这下别说那个黑人小孩,估计马伯伦站跟前都认不出他。

    这下陈牧也没什么借口推脱了,只好不情不愿的跟着俞琦香去里约中心大学。

    里约中心大学有整个巴西一流的法学院,马蒂斯就是在这里读书。

    俞琦香让陈牧在学校门口等着,然后她径直去了法学院。

    法学院里面有一个学生药头,一些富家子弟都会找他买违禁品。

    俞琦香花了点钱问到了那个学生药头叫托马斯,并得知对方白天会在图书馆。

    她立刻赶了过去,对方果然在。

    托马斯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表面上在图书馆勤工俭学,实际上却是在暗地里卖“烟草”给学校里的富家子弟。像马蒂斯的朋友以及同学都在吸食,并以此为荣。

    俞琦香开门见山的表示自己是文学院的学生,是听人介绍过来的,并拿出了两张100的雷亚尔。

    托马斯立刻心动了,当即拿出卷好的“烟草”递给了俞琦香。

    俞琦香接过后却并没有离开,而是问道:“我朋友想要点别的货,你懂的。”

    托马斯立刻明白俞琦香什么意思,但却坚决的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不卖那个东西。”

    在学校里卖“烟草”只是违法,卖白的那可是犯罪,逮住了可是要坐牢的,他可没那个胆子。

    “那你知道哪里能买到吗?”俞琦香说着递了20雷亚尔给对方。

    面对送上门的钱,托马斯一开始是拒绝的。

    可是俞琦香又拿了一张50的雷亚尔出来。

    托马斯立刻说:“你问问瑞葛兹,他知道在哪里呢个买到。”

    说完托马斯还抄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并告诉俞琦香,在哪里能找到瑞葛兹。

    “谢谢啦!”

    俞琦香笑着摆摆手,飘然离去。

    半个小时后,陈牧和俞琦香见到了托马斯口中的瑞葛兹。

    两个人仔细一看,这家伙正是那个被巴亚诺烧成焦炭的家伙。虽然长相和电影里稍稍有些差别,但是区别不大。

    和玛丽亚那些吸草的同学不一样,瑞葛兹是真正的瘾君子,他自己吸食D品的同时还在学校里发展下线,以贩养吸。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被巴亚诺控制的原因。

    听说陈牧两人要买货,瑞葛兹根本就没有核实两人的身份,立刻从身上拿出小包装卖给他们。

    俞琦香把钱给了他。

    瑞葛兹高兴不已,并表示以后有需要随时找他。

    俞琦香趁机说:“其实我们还有一些朋友,他们也一直想买货,可惜苦于没有渠道。”

    瑞葛兹闻言惊喜道:“是嘛,你可以把他们介绍给我,我会给你一些好处费的。”

    俞琦香摇摇头,一脸市侩的说:“你别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雏,你的货比别人贵了起码两成。”

    瑞葛兹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随后笑道:“只要你把你那些朋友介绍给我,我可以把这两成让给你。”

    俞琦香还是摇摇头,“你把你的上家介绍给我,以后每笔交易我给你一成的佣金作为回报。”

    “那不行!”瑞葛兹闻言立刻拒绝。

    “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俞琦香一脸无所谓的说到,“我那些朋友每个月花在买货上面的钱,都在10万雷亚尔以上。”

    “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