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12章
    “……”

    一连串的声音在陈牧脑海里响起。

    看着沙鹰男直挺挺的倒下去,站在花坛后面的俞琦香嘴巴微微张开,一副惊的合不拢腿的模样。

    直到脑袋里传来的机械音让俞琦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才激动的大叫了一声,“卧槽!牛逼!”

    俞琦香飞快的跑到陈牧旁边,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肩膀上,兴奋说道:“我就知道你有底牌……”

    她虽然认识陈牧时间不长,才仅仅24小时,但是两人已经并肩战斗过十几场了,她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

    所以当陈牧说金大勋死得活该时,她一开始确实非常震惊以及愤怒。

    可是当陈牧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时,她发现他脸上神色虽然表现的很慌张,可是眼睛里丝毫没有认命的恐惧和迷茫,而是露出一丝疯狂意味。

    这就值得揣摩了。

    她很快想到一件事,陈牧说他开局杀死两个身强体壮的欧美大汉,而且后来她才知道,其中一个还有枪。

    她实在想不出,一个赤手空拳……不对,按他自己的话说,他有一把剔骨刀。

    但即使如此,她也无法想象出他究竟是怎么杀死一个至少参加过一场死亡游戏,并且手里还有枪械的老手?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一定还有她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说底牌。

    果然啊,陈牧没有令她失望!

    这边陈牧刚想说点什么,可是脑袋一阵晕眩,身体摇摇欲坠。

    和沙鹰男对峙的短短几分钟,面临的生理心里等方面的压力都到了极限,此时松懈后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怎么啦,你没事吧?”俞琦香看出了他的不对劲,立刻伸手扶住他。

    手触碰到他的后背时发现,陈牧的迷彩作战服就像在水里浸泡过一样,已经完全湿透了。

    陈牧靠在俞琦香身上坐到花坛边坐下,声音干涩道:“拿……水我喝一下。”

    “噢噢噢~”俞琦香立刻松开手跑到车里取了两瓶矿泉水过来,拧开盖子递给他,“给!”

    陈牧接过来后仰头“咕嘟咕嘟”灌下去,很快一瓶见底了。

    俞琦香已经又拧开了一瓶,“给!”

    陈牧接过来又喝了半瓶才放下,随后大口大口喘息着。

    俞琦香从他作战服的前襟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取出一根后帮他点燃,塞到他嘴里。

    陈牧猛吸了两口,紧张的心情才彻底平复下来,尽管双腿还有些发软,但还是撑着花坛站起来说:“赶快离开这里。”

    短时间内他的精神状态不可能恢复过来,要是这个时候再来一个高手,那就死定了。

    此时沙鹰男和金大勋的尸体此时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在沙鹰男死去的地方,还爆出了一小摊物品。

    俞琦香快步走过去全部捡起来装进包里,陈牧则把雅阁后备箱里的一个大包取出来背在身上,然后迅速朝后面的一辆越野车跑去。

    他们的车子已经被打烂了,不过正好沙鹰男的越野车停在后面不远处。

    来到车旁边时他们才发现,这竟然是一辆悍马H1,巨大的车身在黑夜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头猛兽,而后车门玻璃上几个弹痕,也显示了它防弹的彪悍性能!

    金大勋已经死了,而陈牧又不会开车,只能由俞琦香驾驶了。

    车确实是好车,要命的是手动挡,而俞琦香只会开自动挡。

    在陈牧的鼓励下,俞琦香发动汽车,挂挡起步。

    “咔咔——嗤!”

    直接熄火了。

    再点火。

    挂二挡,轻轻松离合,轻轻踩油门。

    起步三点头,耳边跟着传来变速箱“咔咔咔”的响声,但车子总算动了起来。

    伴随着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陈牧问道:“是不是该换挡了?”

    俞琦香说:“应该是吧。”

    然后变速器又是一阵咔咔声响,三个人缓缓的离开了事发区域。

    ……

    十五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下来了,而在他们正前方,是一辆被撞的稀巴烂的日产蓝鸟。

    俞琦香一脸无辜的说:“是你让我开的。”

    陈牧无奈道:“不行的话就换一辆自动挡吧。”

    哪知道就在这时,一直捂着脸没说话的马伯伦,支支吾吾说:“我……我会开手动挡。”

    俞琦香和陈牧一起转头,满脸杀气的看着后座上的马伯伦,“你他么会开为什么不早说?”

    马伯伦结结巴巴的说:“我……我……”

    看着马伯伦吓得跟个鹌鹑似得,陈牧也懒得跟他废话了,拉开车门说:“过去开车吧。”

    俞琦香下车时正好看到马伯伦脸上翻卷的伤口,说:“等一下,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悍马H1的后座空间很大,三个人坐都还有很大的空间。

    俞琦香打开陈牧带来的背包,从里面取出绷带、镊子、酒精以及那瓶先前爆出来的白色金疮药。

    游戏商场出品确实很牛逼,她腿上的伤口才不到24小时,已经完全结痂了,而且行动奔跑时伤口也没有崩裂出血。

    她先借助车顶灯光,帮马伯伦皮肉上沾的碎玻璃渣取出来,然后让他侧躺下来,打开酒精帮他清洗伤口。

    “忍一下啊!”让说完对着伤口淋了下去。

    “嘶嘶……啊~~~”马伯伦嘴里痛苦的抽气声,最后实在忍不住叫了起来,双手死死抓着坐垫。

    俞琦香好笑道:“好了好了……一个大男人这么怕痛啊。”

    说完用棉布把他脖子淋上的酒精擦干净,倒上金疮药后用绷带裹上。

    等包扎完才发现,马伯伦已经哭的稀里哗啦。

    俞琦香没有嘲笑他,而是像大姐姐一样柔声安慰道:“现在已经这样了,你哭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振作起来拼搏一下,说不定我们还有活着回去的机会呢!”

    “嗯……我……我知道了。”马伯伦哭出来后心里好受多了,擦擦眼泪推开出门去开车。

    俞琦香回眸一笑,眼睛里满是得意的笑意。

    陈牧撇撇嘴,这女人不仅腹黑,而且还懂得利用人性的弱点顺势而为,真是阴险啊。

    车启动后向城南的普雷塞瑞贫民窟方向驶去。

    路上陈牧开始清点这次的收货。

    安格斯·雷特不愧是小boss级别的人物,杀掉他后光经验值就高达1000。

    另外还有2000财富值,以及4样奖励物品。

    陈牧一一检查了一下,首先是急救包,里面包含了止血针、消毒剂、镇痛消炎药、白色金疮药、肾上腺素针等等。

    既然是游戏方提供的物品,不用问,肯定都是好东西。

    其次是凯夫拉陶瓷防弹背心。

    这件防弹背心,比起俞琦香那一件来,品质要差了一个等级。

    不过总比他身上的作战服强。

    陈牧立刻把身上汗湿的作战服脱下来,换上了凯夫拉陶瓷防弹背心。

    正如俞琦香所说,防弹背心贴在身上冰冰凉凉的,特别舒服。

    心里也多了一丝安全感。

    随后是增幅水晶。

    俞琦香吐槽道:“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件附魔材料。”

    陈牧笑道:“先留着吧,说不定以后有用呢。”

    组队卡没什么好看的,这个和之前鸭舌帽女人给他的一样,人数上限同样也是10人。

    另外还有一个白名单卡。

    他取出来看了看,银灰色的卡片看着跟银行卡差不多大小,上面刻印着古老的符文,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而眼前也随之浮现出物品介绍。

    陈牧顿时惊喜不已,原来所谓的白名单卡就是隐身卡啊。

    陈牧立刻把白名单卡递给俞琦香说:“你看。”

    俞琦香接过去一看,也是惊喜不已,“好东西!”

    两个人开心了一会,不过很快面临一个问题,隐身卡只有一张,而他们却有两个人。至于马伯伦,他一个人肉诱饵还要什么隐身卡啊。

    陈赫和俞琦香相互推让了一番,最后俞琦香还是坚决让给了陈牧使用。

    陈牧现在是他们小队最大的底牌,只有保证陈牧的安全,他们存活的几率才能大大增加。

    随后陈牧研究了一会,最后发现白名单卡无法直接在现实里使用,需要放入到个人装备栏,点击后才能生效。

    陈牧的亮点消失在了地图上,地图上只剩下俞琦香和马伯伦两个两点。

    随后俞琦香把沙鹰男身上爆出来的东西也全部拿出来了。

    1根1000g金条。

    两捆雷亚尔,20000块。

    一把名为DSK100的沙鹰飞电造型手枪。

    这把枪显示为绿色品质,弹容量达到惊人的50发,有效射程也高达500码。而此刻枪里还剩下39发子弹。

    看来这把枪就是那个沙鹰男用的,没想到死后被爆出来了。

    别的还有一些药品、压缩饼干,以及……

    “嗳,这是……隐身卡?”

    陈牧在掉落的物品里翻翻捡捡,很快看到一张熟悉的卡片,跟他刚刚使用的白名单卡一模一样。

    俞琦香凑近了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哇,还真是嗳~!”

    这下也不用推让了,俞琦香立刻把隐身卡放置在自己的装备栏里激发,地图上属于她的那枚亮点也终于消失,隐藏在了黑暗中……

    随后陈牧询问俞琦香得知,在击杀沙鹰男的奖励中,她只获得了100点经验值,以及200点财富值。

    只有他的五分之一。

    至于马伯伦,他更是一点经验值都没有分到,只分了20点财富值。

    从这里就能看出,游戏系统评分是根据每个人出力大小来给予奖励的,而不是组队就能躺赚。

    他打开个人属性看了看,等级已经提升到了LV4。

    经验值也变成了870/1000,很快就会升到LV5。

    目光掠过个人属性时发现,在精气神下面多了一个的标志。

    这一次的越级击杀奖励确实很丰厚,连属性点都给了2点。

    稍稍考虑一下后,他把2点全部加在了气力上面。

    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13点,而体魄却只有8,气力更是只有6,三者严重不平衡。

    头重脚轻,身体太虚。

    稍稍运动一下便大汗淋漓,脚步虚浮。

    之前要不是强大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支撑着,他早就倒下去了,根本来不及使用时间领域。

    所以迫切需要提高身体素质。

    2点属性点虽然不算多,但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腰立刻就不酸了,腿也不软了,浑身暖洋洋的,感觉一口气能爬五层楼。

    人体精气神是三位一体,气力增加的同时,思维也变得更加敏捷了,神清气爽。

    很快他看到了自己的财富值,2250。

    先交易给俞琦香1000点财富值,让她学习了中级枪术。

    剩下的钱他买了一本中级格斗术。

    就在俞琦香忙着消化中级枪术单来的惊喜时,陈牧也沉浸在中级格斗术的技巧里。

    和他想象中的格斗术不一样,游戏商城的格斗术更应该称为“杀人技”

    它不仅仅包括了拳击、脚踢、抱摔、锁喉、插眼、踢裆、重击太阳穴等一些下流且致命的阴招,还融汇了刀砍、棍击、匕首捅等武器的使用方法。

    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达到一击毙命的效果!

    睁开眼后,陈牧想象着车外有一伙人拿着砍刀朝自己冲过来,瞬间各种应敌技巧浮现在脑海里,此时的他最应该做的是……拔腿就跑。

    没错!

    这就是中级格斗术教给他的应敌技巧。

    虽然学了中级格斗术,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变成一个打十个的高手。

    实际上脑海里的各种骚操作没有实力的支撑,反而死的更快。

    所以他接下来需要加强锻炼,提高身体素质。

    当然,越级杀敌,然后通过奖励的属性点提高身体素质也不是不行,不过越级杀敌这种事,赢了固然是好,输了下场可是很凄惨的……

    “砰!”

    一声枪响打断了陈牧的遐思。

    四处看看,原来是后窗玻璃被打花了,再仔细一看,车屁股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四五辆车,车上都是一些拿着武器的帮派份子,正在试图超车,并在不断的叫嚣着。

    “快停下来!”

    “吗的,让你们停下来没听到嘛!”

    开车的马伯伦战战兢兢说:“陈……陈大哥,有人在打我们车,还让我们停下来。”

    “我看到了!”

    陈牧刚说完,俞琦香已经拿起那把沙鹰,降下车窗对着后面车辆“砰砰砰”的一阵射击。

    相比于需要身体素质支撑的格斗术,中级枪术只要枪械性能符合要求就行,对于枪手身体素质没什么要求。

    因此俞琦香这些枪打的可谓是又快又准。

    陈牧脑海响起一连串的提示声。

    “……”

    “……”

    后面五辆车,一下子两辆车失去了战斗力。

    俞琦香大呼过瘾。

    不过她这一下却激起了后面车里其他人员的报复之心。

    “乓乓乓——”

    “噗噗噗——”

    “哒哒哒哒哒哒——”

    后面追兵拿出冲锋枪、突击步枪开始疯狂还击,悍马H1后窗玻璃被打得乒乓噗噗作响,俞琦香也不得不缩回了脑袋。

    而她这下也算是捅了蚂蜂窝了,附近街道很快有车加入了追击大军。

    “哒哒哒哒哒——”

    子弹就像下雨一样,不断的击打在车上。

    如果乘坐的这辆车子不是防弹玻璃的话,陈牧他们早就被打成筛子了。

    陈牧知道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后面追兵不出意外是里约S令部的人,这些人应该是临时发现了他们,因为没有确认他们的身份,所以没有携带重武器。

    如果不尽快突围出去,一旦被他们包围,对方绝对会调来重型机关枪,乃至于火箭筒,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关键悍马H1跑不快啊,这玩意车身就有3吨多的重量呢,再加上防弹玻璃,可能接近有4吨重,最高时速估计也就120公里左右。

    怎么可能跑得过后面那些小车?

    “快转弯!”

    在陈牧的命令下,马伯伦立刻转向右边的街区,这里通往普雷塞瑞贫民窟方向。

    而就在这时,后面火力停顿了几秒钟,应该是集体换子弹了。

    俞琦香和陈牧立刻还击。

    “嘭!嘭!嘭!”

    “乓!乓!乓!”

    两个人都拥有中级枪术,哪怕闭着眼都能打个五六环。

    此时基本上一枪一个。

    “……”

    “……”

    经验值和财富值滚滚而来。

    虽然给的经验值不多,但是架不住人头多啊,很快他耳边传来了升级的提示。

    而与此同时,由于陈牧他们的枪法高明,杀人效率实在是太高了,原本气势汹汹的追兵,结果追了不到500米就被打的抬不起头,那些驾驶员被打死的车子纷纷撞向路边建筑物。

    “砰!砰!乓!乓——”

    陈牧和俞琦香一左一右,一刻不停的向后射击。

    剩下的几辆车还没到跟前,驾驶员就已经被打死了,车子歪歪扭扭撞向路边的路基房屋。

    终于没有追兵了,陈牧赶紧说:“快靠边停车。”

    马伯伦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滑出去20米才停稳。

    陈牧迅速背上肩包跳下车。

    三个人朝着东面街区奔跑过去,并借助周围的地形来掩饰自己的行踪。

    里约S令部的实力非常恐怖,陈牧他们前脚刚走没一会,后脚已经有更多的帮派成员赶了过来,并带来了重机枪、手榴弹、火箭弹等大威力武器。

    很快他们便发现了陈牧几人遗弃的悍马,大批人马分头包抄搜索。

    而与此同时,里约市中心发生如此大规模的交火事件,警察却像消失了一般,从头到尾都没有一辆警车出现。

    可想而知此时的里约嘿帮有多么嚣张?警察只有洗地的份。

    这边,陈牧几人刚穿过一条街区,很快和里约S令部的一支搜索队伍迎面相撞。

    “砰砰砰!”

    “乓乓乓!”

    “哒!哒!哒!哒……”

    陈牧他们虽然枪法精装,几乎一枪一个,但是对面活力却更加凶猛,架起车载重机枪直接扫射。

    他们躲藏的建筑物、树木等,在12.7mm口径的重机枪面前全都不堪一击。

    陈牧亲眼看到,直径超过15公分厚的树木被一枪拦腰打断,一尺厚的墙壁被子弹穿透炸飞,而拦路的汽车更是如同纸片一样被子弹撕个稀巴烂。

    威力霸道如斯!

    陈牧他们抱头鼠窜,这样的子弹如果打到身上,会被强大的动能直接撕成碎片,殡仪馆化妆师拼都拼不起来。

    俞琦香郁闷的说:“真是见鬼了,巴西政府怎么能允许这些嘿帮组织拥有这种大威力武器呢?”

    陈牧:“赶快跑吧,再不跑等下他们改发火箭弹了……”

    就在这时,天空下起了牛毛细雨。

    而且雨势越来越大,转眼间变成了倾盆大瓢。

    “啊——”

    跟在最后面的马伯伦突然尖叫了一声。

    两人转头一看,马伯伦小腿被不知从哪飞过来的单片给划伤了,皮肉翻卷,鲜血淋漓,看起来十分骇人。

    马伯伦瘫坐在雨地里,痛苦的哭嚎说:“你们走吧……不用管我了~”

    陈牧咬咬牙,转身跑过去把他给扶起来,“说什么屁话呢,一起走……”

    大雨来的很及时,为陈牧他们提供了绝佳的掩护。

    他们根据任务地图导航,逃进了一大片废弃工业区,这里前面是光鲜亮丽的政府行政大楼,后面则是成片破败不堪的贫民窟。

    别小看巴西,作为南美大国,巴西早在1920年就已经建起13万多家工业企业,铁路运营里程高达2.7万公里。

    到了七十年代末更是建立起完善的工业体系,拥有门类齐全的基础工业部门,成为了中等发达国际。

    而此时东方的兔子国,才刚刚从某个历史事件中走出来不久。

    然而八十年代后巴西逐渐掉入“发展陷阱”,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去工业化,大力发展服务业!

    这导致巴西工业集中在资源密集型领域,出口初级产品和中低端制成品,比如木材以及矿石。

    这也解释了里约市中心会有那么多废弃工业园的原因。

    在这成片如蜘蛛网一样密集的工业园里,哪怕以里约S令部的实力,也不可能完全包围他们。

    在确定暂时安全后,他们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停下来,帮马伯伦处理了一下左腿上的伤口。再不处理,光出血就能要了他的命。

    之前是脸上,伤口还不算深,这次腿上的伤口要深了许多。

    “嘶嘶——呃!”

    当酒精倒在伤口上时,马伯伦发出了痛苦的吸气声,一张英俊的面孔因为疼痛感完全变形了。

    陈牧伸手从防弹衣的防水隔热层里摸出一包烟来,掏出一根点燃后塞到他的嘴里。

    这边俞琦香随后帮他打了一针止血针,然后洒上金疮药后进行包裹。

    马伯伦吸了两口烟,脸色苍白的说:“陈哥…俞姐,你们走吧,不用管我了……真得!”

    喘息了一下跟道:“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我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只会连累你们。”

    陈牧看了眼俞琦香。

    之前他们倒是想用马伯伦来做挡箭牌,以及人肉诱饵,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们都有隐身卡了,带着马伯伦反而会暴露他们的行踪。

    之所以刚才没有扔下他,也是出于一种人道主义。

    毕竟是他们把马伯伦带到市中心来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俞琦香点点头。

    陈牧想了想问道:“你有多少财富值?”

    马伯伦看了眼个人属性说:“70。”

    陈牧心里无语,跟着他们混了半天居然就混到70点财富值,而且这70点大多数还是刚才开车分到的,要不然更惨。

    真是个带不动的猪队友。

    他交易给马伯伦30点财富值,让他购买了一本初级枪术。

    随后又给他留了一把手枪,20发子弹,以及2000雷亚尔。

    “子弹我们也没有多少了,如果回头你逃出去的话,就去买一点吧,路边随便找个卖烟卖槟榔的小孩就行。但是记住一点,不要让对方看到你身上的大额现金……”

    陈牧仔细叮嘱了一番。

    “谢谢陈哥俞姐,你们是好人。”马伯伦流着泪不断的道谢。

    陈牧抱着突击步枪站起来说:“祝你好运!”

    俞琦香:“祝你好运!”

    马伯伦看着他们说:“也祝你们好运!”

    陈牧一马当先出了房间,然后开始跑动起来。

    俞琦香紧随其后。

    ……

    ……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

    直到第二天中午,天地间还是一片雾蒙蒙的水气。

    汽车驶过,溅起漫天的水花,紧随其后便是一片谩骂声。

    穿着雨衣、戴着雨帽行走在商业街上的陈牧和俞琦香,此时才算松了口气。

    除了因为暂时摆脱掉里约S令部的追杀,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处于隐身状态,不用担心敌对阵营高手的暗杀。

    在最后的大决战到来之前,他们至少可以安稳的过三个月。前提是纳斯西蒙不被暗杀掉。

    前面拐角是一家高档自助烤肉店,两个人很自然的走了进去。

    选了菜后找了个视线好的地方坐下,俞琦香把牛排生鱼肉放上去边烤边问道:“等下我们去找那个女人?”

    陈牧:“对!问问她有什么计划,这样方便下一步的行动。”

    俞琦香:“好!听你的。”

    两人边烤边聊,等到牛排快熟时,旁边走过来一个戴着渔夫帽,身穿运动服的女人,一屁股在俞琦香身旁的沙发上坐下。

    俞琦香和陈牧都是一惊,立马伸手去摸枪。

    不过就在这时,坐下的女人却是伸手拿过了烤板上的牛排,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你们胆子倒不小,昨晚上竟然敢摸到BOPE大楼去。”

    陈牧一听便知道,这个戴着渔夫帽的女人,正是前天晚上见过一面的友方高手。

    陈牧顿时松开握枪的手,高兴道:“原来是你!”

    俞琦香顿时也明白过来。

    陈牧紧跟着道:“我叫陈牧,她叫俞琦香,还没请教您姓什么呢?”

    渔夫帽女人说:“乔安娜!”

    说完乔安娜摘下头上的渔夫帽,露出一张素面朝天的亚籍面孔,清爽干净,颇有几分年轻时王祖贤的味道。

    陈牧奇怪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他和俞琦香都使用了隐身卡,按道理江薇不应该这么轻而易举能找到他们才对。

    江薇毫不避讳的说道:“给你的那张组队卡被我做了手脚,72小时内我都可以知道你的行踪。”

    陈牧闻言顿时了然。

    他就说嘛,这个女人既然那么好心给他组队卡,为什么她自己偏偏不加入组队呢?

    原来这样她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行踪,同时也可以避免暴露自己的行踪。

    不等陈牧说话,江薇又严肃的说:“别以为杀了几个新人,拿到两张隐身卡就肆无忌惮了,我告诉你们,高阶降临者的实力远超你们的想象,在BOPE大楼附近转悠,纯粹就是找死!”

    江薇的话让陈牧心情十分沉重,脸色有些难看的问到:“能不能告诉我们,对方到底有多少高手?我们的胜算又有多少?”

    “多少高手?”江薇擦擦手跟嘴,忍不住笑了起来,“区区一个纳斯西蒙,你觉得需要几个人?”

    陈牧尴尬道:“呃……这我真不知道。”

    江薇摇摇头说:“做好我交代你的事情,别让那些低阶降临者来给我捣乱就行,其余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

    俞琦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但听到江薇这话心里很不舒服。

    感觉这个女人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完全把他们当枪使,关键还不愿意告诉他们太多的情报消息。

    忍不住说:“高手我们又不是没杀过,也就那样呗!”

    “哼,幼稚!”江薇冷哼了一声,说完便拿起桌上的渔夫帽,站起来准备离开。

    俞琦香说:“怎么,你不相信?昨晚我们就杀了一个中东人,他的实力应该不比你差。”

    江薇闻言大吃一惊,“什么,中东人?他长什么样子?”

    俞琦香一脸傲娇的说:“对方满脸络腮胡,开个悍马H1,枪法出神入化,指哪打哪……对了,我们隐身卡就是从他身上爆出来的。”

    江薇听说对方满脸络腮胡子时,已经呆住了,嘴巴微微张开,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你……你说的是真得?”

    “骗你做什么,千真万确!”怕江薇不相信,俞琦香手一抬,掏出那把沙鹰枪往两人之间空置的沙发上一放,“喏,这就是他的武器,死后爆出来的。”

    江薇拿起造型奇特的DSK100看了又看,眼角肌肉不断抖动着,表情非常奇怪,一副想哭又想笑的样子。

    “呵呵呵呵……嘿嘿嘿……”江薇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最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太好了!”

    餐厅里的人纷纷朝他们看来。

    陈牧和俞琦香面面相觑,搞不懂江薇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江薇笑了很久,眼泪都笑出来了,“你们做的太棒了!”

    随后不等陈牧两人问,江薇擦擦眼角的泪水笑着解释说:“刚刚你们不是问我,邪恶阵营像我这种等级的降临者有几个是吗?现在我告诉你们,就一个。”

    “什么,就一个?”陈牧惊讶问到。

    俞琦香也是惊讶不已,“真得假的?

    江薇翻了个白眼说:“废话,当然是真得!

    纳斯西蒙虽然有主角光环加身,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真要是有两个中东人那种等级的杀手,你们早死100次了。”

    “卧槽…………”

    陈牧和俞琦香顿时一脸懵逼。

    虽然昨晚上杀死了沙鹰男,但是他们心情并没有真正放松多少,因为他们以为里约城里还潜藏了很多像沙鹰男那样的高手。

    而只要有沙鹰男这样的高手存在,那么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随时会要了他们的命。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无意间杀死了敌对阵营最大的一个boss。

    至于剩下的那些小杂鱼,已经掀不起什么大浪了。

    想明白这点,陈牧和俞琦香顿时也是心潮澎湃,激动万分。

    “来,吃牛排,再不吃就烤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