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11章
    这栋公路警察办公楼,只是一座二层小楼,一楼50平方的大厅,既是办公室,也充当了审查室、羁押室以及资料室。

    而此时办公室里,三名公路警察,一个警察正在打电话,还有两个警察则在喝茶看报。

    “是的……我询问了他们,但是他们什么也不肯说……他们要求见大使馆的人……”

    斜对面的羁押室里关着三个人,一个白人,一个棕色人种少妇,还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亚裔眼镜男。

    三个人分别坐在三个角落,脸上满是颓废和无奈。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亚洲人就像见鬼一样,猛的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并且眼睛里露出惊恐欲绝的神色,“他…他……他们来了!”

    另外两人闻言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也都是一副惊恐万状的表情。

    穿牛仔褂的白人,疯狂拍打着栅栏,“快放我们出去……”

    那边看报纸的八字胡警察,不耐烦的吼道:“闭嘴!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牛仔男大喊道:“有人来追杀我们了……他们已经到了门口。”

    “追杀你们?为什么追杀你们?你们干什么事情了?”八字胡警察好笑的问到。

    眼看地图上的三个亮点越来越近,牛仔男激动的大喊大叫,“我们来自另外一个世……”

    牛仔男话没说完,整个人突然化为了一道黑色雾气消失不见了。

    “噢~谢特!”本来翘着二郎腿的八字胡警察,看到这一幕吓得从椅子上跌下来了。

    另外两个警察也发现了不对劲,转头看了眼羁押室,惊讶道:“咦,还有一个人呢?”

    而就在这时,羁押室剩下的两个亚洲人不断的往后退去,目光里充满了恐惧。

    坐在靠门口的青年白人警察,余光瞄到门口来人了,刚准备转回头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只见领头的亚洲男子,从挎包里掏出一把冲锋枪来。

    青年警察吓得立刻竖起了双手。

    坐在隔壁桌的中年警察倒是准备去拿枪呢,但是跟在亚洲男子后面的女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已经瞄准了他。

    他顿时明智的放下了摸向腰间的手,颤抖着说:“别…别……别杀我。”

    面对一把手枪,一把冲锋枪,剩下那名坐在地上的八字胡警察也非常明智的举起了手。

    进来的两人自然便是陈牧和俞琦香了,而金大勋则坐在门口车里望风。

    “只要你们乖乖配合,我们不会为难你们!”陈牧给几个警察吃了一颗定心丸,

    俞琦香立刻把枪插进后腰,从身前的背包里迅速掏出几根扎带,上前把三个巴西警察身上手枪全部卸掉,并一一捆起来关到审查室里面,然后在办公室里搜索武器弹药。

    这边陈牧大步走到羁押室跟前,看到里面竟然只剩下了2个人,有些诧异。

    打开地图看了眼,确实少了一个亮点,也没时间问太多,面无表情道:“把阵营打开!”

    羁押室里面的两个人都脸色苍白,浑身抖若筛糠,并痛哭流涕的哀求着,求陈牧放他们一马。

    一生一死一瞬间,没人能真正的淡定!

    “快点!给你们三秒钟时间,三秒钟后全部枪决。”陈牧声音冷若冰霜。

    有一瞬间他有那么一丝迟疑,但是昨天鸭舌帽女人的话时刻提醒着他,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容不得丝毫的妇人之仁!

    “1、2……”

    数到2,羁押室里的两个人都打开了阵营属性。

    很不幸,那个棕色人种少妇是邪恶阵营的,而那个亚裔眼镜男则是友方。

    看来他们都不知道彼此的阵营关系,这样倒是可以避免彼此杀戮。

    “对不起!”

    陈牧抬手一枪打在少妇胸口,近距离下子弹在少妇胸口炸出一个血洞,滚烫的血液喷溅出来,把雪白的墙壁染成了一朵大大的梅花。

    而站在对面的眼镜男,头上脸上以及白衬衫上,也喷上了很多血迹。

    “啊——”眼镜男像个娘们一样,吓得失声大叫,缩在墙角里双手死死捂着脑袋。

    那边俞琦香已经搜刮完枪支了,5把FAL突击步枪。

    比起乌兹冲锋枪200米的有效射程,短小精悍的FAL突击步枪的有效射程达到了惊人的600米,而且使用的是7.62×51毫米T65枪弹,杀伤力强大,因此深受特种部队,以及广大军警的喜爱。

    除此以外,还有3把巴西军警最喜欢的格洛克17。

    比起巴西仿制的M973,格洛克17稳定性非常高,因此受到全世界手枪迷的喜欢,可谓是居家旅游,杀人越货的必备武器。

    “给!”俞琦香顺手抛过来一串钥匙。

    陈牧在心里给俞琦香点了个赞,这女人作为伙伴来讲,简直太合格了,配合十分默契,很多时候不需要你说,一个眼神便懂了。

    陈牧用钥匙打开了羁押室的门,而躲在墙角的眼镜男还在瑟瑟发抖呢。

    “快点出来!”

    面对抱着冲锋枪,形象十分彪悍的陈牧,眼镜男此刻就像一个鹌鹑一样,胆颤心惊的从羁押室里走了出来。

    “我们走吧!”

    刚打算退出去,哪知道陈牧突然响起了“滴滴滴”的声音,紧跟着眼前出现一幕虚拟画面,上面显示有支线任务待接。

    陈牧打开世界信息面板查看。

    “卡斯帕·西奥多?是那几个PRF”

    陈牧楞了一下,不过看到任务时间只有三分钟,也没有时间去深究原因,立刻走到审讯室门口,问道:“谁是卡斯帕·西奥多?”

    审讯室里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其中两个人目光下意识朝中间的八字胡警察看去。

    陈牧看向他:“你是卡斯帕·西奥多?”

    八字胡警察预感到不妙,神色仓皇,身体更是因为恐惧而颤抖了起来,“不……”

    “乓!”

    不等八字胡说完,陈牧抬手一枪打在他的心脏部位。

    俞琦香小跑过来问道:“出什么事啦?”

    陈牧边走边说:“先离开这里再说。”

    “乓!乓!”俞琦香顺手把审讯室里剩下的两名PRF干掉了。

    陈牧转头惊讶道:“你干嘛?疯啦?”

    俞琦香说:“既然都已经开枪了,那就只能彻底灭口了。”

    陈牧知道,俞琦香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可以省却很多麻烦,只是……哎!

    “走吧!”

    ……

    三个人离开小镇后,一路朝东北方疾驰而去。

    路上陈牧先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杀那个八字胡警察。

    俞琦香奇怪道:“为什么只有你触发了剧情任务?”

    “可能是因为我是小组队长吧,或者杀了那个路易莎的原因。”陈牧猜测到。

    俞琦香点点头,“应该是吧!”

    随后问了问眼镜男才知道,之前消失的意大利男,不小心泄露了自己降临者的身份,结果被抹杀了,而这一幕也正好被那个八字胡警察看到。

    估计这就是为什么陈牧会接到剧情任务的原因。

    陈牧从物品栏里取出了那件迷彩色防弹背心。奖励物品默认发放给他这个队长。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件在商城里看着很笨重的陶瓷防弹背心,实际上却很精巧,比战术背心还小了一圈,而且重量也很轻,只有1公斤左右。

    随后眼前浮现出防弹背心的介绍。

    看到这件陶瓷防弹背心居然能承受5000焦耳的冲击力,陈牧十分惊讶。

    据他所知,普通AK一般在1900焦耳到3300焦耳左右,按照1000焦耳100公斤的力量来算,3000多焦耳相当于300多公斤的力。

    大概的意思就是,弹头接触到目标的瞬间,弹头有相当于300多公斤的力量,击中目标那一瞬间,不到5毫米面积受到300多公斤重量的冲击。

    而这件绿色凯夫陶瓷防弹背心竟然能抵挡5000焦耳冲击力,那就是500公斤。

    换句话说,这件凯夫拉陶瓷防弹背心,可以抵御市面上95%以上的常规子弹。

    实在是太牛逼了。

    陈牧想了想还是把马甲递给俞琦香:“给你穿吧。”

    俞琦香摇摇头说:“我不要,你自己穿!”

    陈牧塞到她手上:“你性格太冲动,总是喜欢跑在前面,实在太危险了。”

    之前俞琦香毫不犹豫让他学习了中级枪术,他不能太自私,什么好东西都自己用。

    俞琦香大概也猜到了陈牧的想法,不过还是客气道:“要不给金大哥穿吧。”

    开车的金大勋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开车不需要防弹衣,你们在前面冲锋陷阵,还是你们穿吧。”

    见金大勋推辞,俞琦香说:“那好吧!谢谢了。”

    随后她穿上了防弹背心,发现尺寸刚刚好,一点也不显得臃肿,而且在这炙热的天气里穿在身上,竟然还冰冰凉凉的,里面好像带有恒温系统。

    俞琦香赞叹道:“价值1000财富值的防弹衣,果然不同凡响。”

    “那是当然。游戏商城怎么可能卖伪劣产品!”陈牧笑着说到,“对了,一直忘了问,你在原世界里是干什么的?读书吗?”

    俞琦香知道陈牧想说什么,笑道:“刚刚本科毕业,社畜一个。”

    顿了一下俞琦香解释道:“我太爷爷是老H军,打过小日苯鬼子,也上过C鲜战场,在我很小的时候,天天给我讲战场杀敌的故事……”

    听完俞琦香的故事,陈牧总算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暴力了?

    这是从小耳濡目染,培养出来的尚武精神啊!

    至于枪法则是她父亲教的。

    据她说,她家有两杆猎枪,她爸和她爷爷经常上山打猎,直到2010年才被派出所给收缴了。

    “那你怎么会开锁的?”陈牧奇怪到。

    “我原本想到B站当UP主,赚点生活费,但是你应该知道,B站没点才艺想火是很难的,我就准备直播一点与众不同的东西,于是在大二时研究了三个月的开锁技术。”

    说着说着俞琦香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直播没火,竟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陈牧:“你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两个人聊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车里还有个第四者——眼镜男。

    陈牧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眼镜男脸上身上的血迹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是脸色依然很苍白,用葡语回答说:“我叫马伯伦。”

    陈牧:“哪里人?”

    马伯伦:“新嘉坡华人。”

    陈牧刚想问他会不会开枪,不过随即想起会不会开枪根本不重要,只要花100点财富值,学习初级枪术就行。

    不过会开枪和敢开枪,以及敢杀人,完全是两码事。

    看马伯伦之前的表现,实在够逊的,连金大勋都比不上。

    不过陈牧还是问道:“给你一把枪,你敢杀人吗?”

    马伯伦脸红了红说:“不……不敢。”

    俞琦香忍不住问道:“那你会做什么?”

    “我……我是艺术生,会弹钢琴、弹吉他、编排舞蹈,另外……也会跳中国的民族舞。”说到最后,马伯伦面红耳赤。

    俞琦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牧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说实话,马伯伦长得挺帅的,跟他不相伯仲,而且又多才多艺。

    最重要的是,艺术生往往家庭条件都非常优渥,因此可以想见,马伯伦在原世界有多么受小女生的喜欢?

    可惜,在精锐部队这样的任务世界里,马伯伦的能力毫无用处,总不能他们在前面拼命的时候,让他在后面弹一曲东风破吧?

    陈牧看了眼俞琦香,用商量的语气说道:“给他一点钱,让他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昨晚上他大意了啊,竟然把那些同阵营的新人给放掉了。

    那些新人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是敌对阵营的人杀死他们却是有经验值和财富值拿的,等于是间接给对面送人头。

    俞琦香摇摇头,看着陈牧意味深长的说:“还是带着吧,让他帮我们放风也行。”

    陈牧瞬间听懂了俞琦香的意思,这是准备用马伯伦当诱饵,钓敌方潜藏在暗中的高手呢。

    “行,听你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

    陈牧心里本来也有这个想法,但是作为团队默认队长,他肯定不能说出这么卑鄙的话,免得俞琦香和金大勋兔死狐悲,心里不舒服。

    现在既然俞琦香提出来了,他自然顺水推舟了。

    他现在真是越来越喜欢俞琦香这个女人了,简直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

    金大勋朝着东北方一直开,开到了大海边。

    非常奇怪,一路之上都没有发现一个降临者,让他们怀疑那些人都跑出里约热内卢,去了里约州的其他市。

    如果真是这样,倒是省了许多麻烦。

    陈牧和俞琦香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在海边度假村附近休息一下,晚上再进城。

    没敢去酒店宾馆之类的地方,里约S令部的成员无孔不入,一旦被发现会非常麻烦。

    很快在度假村附近的山脚下发现一个废弃游乐场,把车藏好后,几个人躲了进去。

    一边吃东西一边休息。

    马伯伦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之前在路上一直强忍着,也不敢跟陈牧他们要食物,饿得两眼直冒绿光,此时拿到面包后狼吞虎咽,被噎的直伸脖子都不停下来,比昨晚上俞琦香他们还不如。

    “慢点吃,你这样会把身体吃坏的。”金大勋好心提醒到。

    这边陈牧和俞琦香一边吃面包,一边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出意外,接下来三个月内,普通降临者之间应该不会有大规模火并。

    但是敌方暗藏的高手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一旦纳斯西蒙被对方成功刺杀,所有善良阵营的降临者集体over,游戏结束。

    “接下来咱们有两条路可走。”

    “第一,我们在里约热内卢招摇过市,吸引敌方火力的同时,顺便清除新人玩家。分担友方阵营高手的保护压力!”

    “第二,按照剧情线发展,BOPE很快就会公开招募队员,咱们其中一人想办法混进去,然后贴身保护纳斯西蒙。当然,这样做非常危险,可谓是九死一生!”

    俞琦香把自己的看法说了一遍,问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金大勋对此没意见,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愿意驾车离开里约市,在巴西到处旅游几个月,那样也算死而无憾了。可惜陈牧他们是不会放他走的。

    至于马伯伦,他只是一个人肉诱饵,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陈牧沉默了一会说:“这样吧,先想办法联系上那个高手,看看她什么意见。”

    俞琦香点点头,“那也行……”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几个人开始轮流休息。

    陈牧不困,便自愿值守第一班。

    等几个人靠着墙壁进入梦乡后,他顺着蜿蜒的碎石路来到了陡峭的山坡上,腥咸的海风迎面吹来,崖边的野草被劲风压伏在地。

    这里视野开阔,不仅可以看清游乐场外的动静,更能看到崖壁后面的金色海滩,以及辽阔的大海。

    陈牧欣赏着风景,脑海里不由想到了今晚的行动。

    其实无论俞琦香的建议又或者他的提议,都极其危险,因为敌方高手肯定就在BOPE特警大楼或者普雷塞瑞贫民窟附近的某个地方潜藏着,寻找刺杀纳斯西蒙的机会。

    一旦和敌方高手发生遭遇战,以他们几个菜鸟的实力,很大概率是送人头。

    但还是那句话,邪恶阵营的人有无数次刺杀的机会,而他们只有一次机会。

    所以哪怕明知道送死,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冲。

    这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自己的小命!

    考虑一会,随后他开始练习时间领域能力,这是现在唯一的保命底牌,千万不能大意。

    从地上抓起一把小石子,然后开始增加自己的心理压力,让心跳加快,肾上腺素开始飙升……

    随后他把自己手里的小石子抛向空中,目光死死看着这些石子,脑海里想象着这些石子是敌人乱枪扫射过来的子弹!

    一瞬间,他仿佛失聪了般,风声、鸟声、灌木的沙沙声,统统消失不见。

    而抛向空中的几十枚碎石子,因为下坠的速度太慢了,几乎就像凝固了一般,悬停在空中。

    已经有了几次经验的陈牧,对此并不陌生,飞快的伸手抓向空中散乱的石子,同时心里计算着时间。

    “1、2……”

    时间领域持续了大约2秒钟,随后时间恢复正常流速。

    而空中散乱的碎石子,大部分都被陈牧抓在手上,只有七八颗以匀速掉落在了地上。

    陈牧晃晃脑袋,感觉还行,于是再次练习。

    这次他选择了拔枪,把子弹卸下来后进行空枪射击练习。

    效果还是一样,他可以让一切都放慢无数倍,而他自身以及接触到的物体却并不受影响。

    时间大约为1.5~2秒钟左右,正好够他拔枪做一次射击动作。

    2秒钟后时间流速恢复正常。

    他刚打算再次练习,眼前突然一黑,差点摔倒在地。

    陈牧立刻停止了练习,揉着太阳穴暗暗想道:“上午练习了一次,加上现在两次,看来在不睡觉补充精力的情况下,一天三次是目前的极限了。

    接下来做的就是锻炼身体,以及想办法增加精神力……”

    随后他开始练习拔枪速度。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到了夜里10点。

    三人平均睡了二个半小时左右,陈牧本来有些昏沉的脑袋也重新变得清醒。

    吃饱喝足后,俞琦香抱起FAL突击步枪,精神十足道:“走吧,出发!”

    ……

    趁着夜色,四个人开车进了城。

    深夜的里约市中心依然喧嚣热闹,到处灯红酒绿。

    脖子上挂着大金链的黑人D贩开着敞篷超跑招摇过市,副驾和后座上还有三名打扮性感的黑人美女。

    三五成群戴着嘻哈帽的街头混混,在比比划划着。

    一些脸上、脖子上、胳膊上纹着大片纹身的白人嘿帮成员,光明正大的抱着微冲在一些娱乐场所的入口处巡逻。

    另外,路边随处可见穿着胸#罩、超短裙的鸡女在招揽P客,每当有汽车缓慢经过时,那些鸡女便开始搔首弄姿,私密处若隐若现。

    陈牧等人一路平安的来到里约总警察局,巴西BOPE特警部队也在同一栋楼里面办公。

    BOPE是巴西80年代为打击毒品犯罪而创立的警察特种部队。

    他们的职司是打击里约毒枭,成员身披黑衣,头戴扁帽,重武装车上绘有骷髅头与交错手枪的专属图案,行动迅速敏捷高效,被称为巴西最“干净”的警察。

    此时的里约总警察局大楼灯火通明。

    金大勋开车绕着办公大楼转了2圈。

    因为不知道鸭舌帽女人现在到底在哪里,他们只能来BOPE碰碰运气了。

    很快金大勋便说道:“有车跟上来了,是一辆黑色无牌越野车……”

    陈牧和俞琦香顿时精神一震,立刻握紧手里的突击步枪,同时把身体向下伏低。

    这种能隐藏自身行踪的高手,肯定有一些他们不了解的手段,心里也是十分没底,希望不是太变态。

    “噗!”

    两个人脑海里还在想着对方的手段时,车胎突然爆了,汽车顿时歪歪扭扭起来。

    幸好金大勋驾驶技术过关,没有第一时间去猛踩刹车,而是握紧方向盘,努力矫正车子的方向,不让车子侧翻或者撞击物体。

    “噗!”

    又是一个轮胎爆了,不过此时车辆速度已经慢下来了,所以影响并不是很大。

    最终车子在撞到路边一个花坛后停了下来。

    “快下车!”

    陈牧打开左侧车门,快速扑到花坛后面,俞琦香也紧随其后从车里下来。

    不过马伯伦因为系着安全带,紧张之下又耽误了几秒钟。

    等他解开安全带,把副驾驶车门打开后,一颗子弹从后方射来,“噗”的一声击碎了副驾驶车窗玻璃,飞溅的玻璃碎片在他脸上割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一时间血流如注。

    “啊!”马伯伦立刻缩回了车里,并捂住脸发出痛苦的叫声。

    陈牧刚准备看看对方在什么位置,这样可以进行火力压制,哪知道头刚冒出一点,一颗子弹飞来,打在他身前的水泥花坛上。

    石子迸溅,击打在他和俞琦香的身上脸上。

    俞琦香左脸颊被划出一道血口。

    “老娘跟你拼了!”俞琦香头脑一热,便要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陈牧死死拽住她的胳膊,气急道:“你脑子坏啦!这个人肯定是高级枪术,你出去就是送人头。”

    俞琦香闻言顿时冷静了下来。

    陈牧仅仅中级枪术,已经几乎弹无虚发了,可以想象高级枪术会是如何的高明?她虽然有防弹衣,但是防不住对方爆头啊!

    陈牧趴在花坛后面喊道:“金大勋,用后视镜看看那辆越野车在什么地方?”

    “好……好的!”金大勋声音里透露着恐惧,但还是按照陈牧的要求去掰车内内视镜。

    “砰!”

    一颗子弹穿过雅阁后窗,击碎车内后视镜。

    枪术霸道如斯!

    金大勋吓得立刻缩回手。

    就在陈牧脑海里飞快的想着对策的时候,花坛对面竟然传来了靴子踩踏地面时发出的“咯噔咯噔”声。

    趴在地上的陈牧和俞琦香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骇然。

    他们这里可是有四个人啊,对方竟然敢光明正大的走过来,这是对自己的实力有多自信啊?

    “出来吧!”一道浑厚的男中音传来,“在我面前,你们几个菜鸟没有机会的!”

    陈牧和俞琦香缓缓抬头,穿过花坛里的灌木间隙可以看到,汽车旁边是一个穿着黑色战术背心的男人,左手拎着一把炫酷的手枪,类似于沙鹰飞电。

    由于树木挡着,看不清对方的脸。

    “我数一二三,要是再不出来,全部死!”沙鹰男说完开始数数:“一、二……”

    沙鹰男刚数到二,马伯伦已经捂着血肉模糊的脸从车里走出来了。

    随后是金大勋。

    趴在地上的陈牧心脏怦怦直跳,脑袋里的一根弦紧紧绷起,肾上腺素更是疯狂飙升,时间领域处于随时激发状态,然后才抱着突击步枪慢慢站起来。

    俞琦香也随后跟着站起来。

    这时也看清了,对面沙鹰男是一个东欧人,有着茂密的络腮胡,一双三角眼和鹰钩鼻看起来十分的凶狠,此时薄薄的嘴唇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沙鹰男三角眼迅速在几个人脸上掠过,最后阴狠的目光放在了明显最弱的马伯伦身上,皮笑肉不笑的说:“让我猜猜,你们是善良阵营吧?”

    马伯伦浑身战栗着,一声不吭。

    沙鹰男淡淡说:“是不是都无所谓!今天晚上挺无聊的,不如咱们也来玩个死亡游戏吧。如果谁赢了,我就放他一马;输了,那就到此结束。”

    沙鹰男话刚说完,紧跟着头也不回道:“NONONO!那位女士,我劝你最好不要妄动,相信我,你的枪一定没有我的快!”

    陈牧朝俞琦香看了一眼,微微摇头,俞琦香绷紧的手臂又再次放下。

    这个沙鹰男实力深不可测,不能轻举妄动。

    沙鹰男看着马伯伦说:“就从你开始吧!你是哪国人?”

    马伯伦:“新……新嘉坡人。”

    沙鹰男:“我记得新嘉坡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更改过6次时区的国家,你知道这6次分别发生在哪一年吗?”

    马伯伦迟疑了一下说:“呃……分别发生在1880年、1905年、1933年、1941年、1942年以及1982年。”

    沙鹰男看样子也不清楚马伯伦说的对不对,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马伯伦能回答出来,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他也没去验证马伯伦说的是真是假,转过头对金大勋说:“你猜猜我今天杀了几个人?给你两个选择,4个,5个。”

    金大勋颤抖着说:“4……4个。”

    沙鹰男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陈牧暗道不好,果然,还没看清沙鹰男是怎么出手的呢,耳边已经传来一声枪响,金大勋胸口部位中弹。

    子弹的动能带着他的身体往后连退了三四步,仰天栽倒在地。

    “错了!连你是5个。”

    金大勋带着不甘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沙鹰男这是玩文字游戏,这样的话无论金大勋猜4个还是5个,结果都是一样。

    俞琦香出离了愤怒,忍不住骂道:“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沙鹰男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露出戏谑的笑容道:“卑鄙吗?你又能怎么样?”

    顿了一下沙鹰男跟道:“这个金大勋是善良阵营,那么想必你们也是一样吧?很可惜,我是邪恶阵营,既然如此,那么游戏就到此结束……”

    陈牧:“等一下!”

    沙鹰男:“怎么?”

    陈牧声音紧张的说:“是这个煞笔女人骂您的,我并没有骂您……实际上我认为您做的很对,要怪就怪那个金大勋没问清楚,死的活该!所以求您给我一个机会。”

    俞琦香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陈牧,“陈牧,你说什么?”

    陈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谈什么卑鄙不卑鄙?真是可笑。”

    俞琦香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随后怒骂道:“我真是眼瞎了,原本以为你是一个人物呢,没想到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去死吧你!”

    陈牧黑着脸说:“你想死别拉着我。”

    “嘿嘿嘿……”陈牧卑微的求饶,再加上两人的内讧,让沙鹰男忍不住笑了起来。

    “行,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沙鹰男说着举起了手里的枪,冷笑着问道:“你猜猜我枪里还有几颗子弹。”

    “能不能给我一点提示?”陈牧说着往花坛左侧走了两步,这样正好可以看到沙鹰男全身。

    沙鹰男眼睛微微眯了眯,说:“没有提示,快点猜!”

    陈牧赶紧又小心说道:“那先说好,我猜的是现在枪里的子弹数,而不是我回答之后。”

    陈牧为了活命而卑微可怜的模样,令沙鹰男油然而生一种上帝般的快感,哈哈笑道:“当然!”

    “呃……”

    陈牧皱着眉头考虑着,实际上却是在调整心理状态,为进入时间领域做准备。

    “快点。”沙鹰男催促着。

    “马上就好……”

    陈牧心脏跳动速度越来越快,心理压力到了极致,肾上腺素疯狂飙升,额头上汗如雨下。

    陈牧的表情落在沙鹰男眼里完全是垂死挣扎的表现,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觉让沙鹰男十分的畅快。

    但是他依然感觉不过瘾,催促道:“我数一二三,再不猜就去死吧!一、二……”

    沙鹰男刚数到二,陈牧周围的声音全部消失不见。

    根本来不及多想,按照脑海里演练了千百遍的动作,拔枪、射击!

    枪栓撞击子弹底火,子弹飞出膛线。

    脱离枪膛后的子弹受到时间领域的影响,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朝沙鹰男的脑袋飞去。

    下一秒,天地间恢复正常。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却是发生在一瞬间。

    在沙鹰男看来,他刚准备数三,结果陈牧本来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起来了,而且手里还有一把HK45。

    他心里骇然的同时也是万分奇怪。

    对方的手速竟然快到连他这个枪术高手也没有看清,好像凭空出现在现在这个位置上一样。

    “难道是大师级的枪术?”

    “不对啊,如果对方的枪术水平真得到了如此水平,怎么可能看着同伴被他杀死而无动于衷呢?而且干嘛卑躬屈膝向他求饶?”

    这些疑问停留在沙鹰男的脑海里,然而他已经等不到答案了。

    就在这时一股撞击力从正前方传来,轰击在他的脸上。

    直到这时枪声才传来。

    “乓!乓!乓!”

    沙鹰男的脸被三颗子弹先后击中,连一个惊恐的表情都没有留下,脸已经被打的稀巴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