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10章
    在一家粮油仓库内,隔着一堵墙互相公开阵营信息后,对方抢先发动攻击。

    躲在水泥墙后面的俞琦香,差点被对方一轮攒射打成筛子。

    “快回来!”

    “哒哒哒哒哒哒……”

    躲在面口袋后面的陈牧,抱着乌兹冲锋枪疯狂扫射,掩护俞琦香撤退,一个弹匣几秒钟便打完了。

    斜对面的水泥墙壁以及办公室门被打成了漏斗,房间里传来了“啊”的一声惨叫,有人被打中了。

    但是没有传来提示声,显然还没有死。

    对面枪声停了几秒钟,俞琦香趁机跑了回来。

    左脚一瘸一拐,显然受伤了。

    陈牧问道:“怎么样,伤的严不严重?”

    俞琦香摇摇头,表示没关系,举着两把M973朝对面房间里射击。

    “乓!乓!乓!”

    墙皮溅射,木屑纷飞。

    “砰!砰!砰!”

    对面很快也进行了还击,不过同样用的也是手枪,显然没人帮他冲锋枪压弹了。

    陈牧飞快的换上弹匣,然后再次进行扫射。

    他知道自己枪法稀烂,所以时刻保持三个弹匣处于满仓状态,就是为了像现在这样进行火力覆盖,争取一波流把对方带走。

    “哒哒哒哒哒哒——”

    在冲锋枪的扫射下,对面很快又传来“啊”的一声惨叫,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脑海里传来了提示音。

    “卧槽,难怪呢!”

    陈牧和俞琦香都是惊讶不已。

    三个人分经验值,每人竟然还能分到100点,这个敌人等级起码在三级以上。

    不过随着石川右一挂掉,对面却没了声息。

    陈牧和俞琦香换上了新弹匣,静等了五秒钟,然后非常有默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紧跟着一左一右迂回包抄了过去。

    蹲在办公桌门口的墙柱后面快速朝屋内看了眼,发现仓库办公室的地板上躺着一具尸体,半边脖子都被冲锋枪子弹给打烂了。

    而在办公桌后面的窗台下,还有一具奄奄一息的身体靠在墙壁上,满脸血污,要不是胸膛还在微微起伏喘息,以为死了呢。

    俞琦香抬手“乓”的一枪,打在对方的胸口上。

    两个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进了办公室,确定没有埋伏后,立刻开始打扫战场。

    一把AR-15卡宾枪,三把M973手枪,子弹若干,都是巴西D贩以及嘿帮份子常用的武器。

    等把枪收拾好以后,两具尸体也消失不见了,留下一些钱和物品,不过暂时没时间查看,捡起来往随身的背包里一丢,陈牧扶着俞琦香这个悍妞快速跑出了粮油库。

    这边动静这么大,估计很快便会有特警部队的人过来了。

    果然不错,他们车子前脚刚出来,后脚两辆车顶载有重机枪的“皮兰哈”防爆装甲车便过来了。

    三个人都是大呼侥幸。

    要是被特警堵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特警和一般警察可不一样,他们的理念是,打击罪恶最好的办法是从肉体上消灭!

    看看时间,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再有半个小时天就亮了,最主要的是俞琦香腿受伤了,必须尽快治疗一下。

    三个人决定收工。

    商量了一番后还是决定回到城南的那家宾馆,那边没有玩家逗留在附近,相对比较安全,而且又在繁华区域,方便补充物资装备。

    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车子,他们的大切诺基就是在附近住宅区抢的。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最后把车开到宾馆附近的废弃工厂里面藏了起来,另外还有一些枪械也留在了车上。

    ……

    回到宾馆时天色已经大亮,又开了两间房间,不过三个人还是住一间房。

    这样可以防止敌方高手逐个击破。

    进房间后立刻检查俞琦香大腿上的伤势,还好,只是大腿外侧被子弹拉开一条豁口,虽然皮翻肉卷、鲜血淋漓,看着怪吓人的,但是没有伤到筋骨。

    金大勋用陈牧昨天买的酒精帮俞琦香消毒后,倒了一点白色金疮药在伤口上面,然后用纱布裹起来。

    陈牧笑道:“不愧是牙医,包扎的很漂亮。”

    “谢谢金医生。”俞琦香龇牙笑到,因为失血,她的脸庞有些苍白,不过倒是多了几分英气。

    金大勋连忙摆手道:“千万不用客气!你们在前面拼命,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真得很抱歉。”

    俞琦香笑说:“别这么说嘛,我们也确实需要一个人做后勤。”

    金大勋刚准备再客气两句,房门被人敲响了。

    “咚咚咚!”

    “谁?”

    陈牧和俞琦香两个人,手立刻抓向床边的手枪。

    “你们要的早餐来了。”

    “呼!”陈牧松了口气,和俞琦香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处于这样一个该死的世界,神经时时刻刻都需要绷紧,稍微松懈,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是生命。

    金大勋把还冒着热气的早餐拿了进来。

    三个人一边吃喝,一边查看收获。

    俞琦香把肩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有1部手机、2根金条、1000多雷亚尔现金,还有香烟、打火机、钱包、钥匙、白色粉末状的物品以及烟叶子。

    陈牧把那些不需要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垃圾桶,最后还剩下一个蓝宝石戒指。

    这种东西也是垃圾,他刚准备扔掉,俞琦香抢过去说:“给我戴嘛。”顺手套到了左手食指上。

    很快俞琦香脸上露出讶异的神色,最后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陈牧奇怪道:“怎么啦?”

    俞琦香摘下戒指递过来说:“你戴看看。”

    陈牧顺手带到手上,眼前随即浮现出了一个蓝色说明条。

    “嘶!好歹毒的东西啊。”陈牧看到戒指的说明后,倒吸一口凉气。

    俞琦香点头说:“是啊。戴上这种毒液指环,肉搏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陈牧点点头,“确实,谁他吗遭得住这种东西啊?”

    金大勋问道:“什么东西?”

    陈牧把戒指摘下来递给他,很快金大勋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好可怕的戒指……”

    三个人研究了一会毒液指环,最后金大勋还是还给了俞琦香。

    虽然这个戒指阴人确实让人防不胜防,但是有一点,必须近身后才有用。

    而在这样的世界里,谁也不会让陌生人轻易近身。

    随后三个人各自查看了一下个人属性面板。

    此次一共收获了430点经验值,以及550点财富值。

    随后他看了看世界信息,世界探索度才刚刚1%。

    陈牧转头问道:“俞琦香,你升到3级了吧?”

    “嗯!对。”俞琦香高兴的说到,“这个游戏商城里的东西真是应有尽有,可惜就是太贵了,一把M4突击步枪,竟然要500点财富值,它怎么不去抢啊!”

    陈牧笑说:“哎,给你们变个魔术怎么样?”

    俞琦香一脸感兴趣的说:“行啊!”

    陈牧摊开空空的右手说:“看好了啊。”

    在俞琦香、金大勋的注视下,陈牧手掌里凭空多了一把手枪。

    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个人装备下面有一个物品栏,你们点击进去就看到了,里面有100格的储存空间,不过暂时只能放游戏商城里的物品。”

    陈牧卖了一下关子,随后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昨晚上他没有告诉俞琦香他们,主要是因为大家刚认识,他对他们性格还不了解,藏着HK45手枪,也是为了预防万一。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万一俞琦香或者金大勋脑子抽风呢?他也有一个自救的底牌。

    不过现在大家都是并肩战斗过的战友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俞琦香和金大勋都不是什么蠢人,很快也想通为什么陈牧之前没告诉他们了。

    但是两人谁都没提这茬。

    换成他们自己,也不可能对刚认识的陌生人推心置腹的。

    三个人随后开始整理资源。

    陈牧一共有600点财富值,俞琦香有550点,而金大勋只有260点。

    后面几个大额奖赏,金大勋分到的财富值只有他们两人一半左右。

    不过尽管如此,三个人的总财富值也达到了1410。

    这些钱在商城里已经可以买到一些强力武器装备了,不过他们当然不可能在游戏商场里买。

    陈牧准备买10根100g金条,然后到当地嘿帮组织那边买一些大威力武器,比如车载重机枪,到时候还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不过当他提出这个建议时,俞琦香问道:“难道你就不想提升一下枪法吗?”

    陈牧奇怪道:“什么意思啊?”

    俞琦香:“商场里有枪术技能书卖,你没看到吗?”

    “没有啊!”

    陈牧连忙打开游戏商城看了看,发现竟然多了一排技能书,应该是等级提升后加入的,其中就有枪术技能书……

    枪术一共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大师级四个等级。

    售价分别为100点财富值、1000点财富值、10000点财富值、100000点财富值。

    除了枪法外,另外还有驾驶术、潜水术、格斗术几个技能书,同样也分为四个等级,售价也都差不多。

    不过就目前世界来说,枪术肯定是首选。

    俞琦香说:“陈大哥你买中级枪术,金大勋买初级枪术。”

    陈牧说:“那你呢?”

    俞琦香笑道:“我技能栏显示,现在已经是初级枪术了。”

    陈牧闻言深深的看了眼俞琦香,这个悍妞真得很大气,换成一般人肯定是自己优先,但是她却毫不犹豫的把升级技能的机会让给了自己和金大勋,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队友。

    他没有过多的推让,点头说:“行!”

    财富值也是可以交易的。

    俞琦香交易给陈牧400点财富值,然后陈牧点击购买技能书,眼前弹出一个提示框。

    当点击后,1000点财富值被扣除,随后没有任何特效出现,陈牧脑海里被粗暴的塞入一段记忆。

    当他融合后发现,这些记忆都是各种枪械的射击动作要领,还有对空气动力学的理解,让他瞬间从一个人体描边大师,成为了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虽然还谈不上神枪手,但也是百发九十中的枪术高手了。

    俞琦香问道:“怎么样?”

    陈牧激动的点点头,“很牛逼!”

    随后拔出腰间的M973,熟练的检查了起来,甚至还耍了个炫酷的枪花。

    而一旁的金大勋也购买了初级枪术,很快脸上露出了同样激动的神色,他从一个不会开枪的纯小白,一下子变成了熟练使用枪支的业余高手。

    他们这个菜鸟小队,一下子鸟枪换炮,实力提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随后他们把剩下的300点财富值购买了三根金条,回头到嘿帮组织那边购买弹药。

    然后又聊了一会之后,开始轮流睡觉,养精蓄锐。

    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恶战,会受伤,会流血,会死亡,一切都是未知。

    只有养足精神,才能面对未知的危险。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精神力高的原因,陈牧只睡了三个小时便醒了,而且精神奕奕,思维清晰。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腰有点酸。

    从浴缸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出来一看,躲在墙角的俞琦香还在熟睡当中呢,而躺在床底下值班的金大勋已经抱着卡宾枪睡着了。

    陈牧摇摇头,先看了眼地图,并没有其余玩家进入范围内。

    然后又打开个人属性看了眼,组队卡上面本来7个人,现在还剩下4个,有三个头像已经暗了下去,应该都是被杀掉了。

    陈牧刚起床的好心情,随之变得沉重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本来弱鸡的敌对阵营新手,会变得越来越难对付。

    毕竟他们在成长,别人也在成长。

    随后他把里约地图摊开在地板上,把一些主要路线牢牢记在心里面。

    半个小时后,他把地图收起来,无所事事之下想到了刚刚学会的中级枪术,于是把插在枪套里的M973拿出来把玩了一会,并在脑海里演练各种射击动作。

    熟练了半个小时枪,然后又开始练习时间领域技能。

    这个技能昨天晚上他已经成功使用过一次,所以这一次也算很熟悉了。

    他把被子从浴缸里拽出来铺在卫生间地板上,然后取出4颗子弹分别握在左右手手心里,然后松开手,任由子弹自由坠落在被子上。

    正常情况下,他基本不可能同时抓住4颗子弹。

    他开始在脑海里模拟出那种紧张的画面。

    心理压力骤增……

    心跳开始加速……

    肾上腺素飙升……

    陈牧整个人进入到一种奇怪的状态,手中的子弹变成了催命符。

    当再一次松开手,子弹坠落,他仿佛看到了丹尼尔枪口里射出的子弹,在朝自己头颅飞来。

    一瞬间,周围的声音好像全部消失了……不对,声音不是消失了,而是传递变得非常非常缓慢,慢到四颗坠落的子弹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

    陈牧手一挥,4颗子弹全部被抓在手心里。

    啵~~

    就像气球破裂一样,下一秒天地间又恢复了正常。

    陈牧看了看手心里的4颗子弹,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他刚准备继续练习,房间里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是俞琦香。

    她迷迷糊糊的走进洗手间,褪下裤子迷迷糊糊坐到马桶上,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刚准备嘘嘘时才发现陈牧还站在一旁,这才清醒了过来。

    俞琦香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很自然的说:“麻烦陈大哥,帮我把门关一下。”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嗯!”陈牧尴尬的点点头,把地上的被子往边上踢踢,然后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

    他可没有国产凌凌漆里的星爷脸皮后,能光明正大的看人家姑娘洗澡上厕所。

    俞琦香出来后也没有继续睡了,而是和陈牧商量购买弹药的事情。

    陈牧稍稍考虑说:“这样,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和金大勋待在宾馆等我。”

    俞琦香点点头,“也行。那你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

    陈牧带上金条和大部分现金离开了宾馆,朝弗拉门戈第三街区赶去。

    第三街区就是昨天他下午住的宾馆所在地,

    他在半路上把5跟小金条分批卖了出去。

    可能见他是亚洲人面孔,有一个金银回收店老板居然想黑吃黑,把他金条拿过去后看了看说是假的,然后大喊着要报警。

    陈牧把枪抵在他的脑袋上,数一二三,不给就把他脑袋打碎,老板吓得屁滚尿流,乖乖把金条还给了他。

    中午十二点他找到了那个卖烟的黑人小孩,并告诉他自己想再买一点弹药或者装备之类的。

    小孩连连摇头表示没有,并示意他赶紧走。

    陈牧问他为什么,小孩一开始不肯说,给了他10块雷亚尔后才说:“昨晚上里约城里到处都在打枪,还有人打劫店铺和居民,死了很多人,包括警察。

    现在警察和嘿帮都在寻找杀人凶手以及生面孔,你赶快走吧,要是被他们知道你就死定了。”

    陈牧闻言立刻离开了。

    路上他看到天上有盘旋的武装直升机在来回巡逻。

    回到隔壁街区的宾馆,俞琦香问道:“怎么样啦?买了多少?”

    陈牧摇摇头,把小孩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俞琦香皱眉道:“看来我们这些降临者的争斗已经引起了官方的注意,接下来的行动会变得越来越艰难。”

    陈牧点头道:“对!警察还好,主要是当地的帮派组织很麻烦,这些嘿帮份子无孔不入,如果真得铁了心追查我们,我们很快便会暴露踪迹的。”

    “宾馆不能住了。”

    “对!咱们立刻离开这里。”

    三个人连忙开始收拾东西。

    刚到楼下,一辆丰田越野车停到了宾馆门口,下来三四个白人大汉,腰里鼓鼓囊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枪。

    手臂、脖子甚至脸上,到处都纹着密密麻麻的纹身,看起来非常恐怖。

    研究过巴西嘿帮势力的陈牧,一眼便认出,这些人隶属于里约第一帮派“里约S令部”。

    和躲在贫民窟的那些D贩不一样,里约S令部可是正儿八经的黑涩会,他们集团化运作,控制着里约大部分的黄赌毒生意,并参与上层政治游戏。

    另外,和贫民窟里那些隔三差五跟联邦警察枪战的D贩不一样,里约S令部和警察关系十分融洽,警察从黑人帮派及D贩那里缴获的枪支,反手就卖给了里约司令部。

    然后里约S令部加点钱再卖回给其他黑人帮派组织以及贫民窟的D犯……

    对了,里约司令部成员清一色都是白人。

    陈牧知道,如果不出意外,这几个里约S令部的成员应该是过来找他们的。

    为了避免冲突,三个人立刻退回到房间里,然后阳台楼梯下到宾馆后面的巷子里。

    “他们在下面,快追……”

    “站住…别跑……”

    陈牧三人从巷子里逃走后,立刻乘车去了废弃工厂附近,然后又绕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后才进了厂房。

    车子好好的待在原地,连汽车牌照也还在上面。

    把车牌照拆了后三人上了车,金大勋问说:“前辈,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还是等到晚上?”

    俞琦香说:“当然是现在就开始!每晚一分钟,敌方的实力就会增加一分,同时纳斯西蒙也多一分危机。”

    陈牧点点头,“对!而且敌在暗,我在明,一分钟都不能拖延。”

    对于纳斯西蒙的安全,他其实并不是太担心。

    看过第二部大敌当前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一个主角光环强大的人,被那么多枪手拿着冲锋枪扫射,居然毫发无损。

    关键那些枪手都是警队的精英啊,可是在纳斯西蒙面前,全部都变成了人体描边大师。

    不过俞琦香说的对,现在就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育最好,所以需要不断的抢人头推塔,扩大优势。

    猥琐发育不适合现阶段。

    俞琦香拍着椅背说:“gogogo……”

    计划赶不上变化。

    陈牧他们抱着斩草除根的目的出来,然而开车绕着弗拉门戈转了半天,竟然一个亮点都没有发现。

    “怎么会这样呢?那些人都到哪去了?”俞琦香奇怪到。

    “是啊。”陈牧也有些奇怪。

    金大勋说:“大部分应该都逃走了吧。”

    俞琦香疑惑道:“为什么呢?难道他们不打算做任务了吗?”

    金大勋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任务,他们只是想活着,而现在的里约城里对于新人来讲就是绞肉机,当然是逃的越远越好。

    即使要做任务,那也是三个月后的事情,不是吗?”

    金大勋一语惊醒梦中人。

    后座上陈牧和俞琦香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恍然大悟。

    陈牧不用说,从降临到这个世界开始,时刻面临着生命危险,结果24小时不到就把他从一个键盘侠,逼成了冷血的杀人狂。

    而俞琦香嘛,她骨子里就充满着暴力基因,只是在原世界里被压制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被释放了天性,昨天晚上就是她怂恿教唆金大勋去偷袭陈牧的。

    总之两个人都有些特殊的原因在里面。

    但是对于那些来自现代文明社会的正常人来说,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毕竟他们中80%的人,连看完世界上最不安的人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能要求他们为了一个该死的任务,去手持利刃追杀素不相识的人呢?

    不过虽然如此,陈牧和俞琦香心里都没有轻松下来。

    邪恶阵营的高手有无数次刺杀的机会,而他们只有一次机会。

    一旦纳斯西蒙死亡,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

    所以稍稍感慨了一下后,他们便决定扩大搜索范围。

    既然弗拉门戈没有,那就跨区搜索,总之一定要把敌人消灭在萌芽状态!

    不过就在这时他们遇到了麻烦。

    两辆吉普车从后面追上来,并试图逼迫他们停车。

    俞琦香说:“是里约S令部的成员!”

    眼看后车副驾驶位置已经开始往外掏冲锋枪,陈牧二话没说,拿着M973对着后面两辆吉普车的驾驶员“乓乓乓”,连开三枪。

    电影里那种互相追逐半天,皮都没蹭掉一块的情节,在陈牧这里当然不会出现。

    在他中级枪术的加持下,后车两个驾驶员一个被爆头,一个被打中心脏,当场死亡。

    两辆吉普车高速冲向路边的商铺,发出“轰轰”两声巨响。

    一连串的机械提示音,在陈牧三人耳边响起。

    俞琦香惊讶大喊道:“哇靠,杀剧情人物竟然也有经验值和财富值加成啊,太爽了!”

    陈牧:“……”

    金大勋:“……”

    俞琦香拍着金大勋的座椅说:“快快快,快倒回去,把剩下的几个都干掉。”

    “……”金大勋看向倒视镜里的陈牧,“前辈,你说怎么办?”

    虽然年纪比陈牧大了几岁,但是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原因,陈牧在他心目中留下了强者的印象,因此他习惯于听命于陈牧的命令。

    陈牧眼角抽搐着说:“还用问嘛,当然是跑路了。当心等下有人用火箭筒轰你!”

    在里约市中心,和里约S令部的人打持久战,纯粹找死。

    “噢噢噢~”金大勋闻言忙不迭点头,加大油门逃离,朝西北面的热拉斯区方向驶去。

    庆幸的是后面没有追兵出现。

    离开市中心区域后,陈牧说:“要赶快换一辆汽车,这辆车被里约S令部的人盯上了!”

    俞琦香立刻两眼放光的盯着路过汽车,看样子是打算抢一辆。

    陈牧懒得说她,正好看到路边有一个露天停车场,立刻让金大勋拐进路边的巷子里,然后停到了楼房后面。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陈牧说完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九十年代的巴西虽然腐败横行,犯罪猖獗,但是靠着出口矿石木材等天然资源,总体上经济还是非常繁荣的,在国内还是捷达、富康天下的时候,雅阁、福特150、思域、野马、凯美瑞、吉普大切诺基、丰田4Runner这些车型,在巴西已经非常普遍了。

    停车场里基本上都是这些车型。

    陈牧径直来到停车场保卫室,对里面两个四十来岁的黑人保安说:“嗨老兄,跟你们商量个事情。”

    靠窗口的黑人保安奇怪道:“什么?”

    陈牧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雷亚尔,说:“你瞧,我这里有一些钱,我想在停车场里挑一辆车开走,你觉得怎么样?”

    黑人保安朝同伴看了眼,然后很直白的问道:“多少钱?”

    陈牧数了数道:“呃……这里有800雷亚尔。”

    虽然九十年代的巴西人均GDP是中国的10倍,但是财富永远不可能流入到像保安这样的底层人民手上,要不然巴西也不可能有那么多贫民窟了。

    800雷亚尔,差不多是他们半年的工资了。

    黑人保安眼睛里立刻流露出贪婪的神色,但是迟疑了一下却说:“我们这里有两个人。”

    陈牧立马把口袋里剩余的一小沓雷亚尔全部掏出来,“我一共有1、2、3、4、5……1400雷亚尔,如果行的话就成交,不行就算了。”

    黑人保安望了眼同伴,同伴微微点头,他转回头说:“成交!”

    陈牧把钱给了黑人保安,然后立刻招呼俞琦香他们过来开车,俞琦香选了一辆没有报警器的本田雅阁,捣鼓了一会把车门打开。

    然后金大勋上去,把方向盘下面的点火线扯出来打着火。

    “嗡——”

    “好了,上车吧!”

    经过保安亭的时候,陈牧对里面的黑人保安说:“老兄,给你们一个忠告,千万别告诉别人见过我们,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黑人保安一脸迷茫的说:“嘿,你在说什么?快点离开这里,我不认识你们。”

    陈牧嘿嘿一笑,让金大勋加大油门离开了这里。

    ……

    在开出十几公里后,路边出现了成片成片的简易房,这是又到了贫民窟。

    没办法,光里约州就有多达700所的贫民窟,普雷塞瑞只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罢了。正因为如此,出了里约市中心后,外面到处都是贫民窟。

    可以说,此时的里约城完全被贫民窟给包围了。

    这样的地方,也滋生了更多的犯罪和黑暗。

    路边到处都是踢球的黑人小孩,以及坦胸露R的卖Y女,还有很多瘦得皮包骨地瘾君子,瘫在墙根晒太阳,胳膊大腿上密密麻麻的针眼。

    而高处梯形结构的简易房里面,抱着冲锋枪的黑人D贩,在来回巡视着,让人望而生畏。

    金大勋加速驶离了这一片区域,烟尘四起。

    当离开这一贫民窟后,往前开了不到5公里,来到了热拉斯和里约城区毗邻的一个繁华街区,时刻关注地图的俞琦香,惊喜道:“快看,西北面有人,而且不止一个。”

    陈牧立马看向地图,果然在地图的西北面有4个亮点聚集在一块,距离他们直线距离0.9公里,那边是街区中心。

    “走,过去看看!”

    金大勋立刻深踩油门,朝亮点方向杀了过去。

    看到他们三个人气势汹汹的过来,地图上的3个亮点并没有一窝蜂的逃跑,还是在原地待着。

    陈牧有些奇怪,不过心里却更加谨慎了,事出反常必为妖。

    等到他们绕过棚户区,来到亮点所在的建筑物附近时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所公路警察局,隶属于“联邦公路警察局”,简称PRF。

    陈牧他们顿时恍然大悟,那三个人不是不想逃,而是应该在逃跑的路上被公路警察抓起来了。

    俞琦香兴奋的说:“进去抢人头!”

    “……”陈牧有些无语,“塔下强杀,这个危险系数太高了。”

    俞琦香怂恿道:“怕什么。这种公路警察局,一看就知道只是装装样子而已,里面最多三五名警察值班。”

    陈牧:“……三五名警察还少吗?你当你是曾哥啊?”

    俞琦香:“走嘛,莽一波去!”

    在俞琦香的坚持下,陈牧最终还是同意了。

    他检查了弹药,目前手枪子弹还有不到100发,而冲锋枪子弹就更少了,只有50发左右。

    把冲锋枪装进包里背在身后,还有一颗手雷也挂在了腰间。

    俞琦香:“……”

    金大勋:“……”

    他们一直都不知道,陈牧身上居然还有一颗手雷。

    俞琦香:“你手雷哪里来的?”

    陈牧:“当然是买的。”

    俞琦香:“那我怎么没看见?你藏在哪里?”

    陈牧:“裤裆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