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04章 逃出贫民窟(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004章 逃出贫民窟(求收藏、求推荐票)

    “嘿嘿嘿,快点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三四个黑人小孩从天而降,把躲在墙洞后面的陈牧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年纪大约十二三岁的黑人小孩,手里拿着一把银灰色手枪,枪口直直瞄准他的眉心。

    第一次被手枪指脑袋,陈牧顿时呼吸急促,心脏怦怦直跳,声音干涩的说:“我……我是玛丽亚的朋友,我叫杰森·陈,之前来过这里……”

    拿枪的黑人小孩,面相凶狠的说:“你个混蛋快点停下来!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来的?”

    “别……别激动!”陈牧举起双手,一脸无辜的说:“我来找玛丽亚和马蒂斯他们,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这里。”

    拿枪的黑人小孩闻言,扭头朝右手边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吼道:“我不是让你守着道路的嘛,为什么把他放进来?你是不是去拉屎了?”

    十岁小孩争辩道:“我哪也没去,就在那里守着!”

    说完那小孩对着陈牧凶狠的问:“快说,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再不说,我就要你好看!”

    陈牧紧张的说到:“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走到这里的?我真是玛丽亚他们的朋友,之前和他们来这里做过公益活动,不相信你们可以打电话问他。”

    拿枪的小孩朝那个十岁小孩吩咐道:“快去叫西德尼过来。”

    黑人小孩很快跑了出去,而拿枪的小孩厉喝说:“你出来!”

    陈牧从墙洞后面走出来,然后被枪顶着在错综复杂的建筑物间走了大约五分钟,很快来到一处铁皮屋旁边。

    与此同时,那个十岁黑人小孩,又领了四个黑人青年过来。

    “西德尼,我们抓到一个奸细!”拿枪的黑人小孩,朝过来的一个脸上有刀疤的黑人青年说到。

    陈牧赶紧辩解道:“我不是奸细,我是玛丽亚他们的朋友。”

    名叫西德尼的刀疤青年,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双眼珠白多黑少,面相凶狠狰狞,身上透露着一股寒气,一看便知道手上不止一条人命。

    西德尼看着陈牧,冷冰冰的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陈牧此时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硬着头皮说:“我……我真是玛丽亚和马蒂斯他们的朋友,不相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们,之前还跟他们一块来做过公益活动!本来今天我是过来找他们的,哪知道迷路了。”

    西德尼抬起右手,黑洞洞的枪口在陈牧肩膀上点了点,问道:“你的衣服呢?”

    “呃……半个小时前我被埃利诺的人打劫了,还把我的衣服都抢了去,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迷路的。”陈牧急中生智说到,“对了,他们非说我是尤利斯的手下,还要开枪打死我!”

    西德尼听到埃利诺和尤利斯两个名字后,本来怀疑戒备的神色,明显松弛了下来。

    而另外几个小孩,听到陈牧的话后激动不已。

    “埃利诺那个混蛋,竟敢让手下跑到拜哥的地盘抢劫,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尤利斯刚刚已经教训过他们了,听说还把其中一个人的脑袋轰爆了。”

    “喔喔喔……”

    几个黑人小毛孩,听到杀人不仅没有害怕,甚至还兴奋的扭起了屁股,让人毛骨悚然。

    西德尼枪口顶在陈牧胸口,左手从口袋里拿出一部诺基亚8110,划开滑盖,按了几个电话号码后放在了耳边。

    很快电话接通了,西德尼对着电话说道:“这边有个叫……你叫什么名字?”西德尼说了一句后,转头对陈牧问道。

    “呃……杰森陈。”陈牧心脏怦怦直跳,说完后又跟了一句:“我跟马蒂斯比较熟。”

    西德尼:“他叫杰森陈,是一个亚洲人,说是玛丽亚的朋友,跟马蒂斯比较熟,你们认识他吗?”

    “不认识……”

    诺基亚8110的通话质量非常好,近距离下陈牧非常清晰的听到话筒里的声音,心脏顿时一紧。

    不过电话那头的人紧跟着说:“马蒂斯的朋友我不熟悉,要不我帮你问问玛丽亚?不过她现在不在学校。”

    西德尼稍稍迟疑了一下说:“算了!”

    挂断电话,西德尼看着陈牧恶狠狠的威胁说:“算你小子走运!下次记得不要乱跑。”

    说完西德尼朝那个十岁的黑人小孩说:“罗梅,你带这个家伙离开这里。对了,再找件衣服给他,要不别人该以为是我们打劫的他。”

    说完西德尼自己先笑了起来。

    “哈哈哈……”

    阳光照射在众人欢笑的脸上,要不是空气中还飘荡着血腥味,这一幕画面在的镜头下,一定是皿煮滋油的象征。

    陈牧跟着叫罗梅的小孩朝山下走去,半路上小孩拐进一个铁皮棚,再出来时,手上拿着一条灰色牛仔裤,和一件脏兮兮皱巴巴的白T恤衫扔给他。

    陈牧换下内衬早已湿漉漉的老棉裤,并套上了T恤衫。

    在此过程中,陈牧发现罗梅越看越眼熟,很快他便想起来,这个小孩和剧情中那个近视眼的小孩长得非常像。

    为了验证,陈牧指着白衬衫上面的英文字母T问道:“这个字母你认识吗?”

    罗梅眯着眼睛问说:“是S嘛?”

    “不,这是T。”陈牧笑着说到,心里也确定了这个小孩的身份——罗梅里托。

    内图就是因为送眼镜给这个小孩,才被巴亚诺从后背开枪射杀的。

    不过马蒂斯和罗梅里托应该不认识,要不然小孩应该听说过马蒂斯这个名字才对。

    陈牧跟着罗梅边走边说:“我记得玛丽亚她们说今天过来的,为什么会没有来呢?”

    罗梅说:“她们礼拜天才会过来,今天才礼拜五。”

    “噢噢噢~该死的,我忘记了!”陈牧拍着脑袋笑道,“对了,你知道BOPE吗?”

    “当然知道,他们是警察中的警察,很厉害的!”提到特警部队,小罗梅很兴奋。

    陈牧说:“那我考考你,你都知道他们哪些事迹呢……”

    毕竟只是一个10岁的小孩,又怎么斗得过心智成熟的大人,在陈牧的诱导下,小罗梅很快便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

    贫民窟地方很大,七拐八绕,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走出来。

    “好的,谢谢你,那我先走啦?有空过来找你玩。”

    “再见……”

    罗梅笑着挥手送别,谁会想到半个小时前的他还对着陈牧喊打喊杀呢?

    这边陈牧迅速朝马路对面的商业住宅区跑去。

    ……

    这里是里约首府最繁华的区之一弗拉门戈,同时也和整个巴西最大最臭名昭著的普雷塞瑞贫民窟毗邻而居。

    而贫民区和商业住宅街虽然只隔了一条并不宽敞的马路,但是气氛明显是天壤之别。

    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脸上都挂着友善的微笑,商店里时不时传出欢快的笑声,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不像对面贫民区那样充满着垃圾的腐臭味以及火药的硝烟味。

    让陈牧产生一种从原始丛林社会来到现代文明社会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错觉,此时此刻的里约州,根本没有真正安全的地方,暴力无处不在。

    随后他迫不及待地找了个公共卫生间,对着门口的水龙头灌了一肚子水。

    外面温度越来越高,然而他却穿着厚厚的棉裤在贫民窟里待了一个多小时,再加上剧烈运动以及惊吓,身体里的水分几乎都被快被榨干了。

    喝了一肚子水,然后用冰凉的自来水使劲冲洗了一下脸庞和脖子,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地图。

    下一秒,“唰”的一下,视线里出现一副全息地图画面。

    周围街区的地形在里面全部一清二楚,根据左下角的数据显示,这是方圆一公里内的地形图。

    看到这一幕,陈牧不由得一愣,下一刻忍不住暗骂了一句,“艹!”

    早知道地图这么清晰,刚刚在贫民窟上面他应该再多找找其他出路的,或者在废墟大楼里等到晚上再出来,完全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寻找出路。

    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地图上除了自己所在的白色光点外,还有两个白色光点在迅速朝他靠近。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在废墟大楼里时跟在他后面的人。

    “吗的!”陈牧暗骂一句。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出来,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轻易混出贫民区的?

    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这两个人距离他不到100米,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转身朝对面的街道跑去,与此同时朝地图看去。

    那两个白色光点也跟着快速接近,而且距离越来越近。

    “艹!”

    陈牧暗骂了一声,一边跑一边观察的环境,穿过一条街道后,他看到路边有家高档餐馆,他立刻冲了进去。

    服务生看出他不是来吃饭的,立刻追上来阻止他,陈牧一把推开他,然后径直冲到了后厨,一眼便看到了刀架上的各类刀具。

    他跑过去拿起一把菜刀,颠了颠又放下,取了一把锋利的剔骨尖刀,刚准备跑,看到锅架上的平底锅,顺手摘下来后才朝后门跑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来捣乱的,后面有人在追杀我!”

    眼看厨房里五六个厨师,个个都是虎视眈眈的样子,陈牧立刻解释了一句,并举了举平底锅,意思自己只是用来自保而已。

    他真得很怕这些厨师从灶台下面掏出一把冲锋枪来,把他当抢劫犯给“突突”了。

    幸好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几个厨师并没有为难他,任由他拿着尖刀和平底锅离开……

    ——

    ps:别忘记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