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03章 别打脸,那样会毁了我的葬礼!

第003章 别打脸,那样会毁了我的葬礼!

    “砰——”

    陈牧刚刚跳下去,附近又响起一声枪声。

    身后剥落的墙皮被子弹炸飞一大块,瓦砾迸溅,击打在棉服上。

    “嘭嘭嘭!!!”

    “乓乓乓!!!”

    刚刚的一声枪响,仿佛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废墟附近一时间枪声大作,犹如爆豆。

    “艹!”

    陈牧吓得立刻伏低身体,以S型走位朝前面的建筑物快速跑去。

    幸运的是,没有子弹再朝他这边射过来,刚刚那一枪很可能是飞过来的流弹。

    在漫天的垃圾堆间快速奔跑着,等穿过100米长的空旷废墟后,他跑进了废弃大楼里,然后迅速躲到墙角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汗流浃背!

    此时外面艳阳高照,温度起码在30℃以上。

    脱掉棉服外套赤着上身,余光看向右上角地图,3个光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枪声的缘故,并没有跟过来,而是躲在了对面的建筑物里。

    绷紧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点。

    脑海里很快想到那个日苯少女,之前在那个白色房间里他已经注意到,所有人身上除了衣物外没有任何其他物品,包括他自己手腕上一只卡西欧电子表也消失不见了。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日苯少女的匕首从何而来?

    还有,看她杀人的手段干脆利落,毫不手软,这绝不像一个文明社会出来的人。

    “除非……她已经参加过一轮或多轮死亡游戏,有一些他不了解的手段,而且懂得游戏规则,所以才如此的心狠手辣!”

    陈牧心里暗暗想着,同时也更加凛然。

    如此一个美少女,那些宅男甚至愿意去舔她的脚趾缝,谁会想到她如此腹黑?

    之前在地狱之门里还装作一副初来乍到的样子,博取同情,原来目的是为了降低他们的防备心,方便偷袭!

    “除了那个日苯少女外,不知道其他人里面有没有做过世界任务的?如果有的话,情况恐怕非常不妙啊……”

    陈牧想到了一些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作为纯新人,和那些老手狭路相逢怎么办?估计会被虐菜!

    枪声很快便停歇了,大约五分钟后,一伙抱着乌兹冲锋枪的黑人青年,押着另外三个黑人,来到了废墟西侧的空地上。

    “跪下!你他吗的快点给我跪下!”

    “再不跪下就打死你们!”

    在获胜一方的枪口逼迫下,三个年纪不大的黑人青年纷纷抱头跪在地上。

    “哒哒哒!!!”

    其中一个厚嘴唇黑人青年,先是用乌兹冲锋枪对着天空来了一梭子,然后才用枪口指着其中一个跪倒在地的黑人太阳穴,用葡语嚣张的说:“回去告诉埃利诺,这里是巴亚诺的地盘,如果你们再敢过来,我们会杀了他!”

    说完扣动了扳机。

    “乓!”

    近距离下被冲锋枪9毫米子弹射中,脑袋顿时像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围在周围的同伴,都被滚烫的血水泼了个满头满脸。

    “妈的,尤利斯你个大傻#逼!”

    “混球!你他么开枪之前能不能说一声?”

    “尤利斯你他么是不是抽**把脑子抽坏了,为什么要打他的脑袋……”

    躲在墙后面目睹这一幕的陈牧,被这残忍血腥的一幕给吓到了,心脏差点没跳出嗓子眼!

    而开枪的尤利斯,此时也在用衣服擦着脸上的秽物,等擦完后不耐烦的说道:“都他么给劳资闭嘴!我现在在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说完有枪口指着另外一个跪在地上的青年,大声问道:“你他妈是不是在笑话我?”

    跪在地上的黑人吓得瑟瑟发抖,流着鼻涕眼泪说:“不不不,我没有笑话你,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会把你的话带给我们老大。”

    “给我闭嘴!”尤利斯状若癫狂,“你他妈就是在笑话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砰!”

    尤利斯激动的说着,然后枪口朝下,对准黑人青年胸口就是一枪。

    近距离下,子弹强大的动能,撕碎了黑人青年的胸膛,从后背上钻了出来,炸出一个拳头大的血洞,血腥无比。

    尤利斯一脚踹在这个黑人青年的脑袋上,把他踹到在地,然后对着尸体又是一阵扫射,打得血肉模糊,直到发出空枪声才停下来!

    换了个弹匣后,走到最后一个黑人旁边,用枪指着这个最多十五六岁的黑人青年脑袋,亢奋的说:“你他么是不是也在笑话我?”

    这个黑人青年流着泪不断的摇头,“尤利斯老大……求求你放过我吧。”

    尤利斯咒骂道:“你他吗的要是再敢出现在普雷塞瑞,老子发誓,一定会把你的脑袋像西瓜一样打碎!”

    说完尤利斯一枪托砸在黑人青年的脸上,把他砸的血流满面,吼道:“快滚!”

    黑人青年强撑起身体,朝废墟的出口处跑去。

    而后面尤利斯一伙人,则举着枪大声欢呼了起来。

    “噢噢噢!走,喝酒去。”

    “对了,我刚刚好像听到这栋楼里有人在叫。”

    “你他妈一定听错了,这里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他的脑袋里都是莉迪亚的叫床声,哈哈哈……”

    等这伙帮派份子走远后,躲在楼里的陈牧才敢长长的喘了口气。

    这些嘿帮份子敢跟巴西联邦警察火拼,一旦发现他们这些来历不明的人,等待他们的一定会是惨无人道的虐杀。

    不过从这些人的对话中他也听出来了,他们所在区域应该就是在普雷塞瑞贫民窟附近。

    这里就是电影中“红帮”的地盘。

    老大就是那个尤利斯口中的“巴亚诺”,外号“拜哥”,经典名句:别打脸,那样会毁了我的葬礼!

    陈牧查看了一下地图,对面大楼里的3个亮点变成了2个,而另外23个亮点现在还有21个,分布在附近的废弃大楼里面,那消失的3个亮点不出意外应该是死亡了。

    至此,一共29个人,现在还剩下24个人,死了5个。

    而这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陈牧屏息静气倾听了七八分钟,确定周围除了风声以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后,缓缓站了起来。

    由于蹲的时间太长双腿都麻木了,猛不丁站起来,差点摔倒在地。

    他扶着墙壁歇息了片刻,等血脉畅通后,走到断裂的墙缝处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他左手边隐约能看到山峰和稀稀拉拉的绿植。

    在确定外面没有人后,小心翼翼的从墙缝处钻了出去,然后朝右手边快速奔跑过去,那边应该就是下山的方向。

    众所周知,巴西和香江是反过来的。

    香江富豪都住在景色宜人空气新鲜的半山,穷人才住在山下的鸽子楼里。

    而里约州位置最好,视野最开阔的半山腰,却都被贫民给占据了,在这里建造了成片成片的贫民窟,反而富人和中产阶级都住在山下的城里面。

    陈牧穿过一大片废墟区域,很快便看到了下山的石板路,不过也看到了有人影在活动,还有很多黑人小孩在必经之路上嬉戏。

    他知道,这些黑人小孩都是贫民窟D贩的眼线,只要有一丝丝的风吹草动,他们会立刻向隐藏的D贩和药头发出警告。

    而且他丝毫不怀疑,这些小孩能从裤裆里掏出一把大枪来,把他这样的不速之客脑袋给轰掉!

    所以他不敢去赌,只能顶着毒辣的太阳,沿着错综复杂的建筑物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很快又找到一条下山的道路,和刚才一样,路上也有很多小孩在放风,想从这里悄无声息的跑出去,根本是天方夜谭。

    “那个47真他妈心狠手辣,居然把他们直接丢在D贩老巢里,这是想让他们全军覆没啊!”

    陈牧在心里不断咒骂着那个新手引导员坑逼,脑海里考虑着怎么样才能脱身?

    “对了,玛丽亚!”

    陈牧很快想到了那个非常圣母的女学生玛丽亚。

    按照时间线来推算,她现在应该和同学们来普雷塞瑞这边做公益活动了,他可以冒充公益组织成员。

    “不行……毒贩成员万一打电话给玛丽亚或者其他人确认,穿帮的后果将非常严重。”

    陈牧眉头深深皱起,“玛丽亚不行,马蒂斯呢?就说是马蒂斯的朋友,听说他们在这里做公益活动,特意过来找他们的,然后不小心迷路了。”

    “嗯,就这么说!”

    不过首先要解决语言问题。

    大部分巴西人都是葡萄牙殖民者的后代,或者有葡萄牙人的血统,因此这里的官方语言是葡语,只有少部分白人精英才会讲英语。

    世界信息提示他们自动掌握葡语,不知道是真是假?

    想到这里,陈牧躲在一处墙洞后面,然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让他没想到的是,吐出来的字节还是中文。

    “怎么会这样呢?”陈牧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语言不通简直是噩梦,“不对不对……肯定是方法问题。”

    能把他们从现实世界丢到电影世界中来,这样鬼神莫测的能力,在他们脑海里植入一个语言系统,应该是小菜一碟才对,不可能骗他们的。

    “哪里出了问题呢?”陈牧考虑了一会,很快想到一件事,“对了,之前尤利斯那伙人讲的明明是葡语,但是丝毫不妨碍他能听懂。”

    “应该是语境问题吧,只有处于那样的环境中,他的语言技能才能被激活。对,一定是这样!”

    他在脑海里幻想着自己被尤利斯用乌兹冲锋枪指着脑袋质问。

    “你他妈是谁?”

    “Olá!SouamigoDaMaria。注1:百度翻译体,懂葡语的大佬请勿较真。”

    话说出口,陈牧顿时惊喜不已,他居然真得会讲葡语了。

    然后他发现,眼前赫然出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