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死亡游戏 > 第001章 欢迎来到
    陈牧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炫目的白。

    由于太过亮眼,他不得不眯缝起眼睛。

    等到视觉神经渐渐适应眼前的亮白后,他终于看清,眼前是一个纯白色屋顶。

    他揉揉昏沉的太阳穴,撑着身体坐起来后看了看,不仅屋顶是白色的,墙壁和地板都是纯白色的,除了白,再也没有其他杂色。

    这样的纯白色,稍稍凝视一会,便会让人感觉头晕目眩。

    还不等他仔细观察房间里的情况,身后传来一道虚弱地英语骂声。

    “法克鱿……”

    陈牧扭头看去,发现身后地板上居然还躺着一大堆人。

    目测最少有30人,不仅男女都有,相貌也是各式各样。

    既有西装革履的白人男子,也有一身日系甜美可爱风的亚裔少女,还有穿着皮衣身上挂着许多铁链子的土味黑人青年。

    而发出声音的正是其中一个脖子上纹AK的欧美白人男子。

    AK男一边咒骂着,一边手捂着太阳穴,挣扎着从地板上坐起来。

    等看清房间里的情景后,惊呼道:“WTF?”

    数秒钟之后,AK男仿佛想到了什么,伸手朝肚子上摸去。

    陈牧目光顺着AK男看去,发现他黑色皮夹克的腹部位置有十几个小血窟窿,像是被霰弹枪打出来的,里面的白色体恤衫上血迹斑斑。

    AK男迅速拉开皮夹克拉链,撩起白色体恤衫,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肚皮。

    陈牧内心:“毛真多斯基。”

    而AK男看着自己毛茸茸的肚皮,脸上却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双手在毛茸茸的肚皮上来回摸索着,嘴里不断喊着王德发。

    就在这时,那些躺在地板上的人,陆陆续续清醒了过来。

    从地板上爬起来后,无一例外的第一时间伸手捂太阳穴,嘴里发出痛苦的疑惑声。

    “这是哪里?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whoareyou?”

    “......”

    “丝咪妈丝恩……”

    各种惊讶、忐忑、诧异、恐惧的问询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最先醒过来的陈牧,也想起来了自己的身份:一名身残志坚的网络作家。

    他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高中时二老也相继去世后,他彻底成了孤魂野鬼。

    勉强读完一个专科院校后,原本以为生活会向他展露美好的一面。

    谁知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打工人!

    上午刚面试成功,下午去体检的路上昏厥了过去,到医院后查出个脑神经血管瘤,正好压迫在下运动神经元上,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实际上从初中开始,他便时常感到头晕,偶尔剧烈运动,还会眼前发黑。

    限于县城的医疗条件,一直也没查出个病因来,再加上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他也不想总是麻烦他们跑来跑去,便谎称好了。

    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

    从最开始的伤心、痛苦、绝望,甚至一度考虑过自杀。

    当然,因为怕疼,他还是熬过了那段黑暗时期。

    另外医生也说,虽然受血管瘤影响双腿以后无法直立行走了,但是并不会影响到男性功能,这为他绝望的人生带来了一点希望。

    后来他在网络世界里寻找心灵慰藉,还尝试着自己写作,想赚点生活费。

    虽然瘫痪了,毕竟生活还要继续嘛。

    可能是进入的姿势不对,和一般网络作家不同,他最开始是从小璜雯入手的。

    网络作家之间流传一个至理名言:写小璜雯写的最好的永远是单身狗。

    他们对爱情以及情侣为爱鼓掌的想象力,天马行空,奇思妙想,各种精妙的词语组织,让人想入非非,拍案叫绝,忍不住赞叹一句: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一旦这些网络作家嗅到大海的芬芳,走上对口专业的老路,一切美好的想象力都会随之轰然崩坍。

    而他凭借着初男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刚开始确实赚到了足够的生活费。

    而且不同于一般网络作品的读者,动辄谩骂嘲讽,威胁寄刀片,若不是隔着网线,甚至有可能拳脚相加。

    看小璜雯的读者却非常友善,留言清一色都是“作者大大辛苦了”,“好人一生平安”。

    不过随着国家加大力度扫黄打非、净化网络文学空间,他赖以生存的土壤被都被封禁了,迫不得已之下只好转行加入了正规的爆肝大军。

    凭借写小璜雯时积攒下来的文字功底,过起了007的码字生活。

    每天就是一个字:淦!

    脑海里最后的画面,是自己在又一次的通宵爆肝后,昏死在电脑前。

    想到这里,陈牧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双腿。

    记得刚刚坐起来的时候,双腿好像……移动了?

    他身上还穿着那套淡蓝色棉袄,厚厚的棉裤让腿看起来非常臃肿,脚上是一双干净的白色软底鞋。

    意识控制着左脚,做屈膝动作。

    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已经失去知觉三年半,肌肉都开始萎缩的左脚,竟然缓缓缩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

    陈牧快速屈膝蹬踏了几下,左脚完全没有问题,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脚趾在鞋子里的活动。

    然后是右脚,依然没有任何问题。

    他连忙撩起左腿臃肿的棉裤,一双还算结实的小腿露了出来。

    陈牧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左脚小腿,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

    用手轻轻捏了捏,曾经麻木的皮肤触感,如今变得十分清晰……

    就在这时,其他人也是慢慢恢复了记忆,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我记得我酒驾出车祸了,好像很严重,为什么现在完好无损呢?”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边检查身体,一边惊喜的说到。

    另外一个穿红色卫衣,头发上还沾有玻璃碎片的亚裔青年说:“我也是一样!不过是被车撞飞的,不会就是你吧?”

    一个穿着病号服的棕色卷发女,用马来语兴奋的说:“我中了剧毒,肾脏严重衰竭,没想到现在全好了,真是太棒了!你们呢?”

    那个一身日系甜美可爱风的女孩,用日语说:“我割脉……”

    众人互相翻译了解着。

    但是随着知道的越多,他们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大难不死、劫后余生的惊喜兴奋,逐渐变成了惊悚恐惧。

    除了一个非洲黑人因为语言不通,不了解情况外,其余大部分,包括陈牧在内,之前都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意外,而且其中有七八个人都明确肯定自己绝无生还的可能。

    剩下的人,虽然不肯定自己有没有死亡,但是有一点都非常肯定,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

    另外还有一件事令人匪夷所思,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互相之间绝无任何交集的可能。

    然而现在却同时出现在了这里。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们遇到了超自然事件!

    众人四下分散寻找出口,就在这时,空旷且巨大的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刻板的机械音。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两个身上雕龙画凤的欧美大汉,对着白色天花板竖起了中指,并破口大骂,一副恨不得拿机关枪扫射的模样。

    不过那道机械音根本未受任何影响,继续以匀速诉说着。

    机械音说的话并非是中文或英文,也不是任何一种国家语言,但是很奇怪,众人却都听懂了。

    听到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惊骇,以及不敢置信的神色。

    “活着”听到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这是一个极其残忍的事情。

    一些女人吓得失声痛哭了起来。

    陈牧一张英俊的面孔上,也是变得十分难看,内心更是极其不甘心,不断的质问着,为什么?

    他活着时,后浪们搂着姑娘在酒吧里花天酒地,在夏威夷海滩嗮太阳,在南美大草原看动物迁徙,而他却只能坐在轮椅上日以继夜的爆肝码字。

    原本以为老天爷对他已经够残忍了,没想到死后还要他参加什么死亡游戏遭受折磨!

    “shutup!”白人AK男面目狰狞的喊了一声,等那些哭泣的女人吓得捂住嘴巴后,对着空气大声质问道:“whoareyou?”

    机械音:

    白人AK男紧跟着又问道:“WhereamI?”

    机械音:

    眼看白人AK男又要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有人赶紧抢着问道:“如果游戏失败会怎么样?”

    机械音:

    冰冷的机械音加上冷酷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脸色也变得更加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