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76章 剑拔弩张
    周平说道:“不仅如此,那个郭文东,平常还仗势欺人。前些日子,在我家里对面建造军营,每晚深夜也不停施工,扰民相当严重。我上前理论,他们根本不理睬,我说要是不改过,会让舅舅弹劾。你猜郭文东怎么样说?”

    秦宏练听了后,有些来气了,问道:“他怎么说?”

    只听周平道:“郭文东说,要是舅舅你够胆弹劾他,会让你们丢掉头上的乌纱帽,让你在南京无立足之地。”

    “太猖狂了!”秦宏练重重一拍桌子,很是来气。

    周平说道:“舅舅,郭文东太可恶了,不能放过他。”

    秦宏练虽然很是恼怒,不过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还保持着基本的冷静,他在房间来回渡步,思忖着该用什么方法对付马士英、郭文东。

    周平看舅舅一时没有回应,说道:“舅舅,难不成郭文东真的有如此大的能耐,能让你丢掉乌纱帽?”

    秦宏练道:“郭文东我倒不惧,马士英才甚是难对付。陛下自登基后,整日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内阁差不多是马士英说了算,内阁票拟呈上去,都能获批准。要打击马士英,扳倒郭文东,不能正面硬扛。”

    他再来回渡步,左思右想,终于被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史可法、高弘图对马士英甚是不满,可借两人的手弹劾郭文东。

    这两人资历很老,在朝中很有影响力,一个是兵部尚书,一个是户部尚书,是可以借助的力量,由两人出面去办。

    第二天,秦宏练来到官署后,在空闲时间把史可法、高弘图叫到一起,私底下商议起来。

    “马士英把持朝政,任人唯亲,两位大人想必很清楚!”

    “哼!马士英、阮大钺,乃奸臣尔!”

    史可法性情耿直,嫉恶如仇,差点就发飙了。

    高弘图无奈地叹息着,说道:“由奸臣把持朝政,要想重振大明,只能是奢望!”

    秦宏练道:“郭文东自持有岳父这个靠山,骄横跋扈。据说兵工厂和神机营的人,只听郭文东一人的,完全不受兵部管制。”

    “什么?”史可法顿感事态严重,说道:“若真是如此,郭文东跟刘泽清、刘良佐之流有何区别,又是一个不受朝廷节制的武将。”

    高弘图道:“宪之,你作为兵部尚书,朝廷之兵都归你管,你可前去试探,看看是否真的如此?”

    史可法觉得有理,决定这么做。

    对于朝廷军队,兵部有管理权、无统兵权。在名义上,朝廷所有兵马,除了被调配给统帅带去作战之兵外,其余人马都在兵部管辖范围内。

    第二天上午,城北兵工厂,一顶软轿在大门口放下,史可法走了出来,随行的有三十名侍卫,以及一个兵部员外郎。

    兵工厂里面打铁的声音传出。

    史可法此次前来,了解里面运作情况,这乃是次要,关键是要确认清楚,他这个兵部尚书是否管得了这兵工厂。

    史可法和侍卫还未走到门前,护院队长向前两步,做出阻止的手势。

    员外郎道:“看清楚了,这乃兵部尚书,亲临兵工厂视察,还不速速让路。”

    护院队长道:“郭大人有令,除了他本人和兵工厂总管,其余人等,不得随意进出。”

    果然真的不受管治,史可法当场就来气了,厉声质问道:“兵工厂乃朝廷所有,受兵部管辖,本官也进不得吗?”

    护院队长丝毫不为所动,面无表情,说道:“尚书大人,没有郭大人的允许,不能放你进去。”

    史可法更加来气了,迈步直接走向大门,倒要看看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够胆量阻拦他。

    他走出一半,护院队长向左一步,挡在他前面。

    史可法向右要绕过,队长再向右将其挡住。

    这下,史可法真的气炸了,怒吼道:“你们眼里还有兵部吗?”

    他多年从官,又是从一品官服,发怒起来还颇有官威。

    队长仍然不为所动,说道:“尚书大人,我再重申一遍,除非得到郭大人允许,你才能进去。”

    史可法退后两步,对侍卫们道:“你们开路!”

    几名侍卫当即冲了上来。

    队长拔出佩刀,其余护院同样拔出佩刀。

    史可法的随行侍卫,亦拔出刀来。

    兵工厂大门,场面剑拔弩张。

    队长以很严肃的口吻道:“若要硬闯,我可不客气了,誓死保卫京营重地。”

    员外郎见事态严重,凑到史可法耳边,低声道:“大人,兵工厂里面的正副总管是宋应星、宋应升,可让人通传,让两人出来。”

    史可法觉得此法可行,对护院队长说道:“我要见里面的总管,速速去通传。”

    守卫兵工厂是护院职责,只要不硬闯,其它方面一般会给予配合。

    护院队长派人进去通知总管。

    此时,宋应升正在研究室,了解弟弟最新制作出来的自生火铳。

    宋应升手中拿着自生火铳,看起来似模似样。

    他面带喜色,说道:“三弟,你技术还真不赖啊!”

    宋应星道:“大哥,这把火铳尚有点小问题,我再做修改就没问题了。过几日,就能有合格的自生火铳呈给郭大人了。”

    他的官阶比郭文东还高两级,但名义上归郭文东管辖。

    宋应星并不太在意这个,能够有机会让他钻研技术,让他发挥所长,造福于大明和百姓,这让他很是快乐。

    这时候,一个护院匆匆走入。

    “两位大人,兵部尚书史大人来了,正在大门外,指明要见两位。”

    随即,他又说了刚才史可法硬闯兵工厂的经过。

    两兄弟均觉得,事情内有乾坤。

    宋应星道:“大哥,我只负责技术,其它事你来处理。”

    宋应升以前也是当官的人,曾做过七品官,知晓官场上一些事情。

    从名义上来说,兵工厂受兵部管辖,兵部尚书作为上级,宋应升受其管辖,要是出去见到史可法,到底要不要让他进来呢?要是史可法询问兵工厂一些秘密,这可很为难了。

    宋应升略作思虑,决定不见为妙。

    “你去告诉尚书大人,本官今日身体有恙,不便出来,请他见谅。”

    要是史可法下次还来,照样用这个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