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75章 训练有方
    下旬的这天上午,郭文东从家中步行来到游击将军府,跟往常一样处理军务。

    抵达军营门口时,住在军营对面民宅中的周平,看到他那风光的样子,恨得牙痒痒的,恶狠狠地道:“别高兴得太早,迟早会有人收拾马士英这个奸臣,把你一起收拾了!”

    将军府内,郭文东向顾炎武了解账目情况。

    顾炎武道:“大人,从神机营成立到现在,共开支十一万三千两银子,包括军营建造、两次俸禄发放、打造武器铠甲、购买原料。日后制作自生火铳和新式大炮,估计要花银两的地方会更多。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由大人您自掏腰包。”

    郭文东道:“只要花得值,需要多少银两我都给。”

    他再详细了解情况,其中一项是马匹购入。

    从上月开始,向民间采购马匹,目前已累计外购三百一十五匹,等马匹达到一定数量后,再组建一支骑兵。

    纵然南方养的马,不如优良养马区的马匹好,郭文东还是得需要一支骑兵,先训练好骑兵,还是能派上用场的,一旦以后获得良马,立即可以给骑兵使用。

    在将军府内,有一道后门直通军营。

    郭文东处理完军务后,来到军营,视察训练情况。

    军营面积不小,仅仅是训练场地,就分为多个区域,分别训练弓箭兵、长矛兵、刀兵。

    郭文东首先来到长矛兵训练区。

    训练场地上,这里有多个稻草人,一排士兵手握长矛。

    阎应元大声道:“大家记住了,在你们前面的,不是稻草人,而是清兵,要像杀清兵那样,狠狠地刺。”

    “杀…杀…”

    受训士兵们,每人都杀气腾腾,在他们眼前的,仿佛就是要杀戮家人、毁坏家园的清兵,他们双手紧握长矛,用力地刺向稻草人。

    在另外一边,以两个士兵为一组,以长棍作长矛,训练两人对战的作战技巧。

    阎应元见郭文东到来,忙过来参见。

    能够从军,操练士卒,阎应元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神采奕奕的。

    郭文东赞许道:“兵士们训练得不错。”

    阎应元谦虚道:“这乃士卒们基础好之故,他们事先已操练五个月,加入神机营,拿起武器、穿上铠甲后,就已经是合格的士兵了。以后,要作更针对性的训练,训练面对八旗骑兵时的战法。”

    郭文东道:“这可不仅是长矛兵单独面对清军,是多兵种联合作战。对付清兵以火器为主,冷兵器是最后的屏障。”

    视察完长矛兵后,郭文东来到弓箭兵训练区。

    箭靶一排排地摆放好,士兵们背后挂着箭囊,左手握着弓把,右手从箭囊里抽出箭支,张弓搭箭,射向五十米外的箭靶。

    有些箭支正中靶心,有些射偏了一些。

    射中靶心的兵士,为之高兴;那些射得不太准的兵士,则有些郁闷了。

    “大环,你射得真准!我比你差远了!”

    “那是你懒,我每天晚上都加练,要多练习,才能掌握要领!”

    “那以后每晚我跟你一起练!”

    张煌言督促着士兵练习,对于练得不好的,会再进行指导。

    看见郭文东到来,过来参见后,张煌言问道:“大人,何时才会有自生火铳、威力更好的大炮?要打败八旗骑兵,还得依仗火器啊!”

    郭文东道:“不用心急,宋先生正在兵工厂全力研究,很快就会有了,他技术精湛,我相信他的能力。”

    张煌言迟疑了一下,说道:“大人,卑职有个请求。造出火器后,能不能让卑职统领火器兵?”

    他对传统武器兴致不大,更希望装备火器,研究和操练新战法。

    郭文东道:“待自生火铳制作出来后,第一支火枪队,交由你统领。”

    “多谢大人!”

    张煌言大喜着,大人很是很器重他,待他不薄啊!

    再来到单刀兵训练区。

    兵士们身穿铠甲,左手持盾牌,右手拿刀,真刀实战训练着。

    各个小队长们指导着队员们训练。

    作为副千总的刘吉方,认真地观察着训练情况。

    郭文东同样观察起来,兵士们使出的刀法,跟余宇锋的刀法有一定相似之处,再仔细观察,觉得很有实用性。郭文东、刘吉方、楚源三人,刀法皆是得到余宇锋的亲传。

    刘吉方过来参见郭文东。

    “大人,余队长的刀法,真乃好刀法啊!但总不能把全套传授给普通士兵。卑职花了一番功夫,把刀法简化,并作出一些修改,改成适合战场作战的刀法。”

    郭文东道:“我看这刀法不错,以后要是对上八旗兵,万一被其突破防线,冲入我军阵中,这刀法应当能发挥大用。”

    刘吉方本身对自己修改的刀法还算满意,得到主人赞许,有种很好的感觉,按照现代的解释,这种感觉属于成就感。

    在城内的军营,由张煌言、阎应元、刘吉方三人操练士兵,至于陈子龙、郑森两人,则是在城外神烈山练兵。

    ————————

    南京城北,这里有座不算大的宅院,这是朝廷要员的家,官职为督察院右佥都御史,名叫秦宏练,是周平的舅舅。

    这天傍晚,周平来到这里见舅舅。

    天刚黑下来,轿夫抬着一顶软轿,在宅院门外停下,一个身穿正四品官服的官员从轿子下来,进入宅院。

    这人正是秦宏练,他虽不像一品二品大员那样位高权重,但身为督察院要员,监察百官,可监督和弹劾一切官员,纠正官员错误之处。

    “大人,周公子在正堂等您!”

    外甥来了,秦宏练加快脚步,走到正堂。

    “舅舅,我找你有要事呢!”

    “先吃饭,有事饭后再谈!”

    吃饱饭足后,两人来到一间屋子。

    秦宏练道:“平儿,你平日只顾玩乐,找我能有何要事?”

    周平道:“舅舅,这次真的有要事,是关于郭文东之事。你对这个人有何看法?”

    说起郭文东,周平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现在尚不好下结论。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马士英、阮大钺之流,乃是大明奸臣,郭文东靠捐官当上游击将军,又依仗岳父权势,获得不少特权。马士英又利用权势,让两个儿子当上禁军千总、锦衣卫千户。马士英是奸臣,他的儿子和女婿,自然不是好东西。”

    得知舅舅的意思后,周平觉得有机会了,要借助舅舅好好修理郭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