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74章 让你招供
    三女更加担忧了,这种刺杀手段,敌人在暗,夫君在明,防不胜防。

    马兰心道:“夫君,建奴对你欲除之而后快,以后外出千万得小心了!”

    郭文东向三女一笑,说道:“我找人看过相,你们的夫君命长得很。我还要看着咱们的孩子长大,还得率军北上,收复失地,直捣建奴在奴儿干都司的老巢。”

    毛玲芝道:“夫君有雄心壮志,我甚感欣慰,只是有一条,夫君得答应我。”

    她注视着夫君,正色道:“无论去到哪里,无论做何事情,夫君都得好好活着。”

    郭文东淡淡一笑,说道:“好好好!为了这个家,为夫一定活到一百岁!”

    夜已深,南京城的百姓们都进入了梦乡。

    某个宅院,这里却灯火通明。

    这里是郭文东临时给中统的办事地点,昨天刚投入使用。

    某间屋子,上午被活捉的刺客,被铁链绑在十字的木柱上,已是伤痕累累。

    “你招还是不招?”

    刺客无动于衷,黄光勇又再用鞭子抽打刺客,黄德麟就站在一边。

    停下手之后,黄德麟道:“招供了,就不必再受折磨!”

    刺客仍然是不出声。

    黄德麟冷笑道:“还硬撑!让你尝尝锦衣卫的手段,自然有办法让你开口。”

    刺客心中一惊,居然是锦衣卫,原本还意志坚强,要硬撑下去,现在,内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对于让刺客招供,黄德麟还是有信心的,锦衣卫逼供的手段多得是,有老虎凳、凌迟、断椎、刺手指、灌铅、刷洗等手段,极少有人能死撑到底。

    “给他尝尝刺手指的滋味!”

    随即,黄光勇取来扁扁的细竹,缓缓刺入刺客的手指。

    刺客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生不如死。

    黄光勇首次对人动刑,目睹着如此惨状,有些不忍,说道:“父亲,这也…实在太残忍了!”

    黄德麟道:“勇儿,这乃清廷走狗,用不着可怜,敢刺杀郭大人,活该!”

    第二天,郭文东吃过早餐后,黄德麟来了。

    看这个得力部下面带喜色,郭文东知道,刺客应该招供了。

    黄德麟道:“大人,刺客招供了!”

    郭文东道:“速速道来。”

    黄德麟具体讲述着,刺客果然是清廷指使的,他是听命于一个叫索卫的人,这是清廷奸细在江南的总头目,多尔衮已下了命令,要取郭文东之命。

    讲到一半时,黄德麟叹息一声:“属下本想将建奴在南京的奸细一网打尽,可那刺客跟上头只是单线联络,除非上头来找他,他根本无法主动找到上头。”

    郭文东也觉得有些可惜,指示道:“尽快把三百人训练好,咱们人手多了,再逐步揪出潜伏在南京的奸细。”

    黄德麟领命出去后,郭文东命人把东方均唤来。

    出现了自身被刺事件,要抓住机会做好宣传。

    “属下参见大人!”

    “刺杀本官真相已查出来,幕后主使者是清廷,务必要让下面所有人知晓,包括神机营、预备队,甚至是普罗大众。”

    擅长于这方面的东方均当即就明白了,郭文东是要趁此机会,激起大家同仇敌忾之心,让民众们都知道,郭文东是真正的保家卫国,清廷害怕了,不惜采取刺杀手段。

    这样做,能激发民众对清廷的愤怒,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声望。

    ————————

    南京城内某屋子,这里有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索卫,另外一个是麻脸男子。

    对于刺杀失败,两人都深感可惜。

    麻脸男子道:“大人,我们差点就办成了,郭文东命真大。一次出手不成,他有了防备,以后再要出手,可就麻烦很多。”

    索卫道:“郭文东在明,我们在暗,只要在南京的人没有被全部挖出来,总会找到办法。你密切留意郭文东动向,再寻找机会。”

    ————————

    在东方均的运作下,清廷派人行刺郭文东的事件,迅速传播了整个南京城。对于此等行径,激起了许多民众的愤慨。

    南京最南边的城门,名为聚宝门,这里靠近秦淮河、贡院、夫子庙,是南京人流量最大的城门。

    在城门在离城门最近的墙壁上,贴着大纸张作为告示,告示上详细讲述了郭文东遇刺事件。

    “先招降,如若不降,再铲除之,是建奴惯用之手法。郭将军誓死抗清,跟建奴势不两立,让建奴害怕了!幸好天佑大明,建奴刺杀郭将军失败。郭将军和京营将士们,向大明百姓宣告,倘若建奴南侵,京营将士血战到底!”

    这种以白话文写出的告示,贴在南京城内许多地方,让许许多多的人热血沸腾。

    作为大明的都城、文化中心,南京城百姓的识字率远高于其他地方,进出聚宝门的人员,许多人吸引驻足观看告示内容,为之议论着。

    “刘良佐、刘泽清、高杰、黄得功这四人才真正手握重兵,朝中又还有许多官职更高的人,清廷为何偏偏要刺杀郭文东?”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以前,这几人屡屡不听朝廷调遣,朝廷信不过啊!”

    “这位仁兄说得在理,朝廷要操练属于自己的兵,才先后组建京营、禁军。”

    “朝中其他有实权的人,可不敢公开说,誓死抗击建奴,唯独郭将军敢说,乃真英雄也!这自然惹恼了清廷,欲处之而后快。”

    “在下真相投笔从戎,加入京营,可惜我区区文弱书生,无法上战场打仗。”

    “掌管禁军和京营的人,一个是内阁首辅儿子,一个是女婿,朝廷还不成了首辅的一言堂?”

    “这要看皇帝陛下了,如若陛下勤政,大明定能中兴。”

    “可是,听说陛下只顾在宫中玩乐,不理政事!”

    …………

    在百姓中、军中、官吏中,都在谈论这件事。

    经过广泛宣传,郭文东的知名度和声望都提升不少。

    远在北京的多尔衮,后来也知道了此事,不过并不太放在心上,只是写信训斥了索卫一顿,让他再找机会。

    多尔衮现在的重心是李自成,调集全部主力,对李自成发起最为猛烈的攻势,务求尽快掌控整个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