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73章 惊险一幕
    两天后,郭文东跟往常一样外出,他骑着小白龙,带着帽子,往南行进,有二十名随身护卫跟随着。

    黄德麟带着几人,装扮成平民,走向高井大街南边拐弯处的客栈。

    这家客栈名为“德隆客栈”,如果郭文东向东或向南,一般是走高井大道,德隆客栈是必经之地。

    “来了!郭文东来了!”

    德隆客栈二楼客房,这里有住着一个客人,乃是清廷刺客之一,同伴刚刚进来告之,目标来了。他取出弩箭,打开窗户,只见骑着白马的郭文东,从远处走来。

    他冷笑道:“郭文东,你这次死定了,敢跟大清朝廷作对,是自寻死路。”

    同伴说道:“得手后迅速撤离,或许来得及逃走!”

    说罢,他快速离开,重新下到一楼,在一个食桌的椅子坐下。

    外人根本看不出,他跟寻常食客有何区别。

    他跟客房那个食客,并不是同时住店,外人一般也发现不了两人有何关联。

    他在大厅,是要好好观察,了解清楚刺杀成效,确认郭文东是否死亡。

    作为刺客,刺杀带有护卫的人物,就算是得手了,也有很大可能性来不及逃走。这些人在当刺客时,就随时准备面对死亡,只要刺杀成功,那就死得有价值。

    骑着马的郭文东,即将经过德隆客栈门口,可望见客栈大厅内的食客。

    楚源和黄光勇跟随在侧,黄光勇向客栈内望去,发现了其中一人嘴角泛出奸笑。

    这时候,黄德麟和几人,假装是食客,走入客栈大厅。

    他和一人,假装是寻找空位,在不经意间向那人走去。

    待走到那两人旁边时,突然间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其中一人打倒,将其擒住。

    那人大声喊道:“你们为何抓我!”

    黄德麟对此不予理会。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厅的食客们都大惊,慌忙散开。

    途经大门外的郭文东和楚源、黄光勇,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楚源目光在不经意间,望向二楼打开的窗户,有人拿着弩机,对准了郭文东,已经射箭了。

    “大人小心!”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楚源扑向郭文东,将其扑倒。

    “嗖”的一声,箭支从背后而过,射中了背后护卫的大腿。

    “有刺客!”

    护卫们把郭文东围了起来。

    “刺客在二楼!”

    黄光勇大声喊着。

    在大厅的黄德麟,看见了大门外路中央的这一幕。

    “你们两个跟我来!”

    他以最快的速度走楼梯跑上二楼,其余两人跟随。

    “砰”的一声,客房大门被黄德麟踢开。

    只见一人站在窗户边,手中拿着弩机。

    黄德麟抽出携带的匕首,大喝道:“建奴奸细,胆敢刺杀游击将军!”

    这是,另外两个下属也冲了进来,抽出匕首。

    那刺客眼看跑不掉了,凄厉一笑,说道:“死又有何惧,只可惜未能除掉郭文东。”

    随后,刺客抽出匕首,刺向心窝,当场毙命。

    客栈大门口路中央,护卫们仍然如临大敌,周围的民众都惊呼起来,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刺杀游击将军。

    客栈大厅,食客们已跑光了,只剩下几名中统人员,以及被死死擒住的刺客同伙。

    黄德麟从二楼下来,手中拿着“凶器”,走出大门。

    “大人,二楼客房的刺客,已自尽身亡!这是这弩机。”

    郭文东接过弩机,弩机比较小,弩箭有效射程不超过五十米,一般不做军用。

    “有毒,箭头有毒!”

    那名被射中大腿的护卫,坐在地上,伤口处的布被撕开,可以看见,伤口虽然不太深,但已经发紫了。

    郭文东暗叫好险,要不然楚源及时扑倒,那自己还不一命呜呼。

    “速速送到庆修堂救治!”

    有护卫背着他,快步跑向庆修堂。

    郭文东看向楚源,说道:“你救我一命,这份大功先记上,日后定会论功赏赐。”

    楚源抱拳谦虚道:“保护大人,乃是属下职责,让大人受惊了,是属下失职!”

    郭文东进得德隆客栈,上到二楼客房。

    刺客已倒在血泊中。

    黄德麟在刺客身上搜了一遍,通过路引,得知是徐州府的人,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再下一楼大厅,看向那刺客同伙。

    那人一连无辜模样,大声道:“你们为何抓我?竟敢平白无故抓人!”

    郭文东喝道:“刺客同伙,看你能嘴硬多久!”

    他对黄德麟道:“押回去,好好审问!”

    那人随即被押走。

    刺客尸体被抬到掌柜面前,掌柜和店小二都惊恐不安。

    黄德麟厉声喝道:“你的客栈住着刺客,你竟然不知,我看是同党!”

    掌柜惊恐道:“大人冤枉啊!草民诚老实生意,实在不知是刺客。”

    黄德麟重重问道:“刺客是何时住入客栈?你就没发现异样吗?”

    掌柜答道:“在六天前,这刺客先来投宿,住入本客栈,还带着一个麻袋,他出示了路引;又过了一天,方才被抓的那人,方来此投宿。大人,草民是按律法办事,两人住店都有登记,草民总不可能去搜查住客的麻袋。大人,草民真是冤枉啊!幸好郭大人没事,刺客真该死,应当当众千刀万剐!”

    凭借多年的经验,黄德麟判断,掌柜是没问题。

    黄德麟低声对郭文东道:“看来,掌柜应当是不知情。”

    郭文东道:“不是有个活口吗?”

    黄德麟道:“大人放心,属下一定撬开他们的嘴巴。”

    郭文东原本是要出城,视察在神烈山南麓训练的部队,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也就取消行程。

    来到庆修堂,受伤的护卫正在一个房间内救治,时而传出惨叫声。

    一名大夫道:“大人,陈大夫正在救治。箭头毒性很强,幸好救治及时,陈大夫正在给护卫截去一腿。”

    古代没有麻醉药,硬生生截肢,实在是痛苦至极。

    空间仓库有麻醉药,但必须注射。郭文东带出来的药,皆是口服。要是把注射这种方式引入本时空,他觉得太匪夷所思,暂时未这样做。

    郭文东想想,刚才那一幕还真是惊险,要是被射中,除非是射在四肢,要不然就算伤口不深,都必会毒发身亡。

    回到府中,毛玲芝、马兰心、春香都来到夫君面前,刚才的事情,三人虽未亲身经历,也未亲眼目睹,亦让三人为之后怕。

    毛玲芝道:“夫君,幸好你没事!真是万幸!”

    郭文东道:“哼!建奴想取我性命,休想!”

    马兰心说道:“建奴定是怕了夫君,竟使出如此下三滥手段。”

    她一副愤然之色,俏脸如罩上一层寒霜。

    郭文东喝下一口茶,让自身稍微冷静,开口道:“自古以来,各个势力较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派人来刺杀我,也就不足为奇了。要彻底打败建奴,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