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70章 多尔衮出手
    北京,摄政王王府。

    六月下旬这天,多尔衮接到索卫派人从江南送来的消息后,略感意外,把多铎叫来商讨。

    多铎到来后,多尔衮把索卫的书信给他过目。

    多铎过目后,同样是略感惊讶。

    索卫在信中写着,郭文东依靠岳父是内阁首辅,又捐献30万两银子,当上了京营神机营游击将军,还公开誓言,跟清廷势不两立。

    信中还说,神机营六千士兵,就是原本郭文东的私兵调派过去,目前已经是训练有素。

    最后,索卫说,郭文东基本上没有拉拢过来的可能性,询问是否出手除掉。

    多尔衮道:“这个郭文东,倒还有些能耐。十五弟,你认为如何?”

    多铎道:“郭文东一介跳梁小丑而已,就算把六千神机营训练好,焉能抵挡我清军。只要咱们打败李自成,控制整个北方,天下可定。刘泽清、刘良佐、高杰之徒,不会真的忠于那个朱由崧,只要咱们软硬兼施,十有八九会归降。”

    多尔衮点点头,对于郭文东这个人物,他真的不放在眼里,说道:“首要之举,还得先铲除李自成。十五弟,还得你亲自领兵,跟阿济格夹击李自成。郭文东这种不识相的人,待我大清军队南下后,拿下南京,定要将他千刀万剐,让他死得比袁崇焕还要惨。”

    多铎再说道:“不过,待大清军队南下时,若郭文东真的带着神机营拼死顽抗,总会带来一些麻烦,会让我军多受一些损失。我还是建议,让那个索卫,找机会把郭文东除掉。”

    多尔衮也觉得有道理,直接把郭文东除掉,更干净利落,避免以后带来麻烦。

    随后,他写好书信,在信中命令索卫,找机会干掉郭文东,让送信来的人,火速返回南京送给索卫。

    目前,清廷已经控制了整个北直隶,阿济格率领大军,向山西进攻。李自成是吴三桂仇人,被封为平西王的吴三桂,对于攻打李自成十分卖力,目前正率军进攻李自成在山东的势力。

    不久后,多铎领军出征。

    在原本历史上,李自成在清军集中主力的穷追猛打之下,短短一年时间,就灰飞烟灭。

    ————————

    六月二十日,由郭文东掌管的兵工厂正式投入使用。

    郭文东名下的铁匠铺,大部分工匠都被抽调到兵工厂工作。

    在宋应星、宋应升、秦鸿陵的打理下,兵工厂很快就运作起来。

    先是铸造刀、剑、枪、矛、弓箭这类冷兵器,以及铠甲之类的护具。

    宋应星全力投入研究,既要研制出自生火铳,亦要对现有的大炮进行改良。

    在今年第一季的水稻中,更是大面积丰收。江南的百姓们都知道,这是郭文东引入的水稻品种,才让水稻高产量,无论是否受雇于郭文东,都感谢他。

    马士英给儿子捞官,行动十分迅速。

    六月下旬的时候,马鉴被任命为锦衣卫千户,马锡都被任命为禁军千总,由马士英部将兼任禁军提督。

    在北京被李自成攻破后,锦衣卫已荡然无存,同样是要从零开始重建。

    七月上旬这天,方节礼和刘行知来到郭府,分别向郭文东汇报工作。

    郭府名下的产业,早已遍布江南。

    茶叶、丝绸、客栈、钱庄、青楼皆有,拥有员工一万多人,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商业帝国。

    今年上半年,商业经营的利润,达到了八十余万两,方节礼依靠两成分红,就已经是大富豪了。

    在南京城内,有方节礼专门的府邸,由郭府的护院在守卫着。

    方节礼平常出门,都有护卫跟随着。

    汇报完毕后,郭文东道:“方叔,辛苦你了!由你打理生意,赚取银两,我才有更多的钱做军饷。”

    方节礼道:“少爷,不辛苦,让我去做生意,正是期盼已久。”

    他完全可以辞职不给郭文东打工,自己单干。

    方节礼才不会那么傻,郭文东岳父是内阁首辅,本人还掌管神机营,背靠有权势的人做生意,才能安然无恙,许多竞争对手敢暗中使坏,都会有所顾忌。

    现在,方节礼比以前更有精神,还发福了。

    方节礼走后,刘行知进来汇报情况。

    在农业方面,雇员接近五万人,耕地五十多万亩。

    从过年后到现在,仍然以每月购买四五万亩的速度,增加名下的田地面积。

    养殖场、水稻种植、经济作物种植,都全面铺开。

    目前,郭文东名下的护院数量,已经扩充到了两千多人。

    ————————

    南京城西北,兵工厂。

    在大门上方,挂着“京营兵工厂”牌匾。

    在大门和四周,有三百人把守着,他们并非朝廷士兵,而是郭文东从调遣的护院。

    六月底这天,在二十名护院的护卫下,一辆马车在大门前停下,郭文东从车内走出。

    要是在以前,他骑马过来即可,无奈天气酷热,坐在马车内好受一些。

    作为护卫长的楚源,跟随在侧。

    还未进入兵工厂,里面打铁的声音传出。

    郭文东和随身护卫进入里面,要先视察铸造区。

    负责日常管理的宋应升,带着郭文东入内。

    盛夏时节本来就热,当进入里面后,温度又高了好几度。

    郭文东没有干活,就行走在这里,都浑身出汗,可以想象得出,在这里干活,是多么辛苦。

    在这里,有多座铸铁熔炉,炉内在烧着铁器,鼓风机使火焰更加旺盛。

    有人负责烧铸生铁,有人负责熔炼成钢,有人负责将钢材锻造成最终的兵器。

    乖乖真不好受,郭文东大汗淋漓,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汗水。

    这里的每个人,皆是汗如雨下。工匠们皆是身穿短打,要不是郭文东严明不得光着膀子,许多人已经脱掉上衣干活了。

    在最终锻造兵器的区域,这里噹噹的锤打声不断,工匠们将火红的钢锤打成刀、剑、枪头、箭头。

    在一个区域,有锤打好的成品兵器,在整齐堆放着。

    郭文东走过去,拿起一把单刀打量着,单刀刀背略厚,刀刃十分锋利。

    旁边的宋应升道:“大人,幸好您有技术好、经验丰富的工匠,兵工厂建成后,当天就锻造出兵器了。这种单刀,锋利和坚韧兼备,刀刃不易蹦出缺口。”

    郭文东左右手各拿起一把单刀,刀刃用力对砍。

    “噹”的一声,刀身还嗡嗡作响。

    再检查刀刃,用力对砍,只造成很细小的缺口。

    对于刀的质量,郭文东还算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