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62章 拍案叫绝
    郭文东说道:“如若配备自生火铳的火枪兵,能够确保不间断射击,定能让八旗骑兵难以冲入我军阵中。”

    四人觉得,理是这个理,可火铳发射后需要时间填装弹丸,怎么可能不间断射击?

    看着四人疑惑之色,郭文东觉得,他们认为不可能做到。

    他再说道:“火枪兵可排成三排,又或者是四排,实行三段击、四段击,当第一排开枪后迅速后退装弹丸,第二排上前开枪后,又再后退装弹丸,第三排上前开枪,当第三排开枪之后,已退到后面的第一排已装弹完毕,重新上前开枪,如此循环,便是三段击。如若三段击还不行,可配备四排火枪兵四段击。”

    妙啊!真是太妙了!

    四人为此拍案叫绝。

    阎应元道:“若真能这样,何惧八旗兵!”

    张煌言道:“这样做,必能让八旗兵有来无回。”

    刘吉方道:“少爷此法真是妙啊!”

    陈子龙道:“打败八旗兵有望了!”

    在兴奋一阵子后,四人又再想到现实问题。

    阎应元道:“大人,玄著刚才已说过,要打造如此精锐之兵,需要充足军饷,朝廷未必能有如此财力。听闻以前辽东边军的军饷,时常不能按时发。”

    这的确是大问题,郭文东神色凝重,从座位站起,走到四人中间,露出坚毅之色,说道:“我们没有退路,倘若失败,自身和家人皆必死无疑。我府中尚有存银,每月还有盈利,所缺粮饷我会凑钱补足,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打造精兵,保家卫国,驱逐建奴。”

    这半真半假,这是他心中所想,又带有演戏成份。要是户部军饷拨付不足,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让官兵们都知道,是自己花钱给他们发军饷,给他们好装备,会更忠诚于他本人。

    这番慷慨陈词,四人热血沸腾起来,能有这样的好上司,实乃自己的荣幸。

    四人跟着站了起来,张煌言首先道:“大人之志,玄著万分钦佩!”

    随即向郭文东长揖。

    其他三人亦说了一番钦佩之言。

    “张玄著,你乃举人,又懂兵事,我会向朝廷举荐,任命你为从七品千总。”

    让刘吉方担任副千总,同样是郭文东举荐,兵部已经批准。

    “多谢大人!”

    张煌言行军礼拜谢。

    正堂的门打开,屋外阳光明媚,郭文东站在门口,心中舒坦,他已经为此准备了一年多时间,积蓄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又有心仪的部下,取得抗清的胜利,是有希望的。

    他再转过身来,面向四人说道:“军营正在建造中,大家随我一起过去,看看建得如何了!”

    带着几人出得郭府,向北步行十几分钟,来到正在建设中的军营。

    为了尽快建好军营,郭文东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仅仅建筑工人就几百名,分三班制日夜赶工。

    军营建设的负责人,名叫阳廷刚,精通土木工程,乃是工部派来的人,官职员外郎,正七品,工部让他听从郭文东安排。

    得知郭文东到来,阳廷刚来到他面前。

    阳廷刚显得有些疲惫,每天早上赶来上班,既督促施工,又要监督工程质量,很晚才下班。

    阳廷刚道:“郭大人,再有五日,便可完工。”

    郭文东道:“阳大人,辛苦你了!”

    阳廷刚道:“郭大人,下官辛苦点无妨,可是连深夜都不停工,常有住在附近的人过来,对此很不满。深夜赶工扰民!附近百姓质问下官,下官无言以对。”

    他一副无奈之色。

    要是放在现代,市中心的建筑工地,晚上十点以后肯定不能施工,禁止噪音扰民。

    郭文东道:“要是还有人来抗议,你直接转述本官的话:建造军营,操练京营兵马,乃关系到大明江山安危、百姓安危,就算是扰民,也只能暂且忍忍,很快就会建好了。”

    阳廷刚很无奈,工部侍郎指明要服从郭文东安排,况且对方还是首辅的女婿,得罪不起,只得服从吩咐。

    “你们还得扰民多久!”

    响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郭文东转身一看,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公子。

    这公子走向前,护卫随即挡住。

    他看向郭文东,看出了这是头目,说道:“你们天天深夜不停工,这可是严重的扰民,若还是这样,我让舅舅弹劾你们。”

    阳廷刚向郭文东道:“大人,他乃是督察院的右佥都御史的外甥,名叫周开。”

    原来是言官的亲戚。

    郭文东低声问道:“右佥都御史是否是东林党?”

    阳廷刚点点头。

    东林党,在南明会很快玩玩,阮大铖会报复东林党,在南明朝廷的东林党成员,除了钱谦益外,全部都会被罢官。

    周开显出得意之色,道:“你们知道就好,若还不改过,我定让舅舅弹劾你们,罢你们的官。”

    郭文东道:“本官是郭文东,受朝廷之命组建神机营,时间紧迫,不得不如此。若你有意见,尽管让你那个舅舅弹劾。”

    得知是内阁首辅的女婿,周开顿时没了底气,可气势不能输,说道:“那又如何,无论谁都不能扰民,若今晚还是如此,定告之舅舅弹劾你们。”

    郭文东略微凑近,低声冷笑道:“告诉你舅舅,小心他头上的乌纱帽。”

    “你......”

    周开有些害怕了,不敢再说话,悻悻地离去了。

    郭文东看了一下手表,下午五点了。

    对四人道:“别让刚才之事扫兴,来来来,一起回府吃饭。”

    ————————

    郭府大门。

    一个年约二十的男子来到这里。

    “这乃郭府,闲人不得进入。”

    守卫大门的护院随即喝止。

    男子停下脚步,说道:“我乃福建总兵、安南伯之子郑森,求见游击将军郭大人。”

    护院道:“郭大人不在府内。”

    郑森问道:“不知郭大人何时回来?”

    护院道:“郭大人出去,何时回来,怎会告之我一个小小护卫!”

    郑森道:“那我在此等他回来。”

    他随即走到大门外侧边站着。

    “随你!”

    护院不再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