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62章 如何对付八旗兵
    带着仓库到明末正文卷第62章如何对付八旗兵“能从军杀敌,乃玄著心愿,愿听候大人差遣!”

    随后,阎应元被叫了出来,郭文东还派人通知陈子龙、刘吉方,立即赶来府中。

    “玄著,你精通武艺,知兵法,何不演示一番!”

    有了游击将军这个身份,郭府中的护卫,皆配备了佩刀,府中也存放有多种兵器,弓箭自然在其中。

    两人从正堂出到庭院,阎应元来了。

    “玄著,这位是原江阴典吏,阎皕亨;皕亨,这位乃张玄著,精通武艺韬略。”

    张煌言看着阎应元,说道:“听闻今年二月,海盗顾三麻子侵犯江阴,阎皕亨率众迎敌,在江边向江中船只连射三箭,每箭皆有海盗倒下,阎大人箭术神通,玄著佩服。”

    郭文东提议道:“你们两人皆箭术不凡,不如比试一番。”

    两人欣然答应。

    郭文东命护卫取来两把弓,再放好箭靶。

    阎应元接过弓,用力拉着弓把和弓弦,弓臂很快就被拉得大幅度弯曲。

    “这把弓太弱,换一把好的。”

    阎应元臂力强,对于硬度不够的弓,用得很没意思。

    郭文东让人把硬度最大的弓取来。

    阎应元拉了拉,总算满意了。

    他接过一支箭,用力一拉,弓开如满月,“嗖”的一声,箭去似流星。

    箭头不仅命中把心,还直接将箭靶穿透,箭支有一半穿过把心。

    “阎大人箭术不凡,力道更是奇大无比。”

    张煌言夸赞着,他自问箭法不错,但要论到臂力,自愧不如。

    他拉弓搭箭,“嗖”的一声,同样准确射中靶心。

    在他眼中,这样的箭术还算不上高超。

    “若能在马背上,马匹奔跑中射中目标,这才是真正的好箭法,八旗骑兵、蒙古骑兵皆擅长骑射,让大明军队吃尽苦头。”

    张煌言虽没有从军,但自小爱研究和讨论兵法之道,对清兵和明兵各种战法、武器装备、兵员来源和训练等等,皆有深入研究。

    郭文东说道:“我组建神机营,就是要对付满清骑兵!”

    没多久,陈子龙和刘吉方相继赶到。

    郭府正堂,这里屋门关上,屋内有郭文东、阎应元、刘吉方、张煌言、陈子龙五人。

    郭文东坐在中正上方座位,四人各分坐两边,都看向郭文东,等着他的发话。

    “诸位认为,该如何对付满清骑兵?如何收复失地?”

    八旗骑兵难对付,在大明军队系统中是众所周知。

    张煌言道:“大人,除非我们也发展骑兵,操练得比清军骑兵更精锐,并且需要知兵事的人为统帅。如今大明只剩下半壁江山,没有好的养马之地,根本不可能做到。”

    陈子龙急切道:“大人曾说过,已找到对付之法,究竟是何办法?还望大人告之。”

    自从上次郭文东跟他说有办法后,他就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知晓。

    郭文东已经有了办法?其余三人同样等待着他说出答案。

    只听郭文东开口道:“自生火铳!”

    对于阎应元、刘吉方来说,还是首次听说过。

    陈子龙似乎想起了什么。

    张煌言爱读兵书,对当今已发明的各种武器有所了解,他首先说道:“大人,听说在崇祯八年,前户部右侍郎毕懋康大人著作的《军器图说》,载有‘自生火铳’,只可惜这书不知在何处,无缘得以阅览。”

    “对了,‘自生火铳’便是出自《军器图说》。”

    陈子龙也想起来了。

    刘吉方问道:“自生火铳,跟现有鸟铳、三眼铳相比,有何区别?”

    张煌言道:“我只是听说有此种火器,并不知晓详细之处。”

    四人觉得,游击将军说出自生火铳,或许知晓其奥秘,皆不约而同看向郭文东。

    郭文东说道:“我略知一二。”

    他把燧发枪的优异性能讲述出来,比起现有的火器,燧发枪大为简化了射击过程,提高了发火率和射击精度,使用方便,而且成本较低,便于大量生产。

    四人听后更是心痒痒的,恨不得能立即有把自生火铳,亲手试验感受一下。

    阎应元问道:“大人,可这自生火铳,谁能制作出来?”

    郭文东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对四人道:“我早有安排,过几日后,你们会见到此人。”

    陈子龙再说道:“就算自生火铳比鸟铳、三眼铳好用,可对阵清军骑兵,士兵们放一枪后,在装弹打出下一枪之前,清军已冲上来了。”

    张煌言道:“卑职觉得,可各种兵器结合使用,对清军骑兵三重打击。”

    三重打击?三人不由看向张煌言,连郭文东也起了兴致,想听听这个英俊男子有何高见。

    张煌言道:“在清军尚未进入自生火铳射击距离时,可先用炮轰,清军必定有所损伤;在骑兵进入射程时,自生火铳火枪兵排成一排开枪,这造成敌骑兵第二重损伤;开枪后的火枪兵要立即后退,由后面的虎蹲炮开炮。经过这三重打击,敌骑兵势必会损失很大。”

    话音落下,其余三人接连点头。

    阎应元夸赞道:“玄著言之有理!”

    刘吉方道:“此方法甚好!”

    陈子龙对此同样认同。

    郭文东问道:“如若只是少量骑兵,这三重打击,必定能让其死光光,倘若鞑子骑兵众多,三轮打击后未能全部消灭,该怎么办?”

    张煌言道:“大人,若是这样,会碰到两种情况。第一,是敌兵只是放箭,不冲上前,我军可用盾牌抵挡,可让弓箭手在盾牌后跟敌军对射,并不吃亏;倘若敌军冲上前,可用长矛兵刺马。”

    其余三人,已对张煌言起了佩服之心,他一定是熟读了许多兵书,又了解大明和清军状况,才能有如此高见。

    郭文东也有些佩服张煌言了,他的话能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错了。

    看到大家都认可自己的话,张煌言有小小的满足感,再说道:“骑兵冲击力强,用长矛兵虽能扼制骑兵,亦是两败俱伤之结局。”

    张煌言道:“大人,能两败俱伤已很好了。八旗兵顶天了也就是十万,若能以步兵消耗骑兵,我们已经赚了。只是,要打造各兵种配合娴熟的军队,甚为不易,需有充足的钱财打造兵器,需有知兵事之人长期操练,还需士卒们勇猛善战,绝对服从军纪、军令,在战场上不怕死。以往的戚家军、岳家军皆已做到。我大明赋税收入少,要打造如此精兵,难!”

    郭文东朗声道:“由本将军来带兵,跟清兵作战,倘若杀敌一千,要自损八百,那就是失败。”

    四人皆是一怔,大人居然对此还不满意,要想以小的代价战胜清军,那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