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56章 皇城官署
    “岳父大人,小婿认为要重新训练京营士兵,打造出自家的军队,当岳父手上也有精兵时,底气才足。小婿希望能当个武职,操练士卒,以后唯岳父马首是瞻。京营需要重建,我希望能重建神机营,将之操练成精兵,日后只听命于岳父。这区区小礼,还请岳父大人收下。”

    郭文东把带来的箱子打开,里面是一锭锭的银子。

    马士英看了一下箱子中的银两,少说也有好几万两,心中乐呵呵的,再注视着这个女婿,看来他真的很想当官。

    马士英“咳”了一声:“贤婿啊!你要当官,我这个做首辅的办法还是有的。但总不能让你做个九品芝麻官,你又从未有从官的经历。这只有一个办法,你向朝廷捐献三十万两银子,以解府库空虚之急,我好有理由让你掌管神机营,即便如此,我也只能先给你正六品,待日后有功绩时,再给你升官。”

    捐官不仅是清末时期有,明末官场腐败,亦有人捐官。

    马士英心中还是有些小九九的,女婿拿出三十万两肯定没问题,已缓解财政困境,又满足了女婿所求。

    对于郭文东来说,只要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自主训练出能抗衡清兵的军队,是郭文东要实施的最重要计划。

    “小婿谢过岳父大人!”

    郭文东向马士英深深一揖。

    明末北京的京营,缺额非常严重,久未操练,完全是一盘散沙。南明朝廷建立后,南京一带只有马士英带来的一万多兵马,重建京城军队,在内阁的计划当中。

    马士英让郭文东回去等消息,让他准备好银子,接到通知后,再亲自把银子送到户部。

    回到家中,郭文东吃饭时宣布道:“你们的夫君,不再只是秀才,很快就会当官了。”

    三女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马兰心道:“爹爹做上了首辅,要给夫君弄个官职并不难。”

    毛玲芝道:“夫君方才去见首辅大人,想必是谈及此事,不知是给虚职还是实职?”

    郭文东道:“建奴入关,江南已人尽皆知。李自成抵挡不了多久,照我估算,清军明年很有可能会南下。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在敌军南下前,操练出一支能跟清军抗衡的军队,才能保卫家园。”

    马兰心惊呼道:“夫君,你不会是要做武官吧?”

    大明重文轻武,在读书人心目中,要当官自然首选文官。

    郭文东道:“那是自然,我要操练士卒,以后跟建奴作战。要不然如何保卫家园,保护好你们,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马兰心肚子已经很大了,郭文东摸摸她的肚皮。

    春香担心道:“少爷,领兵作战很是凶险!”

    其她两人同样为此担心。

    郭文东道:“要是江南保不住,我们就算能侥幸活命,也只能剃发着奴才,难道我们要做奴才苟延残喘?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没得选择,只能竭尽全力,跟清廷作战到底。”

    旋即,他又再笑了笑道:“你们放心,你们的夫君不是普通士卒,是大军的统帅,统帅岂会那么容易阵亡。”

    两天后,郭文东接到马士英派人来通知,明天把三十万两银子送到户部。

    第二天,郭府库房,一个又一个箱子被抬出来,里面装的都是纹银。

    大门外,箱子装了好几辆马车,郭文东带上几十名护卫,运送车队向东行进,目标城内东边的皇城,内阁官署就在皇城内。

    车马行走了好一阵子,抵达崇礼街,皇城就在前方。

    来到崇礼街尽头,左边是南京城墙的正阳门,右边是皇城大门洪武门。

    洪武门外,有大批士兵站岗守卫。

    “我是首辅大人女婿,奉首辅大人之命,运送银子到户部!”

    守门官不敢怠慢,派士兵前去通传。

    很快,士兵回来了,让郭文东携带捧哨的人留下,带着其余的人入内。

    随即,城门打开。

    郭文东吩咐楚源和护卫队们留在这里等候,他下得马来,带着家丁,运送银子入内。

    进入洪武门后,是千步廊,千步廊的左右两侧,是中央官署区。

    郭文东步行缓缓向前,观察着左右两边,看到每个官署的大门上方的牌匾。

    右边依次有工部、兵部、礼部,左边依次有太常寺、通政司、翰林院,每座官署门前,皆有卫兵在站岗。

    向前望去,前方远处还有一座城墙,这乃是宫城的城墙,进入宫城的大门,名为承天门。

    在近代,南京故宫已被破坏,后来完全拆除,这次进入皇城,得以一睹真容。

    郭文东继续前进,在礼部之后,便是户部了,马士英和一个年级相若的人,正站在户部官署门口。

    郭文东带着车队,来到户部门口。

    “参见首辅大人!”

    郭文东向马士英恭敬行礼。

    马士英颔首微笑,说道:“文东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户部侍郎张大人;张大人,这位便是本官的女婿,郭忠,字文东。”

    在此之前,郭文东已得知了内阁主要人员名单。

    目前户部尚书是高弘图,眼前的这个侍郎,是张有誉。

    兵部尚书仍然是史可法,侍郎为阮大铖。

    在不久之后,高弘图和史可法都会被逼走,由两位侍郎接任尚书之位。

    至于钱谦益这个东林魁首,因为给马士英歌功颂德,坐上了礼部尚书的位子。

    郭文东跟张有誉相互作揖。

    张有誉也笑了笑,说道:“郭公子,你捐献的三十万两银子,解了户部燃眉之急啊!江北四镇吵着要军饷,各要二十万两,户部哪有如此多银子,我正为此发愁,有你的捐献,也就差不多了!”

    随即,户部吏员出来,当场清点银子。

    “禀张大人,刚好三十万两!”

    银两被抬了进去。

    马士英道:“贤婿,到里面签个名,办好手续即可。”

    进入户部官署,这里有许多吏员在工作。

    郭文东看到了一个身穿正二品官服的人。

    张有誉道:“郭公子,这位是户部尚书高大人。”

    “见过张大人!”

    郭文东向高弘图作揖行礼。

    高弘图扳着脸,只是勉强作揖,随即不再理会。

    他和史可法都跟马士英不和,原本听说郭文东要捐献三十万两,十分高兴,再得知是为了买官后,对此很不屑。

    吏员把银两搬入库房,张有誉已做好公文。

    “郭公子,签个名即可。”

    郭文东对公文内容过目一遍,里面写着,崇祯十七年五月二十三日,郭忠,字文东,捐献三十万两银子。

    他拿起毛笔,在左下方写上“郭忠”二字。

    幸好对练习毛笔字下了苦功夫,要不然堂堂秀才,也是读书人,在户部公文签名写字潦草难看,丢脸可就丢到家了。

    随即,张有誉在公文上盖上户部印章。

    办完手续后,马士英道:“文东,随我到兵部,你的任命文书已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