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55章 南明朝廷
    郭府庭院,一批物资放在这里,包括自主养殖的肉类,种植的粮食蔬菜。

    府内的工作人员,都集中在这里。

    郭文东对他们说道:“就快过年了,大家新年快快乐乐!”

    随即,他给每人发红包,红包里面装的是铜钱。

    每个接过红包的人,都出言感谢少爷。

    接下来,是分发物品。

    “每人领取猪肉十斤、鱼肉三斤、鸡肉三斤、大米五十斤。”

    工作人员,把每人应领取的分量称好。

    每人领到红包和物品,都是美滋滋的。

    不仅是在府内,在城外主要村落,都集中分发物品。

    为郭文东工作的人,都能过个肥年。

    从第二天开始,除了必要的值勤人员,其他都放假了。

    所有店铺皆已关门,庆修堂也没有营业。

    除夕晚上,郭文东跟三女,吃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大年初二,是回娘家的时候。

    在腊月二十九,马士英从凤阳回到南京,跟家人一起过年。

    郭文东带上马兰心,备上丰厚的礼物,来到了马府。

    “岳父大人,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岳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郭文东给岳父岳母祝福,又给个人派发红包。

    这次带来的礼物虽然比不上聘礼,也算得上很丰厚,同样还是日用品、打火机、手电筒、化妆镜之类的现代物品。

    新年之后,郭府的农业、商业、训练继续进行。

    郭文东在静待着事情的发展,到了一定时机,让自身更有作为。

    时间进入了三月份,三月十九日,大顺军攻入京师,崇祯上吊身亡。

    消息传到江南后,朝野震惊,马士英迅速赶来南京。

    国不可一日无君,对于拥立谁为皇帝,各大臣展开激烈的角逐。

    不出郭文东的意料,跟原本历史一样,朱由崧被拥立为皇帝。

    五月十五日,朱由崧即皇帝位于南京紫禁城武英殿,马士英因“拥兵迎福王于江上”有功,升任东阁大学士,成为南明弘光王朝首辅,官阶升为正一品。

    黄得功、刘泽清、刘良佐、高杰四人皆被封为“伯”,拱卫大明半壁江山的北方,合称为“江北四镇”。

    马士英当时内阁首辅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16日,郭文东来到马士英的府邸,由于马士英现在是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马府现在已经换成了军队把守。

    “恭喜岳父大人,成为大明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你辅佐皇帝陛下,必定会重振大明!”

    马士英升官了,做到了官场上的极致,整个人容光焕发。

    他捋了捋山羊胡子,笑道:“小婿啊!你不知官场险恶,要重振大明,可不是那么容易。不过,我会尽力去做,闯贼夺我大明北方,逼死先帝,若不能为先帝报仇,我这个内阁首辅就做得不称职。”

    郭文东道:“岳父,你觉得李闯实力强,还是建奴实力强?”

    这是大明官员人尽皆知的事情,马士英毫不犹豫道:“那肯定是建奴。”

    郭文东道:“建奴比李闯野心更大,从皇太极开始,便以入主中原、夺取天下为目标。勿须岳父调兵,清军很快会入关,除掉李自成。”

    马士英背负双手,来回渡步,思忖起来,渡步几次后停下,说道:“山海关还有吴三桂五万兵马,颇有战斗力,倘若吴三桂投靠李闯,多尔衮要入关夺取京师,不是那么容易。”

    郭文东道:“倘若吴三桂投靠清廷,放清兵入关呢?”

    “这个…”马士英眉头紧皱,说道:“这可不好说啊!京师一带乃是平原,倘若没有关隘抵御,李闯的军队必定不是清兵对手。”

    在上个月底,吴三桂已放清兵入关,本月初三,吴三桂迎接清军入北京,只不过明廷在京师已没有了人马,消息没有及时传过来而已。

    等消息传过来后,就是郭文东做出提议的时机。

    到了二十日,确切的消息终于传到南京,清兵已入关,并且夺取了京师。

    得到这个消息后,上至皇帝,下到各官员,激烈讨论了一番,以史可法为首的诸臣,建议的策略是“联虏平寇”。希望能够借重清廷的力量,首先剿灭李自成势力,再谋求后续打算。

    对于这个策略,许多人另有意见,仍然党争不断。

    二十二号这天晚上,郭文东带上厚礼,来马府找马士英。

    见到郭文东,马士英首先说道:“贤婿啊!你预测得很多,吴三桂果然放清军入关,被清廷封为平西王。”

    郭文东道:“虽说先帝是被李自成逼死,但建奴才是我们的真正敌人。”

    马士英道:“贤婿为何如此说?虽然清军比闯军更强,但闯军号称百万,几十万总是有的,多尔衮要剿灭李闯,需耗费时日,我们坐山观虎斗,那是最好不过,亏史可法还说什么联虏平寇。”

    这正是他在朝堂上表达的意见。

    郭文东道:“岳父,你太高估的李自成,大顺军跟清军差远了,李自成最多只能再活一年。”

    对于这个说法,马士英根本不信。

    郭文东再说道:“我们必须加紧时间操练兵马,确保有抵挡清军的能力,才能保住半壁江山。”

    现在时机已到,郭文东要提出早就计划好的事情,他说道:“岳父,小婿也想当官,能够给小婿弄个武职?”

    “你也想当官?”马士英惊讶着。

    他现在是内阁首辅了,正考虑给小儿子马锡弄个官职。至于长子马鉴,一心只想经商,对当官没兴趣。

    郭文东态度诚恳,说道:“岳父,小婿想当个武职,操练好兵马,迎接未来跟清兵的作战,保卫朝廷,保卫家园。”

    马士英撸着胡子,在左右渡步迟疑着。

    见马士英没有答应,郭文东进一步说道:“岳父,虽然你是内阁首辅,但是陛下当初给高杰、刘泽清、刘良佐等手握重兵的人开的价码太高,江北四镇就相当于军阀,根本不听你调遣。而南京和江东诸地兵士又未经操练,战斗力很差。”

    女婿的话,说到马士英的心坎里去了。

    “没错,哎!只怪圣上当初急于当皇帝,自贬身价相求。江北四藩的高杰、刘泽清、刘良佐在朝堂上趾高气昂的,根本不把我这个首辅放在眼里,要是他们抗命不遵,还真拿他们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