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53章 有人求见
    十月下旬,北风呼啸,气温进一步下降,已有了明显的寒意。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水稻已收割完毕。

    月底这天,两万种植员分别在多个地方集中,既有神烈山南麓训练场,亦有在大村落附近开辟的平地。

    郭文东对首日的训练非常重视,专门来到神烈山南麓视察情况。

    这里的空地很大,安排有三千人在这里训练,是训练场地中最大的一个。

    三千人全部集中起来,每人身穿统一着装,排好队伍,郭文东要先发表讲话。

    这些皆是未经训练过的农民,列队排得并不整齐,然而,每个人皆精神抖擞。

    郭文东站在正中最前方,注视着这批人。

    春香站在他旁边,只要没有特殊因素,凡是少爷出门,她都会跟随。

    郭文东走到队伍的最前方,拿起喇叭,朗声说道:“你们不是普通的庄稼人,是在必要时能够拿起武器保卫家园的人;你们的日子,也比普通庄稼人好很多,待遇不比大明的边军差;你们,是我雇佣的员工,我给出比其他人高得多的待遇,必须按我的要求刻苦训练,遵守纪律,服从命令。若做不好,那就得滚蛋,过回以前的日子。”

    “员工”一词,并不是首次提出。在月初的时候,郭文东就将雇佣的人员,统称为员工。

    讲话完毕后,训练开始。

    首先,有人宣读名单。

    参与训练的人,以100人为一队,每个护院负责一队人员的训练。2万名参训的人,抽出200名护院负责训练。

    另外,计划再招募一千名护院,再抽出50名人也负责对护院的训练。

    新的一批护院同样是从种植员当中挑选出来,他们跟种植员不一样,是职业的保卫人员,而种植员是半兵半农,相当于预备人员。

    还有几个月,李自成就会攻入京师,郭文东必须加紧时间建设武装力量。

    剩余的50人,负责郭文东极其家人的保卫工作。

    宣读好名单后,队员们以队为基准,由一名护院带领,分配好训练场地,开始了训练。

    训练进度跟现代的军训有点相似,先是强调纪律性,先训练立正、稍息、前后左右转、齐步走等等,这些训练好了,接下来是为期两个月的体能训练和力量训练,再接下来才是作战训练。

    训练时间一直要到明年三月底才结束,有足足五个月时间。

    郭文东在观摩着训练情况。

    对于刚接受训练的人员来说,就是新兵蛋子,经常有人犯错误。

    “向左转…”

    在一队人员中,教员喊话后,大部分人向左转,有十几个人却是向右转。

    “连左边右边都分不清吗?”教员严厉地训斥。

    这十几人匆忙地转向左边。

    “哈哈…”春香小声笑着。

    郭文东淡淡道:“你别笑,要是你参加训练,未必会比他们好。”

    春香道:“少爷,要是我参训,肯定不会连这种错误也犯。”

    郭文东道:“保卫家园、拿起武器作战,是男人的事。你们女人做好该做之事就行了。”

    队员们训练多几次后,犯错的概率才越来越小。

    一连三天,郭文东都出城视察军训情况,大体上都顺利进行。

    北方的战事,继续成为南京百姓们热议的话题,许多百姓在预测着,最后夺得天下的,是李闯还是清廷。

    当地许多官员担心,要是闯贼北上京师,又或者是清军入关,大明根本无兵可抵挡。

    郭府家中的三个女人,同样时常谈论这个话题,预测谁会夺得天下。

    郭文东知晓历史走向,没有什么好预测的,他是按计划、按步骤做好的事情,城外有护院们训练着2万人员,他每天除了管理事务外,就是锻炼身体,勤练武艺。

    十一月初七这天,郭文东正在庭院练习武艺。

    家丁李富来到庭院,说道:“少爷,属下有个好友,名叫尤达,在京师和江南一带从商,希望能跟您见上一面,有要事商谈。”

    这个李富,在郭府做家丁三年了,既然是他好友,郭文东就见上一面。

    “带他进来正堂!”

    对于陌生人进入郭府,检查十分严格。

    在大门外,尤达被站岗的护卫搜身。

    尤达道:“兄弟,用得着如此?”

    护卫道:“你如此面生,若是不搜清楚,焉知是不是带利刃的刺客!”

    李富道:“他乃是我好友,怎么可能会是刺客?”

    护卫道:“除了少爷和夫人带来的人,其他人要见少爷,一律搜身,这是我的职责。”

    尤达道:“随便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全身被搜过一边后,才让他进去。

    正堂,郭文东坐在主人椅子上,楚源和两个护卫,站在他左右两边。

    李富带着一人进入。

    “少爷,尤达带来了!”

    尤达向郭文东作揖道:“尤达见过郭公子!”

    郭文东打量着尤达,对方三十余岁,身材高瘦,刚才所说的话,不像江南口音。

    他并未让尤达坐下,先问道:“你乃何许人也?见我有什么重要事情?”

    尤达道:“我乃京师商人,李闯已攻入陕西,眼看大明恐怕保不住了,把生意都搬到江南,想跟公子谈谈生意上的事情。”

    郭文东让他就做,杏儿给主客两人端上泡好龙井茶。

    郭文东先喝下一口茶,说道:“你有何生意要谈,直接说吧!”

    尤达道:“敢问郭公子,你认为大明还能保住吗?”

    郭文东道:“大明要面对李闯和清廷,我觉得北方难以保全,若能迁都南京,或许能保住半壁江山。你区区生意人,不谈生意来跟我谈天下大势?”

    尤达道:“公子家大业大,天下大事与您息息相关。不知公子觉得,最后谁能夺取天下?是李闯还是清廷?”

    郭文东感觉到,尤达来见自己,不会是仅仅来谈生意。

    他说道:“李闯非明君,即便让他夺取京师,只要清廷挥师入关,必定抵挡不住。”

    尤达道:“照这么说来,公子认为,清廷最后能夺取天下?”

    郭文东有些不耐烦,说道:“有话快说,别老是绕弯子!”

    他懒得跟尤达长篇大论,是看在李富面子上,才见这个素不相识的尤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