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50章 产业链
    第二天上午,几匹马出现在南京外城墙沧波门外,郭文东把冯敦厚、阎应元、陈明遇送到这里。

    郭文东向三人道:“阎兄、陈兄、冯兄,倘若天下形势出现最坏的结果,倘若鞑子真的入关,并且挥兵下江南,你们会如何?”

    阎应元立即答道:“我会誓死跟鞑子死战到底,全家老小绝不会有一人做奴才,绝不会有一人留辫子。”

    他神情坚定,声音铿锵有力,郭文东感受到,他身上有着对清廷绝不妥协的气概。

    冯敦厚答道:“我全家誓死不做清廷走狗!”

    在原本历史上,他做到了,在坚守了八十一天的江阴陷落后,全家皆自尽,无一人投降。

    陈明遇道:“两位贤弟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说得好!”郭文东大声回应着,畅快一笑,有着这三个志同道合的人,心中畅快。

    再说道:“倘若山河沦陷,真的有清兵下江南的一天,我会跟你们一样,誓死保卫家园、抗争到底。”

    阎应元也笑了一起,拍拍郭文东肩膀,说道:“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他这一拍,用了一些力道,要是换作以前那个郭文东,一副文弱书生的身子骨,肯定受不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贤弟,再会!”

    三人跟郭文东相互作揖,然后策马向东。

    郭文东这次送三人出来,是要顺便考察农业秋收情况。

    深秋时分,天气晴朗。

    郭文东骑马行走,放眼望去,金黄色的稻田一望无际,水稻上结满了谷穗,沉甸甸的把水稻压弯了,阵阵凉风出来,金色的水稻随风摆动。

    对于古代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向远处望去,可望见正在收割庄稼的农人们,还有个别走在田埂上的人。

    这些田地皆是属于郭文东的,那些收割庄稼的农人们,都是郭文东的下属。

    “郭公子来看望大家了!”

    督导队员看见郭文东骑马而来,通过扩音喇叭喊话。

    “郭公子…郭公子…”

    众人向郭文东打招呼,郭文东挥手向大家示意。

    郭文东下得马来,面向劳作中的众人,接过喇叭说道:“咱们的第二季水稻,迎来了大丰收,昨日又是我的新婚之日,喜上加喜。今天,大家继续有好菜吃。”

    众人欢呼声一片。

    郭文东骑着马一路向前,所经过之处,种植员们无不充满干劲。

    他也经过了经济作物种植区,桑叶和棉花,也将会在秋收完毕后采收,茶叶是在冬天采摘。

    桑叶主要自留使用,在刘行知的指导下,专门养殖了家蚕,目前已经开设了纺织作坊,招收女工,用蚕丝织布。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蚕丝布都属于高档面料,利润比较可观。

    从种桑树、养蚕,再到织布,最后通过布匹店零售出去,这是一条产业链,每个环节都需要工作人员。

    这既能赚钱,又解决了一部分人就业问题,让更多人因为郭文东而有饭吃。

    再来到东星村晒谷坪,有大量稻谷在这里晾晒着。

    在稻谷收割后,暂时存放在各处仓库,等晾晒干之后,才会将大部分运入南京城内,少部分留下来,用做雇员的伙食消耗之用。

    在东星村北面,有新搭建的屋子,这是养蚕区。

    “少爷!”

    刘行知已在这里等候了。

    昨天他参加了婚礼,少爷吩咐,会在今天过来视察。

    郭文东下得马来,跟着刘行知入内。

    进入屋内,这里温度略高于外面,屋内放置多个木架,每个木架分为好几层,每层都放置着圆形扁箩筐,现场有三名女子在这工作。

    刘行知对几人道:“这是少爷!”

    “少爷好!”

    女工们齐齐问好。

    郭文东点头回应,走到一个木架前。

    刘行知把其中一个箩筐拉出一半,可看见箩筐内的家蚕和绿叶,其中有少量蚕在吐丝,还有蚕在吃着绿叶。

    这是郭文东首次接触到养蚕,看到那白白的蚕在缓慢挪动着。

    刘行知道:“少爷,家蚕最好的食物是桑叶,桑叶还没有收成,用榆树叶、柞树叶、蔬菜叶喂养亦可,但效果没有桑叶好。春天来临时,是养蚕最佳时间,所谓‘春蚕吐丝’,家蚕在春天时节吐丝最多……”

    他向郭文东讲述养蚕的许多方面。

    郭文东对他道:“刘先生,辛苦你了!”再对三名女子道:“也辛苦你们了!”

    女子甲说道:“郭公子,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您真是大善人啊!我相公给您做护卫,月俸五两银子;我在这做事,月俸也有一两五钱银子。要不是公子,我家根本过不上好日子。”

    刘行知道:“少爷,她叫余丽,是养蚕队的副队长,她出身于养蚕之家,对养蚕颇有经验;她丈夫是护院中的中队长,名叫陈震联。”

    在几百名护院中,分为六个中队,每个中队五十人;每个中队又分成四个小队,每个小队十二人。

    小队长月俸三两银子、中队长月俸五两。

    女子乙也道:“郭公子,我相公也做护院。以前我家是佃户,吃不饱饭,多亏了你啊!要不然还要饿着肚子。”

    这两人的丈夫皆是护卫队人员。

    对于护院人员,不仅本人待遇丰厚,连家人也优先安排工作。

    养蚕劳动强度不大,主要是需要细心照料家蚕。在养蚕队伍的几十人名妇女当中,有一半是护卫队人员的家属,或是夫人、或是姐姐、妹妹。

    养蚕队有正副队长各一人,管理着养蚕的日常事务。

    余丽指着女子丙,对郭文东道:“郭公子,小文今年十六,该婚配了,公子可给她介绍个好男人。”

    小文腼腆,站在一边低头不语。

    刘行知瞪了余丽一下,说道:“郭公子每天事情多着呢!哪有闲工夫做媒人,你给她做媒不就得了!”

    余丽不敢顶嘴,低下头,郁闷着。

    郭文东笑了一下,说道:“无妨,我虽事务繁忙,做做媒人还是可以,定给小文介绍个好丈夫。”

    护院当中也还有些是单身光棍,要介绍并不难。

    余丽对小文道:“还不要快谢过公子!”

    小文抬起头,对郭文东道:“小文多谢郭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