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49章 两大高手
    “皕亨兄,我的护卫队长余宇锋,同样武艺不凡,明日他来到之后,定要给你引见。”

    喜好武艺的阎应元,听说后更是要好好认识。

    随后,三人先后洗澡,用了现代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就觉得这洋玩意很好,郭文东给三人每人赠送一套。

    郭文东再给三人安排住所,就在东厢房,自己婚前居住的地方。

    大喜日子到了。

    郭文东和三人都起得很早。

    早上辰时,余宇锋、楚源、刘吉方三人来到郭府,是郭文东特意吩咐,让三人一同来参加婚礼的。

    “皕亨兄,这位便是我的护卫队长余宇锋;余队长,这位是阎皕亨,现任江阴典吏,跟你一样武艺不凡,你们可以切磋一下。”

    经过介绍后,两人都打量着对方。

    阎应元高大魁梧,身体结实;余宇锋虽然较矮,却长得很壮实。

    两人很快视对方为对手,泛起浓烈的战意。

    阎应元首先开口道:“余队长,敢否跟在下切磋一番?”

    居然有人向他挑战,余宇锋很是兴奋,回应道:“有何不敢,看你能接我几招。”

    几人来到庭院,切磋双方站在中间,其余几人在边上注视着。

    切磋还未开始,几人先交谈起来。

    楚源说道:“听说,还从未有人打败过余队长。”

    刘吉方道:“少爷不是说了吗,阎大人武艺非凡。要是他不够资格,定然不会让作出挑战。”

    切磋开始了,首先同样是比剑,两人皆剑术不凡,切磋上百回合后,余宇锋侥幸赢了一招。

    “这次不小心输给你,可敢空手搏斗?”阎应元不太服气。

    “有何不敢!你还会是手下败将!”话虽这么说,余宇锋也佩服对手剑术了得,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赢了一招半式。

    两人放下手中木剑,徒手搏斗起来,这是力量和格斗技巧结合在一起的较量,两人皆是孔武有力,亦有一套格斗功夫。

    经过一番较量后,结果出来了,余宇锋仍然是勉强胜了阎应元。

    阎应元仍然不服输,再道:“余队长武艺了得,阎某佩服!可敢比箭术?”

    他对自身箭术颇有自信,在上任江阴典吏之初,海盗顾三麻子率战船从长江进犯江阴北麓的黄田港,阎应元率众迎战,他亲自拉弓,连射三箭,每箭皆射中船上一人,令海盗闻风丧胆,只得退走。

    余宇锋摆手道:“余某箭术不行,这不用比了,我认输。”

    在以前从军时,余宇锋不是弓箭手出身,此后升为军官后,对箭术也没有下过苦功夫。

    郭文东适时说道:“皕亨兄和余队长各有千秋,皆是好男儿,皆武艺不凡。今天好好喝我的喜酒。”

    在庭院,这里摆满了桌椅,食用之物早已备好。

    受邀前来参加婚礼的人,陆续抵达郭府。

    郭文东穿上了红色的新郎服饰,在大门迎接客人到来。

    “文东贤弟!”

    “朝宗兄!”

    侯方域来了,是冒襄、陈贞慧、方以智四人一同前来。

    郭文东带着几人进入庭院,让他们在其中一桌坐下。

    侯方域道:“文东,真有你的,娶第二个妻子。”

    郭文东道:“你跟香君如何?总要给个名分。”

    冒襄说道:“快了,朝宗打算在年底把李香君娶入家门。”

    侯方域说道:“具体日子还没有定下,反正只能晚上,到时可要来我家喝喜酒。”

    明朝金陵的乐籍女子,婚娶都必须在夜间进行,这是当时的风俗。

    郭文东道:“一定一定!”

    此后,又有各种人物,包括吴应箕、陈子龙、黄宗羲、顾炎武等人皆有前来。

    应天知府周道非也来了,还有几个受邀官员也陆续抵达。

    这次,不仅是应天府,南京六部的一些官员,也受邀前来。

    到了巳时,郭文东要前去马府迎亲了。

    他戴上大红花,坐上高头大马,带着迎亲队伍向马府进发。

    迎亲队伍人数众多,有人敲锣,有人举着牌子,阵仗很大,唯恐别人不知。

    这是郭文东的承诺,要风风光光迎娶马兰心入家门。

    来到马府,马兰心早已打扮好,穿上新娘服饰,头上盖着红布。

    郭文东进入马府,向岳父一家人问好,向马士英拜了拜,随后带着马兰心出来,让其坐上大红花轿。

    一路上,乐队不停地吹着喜庆的乐曲,引来了不少百姓围观。

    整个过程,完全是按照娶妻的标准来做。

    在郭文东前去迎亲的时间里,郭府庭院的客人们交谈起来,谈论最多的自然是中原战事。

    在八月份,孙传庭兵出潼关,在河南一路势如破竹,在跟李闯的作战中,初期打了一些胜仗。

    多数人乐观地认为,官军这次定能打败闯贼。

    午时二刻,郭文东返回府中。

    午时四刻,仪式正式开始。

    从进入庭院到正堂,一路皆铺着鲜红的地毯。

    新郎和新娘,踏过红地毯,来到正堂。

    “一拜天地!”

    …………

    “二拜高堂!”

    …………

    “夫妻对拜!”

    …………

    “礼成,送新娘入洞房!”

    马兰心被送入洞房中,婚宴开始了。

    这次婚宴,除了这时代既有的常规菜式外,还有一部分是从仓库中拿出来的海鲜,还有孜然羊肉,喝酒喝的是高档红酒。

    婚宴气氛热烈,客人们吃得好、喝得好。

    郭文东要每桌敬酒逐一敬酒,还有些是个人向他敬酒。

    郭文东喝了不少酒,到婚宴结束时,整个人几乎要倒下了。

    他在春香的搀扶下来到洞房,躺在床榻上很快就睡着了。

    前来参加婚宴的贵宾们,每个人都能收到礼物,都收到了沐浴露和洗发水各一瓶。

    方节礼乃是这次婚礼主持,他向大家说,所送礼物,是少爷储存了很久,才存下这么多。

    大家都知道,在洋货店,洗发水和沐浴露价格不低,能够送出如此“贵重”礼物,郭文东会做人。

    不知何时,郭文东迷迷糊糊地醒来了。

    她看见新娘正坐在梳妆台前。

    “兰心…”

    马兰心见郭文东醒来了,忙把红布盖上。

    “夫君,你快来揭开红布,戴在头上闷死了!”

    郭文东看了手表,已经是19点了,外面已天黑。

    睡了好几个小时,酒意已醒了七八分。

    红布缓缓揭开,马兰心露出幸福的笑容,娇美无比。

    郭文东已经忍不住了,用二十一世纪的接吻技术,给马兰心长吻。

    这是什么玩法?马兰心听母亲说过,入洞房行夫妻之实要注意什么,可没听过有这种玩意。

    不过,她很喜欢,很快学会了这种玩法。

    长吻结束后,郭文东牵着她的手出得洞房。

    “吃过晚饭,沐浴后,再做真正夫妻。”

    饭厅,一家人坐在这里。

    毛玲芝打量着马兰心,这个小妮子真是美极了!这很好,夫君长得英俊,夫人又漂亮,以后衍下的子女,想必也不会难看。

    “妹妹,欢迎加入郭家!”

    毛玲芝主动说话,对马兰心彬彬有礼。

    马兰心道:“姐姐!”

    毛玲芝面带微笑,坐到马兰心旁边,伸手握着她的手,说道:“妹妹,咱们姐妹,日后要和和睦睦,一同服侍夫君,一同为这个家操心。”

    马兰心点点头。

    晚饭后,郭文东跟马兰心一同鸳鸯浴,再一同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