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43章 粮食收成
    翌日,马府。

    早上,马士英跟家人一同吃早餐。

    长子马鉴是单独一桌吃,肺结核有传染性,但不至于像瘟疫那么恐怖,隔开一定距离问题不大。

    吃药半个月,他病情已缓解很多,食欲恢复得差不多了,气色好了很多,体重略有增加。

    马士英跟次子、小女儿、两个媳妇、孙子孙女共一桌。

    “大家看,这是什么?”

    吃过早餐后,马士英解下手表,放在桌面上。

    “这是手表啊!”

    马兰心拿起手表仔细检查着,爱不释手。

    其他几人也先后摸一摸,过过手瘾。

    马锡说道:“爹,这是郭公子卖给你的吗?要多少银子?”

    马士英道:“那郭公子真会做人,明明是送给我,说成是救治鉴儿只收三万两,另外二万两是卖这手表为父给的钱。不仅送了手表,还送了很多海鲜罐头,我昨晚吃过海鲜和孜然羊肉………”

    他向家人讲述着昨晚那美味享受,在细细回味着。

    马兰心自责道:“郭大哥人太好了!我以前差点撞倒他,还对他无礼,现在想来,真过意不去。”

    马士英指着女儿,以教训口吻说道:“你啊!就是死性不改,刁蛮任性!目中无人。若不是郭公子,你大哥没得救了!”

    马兰心嘟着嘴巴,没有回话。

    马鉴说道:“待我的肺痨痊愈后,定要登门拜谢,跟他交个朋友。”

    “对了”马鉴随即想起一个问题,说道:“我要连续吃药九个月以上才能完全断根,这药定是很珍贵,不知郭公子现有的药是否充足?”

    马兰心说道:“大哥,下次去庆修堂,我向郭大哥问清楚。”

    随后,马士英再把小女儿叫到一边,说道:“你瞧你,郭大哥前郭大哥后地叫,我告诉你,他已经有夫人了!”

    马兰心眉黛紧皱,郁闷道:“爹,我已知晓了!哎!真是可惜啊!”

    马士英这次来南京,是来看望长子,以及向郭文东登门拜谢,事情已办完,儿子无恙,他很欣慰。

    随后,马士英启程,返回凤阳。

    ——————————

    江南的水稻收割,自六月中旬陆续开始,到了下旬,是最忙碌的时候,农民们将从水稻收割开始,到下季度水稻插秧完毕的时间段,称之为“农忙”。

    下旬这天,东星村水稻种植区。

    这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大量的人员在稻田里劳作着。

    这里既有雇佣的种植员,亦有种植员家人,包括女人和老人,全部劳动力出动收割粮食,各人分工合作,有人用镰刀割禾苗,有人负责给谷穗脱粒,有人负责装稻谷并且用车运送回去。

    在种植区每隔一个区域,都有一小块先收割的稻田,用于对水稻种子育秧,现已长出了小禾苗。

    在晒谷坪里,有妇女、老人或年纪还不大的小孩帮忙在晒谷。

    那些雇佣的女种植员、养殖员,除了必要的留守人员外,全部安排过来帮忙。

    太阳炙烤着大地,气温三十多度,每人皆汗如雨下。

    给郭公子工作,俸禄高、福利好,每个劳动者又受到尊重,农忙虽然很辛苦,每个人都很有干劲,为了郭公子,也为了自家美好的生活,他们挥洒着勤劳的汗水。

    “勤劳光荣,懒惰可耻!”

    “大家努力干活,郭公子好了,大家也跟着好!”

    “你们都是好样的,我转达郭公子的话,他感谢大家的辛勤努力!”

    “郭公子能耐很大,给大家带来了高产的水稻公子,大家努力干活,今年秋天肯定丰收。”

    “郭公子的命运,跟大家的命运,都是紧紧相连的!”

    “谁敢破坏家园,谁敢夺走咱们的幸福,我们跟他抗争到底!”

    …………

    东方均手拿着扩音喇叭,行走在田埂里,时而说着话,既是要做好监督,同时也做思想工作,塑造出郭文东伟大光辉形象。

    在每个种植区,都安排有东方均的下属,他们既要监督核对每天的粮食收成,亦做思想工作,这是政治任务。

    这是郭文东根据近代、现代政治工作的成功方法和经验,结合这时代的情况,有所选择地对东方均进行指导。

    东方均没有让他失望,能够有效地理解、消化,把政治工作、思想宣传做得有声有色。

    刘行知同样行走于田地间,了解每天的工作情况,督促大家加快进度。

    这天,郭文东也出城视察农忙情况了。

    “弟兄们,大家加把劲,一起过好日子!”

    郭文东行走在田埂间,时而通过喇叭喊话。

    他身穿短打,头戴遮阳帽,即使没有干活,同样一身汗水。

    炎热的夏天收割水稻的辛苦,郭文东不仅能感受到,更是亲身经历过。在现代,农村出身的他,小时候家里就是种田,最不愿意的就是暑假过农忙,又累、又晒、又脏。

    东方均跟随在郭文东旁边,时而讲述着工作情况。

    “少爷,根据前段时间收成来算,最高是一亩三百六十七斤,平均起来亩产三百一十斤。”

    这里所说的一斤,是明朝时期的度量衡标准,即一斤五百九十六克,相当于现代一斤二两。

    即使是这样,亩产也不到四百斤。

    傍晚时分,种植员们停止了收割,全部集中到晒谷坪。

    妇人和老人们,也把今天在晒谷坪晾晒的稻谷收起来。

    在其中一个区域,放着今天收获的稻谷。

    “李大环,今天稻谷收成六百一十七斤,自留一百八十五斤。”

    “李大福,今天稻谷收成五百三十斤,自留一百五十九斤。”

    “李志雀,今天稻谷………”

    由东方均管辖的下属,对每人当天收成当场称重,其中三成让种植员带回家,其余七成运送到仓库登记入库。

    天已黑了,现场举起了许多火把,郭文东就在现场视察。

    “下一季种的是高产水稻,到秋天水稻收割,肯定会大丰收,大家带回家里的粮食,肯定会翻倍。”

    大家轰然欢呼,精神振奋。

    高产种子收成翻倍,大家已听过多次,这实在太神奇了,许多人难以置信。

    不管如何,即使按照现有收成,大家的日子不知好过多少倍。

    在以往,粮食收成还不是照样要把六七成上缴给地主,如今粮食自留三成,每个月还有一两银子,还每天包伙食,并且伙食还不错。大家都觉得,给郭公子种田,是日子过得最好的庄稼人。

    由郭府雇佣的人员,每天都是包吃的,就在晒谷坪摆下桌椅,集体开吃起来。

    有些人不在现场吃,而是打好饭菜,回家跟家人一起吃晚饭。

    郭文东同样在这里吃晚饭,吃着一样的饭菜。

    东方均、刘行知、春香跟着一起吃。

    菜是以素菜为主,但大多数素菜都加上一些肉,油水够,也有少数单独的肉菜,大多数菜都是自主种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