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42章 拉拢关系
    双方交谈起来,郭文东又先后把巧克力、果冻、威化饼等几种食物给他品尝,马士英贼高兴了。

    双方刚开始时是寒暄、客套话,郭文东主动找话题,让双方的心理距离迅速拉近,后来交谈有所深入。

    马士英是万历四十七年进士,目前官职为凤阳总督。

    凤阳总督这个职务并不常设,而是临时性,是崇祯为加强对凤阳明朝皇陵及周边防务而设立,首任总督为朱大典,此后高斗光、詹兆恒、马士英相继担任。

    这个职务是有一定军权的,只是马士英所掌控的军队,实力不如高杰、左良玉这类军阀性质的总兵。

    “马大人,崇祯八年,贼军一度攻入凤阳,毁坏皇陵。如今闯贼势力更大,你的压力不小啊!”

    此时,马士英叹了一声,说道:“目前,闯贼席卷河南、湖广北部,开封、洛阳已先后陷落,我最担心的是他会挥师东进。”

    郭文东说道:“有孙督师坐镇关中牵制,闯贼根本无暇顾及凤阳,如若他李自成愚蠢到让主力东进,孙督师趁机率主力出击,闯贼就危险了,岂不是自寻死路!”

    “郭公子言之有理!”

    马士英摸摸胡子,认可郭文东的话,没想到这个秀才还有点见识。

    郭文东再说道:“自松锦一战,大明在关外的主力尽失,仅剩山海关和宁远孤城,只有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尚有些战斗力。孙督师所率军队,乃大明仅有的主力,不容有失,否则大明无可挽回。”

    马士英也认可他的话,在四五年前,李自成被明军打得只剩下少量残兵败卒,躲入商洛山中。

    不久后满清再次入塞,朝廷不得不调兵回防,给了李自成再度起势的机会,自那以后,闯贼几乎是势不可挡,去年孙传庭从潼关出兵,先胜后败。

    马士英预感到,形势不太乐观。

    郭文东主动找话题,每隔一阵子又拿出一种现代食物,让马士英待了许久,始终不舍得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马士英只见郭文东拉开左手衣袖,看了套在衣袖上的扁扁的物件,他问道:“郭公子,想必这就是手表了!”

    这次来到南京,他听小女儿说过关于手表这玩意。

    郭文东点点头,再把手表解下来,说道:“没错,随时随地可看时间。”

    他把手表向马士英展示着,又上前两步递给马士英,让他感受一下。

    马士英仔细打量着手中的手表,里面有细细的针在转动着,制作手法真是巧夺天工。

    “这是时针、分针、秒针……”郭文东向他仔细讲解着。

    他可以感觉出来,马士英对此的惊叹与垂涎。

    在即将讲解完时,郭文东再取回手表,戴在手上。

    “这手表非常珍贵罕有,我只卖出三块,自家保留一块!不知何时才能再多得一块。”

    马士英就算再垂涎也没办法,人家仅剩一块手表,就算儿子从商赚了不少钱,郭文东也不可能卖掉。

    “已是酉时三刻,手表显示5点45分。马大人,不如留在寒舍用晚膳,我让厨子做大明没有的珍稀海鲜,有鲍鱼、金枪鱼、三文鱼等等,这些根本没得卖,我也很少能吃到,两天前刚好得到了少许,这不,马大人您来了,好东西跟您一同享用,边喝红酒边吃菜,才是人生快事。”

    马士英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他先后品尝过郭文东取出的好几种食物,自己的胃已被征服了,郭文东说的话,又再勾起了他的食欲。

    他可不是傻子,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二十余年,官职越高,就越多人对他巴结讨好,就算郭文东是在讨好他,马士英也乐于接受。

    大半小时后,菜肴陆续上来。

    “马大人,你尝尝金枪鱼!”

    “这是孜然羊肉…”

    郭文东频频夹菜给马士英,又再把高档红酒倒给他。

    吃着那美味海鲜,吃着那浓郁芳香的孜然羊肉,喝着高档的红酒,马士英大感幸福,就算皇帝恐怕也不见得过得会比现在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士英竖起大拇指,赞赏道:“郭公子,你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郭文东笑了笑。

    待饭菜吃得差不多后,郭文东再取出几盒罐头海鲜,送给马士英。

    “海鲜密封罐头里面,可保存五六个月,只需这样把拉环拉起,再拉开即可。”

    郭文东在演示着罐头鱼开盖方法。

    马士英客套地说些推辞之言,郭文东坚持要送给他,他也就欣然笑纳了。

    在马士英即将要走时,郭文东把手表解下递给马士英。

    马士英接过,对这手表爱不释手,说道:“郭公子,这是何意啊!”

    郭文东道:“马大人,此前我已跟令千金说过,救治令公子收三万两。大人您给了我五万两,多出来的两万两,就当是买这块手表的钱。”

    马士英推辞道:“这怎么行,郭公子你只剩一块,我岂能强人所难。”

    他心中很想拥有,但岂能随随便便收贵重之物。虽然郭文东说是卖给他,但熟悉人情世故的马士英明白,这是对方送礼物的说辞而已。

    郭文东再说道:“马大人,你一定要收下,否则我多收了您两万里两,心中会很过意不去!这不是送给您的,是卖给您的。此前令千金也跟我说过,想买一块手表。”

    他言语神态间,表现得颇有诚意。

    在半推半就间,马士英终于“有点不好意思”地收下了,终于拥有了这珍稀之物,心中乐开了花,觉得这个郭文东真会做人!

    “那就多谢贤侄了!”

    随即,马士英问道:“贤侄,你可有婚配?”

    以前郭文东只是一介秀才,后来听说庆修堂的少爷开洋货店,马士英尚不知道他婚姻之事,要不是因为救了长子性命,马士英根本不知道郭文东这个人的存在。

    郭文东道:“在年初,我守孝三年后,正式成婚了!”

    马士英听后略感失望。

    时候已经不早了,马士英要回去了,郭文东送他到门外。

    马士英再次感谢郭文东赠送礼物,随后坐上轿子回去了。

    郭文东回到卧室后,再取出一块劳力士手表戴上。

    像这样的手表,在空间仓库里有很多,今晚送出一块手表,送得很有价值。

    …………

    求一波推荐票,欢迎投资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