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30章 收获不小
    带着仓库到明末正文卷第30章收获不小旁边的春香说道:“少爷,干等着也无聊,不如咱们下棋吧?”

    郭文东点了点头,在前段时间,他把现代小时候经常玩的‘二打一棋’教导给了毛玲芝和春香,两女非常喜欢。

    春香在地面上画好格子,再分别用小棍和石子代表双方的六个棋子,摆好棋局后,两人玩起来。

    余宇锋和两个护卫站在两人旁边,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陌生人都不得靠近。

    余宇锋腰悬单刀,时而观察着现场情况,在注意着是否有可疑人员,要保障主人的绝对安全。

    方节礼则指挥着其他工作人员,做着相应的工作。

    “我现在就不租田地了,下个月开始就为郭公子种庄稼,可以吗?”

    “我现在就把地卖给郭公子,下个月给郭公子种庄稼。”

    “我才三十二岁,求郭公子让我做种植员!”

    “别看我才十六岁,我种庄稼、力气活都可以做,求郭员外收下我!我娘三十三岁,也要给郭公子干活!”

    …………

    村民们在提出各种问题,热情高涨,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在一开始的时候,村民们蜂拥而上,集中对工作人员问话,那还了得,要是这样工作根本没法做。

    方节礼通过喇叭,让他们排好队伍,必须遵守秩序,要不然直接取消资格。

    在几个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一千多村民排成三队,有序地上前。

    村民们当轮到自己时,才能向工作人员问话,说出自身意愿。

    某佃户道:“求求郭公子,马上让我做种植员!”

    方节礼问道:“水稻才种下不久,要三四个月收割,难道你不要了吗?”

    佃户答道:“如果田租还是六成,收成上缴后就只剩下四成,做种植员月俸有一两银子,水稻收割后照样还自留三成,当然是立即做种植员划算。”

    这的确有理,许多人懂得精打细算,方节礼了解后,让他站在一边,等下答复他的问题。

    有一个自耕农问道:“我要把土地卖给郭公子,立即就做郭公子的种植员。”

    自耕农不比佃户日子好过,官府收的税实在太多,庄稼收割后照样要过半数用于缴税。

    方节礼同样不能立即做出答复,表示记下你的请求,迟点再答复,让他站在一边等候。

    也有人表示,全家有好几个人要为郭公子干活。

    半个小时后,郭文东和春香已下了几盘棋。

    方节礼走了过来,说道:“少爷,有几个问题我无法做主,还请少爷示下。第一,佃户们都希望下个月就做种植员,他们今年种下的庄稼可以转给你;第二,那些还拥有土地的小农户,想把土地立即卖给你,条件是要做种植员;第三,有不少十六七岁,还有三十余岁的人,希望放宽年龄要求,让他们做种植员;第四………”

    有很多事情,要真正去做了,才会发现更多的问题。在此之前,郭文东并未考虑得那么周全。

    他来回走了几步,略作思量,说道:“男人年龄可放宽到16-35岁;那些自有土地的农户,只要肯卖出土地,我全部都要,要按市价购买,不得趁机压价;有意为我打工的,只要符合要求,下个月就可正式工作………”

    方节礼接到指示后,转身走回原地,通过喇叭答复刚才的问题,现场顿时欢呼起来。

    为郭公子工作,待遇超级好,村民们十分踊跃,全家无论男女,只要符合要求的都报名。

    那些年老的人,虽然本人不符合要求,但他们有子女,可以让子女去做。

    下午接近六点,工作终于结束了。

    村民们再在向郭文东千恩万谢,然后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方节礼向郭文东汇报工作,全村被录取的人员中,男人为1154人,女人为420人。大多数都是从下个月开始工作。

    根据郭文东的指示,女人比例不得超过男人的四成。

    天有点黑了,郭文东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是18点20分,启程回家了。

    在临走前,东方均跟郭文东告别,表示会尽快说服刘行知,将其带到郭府。

    一个多小时后,马车抵达郭府门前。

    郭文东进入家中,进入正堂,老婆正坐在椅子上。

    “夫君,回来了!”

    毛玲芝起身走到夫君跟前,面带微笑。

    郭文东问道:“吃饭了吗?”

    毛玲芝摇摇头道:“还没,我一人吃饭没意思,等你们回来。”

    厨房已做好饭菜,丫鬟把饭菜端上,三人开吃起来。

    今晚的晚饭同样丰盛,有郭文东爱吃的孜然羊肉、水煮牛肉、清炖鲍鱼、香煎金枪鱼。三人都吃得有滋有味。

    毛玲芝对夫君十分关心,吃饭后不久,她开口道:“夫君,今日出城,可有收获?”

    春香把今天经历,大概性讲述出来。

    毛玲芝认真地聆听着,特别是讲述到村民们跪下感谢夫君时,她更是为之兴奋。

    听完后,毛玲芝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夫君收获不小,那些村民们都很拥戴你。”

    郭文东耸耸肩,笑道:“这是为夫所要的结果。”

    毛玲芝道:“可我觉得月俸一两银子太高了,给五钱银子照样很多人抢着做。夫君为何要对那些种植员进行军事训练,若真有贼寇或建奴杀到南京,种植员手中没有武器,拿着菜刀锄头,我觉得也难以抵抗建奴骑兵。”

    她作为家中的女主人,从实用性和经济开支方面做出分析考虑。

    郭文东淡淡道:“娘子勿须担心,我自有计较,会做出统筹安排。总之,无论有什么敌人来江南,我一定会保卫好家园。”

    他有自身的考虑,有些事情未到时候,不宜先说出来。

    女人要讲究三从四德,出嫁从夫,毛玲芝不好再说什么。

    郭文东再说道:“玲之、春香、还有以后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建奴的一丝伤害。”

    毛玲芝、春香两女都很是欣慰,郭文东是她们的靠山,处处关心她们,让她们感到无比的安全与温暖。

    而郭文东,则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必须扛起保卫家人,保卫家园的重担,他为此费心劳神,全力以赴,绝对不能失败,也失败不起。